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65 真相分裂
    “喂,阿川。”来人亲密地招呼道。

    她的声音十分清澈,令人想起晴朗的天宇。

    外表看上去像是大学生,又像是社会人,正处于两者之间的过渡,充满了暧昧的年龄。

    身穿素色的无袖吊带连衣裙,露出圆润的肩膀和优雅的锁骨,肌肤光滑,富有弹性,全身上下散发出青春健康的生命力。因为布料的质地又轻又薄,被夜风一吹就紧贴在身上,勾勒出丰满健美的轮廓。

    单肩挎着一个长筒型的旅行包。

    红色的草帽下,看不清她的面容,但一定是个美人吧。

    在我的记忆里,并不认识这样成熟雅致的女性。

    “怎么不说话?”她发出轻笑,“对了,因为你已经没有记忆了,不过应该有看过那本日记吧?”

    她这么一提醒,我立刻想起来了,不由得发出“啊”的一声。

    “……富江?”我尝试着问道。

    “不是。”她出其不意地断然否定,“要解释起来比较麻烦,不过,你就当我是她的姐姐吧。”

    姐姐?我一头雾水,哑口无言。

    来者摘下红色草帽,清爽的短发被夜风抚动,和日记里的记载同样的美貌,同样的飒爽风姿,不同的却是稳重和典雅并重的气质。和活力四射的运动美女相反,更像是个贤惠持家的女性。

    这个相貌让我感到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好像是贴在小区公告牌上的通缉犯

    是叫真江吧?

    “我叫左江,初次见面,阿川。”她自我介绍道。

    原来是叫左江。不过她给人的感觉的确和通缉令里的画像不同。

    真的是不同的人吗?

    富江,真江,左江……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啊,你好,你好。”我结结巴巴地回应道。

    “你抱着的鸟儿,是乌鸦吧?”她的视线落在我的怀里。

    “啊,嗯,是的,它叫夸克。”

    谈起夸克,我这才注意到它的呼吸竟然已经平稳下来,似乎是得救了。

    “受伤了?”左江的目光从夸克身上转到我身上,虽然校服的深色在夜晚掩盖了血迹,路上无人指指点点,但是被割破的校服在近处时还是显眼无比。

    “嗯……”我沉默不语,虽然这名叫做左江的女性给我一种熟悉又安心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却像是无根的浮萍,飘忽不定。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她。

    左江微笑地看着我。

    半晌。

    “看来发生了许多事情,过去坐下来说吧。”她这么说着,牵起我的手,将我带到树荫下的长椅处。

    左江解下挎包,将红色草帽搁在大腿上,紧贴着我坐在一旁,成熟知慧的女性气息让我不禁有些拘谨,但是她看上去毫不在意。

    “和人打架了吗?”她的声音清澈温柔,明明不是责备,却让人不自禁生出沮丧的情绪。

    我点点头。

    左江转过身来,手指轻轻滑过校服上一道道被割破的地方,就像是在感受着受伤者当时的痛苦一般,然后将我紧紧拥在怀里。她的手臂说不出的有力,温暖的胸怀散发出像是康乃馨的淡淡香味。

    我不由自主将这些天来的经历,如同倒豆子一般全都倾述出来。

    “真是辛苦了,阿川。”左江捧起我的脸颊,温柔地看着我的眼睛说。

    “我始终不是成为英雄的料吧?”

    我想把头转开,可是左江却强有力地制止了。

    “也许不能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吧?可是……”她斩钉截铁地说:“一定可以成为某个人的英雄。”

    她是如此认真,让我不由得有些脸红。

    “左江……富江在哪里?”

    左江眨了眨眼睛,让我的头靠在她的大腿上躺下来。她抚摸着我的头发,良久没有说话。

    “富江,就在这里哦。”

    “咦?”

    “因为记忆操作太累了,所以已经睡着了。”

    “咦?”

    “因为耍了一些小手段,所以才没有失去末日幻境的记忆。”

    “咦?”

    “左江拥有富江的全部记忆。”她低下头,盯着我的眼睛,宛如在乞求什么一般,“一定要富江吗?左江不行吗?阿川你不喜欢左江吗?”

    “不……不是,才不是!”我激动之下想要坐起来,却被左江牢牢按住,“我,我很喜欢左江,可是……也很担心富江啊。明明说过要来找我,过后却一点风声都没有。”

    “没办法,无论是记忆操作还是突破封锁线,都是十分累人的活计啊。”

    “你在说什么?左江,我一点都不明白。”

    “好好想想,阿川,你是优等生呢。”左江用手指轻轻点在我的嘴唇上,嘻嘻一笑,“如果猜对了,就给你一个吻。”

    因为窘迫的缘故,我的耳根不由得发热。大概是自尊心在作祟,虽然不想表现得特别想要这个奖励,可是却更不想放弃。

    感受着贴着脸颊上的大腿的弹性,我开始静下心来思考左江的谜语。

    左江不是富江,像是姐姐一样的存在。

    左江在这里,富江也在这里。

    富江通过对记忆的操作,保存了末日幻境的记忆。

    左江拥有富江的全部记忆。

    所以……

    “左江和富江是同一个人?”

    “没错。”

    “左江和富江是不同的人格?”

    “是的。”

    “那么真江也是?”

    “正确答案。”

    我对自己的推断也感到惊愕,视野被左江不以为意地优雅笑容全部占据。她的脸快速放大,我的嘴唇传来柔软的触感,大概维系了三秒钟左右,左江这才直起身子。

    “这是对优等生阿川的奖励。”左江微笑着说:“要突破那个精神病院,就算是真江也花费了很大的工夫呢。不过,只要能够和阿川在一起,再多的努力也是值得的。”

    左江的声音宛如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占据了大部分思考回路的是曾经看到的那份通缉令。

    真江是郊区精神病院的出逃重病号,有犯罪前科。

    但是在日记里关于富江的描述,却是喜欢格斗技,打过黑市拳的心理学研究生。

    近在眼前的左江,则是带着贤妻良母气质,成熟温柔的大姐姐。

    究竟哪个才是真相?哪个才是谎言?

    或者全部都是真相?全部都是谎言?

    “怎么了?阿川,一副见到鬼的表情。”

    “啊,不,没有。”我顿了顿,问道:“我可以相信你们吧?左江。”

    “当然了,如果阿川连我们都不相信,还能信任谁呢?”左江坦然而言。

    于是,我的视线落在搁在一旁的长筒型旅行袋上。

    “你把斧头带来了?”

    “嗯,没有它的话,有许多事情很不方便。”

    “前些天你去过公园?”

    “是的。”

    所以杀人现场才会是那副光景。我不由得盯着她的双眼。

    “你在那里见过?夜?”

    “对啊,很漂亮的女孩呢。就像是即将凋零的白百合,楚楚可怜的表情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一下。”

    “是?夜杀死了森野吗?”

    “大概是吧,明明两个人是相互关切的好朋友,真可怜……为了阿川,两个人反目成仇呢。”左江用手指戳着我的脸颊,嗔道:“明明是优等生,阿川真是个拈花惹草的家伙。”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迫不及待地追问:“?夜是怎么杀死森野的?”

    “很重要吗?”

    “很重要,左江,请事情经过详细告诉我!”

    左江叹了一口气。

    “准确来说,是?夜的影子杀死了森野。她大概不是故意的吧,可是却有一种奇怪的能力,一激动就不受控制。那是相当强大的力量,真江也无法战胜。”

    是啊,因为,那是恶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