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六百一十六章 林三元在哪?
    背后有人煽动!

    这句话十分诛心。?

    小皇帝对士子叩阙虽是十分不快,但身为天子,一直认为倾听民意乃为君之道。士子们叩阙上书也是无辜之举,不到最后一步,也不忍采取手段驱散叩阙书生。

    但是皇帝最忌惮的,就是有人煽动民意来对抗皇权。

    这是龙之逆鳞。

    小皇帝:“刘侍郎,尔有何证据?”

    刘一儒向皇帝一拜,缓缓地道:“自陛下登基,元辅辅政以来,我大明风调雨顺,国势蒸蒸日上。圣人之治,陛下之德,可谓光耀九州,四海伏波,万民景从,蛮夷效顺,天下百姓都恭颂我圣主,千年万载啊……”

    听刘一儒这套如同唱歌般的马屁词,在场大臣都表示,我等今日又学了一手啊,赶紧记下,日后升官都靠他了。

    洪鸣起也是觉得反差太大,在刑部时威严无比,御下严苛,上下无不敬畏的刘侍郎,居然在天子,张居正面前是这个嘴脸。

    小皇帝心底对刘一儒的不满顿时没有了,反而还露出‘龙颜大悦’的神色,正要得意,看了一眼张居正的脸色,立即收敛神情,谦虚地道:“朕做得不够啊,朕闻古之贤君,饱而知民之饥,温而知民之寒,逸而知民之劳。士子叩阙,不知何故,这让朕心如何能安!”

    刘一儒道:“陛下,处士横议本是平常,但书生突然叩阙,告御状,事出反常,其背后必有人煽动,否则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百姓有何冤屈不能说,非要叩阙而鸣呢。”

    刘一儒一句话,将士子们绕过刑部向天子叩阙的责任,都栽在了背后煽动之人的身上。

    一名大臣出班道:“刘侍郎之言,可有依据?”

    刘一儒道:“臣之下属主事洪鸣起有实据。”

    “洪主事奏来!”天子金口。

    洪鸣起出班向天子叩了三个头后。

    说来惭愧,这是洪鸣起为官近三十年来,第一次御前奏对。

    洪鸣起此刻的心情,还有那么点小激动,颤栗地道:“回……回禀陛下。”

    小皇帝不由皱眉,这说话都不利索的大臣,是谁找来的?

    洪鸣起惊惧过去,于是拿出打了无数遍的腹稿当殿道:“陛下,叩阙之事乃倡永嘉经学而起。永嘉经学表儒而里法,借事功之名,行功利之事,在宋时不过乃儒学末流,为程朱先贤唾弃,纯儒视为敝履。而今为詹事府左中允林延潮所倡,重新粉饰其说,三元的名声下,京城士子趋之如骛,竟有斥官学,拔为显学之兆,长此下去,恐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够了,”小皇帝打断洪鸣起的话道,“朕要你来这殿上,不是斥永嘉经学之非,你给我说书生叩阙,为何与林中允有关?”

    洪鸣起诚惶诚恐,又叩头道:“回陛下,臣近日察觉有宵小明为研讨永嘉之学,暗中研讨政事,抨击朝廷变法。臣依律查封,抓拿不法之徒。经审问,疑中允林延潮,借讲永嘉之学,为己博取名望,而且借助研讨政事,来遥撼朝廷。”

    “微臣正要继续深究,却生了士子叩阙之事,故而臣以为,背后煽动之人就是中允林延潮。”

    洪鸣起这些话,朝堂上大臣,都是倒吸一口气凉气,若是罪名真的坐实,林延潮就玩完了。

    小皇帝向洪鸣起道:“洪主事,若真如此,林中允实乃祸国之奸贼,但此事关乎一名大臣名节,朕也不能贸然处置林中允,何况他还是朕御前的讲官,这些话你可有真凭实据?”

    洪鸣起道:“这倒未拿出,臣正要追查,就出现了士子叩阙之事。”

    小皇帝冷笑道:“那这么说来,方才一切都是洪主事自由心证了。”

    洪鸣起心知天子袒护林延潮之意十分明显,这实在令他心底更是嫉恨林延潮,但他只能答道:“臣惶恐。”

    张居正出班道:“陛下,追究是谁在背后煽动,可慢慢调查,但眼下当务之急,乃是劝退长安左门外的士子。”

    众士子云集于门外,犹如压在天子心头的一块巨石,若不尽快搬走,那么万一长安门外聚集的士子越来越多,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小皇帝点点头道:“不错,诸位卿家,谁能劝退门外士子?”

    方才慷慨陈词的大臣听了,都作鸵鸟状,不敢说一句。

    小皇帝怒道:“你们平日不是很能说吗?怎么今日却成了哑巴了?”

    众大臣都是心道,平日官场,朝堂上奏对,都只需对上,应付天子或上官就好了,但劝退聚集士子,不是下对上,一对一,而是上对下,一对多。

    在场大臣们公文往来,可以妙笔生花,应对上官,可以溜须拍马,都是混过关的良法。

    但面对近千愤怒的书生,老百姓们可是不吃你这一套,大家平素都没有锻炼过,一个应对不当,激起民愤,那个责任谁当得起。

    小皇帝当场点名道:“于事中,朕平日看你平日不是口若悬河,怎么今日不说话了。”

    于事中哭丧着脸道:“劝退闹事百姓,未臣力所能及,圣贤书上没有教过,臣无能。”

    “你!”小皇帝当殿气结。

    小皇帝又点了数名大臣,结果一个个都当殿装死。

    殿下大臣议论道:“听闻王学里的泰州学派擅演讲之道,若是泰州门人来或可解此危局。”

    “是啊,当年徐阁老请颜钧来京与会试举人七百人演讲,轰动京城。三公以下,望风请业。据说演讲时,问难四起,严钧机辨响疾,出片语立解。”

    “颜钧弟子罗汝芳,何心隐,也极擅演讲,但我等又不是泰州学派之人,朝堂之上,急切之间又哪里去找辩才这么好的人。就是找来,面对众士子问难,怕也是不能化解。”

    众大臣们都是束手无策。

    这时突有一人捏须笑道:“说起辩才,我倒是想起一人可解此燃眉之急。”

    “何人?”

    那人笑道:“你们都忘了在经筵时,舌战群儒的林三元吗?”

    众官员一拍额头,纷纷道:“正是如此,他又是当事之人,由他出面再好不过了。”

    但问题来了,此刻林三元在哪?(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