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穿越时代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噩梦中的帝国(中)
    第二十四章、噩梦中的帝国(中)

    事实上,就在不久之前,帝国的皇位继承还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因为摩尔特二世皇帝早已将长子索沙尔册封为皇太子,作为自己的法定继承人。但问题是,大约两年之前,皇太子索沙尔殿下亲自指挥的讨伐猎头兔部族作战,不幸彻底失败,非但讨伐部队在草原上全军覆没,败得极其丢脸,连索沙尔自己也被俘虏了。如此丢人现眼的败绩,一时间在法尔马特大陆上传为笑柄。而刚刚统一大陆的帝国,也是迎头挨了一记闷棍,从皇帝到元老院都深感颜面无光。于是,在捏着鼻子跟猎头兔议和并出钱赎回了索沙尔之后,满腹怒火的摩尔特二世皇帝就下诏废黜了他的皇储之位,吩咐侍卫押送索沙尔回自己的封地幽禁和反省。

    但是,与此同时,摩尔特二世皇帝也没有册立其他继承人为皇储,似乎还没有完全放弃自己的长子索沙尔,而是还盼着他能够洗心革面、通过此次教训得到成长……由于皇帝陛下执掌国政数十年,积威甚重,而且身体还算健壮,不像是很快就会驾崩的模样,所以帝国的贵族们也没有在这种皇家私事上多嘴多舌。

    这一次,摩尔特二世皇帝在离开帝都乌拉碧安卡城,出巡阿尔努斯山丘督战之前,任命了他的第三公主,十九岁的平娜.戈.兰达殿下担任临时摄政。但在帝国的上流社会圈子里,基本上是任谁都知道,这个摄政头衔纯属空名头。实际的朝政完全是由皇帝的心腹和元老院在打理,公主充其量也就是有个旁听的资格。

    之所以如此安排,是因为一方面,按照惯例,皇帝离开首都的时候,必须任命皇族成员担任摄政。另一方面,尚在气头上的摩尔特二世皇帝,暂时还没有原谅丧师辱国的索沙尔殿下,但也不想让其他皇子或亲王担任摄政,以免其对皇位产生出非分之想,导致其帝国出现内乱隐患,偏偏最适合担任摄政的皇后或太后,如今又早已逝世了……最后,摩尔特二世皇帝就选择让自己的女儿,只有第十顺位皇位继承权的平娜公主,留在帝都的皇宫里,坐在御座上,拿着自己留下的权杖,出任这个纯属挂名的帝国摄政。

    在皇帝看来,这次出巡督战又不是横跨半个大陆的远征,反正阿尔努斯山丘距离帝都并不远,就算真有什么意外,让使者赶来也不会误事……然后,就在所有人都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皇帝在洪水中驾崩了!!

    更加要命的是,摩尔特二世皇帝在临死前根本没有留下任何遗嘱!什么后事都没交代!

    于是,当半个帝都乌拉碧安卡城还被淹没在滔天洪水之下,曾经坚固的城墙正在一段段地崩裂塌方,成千上万的难民被困在屋顶和树上不知所措之际,整个帝国的上层阶级,却因为帝位的空悬而炸开了锅。

    按照常理来说,虽然皇太子索沙尔因为战败而被皇帝废黜了皇储地位,并且赶出了帝都,但以血统和身份来说,他依然是帝国皇位的第一继承顺位者。在这种情况下,召回索沙尔进宫即位,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问题是,当索沙尔被赶出帝都的同时,他的亲信党羽同样也受了牵连,几乎统统都在此期间被贬职外放,或者打发回了各自的封地。而索沙尔的政敌阵营却趁机得势,抢到了许多的实权职位和肥缺。

    这样一来,当灾难爆发的时候,索沙尔和他的支持者都不在帝都,在元老院里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帮他说话和出力,结果就是现在的元老院上下,并不怎么情愿让索沙尔回来当皇帝,而且理由也是很充足的:索沙尔已经不再是皇太子,而是帝国的罪人,在还有其它选择的情况下,岂有让罪人当皇帝的道理?

    由于帝国执行一夫多妻制,摩尔特二世皇帝的合法后裔有八人,再算上私生子则高达十五人……

    除此之外,身为帝国摄政的平娜公主,在法理上乃是皇帝驾崩之后的帝国最高掌权者,公主本人又是血统纯正的皇室直系成员,理论上也有从帝国女摄政摇身一变,跻身女皇的可能性事实上,刚刚驾崩的摩尔特二世皇帝,在多年之前也是通过这种方式,以摄政王的身份,篡夺了他年幼侄子卡迪的皇位。

    但跟先帝摩尔特二世逐步经营,最后夺取皇权的情况截然不同,首先,平娜的摄政公主之位,从一开始就纯属花瓶,无人当真;其次,由于洪水爆发得太突然,当半个帝都被泡在水里的时候,平娜公主从头到尾才只摄政了不到三天,连几百个元老的脸都未必能全部认熟,所谓的摄政大权,更是完全形同虚设。

    更糟糕的是,摄政公主本人在事前对争夺皇位没有一丁点儿的思想准备,也未曾拉拢过什么有力支持者跟身为嫡长子的索沙尔不同,平娜公主只是侧妃所生,虽然婚前在理论上也拥有皇位继承权,可按顺位要排到第十位(先男后女,先嫡后庶,皇后的女儿和皇帝的弟弟们都要比她更优先)。而且按照惯例,她再过几年就要放弃继承权,更改姓氏嫁给外国王室或国内的大贵族了,所以之前的这些年里,根本没有哪个大贵族会把她当成皇帝候选人来看待,更不会投靠到她的麾下,以求获得拥立之功。因此,对于争夺皇位之事,连摄政公主自己也毫无底气……在皇位空悬期间,她基本上是一直处于不知所措的懵逼状态。

    最终,这场皇位争夺战的胜利者,是索沙尔同父异母的弟弟、平娜公主的兄长,帝国的第二皇子迪亚波殿下。与性格傲慢粗暴的索沙尔不同,迪亚波殿下颇为谦虚守礼,跟许多学者和文官过从甚密,在帝都内颇有不少拥趸。当皇太子索沙尔被废黜和赶回封地之后,迪亚波就成为了皇位继承人的最有力竞争者,并且利用这段时间经营了一大票人脉关系,争取到了很多元老和贵族的支持,或者至少是中立。

    更重要的是,当灾难降临之际,迪亚波皇子本人就在帝都城内,并且在得知父皇驾崩之后的第一时间内,他就到处联络党羽,拉拢权贵,收买大臣,制造声势,最后终于被帝国元老院拥立为新任皇帝。

    虽然实际上已经是家族世袭的封建王朝,但眼下的帝国还是多少保留着一些共和制的残迹。比如说,从理论上讲,每一任皇帝都要通过元老院的推举才能产生……而这也是为篡位者留下的“制度后门”。

    眼看着木已成舟,身为摄政的平娜公主也只得顺水推舟,无可无不可地向迪亚波交出了权杖和御座。

    ※※※※※※※※※※※※※※※※※※※※※※※※※※※※※※※※※※※※※※※※

    然而,虽说成功当上了皇帝,但摆在初登帝位的迪亚波面前的,依然是一副烂到不能再烂的烂摊子:来自阿尔努斯山丘的狂暴洪水依然在不断倾泻,没有丝毫平息的迹象。半个帝都乌拉碧安卡城被泡在了水里,剩下半个帝都也成了被洪水包围的孤岛,而且水位还有进一步缓慢上升的迹象。由于帝都的国库仓储也多半喂了鱼虾,水井则被淹没和污染,城内的粮食、燃料和清洁淡水都很快变得极度匮乏,每一天都有成百上千的市民因为饮用了污水或者吃了霉烂食物而生病,还有因为争夺粮食、燃料和衣服而斗殴致死的。

    除此之外,帝都乌拉碧安卡城四周的上万平方公里广袤平原,也都被阿尔努斯山丘上冲下来的异界海水浸泡和冲刷,村庄、市镇、牧场尽数化为泽国。而这一带乃是帝国近畿最肥沃的土地,不仅是非常重要的粮仓,更是皇室领地的精华腹心之所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弃之不顾,任凭这片土地上的臣民陷入炼狱。

    于是,从夺得帝位的第一天开始,甚至连一个登记即为的庆典都没条件举办,迪亚波就不得不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救灾上。首先,被咸水包围的帝都已经无法承载那么多人口,必须组织疏散残余居民离开帝都,转移到附近尚未遭受洪灾的高地;其次,帝国的战略储备物资在灾后已经所剩无几,根本无力赈济那么多衣食无着的难民。帝国元老院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决定双管齐下,一边急令各个附属国和地方领主向帝都输送粮食和物资,一边组织帝都难民进行长途迁徙,分散到四周各个贵族领地和附属国去安置“就食”。

    除此之外,元老院还派人到附近去考察地势,筹备营建帝国新都的各项事宜如果这场来自异界的洪水一直不能退却,而是变成了一条以阿尔努斯山丘为源头的湍急大河,并且还是“咸水河”的话,那么以乌拉碧安卡城如今这副要什么没什么的惨样,恐怕怎么也没办法继续当首都来用了。而帝都附近的肥沃耕地,也会很快污染成盐碱地,再也种不得庄稼,所以连乡下的农民和牧民也得一起搬走。

    在这一片焦头烂额的忙乱之中,平娜公主也被分配到一桩差事,那就是带着她的亲卫队“蔷薇骑士团”,护送三万多名以“亚人族”为主的帝都难民,避开阿尔努斯山丘涌来的滔天洪流,向西翻越罗马尼亚山脉,前往山脉另一边的佛马尔伯爵的世袭领地,以“亚人族收容地”而闻名的伊塔黎卡城进行安置。

    拥有二百多年历史的伊塔黎卡城,曾经是帝国西部的边境城市。当时帝国的势力刚刚向西扩张到罗马尼亚山脉一带,而伊塔黎卡城就是帝国在罗马尼亚山脉西麓建立的第一个前沿要塞据点。

    这座城市坐落在提萨里亚大道和阿庇亚大道的交汇处,乃是贸易和军事的交通要冲。当帝国版图还不如今天那么辽阔的时候,历代皇帝曾经先后多次翻越罗马尼亚山脉,在伊塔黎卡城聚集大军然后挥师西征。但是,随着帝国版图的不断扩展,伊塔黎卡城逐渐距离边境越来越远,其在军事和政治上的重要性也不断下降,而这地方又没有什么特产,最后彻底变成了一座普通的中等商业城市,甚至被皇室封赏了出去。

    现在的伊塔黎卡城,还有附近的一大片崎岖山地,都是帝国贵族佛马尔伯爵的世袭领地

    在普遍有着“人类至上主义”观念的帝国贵族之中,前任佛马尔伯爵柯尔特是一个比较另类的人。据说,相比起人类的美女,柯尔特更喜欢猫人、翼人和美杜莎族等等亚人族的美女在法尔马特大陆的人类之中,有着类似猎奇癖好的家伙实际上并不少,但在传统的帝国贵族看来,这是一种比较堕落的表现。

    总之,柯尔特虽然还是娶了纯血人类的正妻,但却有着一大群的亚人族情妇,就连伯爵宅邸内的女仆也是以亚人为主。同时,在他的佛马尔伯爵领地里,猎头兔族、猫人族、翼人、美杜莎族等等这些普遍在大陆各地遭到虐待的亚人部族,也都受到相当程度的宽容和庇护,至少是严禁非法抓捕和买卖这些亚人。而大陆各地的兽人、精灵、矮人也因此陆续迁徙往伊塔黎卡城附近居住,形成了许许多多的亚人族村落。

    在法尔马特大陆的人类观念之中,“亚人”这个名词,从广义上讲是所有非人类的人形智慧生命的总称,矮人、精灵、兽人、魔族等都可以称为亚人;而狭义上讲,“亚人”这个称呼也可以只代表矮人和精灵以外的非人类智慧生命,主要就是兽人和魔族,通常都是拥有人类的体型和大部分体貌特征,同时拥有部分但非常明显的野兽或魔物特征,比如猫耳、兔耳、尾巴、翅膀、蹄子之类。

    在人类成为法尔马特大陆的主宰者之后,残余的亚人绝大多数已经完全融入人类社会,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亚人依然活动在远离人类文明社会的荒郊野外,以部落氏族的形式进行生活。但是,因为他们野兽化或魔物化的身体特征,除了精灵和矮人之外,法尔马特大陆上的绝大部分亚人,都被普遍压制在人类社会的最底层,饱受各种歧视和不公正待遇,难以获得最起码的权力和尊严,其中相当一部分亚人干脆已经变成了奴隶。还有很多地方的人类视其为神明造人的失败品,甚至以法律的形式公开歧视和迫害亚人。

    而帝都的红灯区和贫民窟里,同样也生活着数以万计的亚人。虽然帝国核心地区对亚人的歧视和迫害不算很严重,比如在帝国的军队里,就随处可见狼人、狐族、魔族和精灵的身影。在帝都的政府里,也有少量的亚人官员和贵族。但其它地区的民风,可就未必那么容忍亚人的存在了。正是考虑到这样的特殊情况,元老院才把帝都的亚人族难民安排到以“善待亚人“著称的伊塔黎卡城就食,以求减少冲突和麻烦。

    ※※※※※※※※※※※※※※※※※※※※※※※※※※※※※※※※※※※※※※※※

    但问题是,在几个月之前,前任佛马尔伯爵柯尔特和他的妻子就因为一场意外而突然死了,身后没有留下儿子,伯爵本人也没有兄弟,他和伯爵夫人只留下了三个女儿,从大到小依次是:爱莉、露易和米尤。除了最小的女儿米尤之外,另外两个较大的女儿都已经更改姓氏,嫁到别人家里去当贵族夫人了。原本伯爵夫妇准备等到小女儿长大之后,就找个女婿入赘来继承家业,不料还没来得及操办,就已撒手人寰。

    在这种情况下,佛马尔伯爵的长女爱莉和次女露易,因为已经各自嫁到了罗恩伯爵家和米兹纳伯爵家,算是别家的人了。所以她们的继承权自然排在未出嫁的小女儿米尤之后,这是帝国的法律规定,也是贵族阶层的惯例,没有什么争论的余地。但是,小女儿米尤才十一岁,在成年之前,应该由谁来做她的监护人呢?或者说,在她成年之前,应该由哪个姐姐来掌握伊塔黎卡城的实权,顺便给自己大捞一把好处呢?

    于是,两位已出嫁的姐姐为了争抢小妹的监护权,开始了一场歇斯底里的撕逼大战:起先是故作矜持的唇枪舌剑,随即很快演变成丑陋的泼妇对骂,接着发展成了当众揪头发厮打的闹剧,吓得小妹米尤不知所措地哇哇大哭,而佛马尔伯爵家的一众老臣也是怎么都劝不住。最后,两位姐姐甚至把各自的夫家给卷了进来罗恩伯爵家和米纳兹伯爵家都派遣私兵强行进驻伊塔黎卡城,眼看着都快要打起内战来了。

    事情闹到这一步,连罗马尼亚山脉另一边的帝国元老院也被惊动,正要派遣使者前去调解……然而,元老院特使的人选尚未来得及确定,阿尔努斯山顶来自“门”对面的洪水就汹涌而至,接下来更是爆出了先帝驾崩和争夺皇位这等石破天惊的大事,佛马尔伯爵家的这点小冲突,自然就被遗忘和耽搁了下来。

    等到新帝人选问题已经尘埃落定之后,才终于有人再次想起了佛马尔伯爵家的这档子破事。于是,奉命带着三万亚人族难民前往伊塔黎卡城进行安置的平娜公主,在临行前又愕然地被元老院告知,她这一次的出行,还得要顺便负责调解和仲裁新任佛马尔女伯爵米尤小姐的监护权归属问题。

    结果,当平娜公主经过一番长途跋涉,终于抵达伊塔黎卡城的时候,却发现这个调解仲裁家务事的头疼问题已经自行消失,因为争夺小妹监护权的两名泼妇姐姐都已经走了阿尔努斯山丘顶汹涌扑下的洪水,同样卷走了罗恩伯爵家和米兹纳伯爵家的绝大部分男丁,让佛马尔伯爵家已经出嫁的长女爱莉和次女露易在眨眼间成了寡妇未亡人……于是,为了保障各自儿女对夫家产业和爵位的继承权,爱莉和露易两姐妹都没有余力再去关心娘家的这点儿小油水,立刻就匆匆各自带兵回家争权夺利去了。

    但问题是,哪怕形势发展到了这等地步,在临行之前,爱莉和露易两姐妹也没忘了搬空佛马尔伯爵家的一大半府库积蓄……于是,拿着元老院公文和皇帝谕令,带着蔷薇骑士团临时接管了伊塔黎卡城的平娜公主,看着城内空荡荡的粮仓和金库,立刻就开始为如何填饱三万多名帝都亚人族难民的肚子而发愁。

    除此之外,在之前争夺监护权的冲突混乱期间,年幼懦弱的米尤女伯爵,既无力应对其他贵族私兵的入侵,也无力约束家臣,她已经外嫁的两位姐姐则是名不正言不顺,导致整个佛马尔伯爵领地都陷入了无政府状态,失去了监管的贪官污吏趁机横征暴敛、中饱私囊,哪怕激起民变也在所不惜。等到平娜公主带兵赶来的时候,整个领地已经是一片民心浮动,治安形势也跟着急剧恶化,进入到濒临叛乱的骚动状态了。

    雪上加霜的是,阿尔努斯山丘的十万帝国远征军被洪水冲垮之后,相当一部分幸存的溃兵变成了盗贼,为了获得回家的坐骑、车马和口粮,开始袭击提萨里亚大道和阿庇亚大道上的商旅车队,结果导致伊塔黎卡城的商业贸易运转陷入瘫痪。想要筹集供给三万亚人族难民的口粮,更是进一步变得难上加难。

    然而,对于焦头烂额的平娜公主来说,上述这一切纷纷扰扰,都还不是最可怕的噩梦。

    在她抵达和接管伊塔黎卡城的第二个月,真正的噩梦终于从东方降临。

    帝都的信使快马加鞭地翻越罗马尼亚山脉,给公主送来一份紧急战报:她的长兄,前皇太子索沙尔拒绝承认弟弟迪亚波的帝位,在东方的私人领地宣布起兵叛乱!而且,凭着之前多年担任皇太子期间积累的人脉和余威,索沙尔皇子在举旗起兵之后,很快就得到了大批附属国诸侯、帝国贵族领主和野战军团指挥官的效忠,并且轻易纠集起了一支规模惊人的叛乱大军,眼看着就要气势汹汹地杀奔帝都而来了!

    除此之外,先帝的一个弟弟,也就是平娜公主的皇叔,也在帝都附近竖起了叛乱的旗帜……

    还有几个刚刚被帝国征服不久的邦国,闻风之后也是蠢蠢欲动,随时都有起兵造反的可能。

    一时之间,帝国上下风雨飘摇,滔滔的洪水尚未退却,弥天的战火似乎就将袭来。

    在异界入侵者踏上法尔马特大陆的土地之前,这片土地的霸主就已经陷入了毁灭的噩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