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章节目录 049章 预赛首日
    11月15日,迪拜,阿尔马图姆酋长游泳馆。

    能容纳9000人的游泳馆只坐了两百多名观众。

    现场各国记者加摄像师的人数都接近两百人了……

    这两百多位观众,一大半还是东亚面孔,迪拜本地人进馆观赛的人数并不多。

    虽然今天只是预赛,但现场也未免太冷清了。

    本地人买不起门票吗?

    显然不可能。

    只能说游泳在迪拜乃至整个西亚都是很小众的运动,群众基础并不深厚。

    西亚人的身体素质和运动能力其实一点也不比东亚人差,但在游泳赛场很少能见到西亚运动员的身影。

    有专家试图从骨骼密度上解释西亚人不善于从事游泳运动的原因,说西亚人骨骼密度太大、浮力不足,此理论后被推翻。

    在此引用资深体育记者舒小城一篇报道中的部分段落:“……西亚人很少从事游泳项目,我想主要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淡水资源匮乏,二是宗教信仰。在淡水资源匮乏的沙漠地区修建大量游泳馆,显然是不现实的。因为宗教原因,男女都穿大袍子裹住全身肌肤的阿拉伯人,对于需要轻装上阵的游泳运动似乎有种偏见。虽然现在不少阿拉伯国家都已经很世俗化了,但多年积累下来的风俗文化,使游泳运动在西亚成为小众运动。”

    有人就觉得奇怪了,是啊,西亚人又不喜欢游泳,迪拜为什么还主动申请承办本次亚洲游泳锦标赛?还为此专门修了个高档先进的游泳馆。

    因为西亚人不缺钱了,他们需要的是逼格更高的存在,比如说国际影响力。

    所以他们借此承办亚锦赛的机会,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扩大不到全世界,那也能在全亚洲范围内扩散扩散嘛。

    所以迪拜旁边那个酋长国阿布扎比砸了天价资金打造一条f1赛道,从此有了f1阿布扎比大奖赛。f1的国际影响力更大。

    所以阿联酋的邻国、另外一个土豪国卡塔尔准备申请2022年足球世界杯的承办资格,一旦他们成功举办世界杯,其国际影响力会比他们卖几年石油提升的更多。

    阿拉伯商人自古以来都会做生意,看来确实如此啊。

    阿拉伯人有自己的盘算,游泳馆里准备预赛的杜柯也有自己的想法。

    杜柯看看自己身边的队友孙洋,又看看韩国队那边的一个队员,心说,伦敦奥运会男子400自项目的冠亚军都来了,我压力很大啊!

    韩国队那边那个挺韩式的帅哥,正是名将朴泰桓。

    今年23岁的朴泰桓是08年奥运会男子400米自由泳金牌获得者,并获得罗马世锦赛400自的冠军,在2010年中国举办的亚运会上,他囊括100米、200米、400米三枚自由泳金牌,用时两年完成了泳坛的大满贯(亚运、奥运、世锦赛)。

    10年亚运会上,朴泰桓发挥极其出色、横扫亚洲,他带着巨大荣誉从中国回到韩国后,被韩国人捧到天上去了,甚至被韩国人誉为世界游泳史上最伟大的选手。

    在今年8月举行的伦敦奥运会上,在朴泰桓最擅长的400米自由泳项目上,他以2秒之差输给了孙洋,获得了一枚银牌reads;。

    伦敦奥运会男子400自的冠军、奥运会及亚洲纪录保持者孙洋,以及亚军朴泰桓都来了,杜柯的压力当然很大。

    压力大那也得下池比划比划再说。

    杜柯和孙洋一起参加了400自的预赛分组录入,马上准备比赛了。

    预赛比两轮,第一轮有8个小组,每组前二进半决赛。半决赛比两场,每场前四进决赛。

    孙洋被分在第1小组,杜柯在第8小组,两位中国选手最强大的对手朴泰桓被分在第4小组。

    奥运冠军孙洋率先出场,他一出场,立马吸引了各国记者的聚焦。其实所谓的各国记者里,中日韩三国记者占据了80%以上,这三个东亚国家也是亚洲游泳水平最高的三国,或者说是综合体育实力最强的三个国家。

    1974年德黑兰第7届亚运会上,中国队被恢复了亚运会参赛资格,在那届亚运会上中国队位居奖牌榜第二(第一日本,第三南朝鲜)。从第7届德黑兰亚运会到2010年第16届亚运会,这十届亚运会上,奖牌榜前三的国家始终只有三个,中日韩。

    本次亚锦赛,也延续了三国争霸的格局,中国游泳队拥有明星孙洋、正在经历着更新换代,韩国游泳队在朴泰桓的带领下实力大增,日本游泳队的传奇蛙王北岛康介虽处于半退役状态没来迪拜,但日本队的整体实力亦不容小视。

    孙洋此时已经开游了,200米之后,比赛变的没有悬念,孙洋领先太多了。

    杜柯闭着眼睛也知道孙洋肯定能进决赛,所以他更关注自己的小组对手。

    先别说孙洋和朴泰桓了,能代表各自国家来参赛的运动员,水平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孙洋能领先其他国家的对手很多,杜柯自己可没这个把握。

    杜柯看着手中的比赛分组名单,第8小组,也就是他所在的这组,他看着名单自己分析着对手实力:“我在第三泳道,第四泳道选手一般都是最强的,我这组第四泳道的是日本选手后.宫春马,靠……什么鬼名字啊。第五泳道的是韩国选手……呃,田哥,这个韩国选手叫什么名字?”他问着身边的随队翻译。

    分组名单上每个参赛队员的名字有两个,一个是用该运动员所属国母语写的,一个是用英语写的。

    日本人的名字就是繁体汉字,所以杜柯能认出日本选手后.宫春马的日语名字,但他不认识韩语。

    田翻译看了眼名单,耸耸肩道:“我是阿拉伯语翻译,也会说英文,可我也不认识韩语啊。我瞅瞅他的英文名哈,parkhuangfan,译成中文的话,音译应该是朴昌范吧?”

    杜柯一听乐了:“从泳道安排上来看,我这组最强大的两位日韩对手,一个是后.宫的春马,一个是嫖/娼犯,他们太猛了、太霸道了,我压力真的山大啊!”

    田翻译也被杜柯逗乐了:“就你小子特贫,正经点,出国了要注意文明。”

    杜柯:“他俩的名字确实很有意思嘛,还真有这么取名的?我都没听说过这两位日韩选手,新人吧?”

    田翻译:“新不新人我哪知道啊,我就是个翻译,你问周指导去呗。后.宫氏在日本可是个贵族姓氏,名为春马的日本人也不少,那什么有个日本演员不就叫三浦春马,就你会想歪。”

    “在韩国姓朴的更多,这个韩国选手可以译为朴昌范,也能译做朴春凡、朴纯藩,都可以的,我就随口一说朴昌范,你还挺能联想的。哟,周指导喊你,快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