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河贵族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三章 以计诱杀
    这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深夜之中,众人所在的行馆突然有人到来,云湖星域人早已收到信息,统一在莱恩房间里迎候。

    数名特卫引路而入,分开一个拢在斗篷中的窈窕身影,莱恩等人对到来的并不是熟悉的二皇子微感诧异,等到来者将罩帽揭开露出容颜,众人大讶之余纷纷行礼,“公主殿下。”

    众人同时猜到和他们约定好的二皇子定然是因为某些原因受到了牵制,所以无法和他们碰面,因此西庞公主何塞丝才会代为来见他们。

    暗暗打量面前高窕淑美的西庞公主,看到她的茶色瞳眸,微微挺翘的琼鼻之下轻抿着的红润而完美的唇瓣,云湖星域人心生赞叹,西庞公主被誉为星盟之中十大女神之一,和鹰国王女诺兰难分轩轾,近距离得见,真真不负盛名。

    即便阿夏,和妮娜两女对自己的地位和容貌颇有自信,然而在何塞丝面前,仍避免不了繁星之于皓月的对比。但偏偏无法生出嫉妒感,毕竟她们所在的国家,论体量而言的确是无法比拟西庞这种宇宙大国的。相应的西庞公主,多少从分量上来说比她们的名头来得有底蕴。

    何塞丝独特而动听的嗓音传来,“我皇兄暂时不方便出面,不过你们不必担心,皇兄认为你们是真正的朋友,我会代替他做能为你们做的事,你们以汉尼拔重病为由撤销决斗,我会安排你们离开西庞,至少在西庞境内,你们绝不会受到任何阳奉阴违的袭击。我相信你们以及贵星域诸国有智慧能够应对后续一切危机。”

    众人面面相觑,莱恩为难道,“多谢公主,也感谢如今的西庞之中仍然有明白事理,站在公义一边的人,我们和我们的国人必铭感于心,但目前的问题是,一味的逃避并不是办法,贡多穷追猛打步步紧逼,我们同意,汉尼拔伯爵和贡多来一场真正的对决。”

    何塞丝转过头,颇为意外的看向林海。

    林海迎着她的目光点头。

    何塞丝蹙起了眉头,“你们是否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一旦落败,会生什么?”

    何塞丝语气中浓烈的警示无疑捶打在云湖星域众人本就摇摆不定的心脏上,他们迟疑起来,是的,这场决斗本就没有多大信心,他们对贡多有天然的畏惧,勇气只是被林海强行撑起来,犹如一层一捅就破的牛皮纸。

    林海开口道,“相信有公主的保证,我们或许可以逃走,但逃走之后,我们的星土就将迎来贡多大军的入侵和战争,还平白落得个落荒而逃的名头。而我们如果战败,可能没有人可以活着走出西庞,但至少可以以牺牲,鼓舞星域故土的抗争士气,国死使臣于异邦,为国明志以鉴后人,到时候战场上鹿死谁手,还未为可知。”

    本来还犹豫的众人听到他这番话,眼底的犹豫终于扫除,都纷纷仰头。

    莱恩沉声道,“是的,如果我们能以我们之死,赢得国际星盟对我们的同情,新伊甸元老们干预,唤起星域抗争奋战之火,这三点任何一项得以实现,我们也值得了。”

    在险峻的环境里,面对星域故土的危难,这些代表各自邦国的人,都感受到了国之不存皮将焉附如无根浮萍的飘零感,特别贡多如此公开的羞辱他们,这让他们对自身弱小就要接受残酷规则和欺凌更能感同身受。

    何塞丝道,“恕我直言,你们只是在做无谓的抗争,为什么不保留好自己的生命,为未来做打算呢,我是代替我二皇兄来劝诫你们,他不希望你们成为牺牲品。”

    莱恩笑道,“多谢二皇子殿下的着意,也感谢公主殿下施以援手,但如果面临国家危难,我们能够苟活,而没有在可以挽救这一切之时去抗争,恐怕我们就算保留了性命,后半生也绝不会心安理得吧。”

    “那么你们就好自为之吧,”何塞丝叹了一口气,她转头看向林海,脸上仿佛罩了一层寒霜,不悦道,“汉尼拔伯爵,你可能正在因为你的盲目,犯下一个巨大的错误。你有何能耐战胜贡多?”

    她当然感到泄气甚至有一些恼怒,苏克因被父皇监视软禁,不允许他和云湖星域人再过从甚密,她受苏克因所托,前来帮助云湖星域人撤离,但没想到竟然因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外星邦人的决斗,使得她出面也不管用。当然现在所有的不满和恚怒,都放在了这个注定将成为一大笑话的男人身上。

    “决斗场上,我以实际表现来证明吧。”林海回以一笑。

    “大言不惭!”何塞丝茶色眼瞳冷冷瞥了他一眼,再不愿多给他好脸色,转身向门外而去。

    自有人为她打开房门,云湖星域人恭送她的离开,望着她远去的身影,众人都向林海看来,或多或少都为他尴尬。

    也心知肚明,从现在开始,他们真的就没有退路了。

    ***

    每年例行的国王狩猎活动被一场机甲决斗所替代。西庞上层无不对此关切备至,众议纷纭。有关这场决斗的双方情况和恩怨由来早进入了无数大人物的视野。

    今天的狩猎场已经清空,这是一片开阔的草坪,看席就设置在草坪之上,而在看席前方,几十架皇家霸道机甲成横列排开,以护卫的形式隔绝了草坪和即将选作决斗场的地点。

    能够被邀请进入看席的都是西庞高层官员和军方坐镇帝都的高级将领,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就坐,黑默丁皇帝和皇室成员也从不远处的猎场庄园中踱步而来。

    “说实话,我并不认为这是明智之举,贡多的名声在外,这个汉尼拔伯爵来自的星域经由情报部分析过他们的文明等级,大约是落后云湖星域人的科技一个世纪。对于我们西庞而言就更不必说了……汉尼拔汉尼拔,一个开惯了农用拖拉机的乡巴佬,能够和一个赛车手上赛道同场竞技吗?”

    一名西庞军方人士在坐席上和左右交谈,表现出明显的倾向性,引得一阵促狭的笑声。

    “宇宙之间残酷的法则,恐怕会给这些蛮邦一个深刻的体现。皇帝陛下其实已经厌烦了一些小国寡民的讨价还价,相反目前的局势下,贡多这样的合作者兴许是一条捷径,贡多大可成为我们西庞的一条猎狗,为我们捕猎猎物,而我们只需要丢给它点骨头就够了!”

    “更何况,贡多这样的人,也能为我们所用吧,在应对鹰国人的时候,他们没准也能成为一着奇兵!这也是大皇子所期望的吧。”

    因为大皇子苏克泰的关系,西庞上层,几乎为这场决斗定了个调子。胜负似乎已经不言而喻了。

    不多时,这样的讨论也小了下去,主要是因为双方的代表已经到来,贡多方面的人正式出场,贡多的几个副脑,此时正依次入座,个个都有独特的气场,在场的西庞军方高层也曾经是下三延战场下来的,却能从这几个副脑身上看到与自己相同的气势,这还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有所收敛,由此可以看出,贡多这个人不简单。嗯……作为西庞人未来的一条狗,也是够资格了。

    而云湖星域人则是养眼的洒脱风范,特别是换上裙袍的阿夏和妮娜,自有一股优雅。那头随着黑默丁走过来的苏克泰,打量着两女,眼神里有一种对猎物的谑意,在场有极个别属于苏克泰派系的军官,也都露出几分贪婪的眼神。这场比试后皇帝若是答应贡多的提议,那么云湖星域人的外宾就失去了他们的价值,再也无法生离西庞,如果要品尝两女的异域风情滋味,他们到时候大可向监察厅伸手要人。这场西庞内部的清洗之中,站在大皇子身边的人,早已经品尝到权力所带来的生杀予夺为所欲为的美妙。

    莱恩一干人下意识看向被西庞霸道机甲团分割开来那头决斗草坪上的两架机甲,风暴机甲有着西庞独特的美感,锥形的头部和几乎没有棱角的机身,如同身披犀甲的巨人武士。两架机甲为了便于区分,涂装成了黑色和红色,红色那架机甲之中,就是此时汉尼拔在操控。

    黑色那架机甲突然动了,向前方猛地挥出三拳,空气只听到砰砰砰的低频震颤,机甲猛地一个错步后跃,引擎只出轻微的嗡声,显示机甲的动力储备极其浑厚,黑色机甲腾身半空之时,又是拳脚齐出,密集震波翻涌如浪,鼓噪着人的耳膜。最后一声带着无数烟尘的震颤,黑色机甲落地,这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显示出贡多对这架机甲的掌握程度。

    这边看席已经是为之喝彩,而只有西庞机师和军人,才知道刚才那一套动作,难的是连贯性如此出色,对方只是用了一天时间来熟悉机甲,就达到这样的程度,让人为之惊叹。

    率领霸道军团的曹秋道和曹师道两兄弟观之,也都对这个贡多有着全新的评价。这个人的实力强横,而且手上还有圣宁国,如果能够招揽过来,的确可能成为对付鹰国人的奇兵。

    通过摄像机,林海放大看席,将曹师道这两个劲敌,以及西庞皇室黑默丁等人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林海心忖这要是驾驶的是命运机甲,他现在就可以给西庞来个一锅端,将这帮战争罪犯一网打尽。当然现在只有强压下这极其诱人的想法。

    看到贡多的机甲表演给这些人带来的期待和振奋,林海索性做戏做全套,最好让贡多完全轻视自己,十指在操作台跳舞般输入一串指令,但拇指在平衡控制钮上一推,机甲猛地做出一个摇摆打拳的动作,末了仿佛冲过头,右脚掌狠狠在地上一划,破坏了大片草坪,才停住机体,看上去似乎是想要做个夸张的机动却失败了的感觉,和贡多极高的完成度形成鲜明对比。

    看席上很多人憋着笑,凭借一架机甲,居然营造出了如此喜感的场面,让人觉得这个汉尼拔的确有些奇葩。

    不少西庞高级将领兀自摇头。

    云湖星域众人哪里知道个中细节,现在每个人面面相觑,表情比哭还难看。

    在黑默丁旁边,穿着一身礼服的何塞丝,则是连那柔润的双唇唇瓣都合不拢了,这就是那个汉尼拔所谓“以实际行动证明”?

    在看席左侧外宾区的贡多几个副脑完全是一副笑掉大牙了的表情。

    就连黑默丁脸上都闪过一丝怒意,仿佛认为这种等级的决斗还弄得兴师动众,他早该下定决心。

    黑默丁一拂手,“可以开始了!”

    林海知道时机成熟,右手闪电打击键盘,输入一道指令,同时将操纵键盘往上一抛,机械杆正在收回键盘的瞬间,左手已经握住了操纵杆,然后猛地做出连番动作。

    红色风暴机甲所在的地面爆出一声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巨响,机甲已经飞蹿而出,那身犀甲般的外装甲在每行进一段距离,就有一圈环状覆片展开,然后绽放出冷焰,直至机甲通身像是生出了一圈圈光环。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生,只有制造风暴机甲的工程师团队知道生了什么。

    “过载模式!”

    “他居然直接打开了过载模式——!”

    机甲过载,短暂激机甲引擎的效能,所付出的是引擎寿命大幅度衰减以及机体各系统接近甚至出极限运作增大耗损的代价。

    但是由于风暴机甲设计上用于过载作战会有很大风险,有些结构件并不是为了越极限而设计的,因此可能导致机甲趴窝。所以这只是在于应急,目的是让机师面对无法战胜的强敌之时能够有改变局势的可能。由此机甲并不突出过载作战,因此激活这个模式需要一些繁琐的操作。

    没有想到,这架红色风暴竟然就打了这么一个时间差,极快的激活过载后对贡多起致命袭击。

    贡多的黑色机甲双臂交叉,架上红色风暴轰出的一拳。

    巨响声中,黑色机甲跄踉后退,红色风暴过载激活的强大性能一拳之间,就让黑色机甲下盘稳定全失,全面溃退。

    红色机甲双拳连环轰出,黑色机甲并非反应不及,而是过载后的机甲度再加上先优势结合之下此消彼长,黑色机甲立即难以完全防御这些拳击,机体连番中拳,装甲在密集的爆鸣声中出现无数塌陷。

    黑色机甲如狂风中的柳絮,在拳劲的轰击下左右狂摆。

    贡多在驾驶舱狂震间口吐鲜血,双手疯狂输入指令。

    黑色机甲身体开始渐次出现同样的光环,同时为了保命机甲双腿连番犁地狂退。

    但已经为时已晚。

    红色机甲那颗拳头仿佛在划破空气中摩擦出了火焰。

    像是一枚重型榴弹,如山崩之势砸在了黑色机甲的胸口座舱外的装甲上。

    拳出而旋转着,捣烂了黑色机甲胸前的装甲,然后直接打穿了座舱。

    看席传来一片女声的尖叫。

    西庞军部高级将领猛地起身。

    贡多方的那些副脑骇的魂飞魄散。

    云湖星域人双目茫茫一片,他们脑袋大概和很多人一样空白的,面对着前方那凛冬一般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