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之门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前因后果
    房间内,程远和妹妹程欣静静地坐在母亲身旁,听她叙说兄妹两完全不知道的过去。

    程家,也算是一个人丁兴旺的一家子。

    程家有三兄弟,老大叫程鹏,老二叫程毅,老三叫程宏也是程远的父亲。

    在早年,按照传统习俗,家中孩子长大后就要分家,老大继承整个程家最大的财产,余下兄弟则要分出去。而分出去的兄弟能拿到多少东西,完全看当时父母对孩子的喜爱程度。

    很不幸,当年的程宏在家里属于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一人,家中男丁已经很多,对于他这个老三自然也是不怎么在乎。除了吃以外,程宏当年所穿所用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两位哥哥用旧的。

    等年龄上去,成家以后,程宏只分了三百块钱便带着老婆邱洋走出程家。

    说是走出,更不如说是被赶出来,从母亲邱洋的口中,程远得知当初程父走出程家时刚好是程远的爷爷病危的时候,按照老规矩如果老太爷去时,程家三兄弟如果还没有分家,那么三人都有权利拿到家产的一部分。

    为了不让财产被人多分一杯羹,程宏的两位兄长程鹏和程毅两人一合计,就鼓动当时还躺在病床上的老太爷,要将程宏赶了出去。

    对于老太爷的想法,邱洋也不清楚,但是最终的结果就是,她和程宏离开了程家。

    当时的三百块钱说少也不少,节省点,够一家子平平淡淡地过两三年了。

    但是想要做些生意,这点钱是想都不用想。

    所以,为了维持生计,程宏和邱洋两人商量了一下,就进了电子厂。

    从那时候,母亲邱洋心中就有了怨气。

    两人这一干,就是半辈子。

    如果没有程远突然崛起,说不定就是一辈子。

    本来,按照正常情况,像程宏和邱洋这样的老工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至少也能混个高一些的职位。

    可当时由于国家政策和时代的进步,讲究企业年轻化,所以一些年龄较高,又没有太高学历的人,自然不会在升职的行列,再加上为人又老实的父母不懂得迎合上司,这种升职加薪的事情自然轮不到他们。

    如果这些只是当初生活上的埋怨,那么接下来母亲邱洋要说的事情就真的让程远和妹妹程欣气愤难当了。

    在那个年代,工厂的职工可没有什么带薪产假的福利,所以一旦女职工怀了孩子,就只能辞职,等孩子生完后,再重新入职。这也导致当初很多工厂不愿意招女工的原因。

    因为一旦女员工结婚生子,十月怀胎,产后休养,这一耽误就是一年,这样子耽误哪个厂家都不愿意。

    而当初怀了程远的邱洋自然不能去上班工作,所以整个家都要靠着程宏一个人支撑着,那段时间相当艰苦,程宏在外工作赚钱,邱洋要挺着大肚子在家了收拾家务。

    就算是这样,两个人咬咬牙也就撑过来了。

    可由于怀孕时,邱洋太过劳累,在生下程远后身体就非常虚弱,为了不让老婆出问题,程宏碘着脸皮向两位哥哥求助,却被两人无情的赶出程家,还被两人趾高气扬地呵斥了一通,赶出家门。

    那时候,借助家里老太爷留下的遗产,程远的大伯二伯也是开了一个小工厂,一年也有几十万的收入,在当时来说,这算是十分优越的富人阶层。

    没借到钱,还被兄弟大骂一通,程宏自然心灰意冷地回到家。将事情跟邱洋叙说后,也让她更加的厌恶程家兄弟。

    也在那时候,住在隔壁的郭远怀得知这一情况后,出手帮助了他们一家子。

    接下来的事情,程远不用母亲讲述,也明白了后面的事情。

    碰到这样的亲戚,他能说什么?

    没想到郭晓莲那边的人还没开始,自己家里就忽然冒出来这样的事。

    “都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他们怎么能这样还是亲人吗?”程欣一脸气愤,双眼通红地说道。听完母亲的讲述,她恨不得直接冲出去将那些不知廉耻的人赶出去。

    可她也知道,那些人名义上还是她的长辈,她这么说只会让父亲难做。

    程远沉吟了片刻,轻声向母亲问道:“他们今天来是什么意思,还有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家地址的,又怎么进来的?”

    这才是程远疑惑的,他们搬家后可没有到处宣扬,并且以锦艺佳苑的安保力度,不可能随随便便地放人进来吧。

    “还不是你爸,一听保安说有亲戚来了,就放他们进来了”

    程远一听,这才了然,怪不得刚进门时,见父亲脸色那么尴尬,原来是这样。

    他点点头,带着确定地语气问道:“他们是不是准备将人安排到我的公司里?”

    “他们就是这样打算的,小远你等会儿可千万别听你爸的,他耳根子软。”程母一听,连忙叮嘱道,似乎怕程远也会这样,她又说道:“那些人当初看不起咱们,现在咱们家发达了,就想过来的占便宜,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你记住千万别答应他们任何条件”

    “我清楚。”

    程远应了一声,脸上面无表情,朝外走去。

    从内室走出来,程远发现父亲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抽着闷烟,那些亲戚都走了。

    “爸,他们人呢?”程远好奇地问了一句。

    程父抬头看了程远一眼,听他语气平淡,直接用他们来称呼程鹏一家人,心中也明白老婆肯定把该说的都说了。

    “走了,我把他们都打发走了。”程父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也恨当初程鹏和程毅两家人当年对他的所作所为,可血浓于水的关系让他开不了重口,究其原因还是他心太软了。

    程远点点头,然后也不管父亲是否在场,直接拿出手机给物业的徐宏打去电话。

    “徐经理,麻烦你吩咐一下门口的保安,以后那些说是我家亲戚的人一个都别放进来。”电话一通,程远饱含怒气的声音很直接地钻入徐宏的耳朵中,把他吓了一跳。

    发生什么情况了,让这位年轻的大富豪如此动火。

    不过徐宏为人精明,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没有询问,反而小心翼翼地保证道:“放心,程董。您一句话的事情,我保证以后不会有人冒充你们家亲戚混进小区里”

    “嗯”见徐宏如此识趣,程远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很好”

    电话挂断,程远对父亲咧嘴一笑,说道:“您以后换个号码吧,免得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都冒充我们家亲戚进来。”

    程远的话让程父眉头一蹙,他感觉程远这么说有些过分了,他想说什么,可一看程远那坚定地态度,张了张嘴,最后化作一声苦叹,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和判断。

    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反正自己安心的享受以后的生活就是了,没必要为了那些冷漠的亲戚为难孝顺儿子。

    “听你的。”

    见父亲同意,程远在心底也松了口气,他肯定不会因为那些亲戚跟父亲闹别扭,如果父亲非要程远将那些人安排进公司,程远也会答应,至少表面上要做足了。

    可他们能在公司待多久,程远就不能保证了。

    ……

    接下来两天,程远便再也没有听到父母提起那些亲戚的事情,他们和妹妹程欣一起努力下,在小区下面开了一家小商店,卖一些零碎的小东西。

    而程远这两天也没有闲着,随着全球销售的日期越来越近,他的神经也高度紧张起来。

    他不是紧张大白卖不出去,而是在猜测这一次大白全球同步销售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利润

    二十万的价格,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也不算小数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