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穿越时代 > 章节目录 五、令人发疯的迷信忌讳!
    五、令人发疯的迷信忌讳!

    除了笨重胜铠甲的贵族服装,带有剧毒的贵族化妆品,以及绝对不健康的贵族饮食之外,平安时代的无聊贵族们,似乎还嫌自虐得不够厉害,于是又发明出了种种令人头晕的忌讳迷信——其内容之繁琐复杂,如果要一条条严格遵守的话,恐怕足以让我们现代人为之发疯。

    在平安时代的日本,虽然表面上文质彬彬、和平安乐,但朝廷之上依然充满了肮脏的权力斗争。底层人民由于沉重的剥削,生活极度痛苦,总感觉自己看不到希望。公卿贵族也有不少失意悲观之辈,对未来前途感到颇为迷惘。这种心灵上的全面萎靡,最终就导致了迷信活动大行其道,鬼神之说甚嚣尘上。

    在当时日本公卿的认知之中,各种传说之中的妖魔鬼怪,并不是住在遥远的森林、海岛和山谷中,而是与人类一起生活在这座京城,甚至是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这些妖魔时常作祟,给人类带来无穷的恐惧与苦难。人类在白天活动,鬼怪们则于夜间出没,有时还会在京城的大道上成群结队、招摇而过——这一灵异现象,就是著名的“百鬼夜行”。不小心目睹到这一幕的人,据说则都会遭到诅咒而死!

    由于平安时代的文化人,在联想能力方面太过于发达,硬是把自己居住的京城给想象成了一座魑魅魍魉盘踞、百鬼妖异出没的可怕魔窟。所以,那些胆子比兔子还小的公卿贵族们,通过各种自己吓自己的方式,只觉得身边时时处处都有危险,必须找专业人士来想办法保佑平安。

    于是,以安倍晴明为代表的阴阳师团体,便在平安时代的日本京都应运而生。而绵延四个世纪的平安时代,也就成为了阴阳师们最为活跃的舞台,甚至有很多朝廷政事,都要取决于阴阳师的意见。

    说实在的,不管被后世的文学作品,为安倍晴明等传奇阴阳师们披上了多少神秘玄妙的面纱,平安时代日本阴阳师们驱邪的手段,跟我们中国乡下的神汉巫婆其实并没有多少区别。无非就是披散了头发,低声吟诵著神秘的咒语,跳着扭来扭去的怪异舞蹈,然后对空挥几下剑,拉几下弓,朝门外撒几把盐或豆子(这个习俗一直流传到现在),贴几张符箓,最后就整整衣服跟你说,这个鬼怪已经赶跑了,快付钱吧!

    ——注意,平安时代的阴阳师们借口“戒杀生”,一般只把鬼怪驱走,而不是就地消灭。

    这样一来,这位贵族的家里刚刚安稳了几天,就很快再一次发生了灵异事件,询问一下阴阳师,便被告知“上次那只鬼又回来了”。于是,可怜的贵族老爷不得不咬牙再掏出一笔重金,请求阴阳师们再来做一遍法事,再驱一遍凶鬼,如此往复,没完没了……

    不得不说,那个年代的阴阳师很有经济头脑,懂得细水长流的道理。就如同现在的医院最不希望患者立即痊愈,而是盼着他们能够不死不活地吊在那里,每天哗哗哗地往外掏钱一样。

    不过呢,阴阳师的忽悠水准显然更高一筹,硬是把整座京都给说成了魔窟,让诸位有钱的公卿们一辈子都在鬼怪的阴影之下,心惊胆战地生活着,把自己这些阴阳师看成唯一的救世主……呃,从这里来看,平安时代的贵族公卿们之所以短命,似乎也有些心理因素在里面……

    对于一般秉持着无神论的穿越者来说,上述这些事情虽然可笑,但也没碍着自己什么,就当是看个热闹好了。可接下来还有一个麻烦,却是让当时每一个有志于仕途或交游的人,全都感到头疼不已。

    ——在平安时代,绝大部分的贵族公卿,乃至于稍微有点身份的人,都对方位、日期的吉凶之说深信不移。他们不但每逢出门办事,都要选日子挑方位,就连起床的时刻、洗漱的顺序、吃饭的菜色等日常琐事,也都有相应的禁忌。家中一旦有了疾病灾祸,就认为是鬼怪作祟,必须请阴阳师来驱邪消灾。

    至于婚丧嫁娶、乔迁新居之类的大事,更是一定要反复占卜凶吉,勘察风水才行。

    事实上,旧社会乃至于当今乡村的中国人,也还保留着类似的迷信习俗,在办什么大事之前,都要翻翻老黄历,看一下凶吉。

    不过呢,如今全中国的老百姓都用同一本老黄历,至少同一座城市的黄历应该是一致的,邻居家在这一天避讳什么东西,我们在自己家的日历上也能看到,不至于在日常交往中闹出尴尬。

    但日本的阴阳师们,却觉得每年只编一份老黄历太没个性,而且收入也太少(当时日本的历法由阴阳师编订)。所以他们就根据众人生日、星象的不同,为每一家稍微有点身份的公卿贵人,都单独编制了一份详尽的避讳日历,人人各不相同,让诸位贵人每天起床的时候都翻阅一遍,看看今天有什么要注意的。

    而到了每年的年底,诸位贵人的避讳日历,就都要换成新一年的了,自然同时也要向阴阳师缴纳下一笔费用……就好像现代的收费软件,每年都要更新升级一样。

    (当然,坚决不信邪,不怕鬼,不向阴阳师求助的公卿,也是有一些的,只不过为数不多罢了。)

    这样一来,由于每个人都有一本自己的老黄历,结果每个人忌讳的东西和需要避讳的日子都不一样,而且还每一年都在变化。于是,那些想要奉承拍马讨好上司,或者与某人来往攀交情的家伙,可就要头疼死了。唯恐自己选错了日子,送错什么礼物,穿错了什么衣服,说错什么话……总之就是不知不觉地犯了对方的忌讳,从而马蹄拍到马脚上,惹得对方大怒,一切盘算就此泡汤。

    偏偏这种避讳日历又是绝对的隐私,除非是关系最好的朋友,否则公卿们之间很少互相传阅交流。想要转弯抹角地打听出来,还真是不容易……

    除了有一大堆注意事项要避讳之外,贵族们还很担心出门撞邪,如果他们在路上“行触”,也就是看到了猫、狗的尸体或污秽的东西,以及其它火灾丧事什么的凶兆,就要停止当前所进行的事宜,回家“方忌”。

    而所谓的“方忌”,就是指回家闭门不出,也不接待宾客,只是静心祈求神明的宽恕和保佑……至于究竟有没有真的在祈祷,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而在后世有关平安时代的动漫和小说之中,这种神经过敏的避讳习俗,已经演变成了一种轻松的旷工方法:在漫画之中,经常会看到某个官员愁眉苦脸地坐在牛车里,突然听到车夫报告说“大人,前面发现一只死猫\/死狗”,这官员顿时立即面露喜色,下令掉头回府——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旷工啦!

    ——在平安时代的观念里,如果某位公卿打算避开********的站队,或者感觉身体太疲惫想在家偷懒,甚至是家里的葡萄架倒了,企图逃避凶狠的老婆(平安时代前期的日本贵族社会,还在实行访妻制,夫妻分居,老婆一般都住在娘家,丈夫有着独立的宅院,被学者们认为是“母系氏族社会残余”),都可以通过“方忌”的托词,舒舒服服地呆在自己家里休息。其中时间短的持续数日,最长的则要避讳45天之久。

    总而言之,在平安时代,“方忌”和“悠长的假期”应该属于同一类的事物。

    说放假就放假,还一放假就是一个半月。这么悠闲的工作环境,自然让现代的公务员们非常羡慕。但问题是,如果你有事情要找某个官员盖章发文,却得知他在“方忌”,又没安排人手顶班,偏偏你的身份不够高,没法把他从家里拖出来替你办事,那就只好一天天无休止地等下去了。

    事实上,平安时代的日本朝廷,由于文武百官都缺乏时间观念,喜欢自己给自己放假,因此在工作效率方面低得可怕,往往一点小事都能拖上几年。

    曾经有宋朝的使者渡海登陆九州岛,向京都朝廷递交国书,并且询问何时能够得到回信,以便于他们准备返航。结果九州岛的地方官员却告知他们:诸位宋国的客人们,请你们一定要耐心等待啊!天皇陛下答复去年那一批宋朝使者的回书,眼下都还没写好呢!(上一批使者自然是早已等不及回书就走了。)

    唉,不管是在什么方面,日本人似乎都有一种一本正经地在恶搞的卖囧精神啊!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