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章节目录 039章 等待召唤
    吕之武触壁后就知道自己输了,杜柯就在他旁边泳道,他明显感觉到杜柯转身后那股爆发力来势太猛,狂追了50米还是差着半个身位没追上。

    吕之武往右边挪挪,隔着浮标线对杜柯道:“祝贺你。”他对杜柯还算比较友好,真正的名将,拥有的不仅是实力,更要有名将风度。

    杜柯点点头:“武哥,承让了。”

    二人遂上岸,这时宁泽滔走到杜柯身边,跟杜柯握握手表达祝贺之意,完事还有些羡慕敬仰的说:“可以啊杜柯,又拿个冠军。哥们我很崇拜你呀,我才第七,倒数第二。”

    杜柯打趣道:“那不是还赢了一个嘛。”他俩同一年出生,性格都属于那种外向开朗型的,人以群分,他俩挺聊的来,聊起来也更加放的开reads;。

    宁泽滔很认真的说:“我在想什么时候能赢你。”

    宁泽滔越较真杜柯越想笑:“哟,叫板呢。那你得努力啊,阿滔,别鼓着个腮帮子,跟包子似的,不服气啊?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叫包子?”宁泽滔很意外。

    这时现场主持人开始播报:“在刚刚结束的男子100米自由泳决赛中,南粤队杜柯获得了冠军,并打破全国纪录,祝贺杜柯!”

    “嘿!破纪录了!”宁泽滔对杜柯的景仰之情+1,他似乎也受到了鼓舞,对杜柯道:“我得回去加油练喽,看看你传授的心法是否真的管用。我走了,我可不想杵在这里给你当背景墙。你好好享受冠军的荣耀吧。”说完他便撤了。

    这场男子100米自由泳决赛,是今天的最后一场决赛,稍后将进行女子800米和男子1500米自由泳的预赛,再晚些时候会进行接力项目的预赛。反正今天要把剩下的项目预赛比完,明天是本次全国锦标赛最后一个比赛日,将进行上述剩余项目的决赛。

    在本日这最后一场决赛中,杜柯以打破全国纪录收官,赢得了观众们的掌声。他向各个角度的现场观众挥手致意,享受属于自己的这荣耀一刻。

    观众看台上,两位特殊的观众也在鼓掌,男子游泳国家队主教练钱正龙对身边的周建林说:“*、郝韵、吕之武,这三人都进过国家队,我算是对他们仨比较熟悉了。杜柯做为新人在400自和100自的决赛里并未怯场,而是大胆突击、压制这三位成名选手,就这份胆识我是欣赏的。能在连续两场决赛里都获得冠军,并且一场比一场表现的好,也说明他能保持稳定,至少现阶段能保持稳定。有勇气、够稳定,我想这种运动员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周建林也赞成这个观点:“我看可以把杜柯带到迪拜去了,参加11月的亚锦赛。练练兵吧,出过国门参加过洲际比赛,运动员才能成长的更快一些。”

    钱正龙没立即批准也没反对,“杜柯400米和100米都能游,中长距离上已经有孙洋了,而在短距离上我们还很弱。建林啊,你可以去接触一下南粤队那边,当然了,南粤队目前能拿出手的也就是杜柯了。不知他今后想主攻哪个项目?”

    周建林很清楚自己老板的性情,钱正龙不置可否的态度一般就是表示同意了。看来钱正龙想招杜柯进国家集训队,让杜柯在短距离项目上突破突破。

    周建林本来就看好杜柯,他随即表示将尽快赴南粤游泳队考察调研。

    这时周围的观众们爆发出一阵喧闹,只见台下的出发区,杜柯坐在了第5泳道的跳台上,他背对泳池,略微躬身低头,右肘搁在左大腿上,右拳顶着下巴,凝眉思索、似在思考人生。

    见到杜柯这副尊容,周建林也乐了:“呵呵,沉思者啊。”

    钱正龙倒是没笑,而是面无表情的离开了观众看台。

    周建林知道执教甚严的钱指导不喜欢性格过于张扬的运动员,但周建林却小声自言自语着:“年轻人有点性格很正常嘛,堵不如疏,刻意的压制年轻人个性反而有逆反作用。拿了冠军破了纪录,无伤大雅的作作秀,观众们也爱看啊。”

    杜柯模仿了一会儿沉思者,也是他一时心血来潮,主要也是高兴,正兴头上呢就现场发挥摆摆pose。观众们也很配合,给出了善意的掌声和口哨声。

    信息化、泛娱乐化时代得互动啊,你比完赛就走人那是打单机。

    相比于竞技场上的较量,有很多记者更爱捕捉场外的花絮、八卦。杜柯一摆沉思者pose,记者们有事儿忙活了,各种型号的相机、摄影机开始对准杜柯抓拍。

    组委会工作人员也能把握尺度,他们也不去干涉,观众找到了乐趣,媒体们大力宣传,对于游泳选手、对于中国游泳运动都有积极的推广作用reads;。这么多媒体都在给全国游泳锦标赛做免费的宣推,赛事主办方中国泳协最开心了,公众关注度上去了,上面的领导自然也会重视一些嘛。

    这年头粉丝经济发展越来越壮大,民意在某种程度上也能影响到上层建筑的相关决策。只要运动员不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发表极端、违和、脑残的公开言论,干出有违团结及体育精神的作死事儿,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适当展示一下个性,中国泳协在公开场合不会发表什么意见,但私底下也是默许的。

    组委会工作人员把握着时间,觉着杜柯应该差不多可以了,再秀下去则过犹不及。他们礼貌的对各路记者们说,“今天的赛后公共采访就到这里吧,运动员该去尿检了。也感谢各媒体单位的支持和关注,颁奖仪式结束后还有一次采访机会,谢谢。”

    完事在几位泳协工作人员的护送下,杜柯跟着他们朝体检室方向走去,准备尿检。

    换好运动服,做完尿检,杜柯收到了苏云的短信:“我在体检室门口,你尿完了就出来。”

    杜柯走到门口,见到了苏云。

    苏云开始调式相机、录音笔,边调试着边说:“我对你做个专访,要录音的。录音的时候正经点,可以适当活跃、抖机灵,但要把握尺度。等会儿你领完金牌,堵你的记者估计会有一些,你看着办吧,拒绝采访也不好,毕竟你刚出头,不能给媒体留下难以靠近、不好打交道的印象,否则把他们惹毛了真有人会黑你的。”

    “你跟他们也不熟,随便说几句官方感言啦,你看咱们挺熟的不是,你对我的专访可以敞开心扉。放心我不会坑你的,我会以一名记者的专业素养,添油加醋帮你修饰的更好。”

    杜柯摇摇头:“你从小到大坑我还不够多?人心隔肚皮啊。”

    苏云忽然骂到:“你大爷的!我千里迢迢自费跑来这里,就是为了坑你?”

    “什么?自费?”杜柯意外道,“不是你们公司派你来做随队记者的么?”

    “行了行了,这些细微末节无关大局的事情不用多扯了。来,你靠墙站,站在‘全国游泳锦标赛’横幅下面,我给你拍照。”

    苏云摆弄着专业相机,给杜柯拍了一组照片,然后开启录音笔,录了五六分钟的访谈。这时工作人员过来催促杜柯该去领奖了,杜柯这便和苏云分别,领奖去了。

    领完金牌,杜柯走运动员通道准备撤了,有七八家媒体的记者开始堵他,拿着麦、录音设备请他说几句。

    “感谢国家的培养,感谢我的教练,感谢父母无怨无悔的支持。我能做的就是刻苦训练,努力拼搏,争取做出更好的成绩……”杜柯面带微笑,说了一分钟的官方八股文。

    这些记者都是老油条,这种没什么营养千篇一律的套路文可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

    有位记者问杜柯:“杜柯,你在本次锦标赛上表现的很抢眼,力克多位实力派名将,据说不久后你将进入国家集训队,代表中国男子游泳队参加11月在阿联酋迪拜举行的亚锦赛,对此你有什么期待呢?”

    杜柯心说,我鬼知道我能不能进国家队?国家队教练又没加我做好友、又没给我发私信。

    这些记者无非就是在用话术刻意的引导杜柯。

    杜柯依旧保持微笑,答到:“我随时等候国家的召唤,也期待未来的每一场比赛。晚些时候我还要参加接力预赛,得先准备一下了,感谢啊,先告辞。”说完礼貌的跟诸位记者挥挥手作别,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