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河贵族 > 章节目录 第八章下车(下)
    “倒是体能这方面,让人有些意外……”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来了些兴趣,“怎么说?”

    “初来乍到就打破了会所里重力室和拉力机的记录……”

    电话那头传出笑声,“你想说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王笑整理了一下刚才的心情,“不得不说,他的体能的确很强。”

    电话那头笑着道,“如此说来,此子就是林威一时恻隐将他当年的孽子接回来,挂个名,混吃等死而已……不足为虑了。”

    不足为虑。

    挂了电话。会所外那台林薇的红色跑车刚刚发动离开,王笑摇了摇头,眼神聚缩了起来,“韦恩公司啊……”

    韦恩公司是军工企业,其帝国军方装甲特供商的利润,自然还是足够引起一些人的窥视觊觎。

    三菱重工,就是其中之一。

    三菱重工一直以来和韦恩企业在河畔星的一些军事项目方面形成竞争,一直很有野心。如果那个勋爵林威正值壮年执掌韦恩集团,三菱重工自然没有任何可趁之机。

    然而近些年林威身体日渐不佳,对公司内务事宜开始分不出更多的精力,所以形成了群雄割据的局面,甚至家族内有些叔长,已经有一些蠢蠢欲动的打算,争取让自己的子嗣能取林昊而代之。这家主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易手。

    内部有这样的拖累,韦恩公司不免就开始内忧外患起来,而三菱重工,自然想要在林家衰败时狠狠砸下死命一击。踩着林家的尸体,成为军部在装甲方面新的合约商。

    想要取韦恩公司而代之,三菱重工的赵茵莱一方面不光接近林薇,想方设法俘获她的芳心,只要让这个目前可以主导韦恩公司的女人成为他怀中之物,自然就掌控了半个公司。虽然这方面的可能性很小,但征服林薇这样的女子,应该会让任何自觉良好的男性很有成就感。另一方面,他也在多方面布局,打探情报。一个突然出现的私生子,自然在他的重视之类。若是对方极为强势,可能影响到大局,说不定会扭转韦恩公司内部的争端。所以需要诸多提防。

    然而现在在三菱重工赵茵莱看来,这个私生子,根本就没可能被他放在眼里。

    ***********

    “你以前接触过机甲?”汽车之中,一直沉默不语的林薇扭头看着林海,她的手搭在方向盘上,修长白嫩的腿抵着油门,顺手拿起那张临走时她从会所带走的白色毛巾,递给脸门有几处受损轻肿的林海。

    见到林海和陆铭战斗的时候,她曾经有那么一丝冀望,像是埋在土里即将破土而出的嫩芽,充满让人心悸的期待,像是奇迹般希望见到家族内出现一位有成为职业机师希望的高等机士。

    一名职业机师如果诞生在韦恩公司,那么公司只怕能立即借此成为新的声望增长点。有时候声誉是最好的广告,兴许可以在某方面挽回些颓败之势。说白了,说不得也能代表韦恩公司参与一些赛事,协助公司技术部门的研究,或许能够改善目前的技术瓶颈,令韦恩公司重获新生。

    想到这些的时候,林薇当时两只眼眸都汇聚着光芒,甚至扶着护栏的手都因为某些说不清楚的兴奋情绪,指甲在护栏漆面上抠出了深深的刻痕。

    但可惜太美好的设想最终都不免被现实打破。面前的林海虽然比起机甲驾驶的初学者尚不错,但也最多也只是停留在中等机士的程度。

    中等机士尚要成为高等机士,才有可能晋级,和真正的机师之间有着近乎于苛刻的分界线。有的人也许一辈子也无法越过这个壁垒。

    中等机士……中等机士又有什么用?在韦恩公司的研究所里,就有好几个负责专业测试拿一份工资的中等机士。就是她林薇,也算得上是中等机师的水平。所以她此刻的眼神,又有一种无以言喻的失落。

    一个走神的美女,而且还是小礼服胸前白嫩深邃的走神美女,林海又有什么理由不再次发晕鼻血蠢蠢欲动。接过她手上毛巾时趁着她心神不属又肆无忌惮在她胸前狠狠剐了几眼。心中生出一些得逞般的邪恶感,这样一想今天这般待遇最终老子也不算太吃亏。

    “嗯……海州星有很多垃圾堆,在垃圾堆里,能够淘到各种各样的期刊。”林海咧嘴一笑,“还有一些处理垃圾的机甲,总算是开过的。”

    林薇却微微有些愣住了。一个贫民窟的孩子不可能接触过现代机甲,除非是他自己组装的烂七八糟的所谓“机甲”,以及负责垃圾处理的老旧机甲。听林海开口又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原本以为他会说出些什么内容,却没有想到提及的竟然是海州星垃圾堆那种存在。

    是了,在海州星那种地方,除了如山峦般壮阔的垃圾堆,还有什么东西更有特色更加鲜明。那里的人们生活都是灰色而绝望的。

    而眼前的这个青年,竟然只是依靠着从垃圾堆淘来的期刊,以及处理垃圾的那些破旧机器人,在机甲操作水平上有如今的地步……也算是很不错了。

    这样一来,林薇又联想到自己的人生,若不是被林威所认养,获得优越环境。她方能有今天这样的生活,否则的话,或许她并不比普通人优秀多少。也许面前这个只依靠过期期刊和破旧机甲就能达到中等机士水平的青年,如果换一个际遇,如果他不是私生子,让他通过正统渠道获得足够多的知识,说不定他又是另一种人生。

    只是现在,已经太晚了。

    最近太多焦头烂额的事情聚集在她的身上。以至于让一向很精干的她也微微有些疲累,缭乱的发丝缠绕在眼前,被她俏长的手指拨开,就正好看到林海的目光在自己毫无遮挡,小礼服衬出骄傲的胸前观赏。

    林薇至此才立即反应过来,面前这个青年是自己正待拿他替自己被打的小弟林昊出气的人,今天带他同行的目的正是要让他当众出丑,却没想到被他反讽,而最后这家伙就这么坐在自己的爱车上面,还如此不敬。联想到刚才自己走神,完全让他逞足了眼福。

    林薇耳根有抹酡红,但脸色寒青,很干脆直接的一个刹车,肃容道,“下车!”

    下车!大马路上?林海张头四顾,而且还在第一次来到这错综复杂交通的情况下……

    小姐你要不要这么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