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河贵族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瀑布倾泻
    林海在19号桌坐了下来,看着所订位置极好的视野,不得不说叫江植的这个老头,除去那糟糕之极的猥琐外,的确是很有几分品味。

    面对菜单,那看上去天价不菲的菜品,让林海自然都生出几分望洋兴叹。要知道这上面的一个简单合成菜,在海州星,几乎都顶得上一些人家半年的积蓄!

    这种难以触及的菜品价格,多少让贫民窟出身的林海有些自惭形秽,他狠狠望着那些菜单,却不知道如何点起。

    旁边穿着黑色腿袜的女服务员对他一身寒掺的打量过后,有些不耐烦开口催促,“先生你到底需要什么?”

    林海终于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反正不是他给钱,江老……可是你说的让我随便点。

    于是林海开始一连串的报菜单,直让那个女孩听得目瞪口呆,手中啵啵啵的按动着平板菜单,最后终于忍不住出声,只是此时声音没有了刚才的不耐烦,反倒是有些小心翼翼莺语软绵,“先生您确信吃得完这么多?……您有几个人呢……”

    与此同时,这个女孩就突然被领班不明就里的叫了过去,女孩还有些无辜的看着林海,那名领班就走了上来,面对林海道,“不好意思,先生,这里是贵宾席,刚刚已经有人订了,麻烦你另外换一桌……”

    林海微微一愣,愕道,“你查一下,是不是叫江植。”

    领班打开手头的平板,查阅了一下,道,“是的确没错,但就在这江先生订桌之前,这里已经有人订下了,请你换一桌吧。”

    “哦,”林海点点头,起身看了看人满为患的餐厅,支着桌子的手又停住了,问道,“要换到什么地方去?”

    领班眼皮半垂,面无表情,“现在已经满了,不过半个小时后应该有位置,要不你先到外面去等一下。”

    “为什么要到外面……”

    “因为这一桌已经被我和我的朋友订下了。”南子和身边数个男女,以一个佻然的姿态,来到了林海面前。

    林海仔细的看着南子那一张“今天终于逮到你了!”的表情。他身边几个男女也一幅幸灾乐祸的样子,很想看到得罪南子的这个家伙如何后悔如何面露惧意。

    然而在片刻之后,林海终于眯了眯眼,开口道,“请问……你哪位?”

    我操!原本极威风姿态摆的相当到位的南子险些吐一口血出来,然而看着林海一幅真诚的样子,他脑袋有些空白:难道这家伙,当真把自己给忘了?

    他冷哼一声,“你至今还不知道得罪了谁,所以你看不透这个江湖。”这是当时他拍着棒球棍对林海说得话,而今他冷然继续道。

    林海恍然,“哦,原来是你!”

    原来是你!怎么不是我!怎么可能不是我!敢情这小子真把自己给忘了!

    在河畔星名气不小的南子看着身边男女突然似笑非笑的表情,脸第一次有种燥得慌的感觉。你来找人家麻烦,人家却根本就没把你记住。这他妈什么事儿!

    看来真该给这小子留下一个极为深刻的印象了!

    *********

    南子皮笑肉不笑的面对林海,指了指餐厅之外,“既然知道是我们先订下的位置,麻烦你让一下。你要是觉得有什么不满,可以和餐厅提出,要不然另择去处也行。”

    古贝毕竟是这里的少东家,南子以及在场男女的父辈都在这家半山餐厅的贵宾包间里会客,所以他们才出来在外面大厅透口气,肯定也不希望将冲突发生在餐厅里,不过只要把这小子轰出餐厅去,那时他可就成了厨房操作台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形势比人强,加上就连餐厅都站在对方那边,便只能怒气冲冲而走。而如果眼前这小子真的一怒而走,那么就正中在场众人的下怀。

    只要这小子够聪明,就明白形势比人强,闹下去对他没有好处,这几乎就是必选的结果。

    南子这话说得客气,但话语里隐藏的锋利,却是钝刀子捅人。

    “凭什么!”谁知道林海眼睛认真的眨了眨,然后做出决定般,反而在原位坐了下来。

    “什么!”南子怀疑自己听错。

    “凭什么我要走,我订的就是19号桌位,这就是我的位置。”林海双眼明亮起来,理直而气壮。

    “当然有权让你滚开……因为这家餐厅是我的,这个位置也是我预留给朋友的,你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古贝走上前来,神情傲慢,这时身边餐厅的保安已经在他左右侍立,一水的面酷色厉之辈,大有一言不和立即动手的架势,威慑力十足。

    “这家餐厅是你的?”看到人家少东家都出来了,架势也摆开了,林海似乎终于有点软了,试探问道。

    “当然!”古贝油然道。这家餐厅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地盘,在这里,他就是说一是一的王。

    “那就是了。你是老板,我是客人,客人就是上帝。你他妈凭什么叫我滚!”

    “我是上帝,现在上帝要投诉你们,我们订了19号桌,就是19号桌,你们服务员也把我安排在这里!现在你告诉我被其他人抢先订了,那这个我可管不了。”林海摇了摇头,一副这不是我的失误的态度。声音也无形中提高,引得大厅不少人察觉到了这边的异样,纷纷转目看了过来。

    偏偏他没有停止的迹象,“这是你们的失误,要我买单,你有毛病吧。”

    听到林海这番话,南子已经反复咬着下嘴唇,声色俱厉道,“一个私生子,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叫你滚还算轻的了,别他妈给脸不要脸!打死你都没人管信不信!”

    这话有点伤人,林海饶是对自己私生子的身份不以为意,然而此时仍觉得刺耳,刺得他心头一股无名火直冲脑门。他已经退让过,对方却步步紧逼故意再三找茬欺上门,就是一头绵羊,也会有要动动坚硬羊角的火气。

    他自然知道,现在理在自己这边,闹大了不亏,所以当下强忍怒火,声调提高,“不信。这家餐厅难道向来以身份来将人分门别类?这算鼠目寸光,还是你们一贯的狗眼看人低?”

    林海这番话,成功激起了周围一些了解来龙去脉的人,神色里的一丝不满和火气。又觉得他隐隐骂得很让人痛快。

    古贝一看周围人有了情绪,明白林海的用意,面容的阴沉一闪而过,瞪视林海,挑眉道,“哪里来的疯子,敢在我的餐厅撒野。”说着他随手抄起了旁边一份装有面条的盘子,照着林海脑袋就甩了上去。

    他就有这样的嚣张,因为从南子口中,知道对方是河畔星没什么地位背景的小人物。小人物活该被整治。

    不出意外,这份带着面条的盘子会结结实实砸在林海的脑袋上,然后上面的汤汁和面条会无比凄惨的混合着他的鲜血挂满他的脸和肩膀,流汤滴水。紧接着他就会被古贝身边的那些保安,架着丢到餐厅的后门之外,打成死狗一样。

    然而所有的意外都来自于人们对原本顺理成章事件的节外生枝。

    在古贝盘子甩上来的瞬间,林海手一掀,也看不出什么动作,竟然就那么将冲着他甩来的盘子抄在了手上,面对着古贝有些微怔的神态,林海丝毫没有停顿的把手中面盘反砸在他脑门。

    周围的女孩集体捂住了惊恐的嘴巴。

    砰!一声的白盘带着汤羹,四分五裂。像是瀑布一般从古贝脑门炸开来倾泻而下。

    ============

    推荐,兄弟们,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