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河贵族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贵族风范
    回到了庄园,恰巧见到大管家唐纳海的黑色轿车正停在水池正对的庄园大门处,唐纳海正一边开车门,一边面现奉承的迎出后座的人。

    看到停在后面的厢货车上走下来的李安和林海,唐纳海微微怔了怔,近些天他没有在庄园见到林海,便开始有些怀疑林海不在庄园。如果林海确定他这些天都不在庄园,那么他大可将这个事情告诉林威。想必林威必然会对此勃然大怒,在贫民窟养成恶性习惯的野小子如果管不住自己会在外做出些什么,相信这就是勋爵林威最大的忌讳。

    唐纳海在庄园对林海本就看不过眼,再加上林海得罪的是林昊和林薇,唐纳海一点不介意在他身上多撒些盐。毕竟他根本没有庇护林海的理由。如果这林海懂得自己身份,懂得好好做人,唐纳海也找不到他什么漏洞,但如果他自己露出破绽,也就别怪旁人了。

    看到李安接了一副风尘仆仆模样的林海回来,唐纳海几乎可以确定他这几天的确夜不归宿,然而现在却偏偏没有了证据,只得越加看李安不顺眼,眼睛一眯,以教训下人的口吻喝道,“贵客登门,如此鲁莽跌撞,成何体统!”

    他这一番话和之前对宾客的亲和微笑完全如同变了一个人。

    倒是让下了车的几个看上去是富商模样的男子应他的呵斥朝两人望了过去。

    李安神态一时变得尴尬而愤怒,但只得忍气吞声道,“林少今日外出办事,我去接他,并不知道唐总你先到一步。”

    林少?

    几个富商目光落在了李安身后的林海身上。

    他们很明显根据他的衣着,年龄,判断出眼前这个自然不是林威家那个典型在贵族家庭长大的新晋贵族林昊。这样一来他就只可能是那个……私生子了。

    这个事情在和韦恩集团合作的公司圈子里不算什么隐秘的事。众人私下里也在讨论,不过讨论得更多的是林威当年年轻时候的风流史。在大鹰帝国,神秘而拥有普通人望尘莫及身份的贵族,自然是普遍大众眼睛里敬畏而又期望剥开他们那层面纱的焦点。

    挖出丑闻让一个高高在上的贵族身败名裂,和将一个优雅美丽的名媛推到在身下征伐有着相同的快感。

    唐纳海更加严厉的口气打断李安的辩解,“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制度!庄园和公司一样,有着凛然不容侵犯的制度。这是庄园正常工作时间,无论你有什么理由,私开出庄园的货车,就是违反了规定!给你派车的人立即罚扣一月薪金!”

    唐纳海只将所有矛头对准李安,从头到尾就像是根本没有看到林海。

    李安拳头都狠狠在私下攥紧,庄园只有三台可以用的公务车,林威一台,夫人宁清一台,另外那台就是身为大管事的唐纳海在用。哪里还能分得出来其他车给他们这些小秘书装配。这台厢式货车都是李安临时联系庄园厨卫部门借调暂用的,唐纳海明显是借机发难。

    但李安饶是再气愤,也明白面前这个唐纳海不能得罪。在韦恩公司,他就是人事主管,庄园的人事安排,也是他在负责,可以说权力极大,李安只是录属公司秘书部门的小管事。他有每月的信贷,要在河畔星养活自己,怎么敢得罪这个人事方面的太上皇?

    站在原地的林海清浚修长的双目,在阳光的映照半闭了起来,隐隐有些聚光。

    看到唐纳海身边的那些富商,在垃圾星见多了人情世故的林海也就略微有些明白了。

    这是要借势立威。

    唐纳海虽然是庄园大管事,但也有些才能,近些年韦恩公司的某些业务块也移交到了他的手上。但唐纳海无论在韦恩公司如何位高权重,也毕竟只是一个管事。

    一些生意伙伴,有时候也只认韦恩公司真正当家作主的人。说不好听一点,你唐纳海不过就是给林家打工的,未必就能决定拿捏很多重要决策。

    面前的这几个富商,初见唐纳海时也就是这个心态。

    一些要事也不直接和唐纳海商量,只是说要见林威。唐纳海坳不过去,只能将他们领到林氏庄园。同时心底也有不受重视的恼怒。

    如今这一番呵斥,那几个富商倒是吓了一跳。他们之前看唐纳海好话说尽,逢迎应承,本身就有点轻视看不起他。谁知道发生眼前这么一出,唐纳海竟然如此不给林家这个林少面子?这人很有些手腕啊。

    他们知道林海是勋爵林威的私生子,虽然私生子这个名头说出去难听,但抛弃了二十年,如今林威居然专程将他接回来,而且不惧外面闲言碎语。可想而知林家对这个林海也是重视的。

    就这样这个林家大少,竟然被唐纳海当面直斥他身边的人,这完全就是一种凌驾。代表着眼前这个唐纳海,对这个林家大少的凌驾!

    这个时候,这些富商,就有些好整以暇的摆起姿态来了,看着林海未免也有些居高临下了起来。很自然的便认定了林海没有什么地位。

    而在看唐纳海,他们原本还有些看不起他的爱理不理,此时也明显重视,另眼相看了起来。

    这就是人的共性。当一个凌驾在其他人之上,对别人狰狞的人物,突然对你和颜悦色拉拢,多少也会让你涨些脸面荣光。而一个本身就没有什么地位的人,再怎么卑躬屈膝,也会让人从心眼底瞧不上。

    唐纳海很明显就利用这样的心理。李安气得浑身发抖,哪怕是明白他是要在这些富商面前立威,他也没有任何办法,谁让他位卑权躬。但他自己也就不说了,这唐纳海明明针对的就是他背后的林海,李安打心底已经把林海当作是自己的老板,他受辱没什么,如今林海被针对,他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激气,刺激的他脑袋都有些发胀。

    这时一个额头有些油光粉面的富商,反倒是悠悠得对唐纳海竖了竖大拇指,“唐总监,真是御下有术,很威风啊!”

    唐纳海一摆手,哂笑着转身,五指并拢朝着大门平伸,“诸位,别让这等小事影响心情,我们进去再聊!”

    在一旁人畜无害林海本来半闭的眼睛,突然睁亮起来,他上前数步越过死攥着拳头的李安,率先站在了通往大门的阶梯上。

    唐纳海的眼珠倏然眯了起来。刚刚要拾步上前的富商也驻足了。

    “林少,你知道今天来的客人是谁吗,不要耽搁了会客!”唐纳海愣了愣,似乎还保留了三分刚才训斥李安的口吻说道。

    和他平行站立的林海突然侧过头来,像是第一次正眼看他。盯着唐纳海,神色已经变得有些峻冷起来。

    看到林海这张脸,唐纳海当时就是一惊,林海这样的面容,简直就像是另一个勋爵林威站在他面前。那股冷意直接从脊椎钩上了唐纳海后脑勺。

    然后就是林海不高不低,但足以震动耳膜的声音,“唐纳海,你要搞清楚。在这所庄园,你是以什么身份在跟我说话?”

    这个声音像是从天外而来,不光是唐纳海呆了,刚才还为林海揪心的李安呆了,就连跟在唐纳海身后的那些客商,也因为这番话,原本轻松谑笑的面部表情也凝固了。

    唐纳海心头一惊,像是第一次重新认识这个私生子一样。他知道今天自己有些逾越,连忙补救,声音有些再难镇定的慌色,“不是……这些都是勋爵等着要见的客人。”

    “他们是客人……”林海点头,下一句话令气氛陡然拔高,“但你是什么东西?”

    唐纳海眼底划过一丝强烈压抑的怒火,在这番话下,他的怒火在胸腹盘旋,但又陷入及冗长沉默里。

    他是什么东西?他唐纳海在韦恩公司是总监,然而在林氏庄园,又是什么东西?

    说到底,只是为林家打工的外围人员。而眼前的林海,就算是私生子,他也是林家的一员!

    几个客商简直噤若寒蝉。主被仆欺,原本他们还以为看到了这番真实上演的笑话,并饶有兴致欣赏这一切,谁知道一转眼,唐纳海就瞬间自作孽不可活。

    这番说话,连那几个富商,都听得有些心情激荡起来。富有和贵族是完全不等同的两个词汇。富有的人并不真正的明白什么是贵族。所以很多人对贵族有着偏执的向往和推崇,这几个富商便是如此。如今见到林海的作态,非但不觉得刺耳,反而有些激动,似乎真正从林海的身上,见识到了什么是贵族的风范。

    “以后这条台阶,要让我先走。”林海这才继续上前。转头看向唐纳海,露出让一旁的李安险些没把手中提箱落下的微笑。

    “顺便,我要杯红茶,一会记着送到我房间来。”

    ==============

    想看到林海强大吗,求票求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