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河贵族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温情
    “帝国名校清远大学的新生招录工作,已经在招生季正式开始启动,根据目前学院内统计的数据,截止今日,已经有来自不同地区,数以万计的学生填写了入学申请,考录工作将随即稳步展开……”

    林海很明显知道,眼前的这条新闻代表着什么。

    星历2013年,位于宇宙一域大鹰帝国的招生季,在这个时刻已然沸沸扬扬的到来。

    看到这条新闻,看到那刺眼无比的清远大学几个字,林海沉默了片刻,最后下载了一份表格,填写完毕递了出去。关闭连接,爬出了拟真舱,揉了揉大黄的脑袋,离开别墅,沿着那条林荫大道跑回了林氏庄园。

    进入庄园,李安已经算着时间等候着,给他递上毛巾,林海擦去脸上的汗渍,前往餐厅用餐。今天的餐桌上除了宁清之外,还有最近因为公事繁忙极少回到庄园的林威。

    以往林威在家的时候,对整个庄园就是一种威压,哪怕是林昊那样的小纨绔,在庄园中也不敢多有放肆,在餐桌上更是温顺得跟帝国短毛猫一般作态。

    如今林昊和林薇都不在庄园,林海大多数时间都和林威一桌用餐,也能感受到那种威压。只是两人大部分时候都不说话,偶尔的交流,仅限于林威对林海未来的安排上面,比如花岗岩大学,比如他要进修的基础,以及给他安排的有关和田纳西家的联姻。

    只是林威渐渐不再提及此事,林海想来便明白,大概他在哥伦比亚节上的那番亮相,多少让田家那边打了退堂鼓。

    林海自然能想到田小恬在那日宴席后期的沉默,以及宴席完毕时乘坐汽车离开的刹那,那种似乎暂时卸下了压抑深深松了一口气的神态。

    他在海州星那种地方出生长大,想来任何一个出身上流的女孩迫于家业要和他联姻,都会是一种压力和痛苦。

    田小恬的这种举动,兴许也是自我保护趋利避害的行为。很正常,也很现实,不是么。

    林海微微苦笑。

    大概是看到了他突然流露的笑容,一直沉默用餐的林威神情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用手帕拭了拭嘴角,开口道,“听说你最近,天不亮就出门,一直到傍晚才回来。”

    林海怔了怔,然后点了点头。这方面他并没有打算瞒人,甚至去江植的别墅,他也没有隐藏形迹。如果家族问起,自己也是合理认识的江老,并在他离家的时候帮忙看守房屋。这并不是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就算是林威派人查探自己,也无所谓。

    当然,至于他和江老去往首府星的那场经历,以及江植地下空间的这些事情,自然属于江植的个人隐私,他没有权利泄露。

    “听唐纳海说你是晨跑出门锻炼,就这样一直到下午?午餐怎么解决?”

    林海顿了一下,回应道,“李安给我准备了便携食盒,里面有温好的饭菜。”

    “李安……”林威似乎在回忆这是谁,想起是给林海派去辅助他生活的管事,便点了点头,看了林海一眼,“偶尔出门走走,也不是坏事,你目前没有什么事,在这家里闷着也不长久。不过外出不要太过于频繁……要适可而止。”

    这番蕴着威严和告诫的话表明了林威的态度和意志。

    林威能够容忍林海的外出,但也需要有限度,至少不能让这附近环星2区的人戳脊梁骨说他成天不顾正事。虽然这环星2区的人,现在对林家这个垃圾星长大的私生子已经耳熟能详,也没人认为贫民窟出身的他能够做出一般人眼中的大事。

    林海皱了皱眉,他现在有些同情起自己那个弟弟林昊来,想来如果一直生活在林威这样威严和压迫笼罩的家庭环境中,长期处于压抑之中,性格变得乖戾似乎也情有可原。

    面对林威的威严,林海自然也不能表现出抵触或者任何不满的态度,他点了点头,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放在桌上,起身道,“我知道了。吃完了……我先走了。”

    林威没有说什么,只是注视着林海起身离去,片刻,开口道,“这段时间,你的锻炼……看来还是有效果……至少比你几个月前刚来的时候,更健壮些……没那么削瘦了。”

    “当!”一声茶杯清脆搁在盘碟上的声响,端着茶杯的宁清手抖了一下,眼睛睁大,有些诧异和愕然的看向身边威严的伯爵。

    印象中林威怎么可能说出这样施以关心的话?因为若你不记住一个人四个月前的模样,又怎么知道他如今是清减还是富态?可要知道在这段日子,林威都在处理韦恩公司的生意,极少出现在庄园,即便是回来,似乎也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他从垃圾星带回来的这个私生子。仿佛他曾经被遗忘,如今依然也将被遗忘。

    林威干咳了一声,这才让愕然原处的唐纳海和宁清慌忙回过神来。

    林海转身而去的身影明显停滞了一下,他背着他的伯爵父亲,点了点头,看上去依然符合这个家庭的冷漠和疏离般径直离开了餐厅。

    然而走出餐厅的那一刻,面对豁然开朗的晴空,林海嘴角微微的弯弧起来……看来自己这个伯爵父亲,冷酷威严的外表之下,还是有那么一点温情的……

    **************

    接下来一连几天,林海都没有去江植的别墅。

    他闲了下来,和李安在庄园的花园散步,林海突然问起了这个忠心耿耿管事皆朋友一句话,“被安排的命运和未知的未来,哪个更好?”

    李安沉默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因为连我的命运,我也没有办法驾驭,只能妥协和合作,以期望在某种程度上,它能朝我希望的方向引导。其实我从来都不是自己命运的船长,只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乘客。”

    李安有些难过,其实换句话来说,面前的林海何尝不是和他一样呢,虽然出身贵族家庭,但都是无法主宰自己命运的人。

    “清远学院,很好吗?”林海皱起了眉头,“……花岗岩大学,与之相比,真的很差吗?”

    一向机敏的李安难得的沉默了一下,他下意识觉得林海是自卑,毕竟在哥伦比亚节的宴会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透露进入花岗岩大学,自然谁都能够看得到周围那些人与羡慕和祝福毫不相关的讥讽表情。

    李安沉默了一下,道,“……至少在这个帝国中,一个排名前百的学院,仍然是很多人看来难以企及的目标。比如在我看来,花岗岩大学已经是和我毕业的江彻大学名气上相差无几的学院。当然不能和帝国那些顶尖名校相比但其实在普通人眼里已经是很好的学院了。然而因为你出身在伯爵之家,所以那些人对你的看法和要求兴许也有些苛刻。

    他停顿了一下,“这也许就是所谓平民不会因为自己没有成为帝王而痛苦,只有被罢黜的帝王才会因为自己是平民而痛苦。”

    林海眼神微微望远,“帝国名校,就真的那么可望而不可即么?”

    李安像是天方夜谭般看着他,道,“帝国每一个小孩童年时或多或少都曾产生过的愿望,就是进入那些名校,日后成为一个在某方面杰出的佼佼者,成为科学家,成为机甲师,探索那些无穷无尽的星空……我从小也有这样的目标,然而从我第一次踏上学校,就因为家庭的原因只能进入一所普通的学校,在这样的学校里不能名列前茅,便只能被打入中流,然后进入下一所中流的学校,在命运的金字塔中层不停被冲刷往下,最终进入的也就是一所中流学院,无法真正接触到顶尖的学院,所以最后也成不了一个薪金优厚的成功者。”

    “你问我帝国名校是否可望而不可即?其实真的不遥远。对于那些大贵族家族而言,子嗣就有先天的资源,可以在最优秀的学校就读,在最优秀的导师补习下灌输先进的理念和优越的知识。若是家族脉络发达,更可以动用一些各方面能量,将子女送入帝国名校,其实并不困难,但这样的能力,只能出现在帝国那些大家族,我们河畔星林家,是没有那么大能量和面子的……然而每年申请帝国那些名校的人数以千万计,但录取者不足其中万分之一,便可以知道其中的残酷是怎样让人望而却步。”

    林海点点头,然后问道,“你说,我能不能进入清远学院?”

    李安怔怔的盯着他半晌,然后像是天方夜谭般嗤然笑了起来。

    林海也笑了。

    两人没心没肺笑起来的时候,林海一只手搭在身边一本翻开的书页上,那是一部帝国著名诗集《在希望的田野》。

    上面有红描的一句话。

    “平凡的人听从命运,只有强者才是自己的主宰。”

    ================

    票投来,票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