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河贵族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战略欺骗
    黑默丁的宴席之上,云湖星域众人赫然排列在了最醒目的重要贵宾位置,自那场和贡多的决斗之后,形势立即颠倒过来,贡多身亡,贡多所辖的那些副首脑们争先恐后离开西庞,黑默丁不找他们麻烦,拿他们开刀以讨好林海他们,就算是捡了一条命,可以知道未来的圣宁国,必然会因为贡多而群龙无首,陷入争权夺利内讧的地步。

    西庞高官贵族皆尽入席宴桌,众人看他这个汉尼拔,已经是另一份观感,事实摆在眼前,若是谁还拿初时对一个落后文明代表的态度来看他,大概就是缺了心眼吧。能够在场的众人都是西庞最上层的人物,只觉得这个汉尼拔高深莫测,以至于连带他背后的潘多拉邦,都同样神秘且重视起来。

    之前私底下,这些贵族和高官们都在许多隐秘的聚会场合对此发表自己的见解,“贡多的声名太旺,他的到来让皇帝陛下几乎认同了贡多占领云湖星域,打算进行合作,不过这个计划对外公开必然就是轩然大波,所谓魔鬼协议莫过于此。但也正是如此陛下才再三踌躇,要考虑事情有朝一日揭露后可能造成的影响。因此贡多才会去公开挑惹云湖星域众人,逼陛下下决定。”

    “贡多大概是想展示了云湖星域人的软骨头,对他的畏惧,想要表明现在云湖星域人根本无法抵抗他贡多的进攻。但谁都没有想到,半途会出现汉尼拔这么一个人。”

    有些贵族深深道,“这个人的出言挑战,让我们所有人,甚至贡多都忽略了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贡多更是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横遭大祸,那些威胁和杀意,其实就被他这么简简单单之间掩盖下去了,可惜贡多算是成名的机甲战神,竟然一朝之差,被对手给算计进去了。”

    “算计?就算是算计,你我也算是机甲师出身,面对贡多这样的强者,哪怕能让他一时分神,也断然无法将先手优势保持到最后,这?汉尼拔生生的就以先激活机甲过载带来的优势积累,一举将他压制到死!这个人极其厉害,根本不是外表所表现的那样普通!”

    在私下讨论的时候,这些高层就立即调整了自己的判断,改变了共识。

    “据他所言,潘多拉邦类似他这样的机甲战士还有很多,这句话或许不尽不实,但也可能有事实基础,情报部那边得出可信度在百分之四十的认定。这已经非常值得招揽,如果潘多拉邦是一个高阶机甲战士的聚集地,那意味着我们将拥有一支极其可怕的盟友!”

    “对,就像是当年凯撒雇佣军一样,那支军队在两百年前战无不胜,作战极其勇敢,是精锐中的精锐……试想如果我们和云湖星域葵扇星域合作,得到他们的能源供应,而我们再武装起潘多拉邦的机甲战士,恐怕鹰国人就要狠吃大苦头了!”

    想到这些私底下的讨论,人们再看着此时的林海,眼神都多了几分殷切。

    曹秋道率先起身,对林海遥遥端起酒杯,“没想到汉尼拔伯爵是顶尖高手,能一招之间就击毙身为机甲战神的贡多,惊世骇俗,大开眼界!这就是宇宙顶尖机师的风采,潘多拉邦人果然是一个彪悍的邦国。之前如果有什么礼数不周之处,还望汉尼拔伯爵大人不计前嫌。”

    众人都知道以曹秋道如今的地位,能够说出这番话来,甚至明着捧他汉尼拔伯爵,是真的表示示好。

    而云湖星域人都亲眼见过曹秋道当时面对他们的跋扈和颠倒黑白,更可恨的是杀死他们的人而指认为事故,知道他根本就是冷酷无情的那种人,现在只是因为形势使然,才对他们客气。若是换一种形势,他前一刻可能还对他们客气微笑,下一秒就可能毫不眨眼的把他们致于死地。

    最让云湖星域人感到安慰的是二皇子今日列席,而且黑默丁对他和颜悦色,大皇子苏克泰虽然面色不改,但他们都知道此时苏克泰的心理肯定是翻江倒海,他们云湖星域人也是二皇子牵头引荐,现在他们地位提升,苏克因自然受到了黑默丁重视,而这绝对是苏克泰不愿看到的。但就是苏克泰也想不到,他重点押注的贡多,竟然就这么给除掉了。

    黑默丁端起杯子灌了一口,大笑道,“我的侍卫长向来是铁面无私,常常得罪人,就让我做个主,你们举杯同饮,过往的一切就不必再计较了……”

    没等黑默丁说完,连番的咳嗽袭击了他,大帮贵族和将官齐齐出声让皇帝陛下保重贵体,黑默丁伸出右手摆了摆,用手帕捂着嘴巴,然后将有些血渍的帕子掩住折起,似突然想到了很多,叹道,“生而为人,总有不可触及的星辰,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就清楚的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花板,那是某种不可打破的界限,就像是我,此生只止步于四级机甲师,再往上,便没有天分支撑……”

    这位西庞人的帝王,回忆过去的话语,总有强烈的吸引力,亟待让人想深究下去,“我酷爱艺术的时候,曾经购下过许多的漂亮画作,还自以为眼力独到,但我其实是一个在这方面糊涂的人,分辨艺术品的眼光实在糟糕至极,那些买到手的东西,大多并不高明。但对这一切,我并不气馁,因为我知道,上天封死了你一处天花板,或许会给你打开另一道门窗,我坚信我的真正天分,是在于将这个国家带向更光明的未来……但是,西庞虽然是大国,然而,直到我有一天能跳出国家的限制,看到更广大的宇宙,便发现其实我们被围困于以宇宙为背景的棋局之中,那些可以操控这个格局的棋手,无一不是天纵奇才,手握庞大无比的权势和明里暗里的力量。我即便贵为一国之君,恐怕也难以挣脱这盘棋局。但凭什么!?”

    “凭什么我要受到摆布,我的国家,我所掌控的这一切,就要受到种种制约和限制,最糟糕的是你对此根本无以反抗。星盟规定了西庞每年的工业污染基数是多少,那么我们就不能超过这个数字,这意味着我们的发展就受到楸限制。而一旦我们违反某些规定,就会遭到星盟的制裁,这对我们就是不可忽视的损失。和机师不同,如果面对铜墙铁壁,机师会用机甲的力量去酣畅淋漓的打破。然而我所面对的,却是时时刻刻无处不束缚着你的规则铁律,让你自以为是的天分都被封堵住的未来。我从来不认为我黑默丁比历代或者宇宙那些掌权者差多少……但凭什么他们布下的局,要限制我的脚步和翅膀?”

    “星盟分裂,以至于日趋激烈,这个时候,我意识到,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只有自己是自己的救世主,是这个国家的救世主。意识到这一点,我决定以鹰国作为突破口,打开局面,突破我们的天花板,让西庞人数百年以来无法东进的障碍,都彻底扫除,迎来一个辉煌腾达的时代。但是,我们前线失利了,鹰国人的主力部队已经进入大象星海,天花板的感觉又再次出现,这才是我内心郁结耿耿于怀之事,那仿佛让我显得非常的无能!”

    众人大惊失色,黑默丁说出这样的话,显示出他在身体病痛的折磨下意志也颇为消沉,甚至让所有人感同身受了身处他的位置的悲哀。

    有的时候,当你成为弄潮者的时候,就意味着你必须面对狂风大浪,哪怕头破血流,哪怕遍体鳞伤,哪怕每走出一步都是代价巨大的艰涩,也只能迎头一进再进。

    身居高位的大人物,往往都是被推动着向前走,那些推动着他无法停下来的力量,就来自于他所掌控的东西,人,事,权势。这些形成了一个网络,置身其间,就是作茧自缚。将人推到了高台悬崖之上,背后就是不断坍塌的陆表,而你则必须不停奔跑,姿势越来越难看,越来越狼狈,甚至越来越疯狂,否则就会被后面紧追不舍的深渊吞噬。

    大权势者,往往身不由己。

    林海举杯,“皇帝陛下,曹侍卫长只是尽忠职守,对此我们并无怨气,听到陛下这番表露的心迹,真为西庞人拥有您这样的帝王到由衷幸运。请放心吧,我们潘多拉邦会成为你们坚实的盟友,帮助你征伐,远征到你炬目之所望,雄心之所向的地方!”

    众人纷纷举杯,整个宴场,都听到西庞人整齐划一的声音,“我们看见!我们征服!”

    *

    宴席过半,中途有身着特种服装的军官到来,在曹秋道耳边说上了几句话,曹秋道立即离席上前,对黑默丁低声汇报。

    黑默丁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问道,“这件事是否让鹰国人毫无察觉?”

    曹秋道点头,“原本就是遭袭,事发时整个空域已经清空,我们采集了所有资料,将现场伪装得严封不动,据说鹰国人后来抓到了那批空贼,他们透露并不知道船里面有鹰国军官,也确认了那些袭击者没有动过鹰国的资料。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们的潜艇部队黄雀在后,已经得到了鹰国人全部的攻击计划细节的资料。”

    “继续证实这件事,如果属实,那么我们会成为让鹰国人的登陆变成一场由我们主导的屠杀!”黑默丁森然道。

    黑默丁宣布身体不适,宴席半途和曹秋道以及情报部门的军官离席而去。

    参加宴席的人其实都心知肚明,这说不定又是有什么大事在暗中发生,只是他们该知道的时候,便会知道。现在鹰国人重兵主力部队陈集大象星海,局势风云起伏,随时都可能爆发战争。

    但是因为西庞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让人有理由相信西庞本土固若金汤,任何针对西庞本土的进攻都是自寻死路。

    宴席到了后半段,其实就已经是自由时间,林海这个晋升西庞新焦点人物自然受到了各方纠缠,云湖星域人则更是暗暗庆幸,若非这个汉尼拔的置之死地而后生,他们很可能个个都性命堪忧,哪里能受到西庞人如此热情的款待。甚至黑默丁在离席之前,还嘱咐外交部寮和他们拟定条款,给予很多优待。贡多的麻烦解除,他们所面临的威胁级别也降低,而西庞人未来还可能有很大力度的合作,这样的消息带回国内,他们会受到英雄般的待遇。

    很难相信,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男子所改写的。塔拉最崇拜机甲战神,但此时对于汉尼拔,竟然生出了几分敬畏。阿夏紧紧盯着汉尼拔,目光泛出灼灼之光。她贵为公爵,这些年也是为雷伊奥的领袖分摊外交政务,在国内有差不多一个连她的好友塔拉公爵都赞不绝口的良配,是雷伊奥国的一位王子,但此时那个王子相比起眼前的这个青年,似乎都要逊色不少。其实从长相气度乃至于仪态的优雅而言,汉尼拔根本不占优势,但是偏偏他那种来自蛮地的强大和无所顾虑的气场,对女人而言有另类且强力的吸引力。

    就连原本对他最为轻视的妮娜,此刻都以大为异样的眼神远远看着他,身为米娅国总统的女儿,她见过很多宇宙的精英俊彦,她如一叶彩蝶游走其间,翩然自得。但首次,这不愿在任何玉草绿树间停留下来的蝶舞,突然安静驻留。

    林海已经来到了宴席厅外的露台之上,以暂避房间里的热情。他吹着凉旷的微风,无忧宫之下的大地城市在眼前展开,显出西庞人这个文明深厚的底蕴。

    但这样的文明偏偏被残暴和填不满的野心所统治着,这么持续下去,这眼前安美祥和的一幕,也迟早会被星舰重炮所毁灭。

    黑默丁刚才中途离开,定然是得到了鹰国战略欺骗的消息,他要接下去部署或者查证。

    隔远看着林海在这样的夜色下伫立,芳心微漾的阿夏和妮娜,突然脸色不豫。

    一个窈窕靓丽的身影,就那么来到了林海的身旁。

    “在想什么?”

    这个动听的声音引得林海侧目,何塞丝茶色的眼瞳如夜空里温柔的琥珀,对他一笑,“关于我之前的那些言论,我向你作出道歉。”

    大方利落,一派公主风范。

    在上海参加起点的年会,今天晚会要持续到九点钟,不过还好趁着昨天乘飞机和今天空闲时间把更新写出来了!

    用票票表扬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