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河贵族 > 章节目录 第三章贫民窟孩子没见过好东西
    “这些一幢叠着一幢的棚户区在海州十二号远不是什么奇特的风土人情,里面聚集着黑户,强盗,小偷,妓女。充斥着毒品,黑市,人贩各种交易。人性的污浊时常在这里体现,贫寒和困苦终日笼罩在这些棚户区的上空,而这样的窘况不仅持续有上百年的历史。可悲的是这样的垃圾行星不止一个,而是成百上千,数以千万的人生活在星空的最底层,过着远离现代社会艰苦的生活,而我们对此毫无办法。”——《大鹰帝国国家地理》

    ===============

    作为入驻林氏庄园一个地位和名分上都颇为尴尬的新人。林海在这些日子里,一直在默默观察这个新的环境。

    庄园坐落在河畔星核心地域的环星2区。河畔星四通八达的交通将整个星球交织成鸟巢般的现代社会。

    高层建筑层出不穷的开辟在不断朝着星球上层空间延伸的空中平台。

    随着社会空间不断的延展,自然会产生阶层的分级。房屋和道路越修越高,越往高层便越代表着最新科技最现代化的建筑。想要在风景独好的上层空间拥有一隅之地,自然也就需要一定的资产和相应的地位。

    地缘很容易便将整个社会分割开来。最高层的繁华和底层的污浊逐渐形成了泾渭分明的地带。所以便有河畔星那些高档富人区和设施破败贫民区的诞生。

    环星2区就是在上层空间有数的富人聚居地,仅次于环星1区。这里汇集着大量河畔星的社会名流豪阀世家。街道一尘不染,每天都有数个垄断的清理公司清扫机甲来回维持着这里的干净整洁。

    作为韦恩集团总裁庄园所在,这里平日倒也很有高门的清宁。偶尔会见到商务陆航车,停留在庄园,商讨些什么,最后又会离开。或是在夜里,林威勋爵那辆加长陆航车驶入,然后和几个人走入通明的庄园中,打破静谧。

    通过林海的观察,庄园内部最常使用的是四台车,一台是勋爵那台“林肯”加长陆航车。应该是林威商务应酬所用。若是去公司,他便会转乘另一台“公羊”灰色豪华轿车。另有一台偏女性化的是现任勋爵夫人宁清的座驾。除此之外,还有一辆蝙蝠外形的跑车,时常被林昊风驰电掣的开离庄园去会友。

    这几天里面,中午在庄园餐厅吃饭,便会碰见林海如今的这三个家人。

    林昊显然因为和他隔阂甚深所以几乎视他为透明人,和林威夫妇时而熟络的聊些学院里的事情,相比起来,林海孤立而格格不入。只有勋爵有时会打破沉默开口问林海近些天到来是否习惯,或者提及近期准备把他送入学院的计划。

    所谓学院,大概也是帝国那些著名大学,他既然到来,虽然是一个没有任何地位的私生子,但总不能就这么混吃等死一辈子。他在贫民窟长大,没有接受过任何现代化系统的教育和涵养,所以林海也能预料到,与其把他这样无所事事的安置在庄园,不如让他进入一间学院更让人省心。

    除去那些纨绔的习性不谈,林昊其实很聪明。一个十七岁便能进入将无数优秀者刷在门外的帝国名校清远学院,证明他其实继承了其父母血统中的优秀。

    只是被清远学院录取并不代表着经商方面的天赋。在担当集团重任的大局上,年轻的林昊确实欠缺了点火候。更容易成为家族内部那些怀有异心者针对的对象。

    集团在帝国军方的地位有所动摇,生意有所受挫。林威身子日益衰弱,要开始考虑爵位和家族之长的继承问题,家族内几个兄长又值此时机怀有异心。通过这些关键点,林海似乎有所明白他为什么会被接到林氏庄园中来。

    如果要拿他做为林昊的挡箭牌,吸引住家族内那些长叔辈的火力,似乎更合乎逻辑。

    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林昊和现任的勋爵夫人宁清会容忍他的到来。

    这个奢华的庄园只是一个空架子,内部实则填满了现实人情世故的冷漠。

    这就是垃圾星上那些寡妇们憧憬的上流社会!

    林海在有些阴郁的心情中,如此无趣的想着。

    **********

    新的环境和冷漠的庄园尽管对林海而言很陌生,但并没有太多排斥。便是在于他能在河畔星,见到垃圾星哪里想都不要想的先进机甲。能够使用庄园内那些可以连接国际网获取大量咨询的电脑。可以看到往常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现代社会,以及庄园内让他眼花缭乱的奢华。

    林海对机械有近乎于偏执的热爱。细想起来,这似乎是从海州星那些堆砌如山的垃圾堆开始的。他在大量被废弃的电子金属垃圾堆里成长,然后这些深刻成长的记忆,自然就变成了他的天赋。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对机械的执着和天赋到底到了怎样的程度。

    不过好在庄园内已经有足够的环境让他消磨无所事事。光是他房间里那台性能强大的电脑,就已经让他每天在快速的汲取信息,了解他曾经封闭的垃圾星无法获知的知识。

    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之外,没有什么能够让他转移注意力。

    然而今日傍晚庄园外那台红色机甲的到来,却是这冷漠而无聊生活中的一个例外。

    对一个面对机械有着近乎于执拗热爱的人来说,再没有什么比见到科技结晶的先进机甲更让人着迷了。

    那台火红色机甲有着鹞一样的流畅弧线,两条设计修长的机械双腿支撑着躯干结构,都市的光影在机身上流光溢彩,异常漂亮。

    机甲赤脚的履带牵动下,宛如在冰面滑行,来到庄园。韦恩集团本就是制造装甲的公司,而庄园内就有机库。林海来到庄园的这段时间,已经见到过了几次机甲转运,都是机甲躺在大型拖车上的出入,所以他一度对林氏庄园的地下机库很憧憬,他不理解这种憧憬,大致觉得那些古代书籍里海盗见到宝藏般的巨大兴奋,大概就是他痴迷的样子。

    这也是他这些天对韦恩公司的资讯极为关注,并不排斥这座自己新家的原因。

    而这样活动起来的机甲,更是让他打了激素般振奋,跟之前在垃圾星出现的那些特殊机甲一样漂亮,比起他自己在垃圾星造的那些破铜烂铁,无论是美感还是材质或者搭载的电子设备,都已经不再一个档次。或者说不在一个时代。

    直到那台机甲滑行消失在渐渐合起来的地下机库里,林海还兀自在落地窗前流着口水。对着一台机甲而不是峰挺臀翘的美女流口水,就连林海反应过来都觉得自己是有病。

    庄园内有太多他亟待去发掘的秘密。那台红色机甲就像是傍晚出现的云霞那般乍现陡逝。只给林海留下了一个惊鸿一瞥的印象。

    不光是物质的匮乏。海州星还缺乏太多资讯和知识,更别提接触到令人心醉的机甲设计构成那一类的高端技术资料。

    贫民窟的孩子即便想要学习知识改变命运,却也因为在资讯获取方面的差距,比起正统社会仍然有不可逾越的差距。

    他的房间在庄园二楼。居住的是别墅内的客房,虽然和林昊那样的套间奢华程度无法比,然而其内部的布局,先进的视频寻呼系统,一些随处摆放的艺术品,就已经让在贫民窟没见过什么好玩意儿的林海很是心动了一下。

    就像是来到宝库。

    “这博物架上的金质古地球仪,这种复古艺术品在黑市起价最少就是三万!”

    “那里的陀飞轮钟,要是能带走,起码可以过十年的好日子。”

    “连门把手都是金的,这要是能够坳下来,少了一万不谈!这层楼十八间房,一间房两个这种把手。如果全拆了。该是多少钱啊。”

    贫民窟的孩子有梦想,电脑里那些海量的机械资讯就是林海的梦想。

    然而贫民窟的孩子一样有因为贫乏的生活而产生对物质的贪欲,所以林海这货见到这满屋的奢华摆设,难免不会有些遐想。

    一边这么想着,这货顺手就将桌子上的拳头大小的金质地球仪踹到裤兜里,鼓起老大一团。他当然不可能真偷走,只是揣在兜里捂热和。想象着如果被这个家族排斥,大不了老子把这些东西打包一股脑的偷回垃圾星去,足够小爷一辈子吃穿不愁!。类似于这种的美梦。

    这些天里,林海对那台电脑里的资讯如饥似渴的阅读,累了之后,就做这些事。当然这仅限于揣兜里的意淫想象罢了。最后他还是会撅着屁股把这东西重新摆在桌子上,哈口气擦拭掉他揉捏的指纹,摆放方位都不会有任何差错,在每天帮他收拾屋子的李安面前,他仍然会做出淡定无比的模样,仿佛这些奢华,在他面前如过眼烟云,一副富贵不屈,贫贱不移的傲骨形象。使得李安对他还颇有些另眼相看。

    而就在他欣赏的此时。身后的房门打开了。

    管事李安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到来!所以林海头皮顿时发麻。

    来不及了!

    就这么扭头看着身后的房门打开。一个高挑而冷傲的女子。身着修身有蕾丝边的黑色吊带,两条肩带延伸出双胸丰傲的弧线,长腿壮观得犹如她微冷挺翘的鼻梁,带着几分令人喘不过气的惊心动魄。

    然后抱娃一样搂着一件复古瓷花瓶差点没把脸贴上去的林海就这么毕露于她的面前。

    这短短刹那间,产生了某种极为死寂的气氛。

    半晌后,林海轻轻抚摸着花瓶,搁回原位,喃喃自语,“。差点就倒了。”

    然后他从鼓鼓的裤兜里掏出那只金地球仪,摆回桌上,“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滚到地上去了。”

    他这才皱了皱眉,看向门口的女子,“你,是哪位。有事吗?”

    女孩当时就震惊了。

    她虽是养女,但从小在极富修养优渥的环境下长大见多识广。见过无耻的人,但这么无耻的似乎还是首趟。

    随即她的眉宇微仅可查的蹙了蹙,仿佛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幕,但面容更显冷傲,眼神里也露出淡淡的鄙夷,径直走入房间。然后在靠着落地窗的一处沙发上半躺了下来,随意得就像是在自己的闺房。

    此时河畔星的恒星斜阳晚垂,金色的余晖罩在她的身上,她一头红发还带着水汽随意垂落高耸的前胸,散漫而写意。在晖光里如瓷娃娃般精致。

    看到她交叠在落日余晖中的长腿,林海也忍不住喉结起伏,狠狠吞了口口水,小腹似乎有团火莫名蠢动,终于明白之余庄园管事李安这样很自律的人,为什么提及她的时候,会流露出那种痴迷的神态——整个河畔星不知有多少人,企望着能征服这个女人。

    想到今天庄园那件红色机甲到来引起了很多人迎接的状况,再联系到这个看上去刚洗了澡换了身便服,而且能在别墅内来去自如的女子,林海随即便猜到了对方是谁。

    她当然就是林昊那个引为凭仗的姐姐,在林氏家族地位不凡,勋爵的养女林薇。

    这个危险的女人,终于找上门来了!

    但在刚才那种情况下,装糊涂自然要比真聪明好得多。在垃圾星生存,林海早懂得什么是伪装。不过这个女人,他娘的可比垃圾星隔壁的白嫩寡妇好看岂止十倍啊!

    林海对她一条长腿的怔视尽在林薇的目光之中,她的眼底划过一丝微仅可察的愠怒。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然而刚才开门林海这货的模样,到现在看到漂亮女子表现出来的目不转睛,已经让林薇对他做出了基本的定论:到底是垃圾星那种地方出来的,尽管是父亲的私生子,然而却没有一点林家优越的血统。整个人无耻而俗赖!

    林薇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已经不知道应付了多少尔虞我诈,不光是带着名校天之骄女的光环,更有着在许多场合炼养出来的气质,如果单看她的年龄,很难想象她已经是韦恩企业内有极高威信,一句话便可调动大量资源的勋爵之女。在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身上很难找到她这种知性和令人生畏的韵味。而在她身上却可以完美结合。

    所以她眼神里的愠色一闪而逝,露出一个微笑,“你就是林海。”

    林海点点头。

    “我听说了你,我是林薇。我们年龄差不多,但名义上可以说是你的姐姐。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是属于林威勋爵这个家族的人了。”她原内涵是要提醒他,家族便是有家族的规矩。只是对方悟性够不够领悟到,就决定着他日后在这个庄园的日子好不好过。

    林海明显愣了愣。就在不久前,他来到别墅的时候,还打了他名义上的“弟弟”林昊两巴掌。他原本以为这个素来以强势和性格傲慢著称河畔星的林薇会前来兴师问罪,甚至他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但没有想到林薇上门来,却是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但越是平静,意味着降临的暴风雨越猛烈。

    林海如垃圾星那些鬣狗般敏锐的鼻子,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但林海似无所察,微黑的面容下咧开两排雪亮的白齿,“我们当然是一家人!呵,现在都住同一个屋檐下了。”

    果然是贫民窟那种地方出身的人。毫无教养,且没脸没皮也该有个限度。

    林薇眼底的怒意终于浮现。

    历史上不乏出现过乡下的私生子见识到奢华生活后生出原本不该有资格的非分念想,心凶谋夺家产的事情发生。

    而在大鹰帝国,私生子的身份向来极为低微,甚至根本不能被主流所承认,所以就更没有觊觎要求财产的资格。虽然如今法规很完备,但对形成了千年之久的习俗而言,这些是即便在帝国法庭都默许的事实。

    林薇今天来便是确认林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在林氏企业经营这么多年,无异于这里有她的心血和一部分期望。而这些都是她为自己那个弟弟林昊打下的根基。如今突然蹿出来一个林海,若从贫民窟长大的他沾染了那里污骯不堪的习气,对家业有了企图,那么她便要早作防范。

    不过看到今天林海的这番表现,林薇反而放下心去。

    这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贪图小富和眼前利益,垃圾星那种地方长大的俗赖小市民形象。一言一行无不令人生厌,这样的人,是根本不可能对家业有什么宏伟的野心构想的。更何况,他那微末的世界观,根本就不知道,林家的韦恩工业集团,到底对他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

    想到这里,林薇看着他,又多了一分悲哀。甚至嘴角不经意的扬起一抹笑谑。

    “吃饭没有。”

    “啊,还没。”林海老实不客气的摇头。

    “跟我走吧,我请客。”林薇说完起身,朝门外走去。

    谁知道身后林海这货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去外面吃。你这是在约我吗?第一次,有点激动啊。”

    林薇高挑的身子突然在门口顿了顿,然后忍住要吐血冲动的捏了捏拳头,不回头的径直而去。

    看到林薇气冲冲消失在别墅内的电梯中,甚至没有等他直接摁了关门。

    林海的嘴角,微感有趣的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