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66 自我重合
    关于人格分裂的问题。

    人格之一,富江进行记忆操作后沉睡。

    人格之二,真江逃出精神病院,尾随?夜进入公园目睹了森野死亡事件后,被恶魔发现,败逃后陷入沉睡。

    人格之三,左江成功逃离恶魔?夜的追杀,来到?夜家所在的地方同样纯属偶然。

    将数个的偶然连系起来,便成为必然的奇遇。

    至于为什么真江会跟踪?夜?左江给出的答案是,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无意中在街上听到她和森野谈及关于高川的话题。

    “这个女孩寄居在阿川家吧?真令人不放心。”左江说。

    “只是单纯的借宿而已。”

    “虽然她看起来不像是在情感方面主动的女孩,不过那种娇弱可怜的模样,说不定正中了阿川的靶心呢。因为阿川是优等生,不可能放任有苦恼的女生不理吧?”

    左江的断言一针见血。我对?夜的确存在一种暧昧的情感,和相貌与性格无关,背负着难言苦痛的她对我而言是一种特别的存在,就像是被拯救者之于英雄的关系。

    ?夜在身边,我就能切身感受到自己并非是可有可无的虚妄。

    人际关系被划分为“需要”和“被需要”两种,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两者之间的界限暧昧模糊,并由此决定个人的自我价值感。

    一般来说,力量强大的人被需要,力量弱小的人需要他人。然而这个定则在我的身上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虽然一个月前,身为优等生的我,将自己定义为“被需要”的人,但是自从获得强大的力量后,却变成了“需要他人”的人。

    我想,这一定是自己在某些方面产生了偏差,这种偏差来自于剧烈变化的环境,和从未改变的自我。

    白井说过我是个自以为是的人,的确如此,我以自己的步调生活。简单地拿进化论打个比方,生物对环境的适应性分为渐变性和突变性两种。而我便是前者。

    这和自身的力量强大与否没有关系,单纯是适应性的问题。曾经位居食物链顶端的恐龙,便是无法适应突变的环境才灭亡的。

    超人的力量不但没有让我更快地适应环境的变化,反而成为了现代的“恐龙”。

    “见笑了,左江,被你看到这么不成器的模样。”我一边抚摸着夸克,一边露出苦笑。

    “还好了,虽然在末日幻境里的阿川更加可靠,不过现在的却让人感到新鲜。对女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新鲜感了,这样的阿川也很可爱呀。”左江如同安慰孩子般,轻轻抚摸我的头。

    夸克微微睁开眼睛,仿佛大病初愈的婴儿,发出微不可闻的鸣叫。

    “这次真的很幸运。”左江突然说。

    我讶异地看向她。

    “这只乌鸦伤得挺重,你给它吃了灰石才能恢复得那么快吧?”

    “有什么问题吗?”

    “真江也做过类似的事情,不过对方发生强烈的过敏反应,不到半天就宣布医治无效,在医院里去世了。”

    我不禁有些后怕,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才没有给夸克和?夜服用灰石,现在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用灰石制作的迷-幻药“乐园”中所加入的其它成分,也许不光是为了增强其作为毒品的能力,也在相当程度上减缓了灰石的过敏反应。

    就算如此,服用“乐园”的人所产生的奇怪症状,说不定也有过敏反应在起作用。

    “我们之所以没事,大概是因为进入末日幻境时,就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吧?”左江说。

    也许吧,关于末日幻境的事情,大部分还只是猜测。

    左江的声音、动作和气味有一种力量,温暖柔和,不知不觉就浸入内心中,令我的心情渐渐平伏下来。

    我站起来,指着社区大门说:

    “我想到里面看一看。”

    左江将被风吹乱的发鬓挽至耳后,将红色草帽戴上,提起旅行包走在我的身后大约落后一个身位的距离。我虽然看不到她,可是从背后传来一种无形的依靠感,让我感到十分安心。

    就像是闭着眼睛,后仰从悬崖跌下,也会被人接住一样。

    这跟在末日幻境中,我对富江的情感是一样的吧?

    这么一想,就萌生出怀念的感觉。

    每当看到日记时,即便明知是自己的经历,也会觉得自己和日记中的高川有一种隔阂感,仿佛位于不同世界的两人,不时产生羡慕的情绪,因为他的身边有富江的存在。

    可是现在,左江就在我的身边。

    原本被失忆斩断的过往,再一次以身旁的她为结点接续起来,自己似乎正在和末日环境中的高川渐渐重合。

    经过熟悉的草坪和凉亭,在曾经杀死山羊公会成员的地方呆了一阵。搏斗的痕迹已经被彻底抹去,新植入的草皮呈现出突兀的绿感。

    当初杀死他们的时候并没有断首,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变成了丧尸。大概是情报控制的缘故,也没有在报纸和新闻上见到相关杀人案件的报导。隔了那么长时间仍旧没有警察找上门来,想必已经变成了另一起无头公案了吧?

    这个月来,这座城市所发生的犯罪案件屡创新高,虽然公安厅宣布采取强硬的整顿手段,可是事态仍旧不见好转。不仅这座城市,如今全世界各地的重大罪案的报导都在与日俱增。前不久恐怖分子在东京的地铁散播沙林毒气,成为一起震惊世界的重大案件。让人不禁感到疑惑,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

    大多数人当然不清楚末日环境的事情,不知道在他们的身边,就有天才、异世界生物、超能力者和恶魔的战场。

    所有涉及这些因素的情报,都被某种无形却强大的抑制力压制在阴暗的角落中。

    也许再过不久,所有这些看起来琐屑细小的不和谐,就会形成吞噬整个世界的裂缝吧。

    乘坐电梯来到?夜家门前,我按了好几次门铃都没有回应,看来?夜和她的家人都没有回来。我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苦恼,若?夜的父母回到家时发现女儿失踪了,一定会感到懊悔和悲痛吧?

    有可能的话,一定要在他们回来前让?夜恢复正常。

    可是所有和?夜的联系都中断了,甚至连她的父母都无法通知。

    除了自己家,朋友家和学校,她还会去哪里呢?还能去哪里呢?

    虽然说只要身上带有钱,无论哪里都可以去,被恶魔寄生的?夜,更拥有无论到哪里都能生存的力量,可是生而为人的那一半,一定拥有不能忘怀的羁绊。

    若是人的话,若还有人的情绪的话,若?夜还保持着此生以来所有的悲喜苦乐所诞生的性格和记忆的话,她一定不会离开这个城市,她会前往对于维持自己和周遭人的关系有重要意义的某个所在,默默地迎接自己的死亡。

    努力想想,高川,你一定知道的,因为对于?夜而言,你并非可有可无的存在。

    她说过,自己喜欢上你了,不是吗?

    森野已经死了,父母又不在这个国家,只剩下你了。

    所以,她一定在你所知道的地方,在等待你去实现曾经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