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河贵族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命运弄人
    断开了连接,林海看着拟真舱打开下的地下空间,还有种眩晕的感觉。

    他知道这种感觉一部分来自于使用拟真系统过久人体导致的反应,这种反应可大可小,经过训练可以减轻,当然也有模拟机甲战斗这种,因为太过真实,导致最后可能让人吐得七荤八素的情况。

    林海在通过拟真舱接入清远学院战网的时候,拟真舱就出现了多次报警,提示有强大的技术力量正在企图攻破他拟真舱的防火墙,力图取得他的信息。不过不知道是对方能力不够,还是这套拟真舱拥有严格的防御系统,最终到林海结束那场战斗,破解方仍然一无所获。

    结束战斗退出内网的林海对这种情况产生了疑惑,所以他又跳出来仔细浏览清远学院的外部主页。

    看到清远学院主页那些爆炸式的信息,林海才彻底怔住。

    “神秘账号“诺丁山勋爵”操控黑色短剑逆袭海妖,这是一个逆转!”

    “牛逼哄哄的马赛学院闹了个灰头土脸!”

    “猜猜这个“诺丁山勋爵”是什么身份,我猜极可能是机动系三公寓的王元,这小子一贯真人不露相……”

    “王元这当儿不在学院中,不是他……李暮雨学长,“诺丁山勋爵”是你吗?”口吻分明是崇拜。

    ““诺丁山勋爵”,清远学院的骄傲!你到底是谁?”

    …………

    林海终于意识到自己到底捅了一个怎样的篓子!

    他竟然是闯入了和马赛学院的机甲交流会之中,那么面对的那个对手,很明显就是马赛学院派出操演的学生了。难怪在他切入内网的时候,就遭到了围攻般破解。

    这就像是别人正在进行一场球类比赛,然而却有个蒙面人冲入场中去抢球和别人对战,当然人家主办方想要把捣乱者抓住,撕开他的面纱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可以说,自己今天的举动,很可能已经得罪到了清远学院。以对方背后的资源和能量,林海一点不怀疑对方可以追查到自己……

    林海背脊只有泌出的冷汗,这可是位列帝国十大名校的庞然大物,自己捅了这样的大篓子,如果对方要追究责任,他林海不过是林威的子嗣,没有任何贵族头衔,所以帝国对贵族的豁免权同样不可能在他身上施行,所以如果对方真的恼羞成怒追究下来,他甚至可能会有牢狱之灾。

    不过幸好林海多了个心眼,在通过机甲广播自己说话的时候,进行了电子合成,从外部听上去就像是冰冷的机械声。对方很难通过声音检测认定出他是何人。

    一念至此,林海便极为冷静的,重启拟真舱,开始处理自己在战网留下的痕迹。

    然而接下来的情况便让林海有些傻眼。因为并不是他没有办法处理这些痕迹,而是在他之前断开拟真舱过后,他之前所进行的任何操作,任何在战网留下的痕迹,就已经全无影踪。

    林海有些不敢相信的调出了拟真舱的几个设置函数,仔细的检视。这才有些发现,这套拟真舱竟然使用了一种类似“镜像”的系统。

    一旦他启动拟真舱,他就会以镜像的形式存在于拟真网络之中,就像是影分身,他的真身早已经无法察知。就算有心人要跟踪他的痕迹,顺藤摸瓜也只能找到这些镜像,而他一断开网络,这些镜像就会像是泡沫一样,仿佛从未出现过般溃散消失。

    这种高明的伪装技巧,以现在的林海是看都看不明白,这必然是需要设置者对人类文明三大高度之一的拟真系统了解,达到了一种极深的层次才有可能办得到的技术。

    地下的下层空间,可以进入清远学院内部网络权限的ID,加上“镜像”保护以及极强网络防御能力的拟真舱。

    林海昂头看向天花板,喃喃自语,“江老头……你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

    清远学院的技术中心。

    一干技术人员憋着一股气的热火朝天。

    “纵向坐标确定!继续追查……”

    “横向坐标确定,塔塔星区……进行坐标定位……”

    今日之事,对学院技术中心的人来说,是一个耻辱,竟然有人闯入交流会专用的内部网络,横生枝节的参与到对战之中去。而学院方面用以防御的所有防火墙,在对方面前,形同虚设。虽然交流会之上,最终是清远学院力压了马赛学院。学院技术部门虽然人人对这个叫“诺丁山勋爵”的户名生出了一些好感,然而好感是好感,对方闯入的行为,却是学院近几十年来从未出过差错的技术中心一个黑点。

    所以他们再怎么也要查找出来,对方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眼看着定位逐步清晰。人们已经凑到了定位仪之上。

    狐狸就要现形了么……

    此时的屏幕上,对方的所在位置,已经显露无疑!

    邹渝民来到光屏面前,看着上面的定位,一时有些发呆。

    “这是……”

    荧幕对目标的定位上,显示这是位于塔塔星,摩洛哥市,第四十三街区的……一个公共厕所!?

    技术主管一把将指挥耳塞扯下来甩在了地上,像是有一个虚无对手般愤怒的挥拳道,“是镜像技术!对方使用了无数个镜像坐标来掩饰他真正的位置所在!而且……这么多的镜像拐点……对方之狡猾……是我平生罕见……”

    这个技术主管未必年龄有多大,未必见多识广饱经风霜,然而这番话,还是很有分量。

    “邹副院长……”有人哭笑不得的看着邹渝民。

    望着那定位卫星拍下来的公厕,邹渝民发了好半天的呆,随即联想到马赛学院的希伯来一众人黑着脸离开时候的表情,竟然莫名的,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诺丁山勋爵……这究竟是个怎样的家伙?

    ***********

    尽管误打误撞闯入帝国两大名校交流会捅了一个大漏子,但江植留下的保护系统可以完全的把他匿踪,保证现在两院就算是暴跳如雷,也无法跟踪追查到在交流会上捣乱的是他。

    林海算暂时松了口气,不过这番误闯,倒也还真是有些收获,至少他可以很清楚的确认,他这段时间的训练,的确是有了非常出色的成果。

    那个战胜了陆铭的海妖机甲驾驶者,在他的面前,仍然不是对手……

    所以他无形之间,已经超越了前段时间在修身馆遇见的陆铭。

    这种不停变强的感觉,能让他宛如海州星风暴一样不肯安歇的内心获得稍微的满足和宁静。

    他是如此的渴望变强……

    但却为什么这样努力的想变强呢?

    在贫民窟呆了二十年时间,这段日子里,除了每天面对贫民窟复杂的生存环境,林海每日的工作,就是分拣各种各样的垃圾,在黑市贩卖,然后获得保证生存用度,以及为母亲治病的金钱。

    他的工作很繁重,除了分拣附近的垃圾需要消耗大量体力之外。对于稍远一些收获相对较大的垃圾山,就必须开着唯一那台近乎于报废了的工程机甲前去收纳一些尚可以卖钱的废弃零件。他的机甲操作水平越高,意味着他的成果和收获也就越大,他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家庭,就可以支撑得更长久……

    所以他如此亲近机甲,因为对他来说,那台被他修修补补了无数次的报废机甲,就是他们母子二人能够生存下去的保障……

    除了每天繁重的劳动之外,在夜晚能够安稳的和自己患病的母亲在棚屋中静处看书,看那灰败晶屏电视传出来的画面……就是他觉得天底下最安稳,最恬静的时光。

    他总是指着晶屏电视中的现代社会,告诉那个病容但不掩雅静之资的女子,说以后他一定会更努力的拣垃圾,然后带着她离开风暴肆虐的垃圾山,去帝国那些有阳光有沙滩有草坪的高档地方,给她最清新的空气,治好她的病,让她不在疼痛,好好的生活。

    他总是这样信誓旦旦,无论每天是否累得如同土狗,无论是否脏污满身,他只有这样一个信念,那就是自己从弱小变得更强,就能有足够的钱治好自己的母亲,然后让她一步步过得更好,让她手上的茧疤不在增多,让她的背腰不再日益佝偻,让她年华永驻,让她永远是那样宁静优雅。

    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生活将这一切逐渐撕裂,分崩离析。

    这个曾经带着襁褓中林海的倔强女人当初为了对抗命运来到了海州星,看着林海一天一天如野孩子般在垃圾山摸爬滚打中长大,但这个抚育他的女人却一天天因为重金属粉尘而日益痨积。

    她的芬芳年华呢,一转眼去了哪里?

    她的笑靥如花呢,一眨眼消失在了哪个地方?

    她越来越频繁的咳出黑血,有时看着夜里睡熟的林海,会用颤抖的手抚摸他的脸颊,看着他一天天成长,这大概就是她最美的心愿。

    面对林海每一次信心十足说要带她离开海州星,过外面美好的生活,她就是那样骄傲的相信。她相信他有一天会变得很强,走上可以保护身边人的道路上,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再看到那样的一天……那是多么欣慰的时刻啊……

    当看到她嘴角带着黑血睡着的那一晚,面容安详得和往常一样,仿佛一唤她就能慵懒的醒来……

    但林海知道,她却是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那一夜抱着她失去生命和灵魂的脑袋,手指穿过那些黑发,林海涕泪滂沱,内心宛如剐了肉般一抽一抽的剧痛。

    他还没来得及强大起来,但命运你就已经先一步抢走了我最珍惜深爱的事物啊……

    ===================

    今天只有这一章。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