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小爆脾气
    “将你木牌拿来我看!”

    一个冰冷冷的声音响起,却是个死人脸师兄,竟然还一直在阁楼外等着。方行要把木牌递过去,他却扬手一招,一道无形的力量牵引过来,方行手上的木牌便脱手而出,向他飞了过去。那死人脸师兄接过木牌打量了一眼,脸上登时露出了一丝轻蔑的表情。

    “丁等资质?哼,又来了一个废物!”

    将木牌丢还方行,不耐道:“你自己去青木阁吧,我还有事,便不陪你过去了!”

    说着遥遥给方行指了一下青木阁的方向,竟然转身就走了。

    方行气的心下恼火,破口大骂,心想这修行之人都是什么德性啊!

    很明显,这死人脸其实还有带着新晋弟子前往青木阁引领一应物品的职责,不过他一看方行修行资质的等级太差,便懒得再理会他了,连个样子也没装就走了。

    “记住你了,早晚让你尝尝我的手段!”

    方行愤愤不平的下了山来,想自己去青木阁却不知道路,这道门间的奇峰怪谷,成片宫檐,便有些头晕,那死人脸只是随手指了一下方向,自己哪知道青木阁在哪啊?

    “额……方师弟……”

    前方小路上,忽然匆匆赶来了一个大猪头,遥遥望见方行,便站住了脚。

    这猪头却正是那个胖道人,却原来他昨天本来答应要去清心钟旁等着方行,给他做个引路人,却哪里想到,昨夜喝的太多,直接忘了这事,直到清心钟响起,他才惊醒,这才匆匆起床过来,准备去青木阁等他,刚走到半道,便恰好遇见方行一路咒骂着过来了。

    两人面对面,胖道人却觉得有点尴尬,虽然昨天两个人已经称兄道弟把酒言欢了,但那时候是喝多了酒啊,如今他虽然也想与方行交好,不过心里却有点拉不下脸。

    “哎呀,我的猪师兄啊,等你好久了,怎么才来?”

    方行一搭眼,便明白了胖道人的心思,满脸堆笑迎了过来。

    “哎……咳咳,我姓余,不姓猪……实在不好意思,让师弟久等……”

    胖道人见方行如此热情,心下芥蒂也顿时消除,满脸笑容的走了上来。

    “方师弟为何独自一人,就没有一个引路的师兄吗?”

    “有个死人脸师兄引路,不过他拉肚子,跑茅厕里去了,我等不及,准备自己过去……”

    “额……修行之人怎么还会拉肚子?”

    “谁知道,可能肠子烂了……”

    方行顺口胡谄,诅咒着死人脸,过来勾着胖道人的脖子就走。

    他个子矮,只能勉强搭在胖道人的肩膀上,这还是胖道人歪着身子的情况下。

    “方师弟资质被评为什么等级?”

    “哈哈,你呐?”

    “师兄惭愧,乃是丁级资质……”

    “哈哈,那咱俩差不多!”

    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嘻嘻说着话往青木阁走去。

    胖道人倒没有因为方行是丁级资质而变了态度,一是因为他同样也是丁级资质,大哥就不用说二哥了,再者,也是从他口中方行才得知,青云宗门下的千余名外门弟子,倒有一大半都是丁级资质,剩下的人里一大半是丙级资质,再剩下的人里一大半是乙级资质。

    而真正的甲级资质,整个道门也就那么寥寥几个,都跟宝贝疙瘩似的。

    想到了这里,方行心里稍稍平衡了些,自己好歹也不是最垫底的。

    不多时来到青木阁,却是一座三层高的阁楼,整体以一种散发着淡淡青木的木料筑就,乍一看平朴无华,仔细看去却是细密无缝,朴实大气,建筑表面连一个虫孔都没有,甚至连灰尘似乎也不着寸缕。在东升旭日光芒照耀下,隐隐有光华流转,宝相庄严。

    胖道人与方行刚刚靠近,木阁旁边,便有一个清瘦的老道人走了过来,胖道人急忙拉着方行向他行礼,口称乔师兄。方行打量了他一眼,却发现自己可以看破他的修为,只有灵动四重,看样子虽然外貌与年龄好似与刚才那个高长老差不多,但两人的修为却差得极远。

    乔师兄接过了方行的木牌一看,也不多事,便给方行安排了一座位于云隐峰下的小屋作为修行之地,又给了他一身小号的青云宗道袍,一本青云锻气篇薄册,另有一颗鹅卵石大小的红色晶莹的小石头,据说这就是修炼所用的灵石,然后就打发方行去法器阁。

    “方师弟啊,你别小看这灵石,我们日后的修行全靠它了,咱们外门弟子待遇低,每三个月才领一次灵石,都是视若珍宝啊,放到红尘里,每块都价值百金呢……”

    胖道人见方行翻来覆去打量手里的灵石,便开口说道。

    “每三个月才一块?这道门恁地小气!”

    方行有些不满。

    “哎哟,这可是修行资源,每三个月白领一块就不错了,这也是咱们资质低呀,虽然同是外门弟子,但丁级资质的每三个月就能领一块,丙级的资级两个月就能领一块,乙级的资质一个月领一块,甲级资质就不得了,一个月能领两块,那都是大财主啊……”

    “嘿嘿,有财主赶情好,改天打劫他们两块……”

    “师弟你可别胡闹,那些甲级资质的弟子都不好惹啊,若是闹了纠纷,哪怕明明是他们挑的衅,长老们也一定会惩罚我们的,你若是想捞点外块,我倒可以介绍你到杂司监来领个职务,只是勤奋干活,每三个月也能领一块灵石,这就是翻了一倍呀……”

    “哈哈,不太适合小弟,容我考虑一下吧!”

    二人聊着,已经到了法器阁前,胖道人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低声道:“方师弟,你呆会到了法器阁,就乖乖把这灵石交给守阁的师兄,然后在他的指点下取一件法器出来……”

    方行一怔,翻了个白眼道:“开什么玩笑?每三个月才一块的灵石,为什么要给他们?”

    胖道人哭笑不得,道:“这可不是扣门的时候啊,咱们这青云宗外宗法器阁里,都是一些前辈们淘汰下来的老物件,倒有一大半是破损了的,你若是给了孝敬,这些守阁的师兄自然会给你指点一件好的,但你若没有孝敬,他们就完全不理会你,你哪里知道哪件是好的,哪件是坏的哦,这群黑心鬼们,可没少把破损了的飞剑磨的锃亮,专放那里骗人……”

    说着取出了自己的一枚剑符给方行看:“你瞧,当初我就是缺了孝敬,结果在他们的教唆下取了这枚剑符,据说可以释放出相当真气四重修士的剑气,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捡到了宝贝,欢天喜地,后来才知道,这剑符根本就只能使用一次,除了那次试验的时候,就再也没用了,我这是扔也不是,留也不是,欲哭无泪啊,现在也就只能留在身边,纯粹当个念想……”

    “看样子你也是个没用的,难怪会跑到道童们那里耀武扬威……”

    方行心里腹诽着胖道人,嘴上却笑道:“多谢师兄指点,师弟晓得了!”

    胖道人没有跟着往法器阁里去,只在阁外等候,方行自己大摇大摆进去了。

    “大胆,青云宗法器阁,岂容闲人乱闯!”

    忽然间一声暴喝,倒把方行吓了一跳,却见从法器阁旁边,转出了三个人来,为首的一个,三十余岁年纪,唇上两撇鼠须,瘦瘦小小,看起比耗子精长的还耗子,小绿豆眼精光四射,也是看到他方行才明白别人为什么说眼睛小聚光了,这厮的光就聚的很不错。

    方行悄悄打量了一眼,看出了这三人的修为,大耗子精乃是灵动三重修为,余下两个皆是二重,他看出来了这三人是在给自己施下马威,心头哂笑,面上却恭敬道:“新晋外门弟子方行依门规前来领取法器,有高长老赐下的腰牌为证,请三位师兄过目……”

    大耗子精接过了木牌,眼睛一扫,旋及冷笑道:“原来是新晋的外门弟子,你不知规矩,这一次就饶了你擅闯法器阁之过,不过,你就这么空口白牙的过来领法器?”

    那小眼睛一闪一闪的,分明是在暗示杜方给好处了。

    “额,师兄的意思是?”

    方行讪笑着装傻,却不想给,毕竟是一块灵石呢!

    别人需要他们指点,才能避免取到损坏的法器,自己可不怕,阴阳神魔鉴是闹着玩的?

    “混帐东西,装什么糊涂,快把灵石交出来,不然趁早滚远……”

    耗子精身边的一个男子却发起火来,直言训斥,竟然连点面皮也不要了,直接讨灵石。

    方行脸色顿时也变了,本来吧,他虽然舍不得,但考虑一番,还是打算把灵石交出去的,毕竟自己刚入山门,不知山深水浅,还是有必要让自己别那么出风头的,但他偏偏是个吃软不吃硬的,那耗子精身边的男子这么一喝骂,小爆脾气立刻腾的升起来了。

    “老子三个月才有这么一块灵石,凭什么给你个王八东西?”

    方行这嗷一嗓子,比那个男子声音还响,却把这三人吓了一跳。

    </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