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土匪
    以捡灵石的动作做掩护,方行抽出了刀子就捅,同时向后跳开,拔出刀子,再上前加上一拳,硬击他伤口,以免他他以灵气护体,再提起了反击之力。毕竟眼前这人乃是标准的灵动二重修为,整体实力比灵动一重的人高了一大截,哪怕挨了一刀,发起疯来也很可怕。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方行从小就是在这种理念的灌输下长大的。

    饶是刘师兄乃灵动二重的修为,挨了这一刀一拳,顿觉小腹剧痛,身体乏力。

    “刘师兄,这孝敬如何?”

    方行嘿嘿一笑,转身到了刘师兄背后,飞起一脚踹在了他的背上。

    刘师兄扑地跌倒,擦了一脸的灰,腹部的伤口被这个动作一撕,顿时痛的更厉害了,整个人像只大虾一般躬了起来,双手用力的捂着肚子,鲜血汩汩而流。

    “小杂种……你……敢……偷袭……我?”

    刘师兄咬牙叫着,看样子倒是一个硬汉,没说讨饶的话。

    “就这么点警觉,也学人做强盗?”

    方行冷笑,准备搜一下,看这人身上有没有点好东西。

    不过也就在这时,那个刘师兄悄悄将胳膊塞进了怀里,他口中故意叫道:“小杂种,老子今天认栽了,但你……别以为……吃定了老子……”

    “方师弟小心……”

    忽然间,胖道人惊呼了起来,在他那个方向,正好能看到这个刘师兄的动作。

    方行“嘿”的一声冷笑,忽然和身扑了上去,手中的匕首一扬,将这个刘师兄欲带扬起的一条胳膊钉在了地上,这刘师兄一声惨叫,手里当啷一声,落下了一柄小剑。

    小剑约有尺许长,上面铭刻着一些精美的符文,看起来很是不凡。

    “果然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还想祭飞剑伤我?”

    方行一声冷笑,狠狠在这个刘师兄肚子上踢了两脚,痛的刘师兄惨叫不已。

    他也是个硬汉,但这小王八蛋出手太黑了,一直往伤口上招呼。

    这样的痛苦,再硬的叹子也忍受不住。

    方行捡起了地上的那柄小剑,打量了一番,顺手便塞进了怀里,他刚才已经鉴定了一下,发现这竟然是一柄拥有七个法器的飞剑,这可是好东西,正适合自己用,那柄九蛇金炎剑,虽然品阶比这柄飞剑好的多,但是太消耗灵力,而且见不得光,不能轻易使用。

    “方师弟,把剑还给他,这是道门在他拜入仙门时,着他从法器阁里挑选的,这是不允许抢夺的,你若硬取,道门长老肯定会来罚你……”

    胖道人见状,急忙低声劝着方行。

    刘师兄听到了他的话,咬着牙叫道:“死胖子……算你狠……与这么一个小崽子合起伙来……暗算我……老子伤好之后……定然要你的狗命……”

    胖道人一听,顿时脸色一惊,似乎已经预想到了刘师兄日后的疯狂报复。

    这么想着,他整张胖脸都已经变成了死灰色。

    “真是可笑,你以为小爷还会给你报仇的机会?”

    方行闻言,却冷冷一笑,手里的小剑在刘师兄脖子边上划来划去的。

    “你……你还敢……杀我……不成?”

    刘师兄大骇,却还硬撑着叫道。

    胖道人也大吃了一惊,下意识扯住了方行的袖子。

    他还真怕这小魔头一怒之下宰了这个刘师兄,按照自己一直以来对他的认识,这小魔头不是干不出这种事来,只不过,道门毕竟是道门,不是魔宗,杀了人之后罚禁闭一年,那是因为那个杀人者资质过人,而且家中豪富,若是没有背景的丁级弟子杀了人……

    别说逐出门墙,就算是赔命都有可能!

    此时距离这一处山林至少也有十多里远的一处山峰上,一棵古松,冠如华盖,古松之下,两个老者正在对弈,一黑发童颜,满面红光,另一个却是年轻人面孔,生了满发白头,两个人的这一局棋,已经下了一个月,准确的说,已经是第三十三天,棋局才方过半。

    “这一次招进门来的弟子里,你注意到了多少个?”

    白发年轻人手中拈着一枚黑子,沉吟良久,忽然轻声问道。

    黑发老者笑道:“还不错,足有十名甲级资质,出乎了我的预料!”

    白发年轻人微笑不语,眼睛注视着棋盘。

    黑发老者忽然想到,白发年轻人问自己的,是自己注意到了多少个,便微一沉吟,再回答道:“十名甲级资质里,家世豪富者三人,世家子二人,还有一人名唤候青,在入门之时,便已有二重修为了,若不出意外,此人当可成为这一批弟子中最早进入内门之人!”

    言下之意,千余名新拜入道门的弟子里,他注意到了六个。

    白发年轻人仍然微笑,目光看向一处,执棋不语。

    黑发老者苦笑了一声,道:“师叔留意到了几个?”

    白发年轻人微微一笑,道:“一个,而且是刚刚留意到!”

    黑发老者脸色一变,神念向白发年轻人所看的方向扫去,立刻明白了白发年轻人所指的是谁,迟疑道:“这才多大年纪,便下手如此之狠,师叔,要不要我惩戒他一番?”

    白发年轻人一子落下,放在了黑发老者身前,轻声道:“下棋!”

    落子的瞬间,他似有意无意的往天空之中看了一眼。

    苍穹之上,九具悬棺飘在星空之中,岿然不动,永定乾坤,似乎这片大陆的保护神,又似乎是悬顶之剑……

    …………

    “我不杀你……”

    这个时候,方行面对刘师兄的强硬,笑着道:“不过让你日后很难再找我麻烦就是!”

    他笑着笑着,忽然目光一寒,手里的飞剑连刺带挑,噗噗几声,在刘师兄双腿上、腰上,臂上各刺了几下,鲜血立时喷出,刘师兄立刻杀猪一般嚎叫了起来。

    方行站起身来,望着手里的飞剑,惋惜道:“可惜了,不能归我!”

    说罢随手向旁边山涧里一丢,叮零当啷,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

    他又蹲下身,一脚踩住刘师兄的脖子,不让他乱动,伸手在他身上一摸,搜出了两块灵石,毫不客气的塞进了怀里,这才伸手拔出了钉在他胳膊上的刀子,在他衣服上一抹,擦去了血迹,好好收起,拍了拍手,轻松的道:“走吧!”

    胖道人脸若死灰,紧紧的跟着他后面,恨不得立刻离开这杀猪一般的现场。

    方行做这些事情的娴熟与从容,让他感受到了一种莫大的恐惧。

    “方师弟……你不会把他废了吧……”

    “哪有这么容易废掉,就是让他伤好的慢一些而已,最起码三五个月行走不便!”

    胖道人一呆,忙道:“那三五个月后,他不是还得来报仇?”

    方行冷冷一笑,道:“三五个月后,就算正面较量,也只有我欺负他的份!”

    话说的非常自信,竟有些睥睨之态!

    不过胖道人听了,却又忍不住心里叫苦。

    在他看来,刘师兄乃是灵动二重,又哪里是三五个月时间就能轻易对付的?

    此时的路边,毛熊与娘娘腔等三人战战兢兢的想要溜走,却被方行叫住了。

    “啊,死娘娘腔,你们也在这里,好巧啊?”

    那个文弱弟子一颤,立刻双腿哆嗦了起来,连路都走不成。

    毛熊胆气要更大一些,勉强维持着镇定,故意作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道:“我们在这里等人,你们想干……什么?”

    他装的再镇定,声音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方行嘿嘿一笑,甩开了胖道人扯着他袖子的手,握着手里的短刀,迈着八字步逼了过去。

    “废话少说,交出来!”

    “交……交什么……”

    文弱弟子躲在了毛熊身后,毛熊也想躲,但刀子已经递到了面前。

    他脸色苍白,还是强自支撑着身体说道。

    “交什么?少装糊涂,是不是小爷给你挂点彩你才会知道交什么?”

    方行模样凶横,目光在毛熊身上乱瞧,似乎在找下刀的地方。

    毛熊还有些不甘心,但文弱弟子却是着实吓坏了,躲在毛熊身后不露头,却把手里的灵石丢了出来,叫道:“你快拿去,刚才是我错啦,不该看你,以后再也不敢啦……”

    方行伸手抓住了灵石,又歪着小脑袋看向了毛熊:“你的呢?”

    “我的……你也要?”

    毛熊惊惶不已,方行神色一变,似乎有些不耐烦,刀子一挥,就要刺过来。

    “拿……拿去……”

    毛熊心里一哆嗦,急忙捧着灵石递了过来。

    方行又收了,再看向那第三个瘦削的弟子,明显是被毛熊和娘娘腔拉来助拳的,这一次却不用说他说什么,那个家伙便乖乖把灵石交了出来,非常的老实。

    方行满意的在手里抛了抛,这才眼睛一瞪,让这三个人滚。

    看着三个人仓皇而逃的背影,方行得意的向胖道人道:“呶,灵石就是这么来的……”

    (感谢【宇云杰】、【皮匠老董】、【YangZhiGang】三位童鞋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