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河贵族 > 章节目录 楔子红9
    星历2013年。

    海州十二号是一颗垃圾星。是河畔星十二环星之一。这里是有名的贫民窟。在大鹰帝国首都星的那些温文尔雅上流社会贵族的印象之中,历来就是鸨脏枭秽,藏污纳骯的代名词。

    这里因为温差气压关系形成的金属潮暴,却是《大鹰帝国国家地理》的篇章里三岁小孩都知道的恶劣气象。

    想象一下垃圾星中铺天盖地的电子垃圾和沙尘砾石在强大的气旋带动下侵袭大地,摧枯拉朽般摧毁挡在面前的一切事物,就如同古地球希腊凯撒般君临天下横扫陆洲的气魄,那是怎样生灵勿近的毁灭性景象。

    这样严苛的环境下,确实没有任何生命能够在这样可怕暴戾的自然中生存下来,但是人类总是一种奇特的生灵,能够创造出工具,用于辅助他们做到其他生命无法办到的奇迹。

    在海州十二号上覆盖着大片地表飞旋的黑幕之中,十二道明灭的红光,在其中闪烁晦明。

    这十二道在风暴中明灭的红光来源,就是十二具钢铁之躯。当今人类社会科技的最高结晶——机动装甲!

    十二架机甲宽肩体细,在风暴中突进。身后的背挂式引擎喷出的红光显示已经开到了最大加力,然而这些机甲,在近乎于毁灭性的自然灾难面前,仍然显得渺小而孱弱。

    十二架在风暴中艰难穿行的机甲,突然响起一阵预警,原本就已经摇摆不堪的阵型顿时宣告溃散,众机甲迅速在风暴中仓惶分散.令这些人类社会科技结晶的机甲如此惊恐的来源,是宛如地狱场面般的风暴内不远处,出现的一座破破烂烂的矿场。

    但这座矿场带来的并不是如风雨中的旅人找到了一家荒栈般那样令人感动的休憩圣地。而是宣告着风暴中最可怕的“金属潮爆”到来!

    矿场在“移动”。

    这原本不知何处的巨大矿场,此时在风暴的强悍威力下,像是钢铁巨兽,拖着庞大臃肿且狰狞不堪的身躯,在风暴里悬浮“移动”。

    “警告!”“警告!”“不明异物接近警告!”

    “1号机,闪避!闪避!哔.呲呲.”

    “3号!3号!”

    “危险,机体碰撞预警!重复,危险,机体碰撞预警!哔.”

    ..

    视野中,离地而起的矿场如钢铁巨兽般吞吐着无数的金属物件。

    横梁,车床,钢架斑驳扭曲看不出原形的办公椅,吊车,废弃燃料筒.密密麻麻裹旋在巨大的风暴中,朝着十二架机甲涌去!就像是十二个远行的旅人,迎接山洪爆发倾泻的泥石流。

    就是这样的绝望。

    ***************

    翌日。大鹰帝国国家电视台,河畔星区电视台,东华新闻等帝国主流媒体,同时播放了这则引发了民众惊爆的新闻——

    “.军部发言人称,大鹰军方333联队数十架帝国第十代机甲‘空骑兵’,在海州十二号例行演习过程中,遭遇气压风暴袭击,机甲下落不明,机上人员伤亡不详,帝国军方正在对此突发性事件展开全力搜寻.”

    一石激起多重浪花。没能清楚那些机甲在海州十二号垃圾星到底遭遇了什么的一些民众举行了游行,抗议帝国政府军方科技部门吃拿白干挥霍纳税。亦有民众自发祭奠这些估摸着已经生死定性的可怜机师们。在帝国以外的外媒,更不乏对此事件评头论足。但最让人关注的,并不是大鹰军方这些字眼.而是那个333联队。

    众所周知,所谓的军方333联队,实际上便是录属于大公诺曼家族的卫队。诺曼家族的历史要追溯到帝国建国时期,是如今延续下来四大家中,出过三任帝国元首,五任政府首相,是那个传说中无比煊赫的公爵家族。

    没有人怀疑诺曼家族在帝国贵族中众星拱月般的地位,所以正是如此这场机甲坠机的常见事故,才成为一场全国性的新闻,如此受人瞩目,令帝国内善意者忧心忡忡,纷争者阴刻乐祸,心思叵测者隔岸望火。

    无论怎么说,这场突发事件,还是给人们茶余饭后的肥皂剧事件以外,多增加了许多可以关注的东西。

    所以这场事件在当时被称之为——“海州十二号事件”!

    在事件经过一个月进入余波阶段之后,帝国社会对这件事关注的热潮终于消退了下去。这很显然亦非常符合帝国军部和诺曼家族的意愿——谁都不愿意因这种灾难性新闻在自家民众和外国媒体面前被人随意嘲讽和奚落。

    这场事件在一个月时间里逐渐平息,然而这一个月对军方和诺曼家族而言,不亚于天天油煎火燎。

    一个月后,一份来自那场风暴中坠毁机甲残骸提取出来的黑匣子信息,放到了帝国内阁总府,事件调查组的案桌上。

    办公大厅中,坐着几位年过半百的军部官员。他们肩章统一的那几颗金星,以及胸前那些密密麻麻令人眼花缭乱的勋章墙,无一不散发着厚重的气场。但厅中最惹人正目的并不是这几位气场惊世骇俗的军部老者,而是一位嘴角有粒黑痣的妇人。

    她身着黑色套装,没有一丝褶皱。雍容典雅似乎根本不足以形容她自内而外散发的气质。硬要形容,古地球时代的一种神秘名为紫罗兰的花种,或许能够诠释她的神秘典贵。

    她就是诺曼公爵当代的大公夫人,姓苏。整个大鹰帝国之中,会面过这位公爵夫人的人估计不超过百名,若要将这近百个人列个名单,大概会看到他们其中一些人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帝国的主流报刊媒体杂志之上,为万众所知晓。当然也有过半数的人,民众们甚至不清楚他们的名字,他们是什么人,他们的工作是什么。

    但在传统势力随人类扩张向宇宙而瓦解,国家机器相对式微,兴起并掌握了社会资产和权力的他们而言,一举一动一个念头,就能无时无刻的从方方面面,影响到成千上万人的生活。

    他们被称之为——“贵族”。但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贵族。而是在整个人类社会分级之中,位于金字塔之上那个小三角层面的统称。即是在现代人类社会,掌握着力量者的统称。

    大厅黑了下来,投影仪在幕布面前播放着来自机体残骸的信息。人们都安静了下来。因为画面之中的情形,震撼了所有人的眼球。

    在记录的画面之中,矿场像是钢铁巨兽般在风暴肆虐中在地表拖行,狰狞的“身躯”不断散放出密密麻麻的金属狂潮,朝着编队的机甲覆盖过去。

    这是死亡的景象,一架机甲被一根飞来横祸般篮球场长度的工子横梁瞬间砸穿驾驶舱,拦腰截成两半,连同机师一并成为了一滩碎末。

    亦有机甲穿过这片金属雨,通体插满了铁钎钢杵,朝前奋力跑动了几步,随即通身闪着电花迎面倒了下去,最终被拖行进风中。成为构成风暴的一朵浪花。

    还有机甲开动火炮朝着金属雨扫射,但很快便被劈头盖脸的金属狂潮肢解。

    像是无形中有个死神,正裹挟在金属风暴中,收割着这些帝国的先进机甲,收割着这些机师们或年轻或饱经风霜的生命。

    最让人不忍目睹的是一架机甲眼看面对金属狂潮袭来,正准备进入前方上天赐予的坑地躲避,谁知从旁随风暴飞舞的一只吊车摆臂横扫而来,瞬间将那台机甲打进风暴里,如同被巨兽吞噬。

    看到这里,大厅里的所有人几乎都不忍目睹。尽管人类社会已经发展到了如今的水平,然而在严苛的自然条件下,谁都不敢真正说“人定胜天”。

    但在场的人还要睁大眼睛看下去。记录仪画面再次跳跃,牵动了所有人心,所有人都在等待的那架机甲,出现在记录仪的视线之中。

    那是一台编号9的机甲。与其他机甲黑色不同的是,其涂装上的9编号,是红色的。

    它与众不同,正是因为与众不同,所以才使得此时房间里所有人一下恨不得将心脏攥在手中。

    此时这台机甲正开着背部推进器的加力,尽量压在地面上蹒跚而行。

    巨大的空阻和推进器明显要优越其他机甲的推力形成了持平,所以使得这台机甲可以贴着地面行进,以避开半空最灾难的金属混乱带。

    但这已经明显消耗了机甲所有的力气,就像是一个富家小姐,小心翼翼掂着裙角,行走在乡村的泥泞路上,兴许这名富家小姐还为维持这种即体面又糟糕的状态用尽了力气皱紧了眉头,才不至于把自己弄得污秽不堪。

    大厅的人们看着投影,很明显没空欣赏这种刀尖上的芭蕾,公爵夫人一直绷紧严肃的面无表情,在这一刻,终于动容瓦解,她握着拳头的手指,深深陷入了掌心的肉里。

    在场的那些老怪物们,手心微汗,而鼻息甚至都粗重了起来。

    不知是谁以一声惊呼打破了这阵死寂。记录仪画面之上,那台机甲的厄运终于到来,矿场主体拖曳着朝那台红9机甲移动了过去。像是一条恐龙,即将朝着一个脚趾头高度的人踩去!

    人们大气都不敢出。

    画面剧烈抖动,承载着记录仪的机甲机师显然技术极高,此时奋不顾身朝着那台机甲扑去,似乎想要将其拯救出来。但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在那台红9机甲即将被矿场主体碾成粉碎的瞬间。

    一道黑影。那么毫无征兆的从风暴不可见之处蹿了出来。

    还没有人看清楚黑影姓谁名何是什么东西,那道黑影就像是土匪抢了花姑娘一般,拦腰将那架红9机甲扛在了肩上,反手打爆了它背后的推进器,然后猛然朝前一蹿,竟然迎着拖浮的矿场主体冲了过去。

    “找死!”

    “疯子!”

    这是房间里有人喘过气来的惊呼出声。

    在记录仪剧烈的抖动之下,那道看上去像是“劫持”了红9机甲的黑影隐约可见了原形。

    在场所有人发誓,他们从没见过这么“丑陋”的机甲!

    主体是一个不规则的圆球,像是废旧的单人登陆舱改造而成,上面遍布坑坑洼洼缝缝补补的印记,机甲的手臂更是惨不忍睹,外骨骼液压传动结构,甚至曲轴都清晰毕露,包括那两条腿脚都像是七拼八凑。

    与之相比,那台被他掳在腰间的帝国红9机甲,就像是面对一个打扮精致身材完美的贵族,而那台破烂机甲已经不能说是赤裸着膀子磕碜的乡巴佬,而已经只能算残疾人的地步了!

    但接下来的画面,却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就是这台他们眼中亵渎机甲流体美学丑陋的败类,带着那台红9机甲冲入了悬浮的矿场废墟之中,时而如蜘蛛般四腿弯折反关节爬行,避开钢铁飞钎,穿梭在矿场废墟里的那些残留的钢铁房舍框架之中,避开金属流瀑的袭击。

    时而左蹦右跳,大脚跨步奔跑,跳跃,蛰伏,突起,奔行。

    连带着它怀中的那台红9机甲,就像是这个残疾人在暴雨中搂着一位妙曼女子跳舞。

    狂风暴雨中的华尔兹。

    在风暴中跳舞,还要带着另一台机甲,哪能不湿脚。所以这台机甲也时常在风暴中被砸的火花喷溅。甚至被一辆巨型巴士残骸高速正中前胸,顿时就被击倒在地,前胸大面积凹陷。一度让人认为其中的机师已经命丧黄泉。

    谁知道它摇摆了一下,又继续站起来带着红9机甲逃亡。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台丑陋机甲不光长得歪瓜裂枣.它的驾驶舱,居然也他妈是歪的!

    接下来,人们渐渐发现,这台机甲,并非败絮其外金玉其中。并非比它所挟持的帝国第四代机甲先进,而是得益于,这台机甲对这片地形的了解!该卧倒的时候,一点不含糊,遇到掩体之时,机甲总是能最适当的寻找到见缝插针的时机。其对地形的熟悉和对时机的把握,可以说是决定这台机甲带着另一台机甲还能在风暴里支持这么长时间的原因。

    而每每无法避开金属乱流的时候,这台机甲总是能够在最危急的关头,避开对他最致命的伤害。

    直到记录仪中断。最后的画面是承载记录仪的机甲也遭受重创,猛然坠地,然后那台破烂丑陋机甲带着红9一路穿行,虽然已经断胳膊残腿,但仍然是跑得那叫一个飞快!一骑绝尘而去。

    灯光重新亮了气来。

    房间里久久没能发出声音。

    公爵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抑制住从刚才起就没法平息的心情,环顾在场的众人,道,“你们怎么看?”

    “狗屎运.太好了!”

    一位胸前勋章墙壮观的老者沉默后开口,“我无意于评判此人的机甲水平,因为其中一些技巧在我看来甚至过于生涩。有些错误可能连学院的新手都不可能犯.然而我不得不说,相对于这辆.令人印象深刻的机甲,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可以说是罕见的,看到它丑陋的结构了吗.请原谅我用‘结构’这个词而不是‘设计’,这些结构完全不符合流体力学,然而他却能在风暴里穿梭突进,除了他对地形的熟练掌握之.还有一件事让人印象深刻,那就是,上帝对他的眷顾程度!”

    “若不是这丑陋蠢家伙那些可有可无的装配,以及那歪瓜裂枣的驾驶舱,这台机甲早就已经报废了,里面的人早就魂归天堂,”随后说话的人声音沉稳,但带着几分嘲弄的附和,“这纯粹就是一场闹剧,我反对花费人力物力去调查此人的来历和去向!尽管我们需要对营救出红9机甲的人给予感谢和报答,但这也需要对方自愿,若对方就这么凭空消失,那意味着他放弃了悬赏!”

    会场一时哄然。与其说是人们对视频的触目惊心,更多的是感叹那台机甲犹如一只泥塘癞蛤蟆般好死赖活拼命挣扎求存的烂命。

    而那个破烂机甲的机师并不知道,勾起了房间里这些大人物的兴趣哪怕是这么一番调笑,意味着什么。

    对帝国里那些拼命向上攀爬的官员来说,那是某种命运转折的契机。对财团商人而言,兴许意味着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权势和财富。而对一个驾驶破烂机甲的普通人来说,那或许就代表着历经祖宗三代人也无法碰到的机遇,或者一辈子都不可能再重归安宁的生活。

    当然,这一切却因为那名机师信息的缺失而昙花一现。

    “无论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出奇之处,从记录仪上看,唯一的一点不会改变,那就是他在躲避这风暴的过程中,展现出来对海州十二号当地地形的熟悉程度,利用地形屡次躲避潮峰,这就绝对不是一个初来乍到的机师可以办到的。所以,他应该是那颗垃圾星的本地人。”一位情报专员将最后的结论置于案几之上,“但是过去一个月,我们始终没有寻找到那台破烂的机甲,更无从寻找到里面机师的任何信息。”

    公爵夫人点点头,起身。身边的安全顾问立即随同。尘埃落定,她要的只是结果。

    来到门口,她对房间里的人们轻鞠了一躬,“后续的调查情况,以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就辛苦诸位了。”

    群体起立,目送这位大公夫人离开。而后众人陆续散去。

    只有一个面容酷厉,身着将领制服的中年男子依旧坐在原处,晶屏上还残留着那份记录最后定格的画面。

    房间里还有几个人没有离去,他们没有离开,是因为看到那个中年男子尚在原坐思索。他前襟的那枚“金叶紫罗兰”帝国战斗英雄勋章,令人望而生畏,帝国如今有此殊荣者,不过5人而已。所以他的沉默自然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力量。

    那个中年男子五指抵对,神态面容都深藏在他高高隆起的阴钩鼻脊之下,半晌后,已经空荡无比的房间里,传来他低沉而带着奇异魅力的声音。

    “这不是一个巧合。”

    留下的人面面相觑。

    因为他们明白,如果晶屏上记录的一切不是一个巧合,那又意味着什么?那是一个怎样惊人的结论。

    “找到他!”

    帝国战斗英雄田印椎的这句话永远不会写入官方正常的会议记录之中。

    然而这句话的指令发出后不久。

    璀璨的广袤星河,一只搭载精良人员,由帝国先进鹞式太空侦察机组成的别动队,拖着漂亮的火尾,朝着宇宙间那枚灰色的垃圾星.

    奔赴而去!

    *************

    大鹰帝国首都星。

    公爵府。

    这座现代复古式的建筑正对着修剪得一丝不苟的草坪,连着帝国湛蓝的晴空。

    三楼的一处落地窗前,站了一位女孩。

    女孩身着一套简单修身的v领连绒居家服,露在外的肌肤欺霜赛雪,就是帝国里那个被封为宅男女神最近红透半边天的电视台女主播,见到她无论身材还是样貌都会先生出三分嫉妒。

    她的美丽浑然天成,不含半点杂质。

    背后叩门的声音响起。

    开门进来的是公爵府西装革履的管家。

    见到女孩站在旷大落地窗的旁边,眼神深邃,管家从心底叹了一口气。再如何乐观开朗的孩子,想必见证了那地狱般可怕的一幕,只怕也会意志消沉一段时间吧.

    “诺兰小姐。你的那台红9机甲,已经拿到了纳恩公司修理,他们说按照损毁的严重程度,最迟也要三个月时间才能完全修复。这台机甲救过你的命,即便日后不能使用了,也可以放在府中仓库,作为永久的收藏和纪念.”

    “我明白了。”女孩轻轻点头,声音犹如静水流萤。

    管家欲言又止,但终于道,“.虽然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我还是应该说一句,小姐,每个人都会经历一些可怕的事请,但那些可怕的事情,最终都应该转化成成长的动力,而不是阴影,我希望您很快走出这些阴影,这只是一个必经的阶段。”

    女孩看向阳光明媚的窗外,美丽的面容在玻璃的倒影下若隐若现,“.他们都死了。”

    “..”

    “我们是一样的机甲.但是却并不一样。我那台红9是多少代机甲,十三,还是十四?如果我当时乘坐的和他们是同一种性能的机甲,也许现在,我也会死。”

    张管事发现自己无法面对女孩那双清瞳,低头道,“这是不一样的,我们必须优先保证小姐你的安全。无论在任何时候。”

    “因为我的身份吗。”

    “因为我的身份高人一等,所以我出生的一切,得到的保护和资源比起其它人来说浩若渊海。所以在相同情况的时候,他们都死了,而我却还能活着。所以我一定就比他们的生命更高贵?”

    张管事摇了摇头,“那些机师们的死去并不代表着小姐的生命比他们更高贵,我们并没有抛弃他们,这也不是你的错。是灾难造成了这样的后果。他们死去是因为灾难,而小姐之所以没有死去,是因为当时有人救了你的命。否则无论小姐驾驶的是不是更先进的机甲,在那种情况下,坠毁率也是相当高的.所以,请别胡思乱想了,在您的家人,甚至在我们的眼睛里,小姐的性命,确实是比任何人都要珍贵的。”

    “.过去一个月的调查里,还是没能搜寻到那架机甲和机师的踪迹。所以今天情报部门来人,他们知道小姐不愿意见他们,所以委托我代为询问一下,小姐是否还记得更多的线索,比如当时那个机师的性别,年龄,甚至样貌,或者其他什么特征.否则,调查部那些人就真要和这条线失之交臂了。”

    张管事分明的看到,他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女孩的双眸里的色彩,明亮了许多。

    “你说没有搜寻到踪迹,是什么意思?”

    “就是他和他那台机甲,在那颗垃圾星,像是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就那样凭空消失了。”

    “这一个月里,我们除了寻找到那天夜里的一些蛛丝马迹之外,便再没有了头绪。”

    女子突然沉默了下去。

    张管事像是感觉到了她的些微失望,轻轻点头,带门离去。

    门关上。

    她望着落地窗外首都星的晴空和公爵府草坪,玻璃窗的倒影映出她的双瞳,仿佛照出了穿越风暴的那幕。

    繁星笼罩的夜色之下,那架丑陋的机甲已经半身残破,冒着电花,站立在她同样损毁严重的机甲面前。但就是这样一台丑陋残缺破烂无比的机甲,刚刚硬拖着她穿越了风暴,在不可能中生存了下来。

    但随即她就生出深深的警惕,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也明白这台明显不是帝国有正统出身的机甲,这样的身手敏捷,那些破烂的外观很可能正是因为要掩人耳目,而这样从风暴中抢走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她不相信这时恰好会有一台这样的机甲在附近见义勇为。所以这可能是一场针对劫持他们诺曼家族中人,怀带着有着不可告人目的的一次精妙行动。

    所以在驾驶舱中的她轻咬贝齿,妙曼弧度的身材紧靠着无比熨贴的座椅,双手交叉护在紧身衣勾勒出峰挺傲娇的胸前,就在她拼命戒备打算如果驾驶舱被这台猥琐机甲扒开,对方见色心起,自己咬舌自尽也不被歹人得逞玷污威胁家族类似如此想东想西之时。

    那台破破烂烂的机甲再度动了起来,并没有借故挟持做出非人举动。而是如同它来的时候那样,迈步转身走向无边的黑夜之中。

    夜色下机甲离去显露出来的轮廓,倒映在她深棕的瞳里,就像是一座雕塑。

    这一个月里,她时常因此恍惚失神,辗转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