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能否读书
    天色渐晚,马上就要到了做晚饭的时候了。

    在堤坝上徘徊了一阵,林延潮决定回家读书,走到门前,正见得穿着蓝衫,身材臃肿的大娘撑着腰,站在门口剔牙。对方见到林延潮,眯着眼道:“潮囝回来了。”

    “大娘!”林延潮淡淡地道。

    “最近礼数真是周全,进去吧。”说着大娘皮笑肉不笑的侧开身子。

    林延潮得知自己打算分家的意图不可能后,也是打算安下心来,和大娘和平共处。以后只要对方不惹到自己头上,自己也不招惹她,否则以后同在一个屋檐下,她不为难自己,也是要为难浅浅。

    待林延潮走过去后,伯母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冷笑道,这回看我如何整治你。

    过了大门,走到天井里,但见林浅浅弯着身子,聚精会神地正坐在饭桌边上编制草席。

    “浅浅!”

    林浅浅抬起头看见林延潮,笑着道:“潮哥,回来了,要吃什么?等我编完这草席好嘛?”

    正说话间,脚步声传来,一名中年男子提着锄头,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他一面走与一旁大娘说话:“潮囝回家了?正好把那事和他说说。”

    “不耽误这一时半会的功夫,晚上说也是一样,误了地里的功夫怎么办?”大娘埋怨道。

    “耽误不了。"

    林延潮见了对方,道了一声三叔。

    林家男丁里,林延潮的爷爷吃公家饭的,除了朔望日外,难得回家,大伯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平日家里见得只有三叔。当年林延潮之父考上秀才,族里给了十亩蒸尝田,就是由三叔打理着。

    三叔为人看得老实巴交的,凡事不出头,但碰上钱财计较的事,整个人就精明起来了。

    “潮囝身子都大好了吧!”

    “谢三叔关心,好差不多了。”

    “既是好差不多了,三叔和你商量个事,眼下地里马上要秋忙了,家里短个人手,你回家帮个忙。"

    "为什么?"林延潮看了一眼,站在三叔旁的大娘,恍然大悟,原来这一次你拉了三叔,来当你的帮手。

    看着大娘胸有成竹的样子,林延潮知道对方必然已是向娘家问了清楚,自己若再拿分家的话来压她,只能自取其辱。

    "家里的情况不好,三叔想你先放一放,来家里帮忙,等将来家里光景好了再读书,年内你就不要去社学了,怎么样?"三叔开口商量道。

    "三叔,你这是听了大娘的意思吧!"林浅浅直言道。

    三叔尴尬的笑了笑,默认此事,显然被林浅浅被说中了。

    大娘一听将手一摊道:"这哪里话,三叔和你大伯都是这么决定的,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有半点主意。"

    "我用编草席的钱,供潮囝读书,这又碍着你们了吗?眼下不是地里忙了,潮哥不读书可以,可是你家延寿也得下地帮忙。"每次这时候,林浅浅都会像一心替他男人打算的小媳妇般,替林延潮据理力争。

    与大娘对垒,丝毫没有小姑娘的胆怯。当然林延潮知道林浅浅这不怕事的性格,也是逼出来的。

    伯母与三叔对看了一眼,伯母冷笑一声道:"浅浅,我和三叔这么说,就是大家的定下来,若是你不同意,那就等今晚爷爷回来,他亲自和你说也是一样,我懒得和你费口舌。"

    伯母甩下这句话就上楼了。

    林延潮看到林浅浅脸上抹过一丝坚决之色。林延潮道:"浅浅。。。"

    林浅浅看向林延潮,垂下头去道:“潮哥,大娘这么说了,定然是有把握了。”

    林延潮心想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自己避开这纷争,但是没有料到自己的大娘却是步步紧逼。

    林延潮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既是事到临头,咱们也不怕他。”

    林浅浅抬起头看向林延潮,用力点点头道:“潮哥有你支持我,我就有底气了,今晚爷爷就仓里回来,我就同他说这事,爷爷平素严厉,但不是不讲理的,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林延潮见林浅浅这样,当下笑了笑道:“好的,我要吃你作的红糟蚬。”

    “那容易啊,你在家等着我,我再给你切条肉回来。”说完林浅浅脱下做工的围裙,当下走出了门去。

    这林村不过几十户人家,除了每月十五的大集外,村民都是自给自足。不说屠户,村里连个食肆都没有,要吃肉都现杀,林延潮不知林浅浅去那里买肉。

    林延潮看见林浅浅匆匆出门的样子,又看了一眼楼上,目光微寒。

    不久林浅浅已是返回家里,她手里端着好几样菜,还有一条新切下的肉条。

    林浅浅提起肉条对林延潮笑着道:"你看我带回来什么了?"

    林延潮奇道:"浅浅,你哪里买的肉?"

    林浅浅道:“你忘了我给张叔家打了十张草席,想起武叔家昨日杀了一头猪作祭,肯定有肉剩下。这大热天的,肉若不腌就会坏掉,比平日便宜了许多。"

    说完林浅浅喜滋滋地走到灶前。林延潮心知,林浅浅买来好菜好肉是为了讨好自己爷爷和自己家里人。为了能让自己继续读书,作一点微不足道的努力。

    林延潮上前道:"浅浅,我来给你打下手。"

    “厨房哪里进得,君子远庖厨!”林浅浅开口道。

    林延潮道:“我哪里算得什么君子了”说着不容拒绝地拿起了泡在水里的菜叶,开始摘菜。

    林浅浅见自己实在要帮忙,只能道:“你别摘菜了,把蚬子洗净了,再烫烫。”

    林浅浅买来的蚬子,早养在小盆吐沙,林延潮将蚬子捞起洗了一遍,然后沥干,接着去舀热水来烫。这热水不必再烧,厨房的两鼎之间,早已埋一水缸煮饭时吸纳火温余热,现在已是滚烫。林延潮直接将沥干蚬子放入滚水中烫,等到蚬子两片壳稍稍张开,就将蚬子从热水里捞起,再加以一点酒糟,就是一道美味。

    忙至夕阳西下。

    外面有人道:“铺司老爷今日回家了。”

    “平哥儿前几日想托你捎个物件,给嘉崇里的张爷,办到了,有劳了,哈哈,多谢,多谢。”

    一个咳嗽的声音在外响起,林延潮知道爷爷回来了。

    林延潮的爷爷林高著,在急递铺当差,虽常被乡人奉承一声铺司老爷,不过却比不上衙门三班六房吏役握有实权。急递铺也就是和驿站一般,充其量放在今日也只是事业单位。

    饭菜这时候已是差不多,林浅浅迎到门前,乖巧地给爷爷除衣道:"爷爷,今日我买了肉,饭马上就好。"

    “又不是逢年过节,吃什么肉?”

    林高著脸一沉,他曾为抚院麾下机兵,有一股武人的杀伐果断。

    以往林高著板下脸,三个儿子气都不敢出。林浅浅却没有害怕道:"爷爷,是我自己打草席换来的钱,今晚你和大伯难得回家,想做点好吃的。"

    "留着一半肉,明天再吃。"

    "是。"

    林高著又看向林延潮道:“你现在身子好了?”

    “是,爷爷。”林延潮答允一声。

    林延潮正要与爷爷说话,这时候大娘也从楼上下来,恰到好处地打断了。

    大娘未语先笑地道:“我正候着你什么时候回来呢?瞧,这是我托我大哥,从城里带来的上好烟丝。”说着大娘给林高著递上了水烟。

    看着林延潮向爷爷献殷勤的样子。林延潮倒是有几分佩服大娘的手段了,在家里林高著平日跋扈如大娘也是畏他三分。若非林高著住在铺司,每月只回来两日,林延潮二人平日也不会受大娘欺辱了。

    屋里就林延潮,林浅浅二人端着菜,一盘盘上桌。

    “爷爷,可以吃饭了。”林浅浅向爷爷说道。

    爷爷眉头一皱道:“你大伯怎么还没回来?等他回来再吃。”

    林延潮心知自己爷爷最宠自己大伯。大伯毕竟是许家长男。等了一会,门外才响起脚步声,林延潮看去,一个男子拿着一蒲扇,斜着衫子也不扣,大大咧咧地走回来。

    爷爷放下水烟问道:“又去哪里耍了?”

    大伯笑了笑道:“去村口大舅哥那试试手气,折了点钱。”

    林延潮爷爷正要骂,大娘连忙劝道:“算了,算了,大舅哥也不是外人,左手的借给右手的。”

    但爷爷却继续数落大伯道:“整日游手好闲的,也没有一个定处。”

    大伯不敢还嘴道:“爹教训的事。”事实上大伯平日也并非无业,是在衙门里给班头作帮闲,平日帮人跑腿,打探消息,得些官差里指缝流出的点洒扫钱。

    以往在常在乡邻面前吹嘘,见过衙门哪个房哪个房相公,弄得手眼通天一般,但却不时还问家里要钱,有如何风光众人心底也就雪亮了。

    当然大伯在父亲面前不敢吹嘘,而林高著以往曾一直想让长子入急递铺,子承父业,吃安稳饭,但大伯不肯受约束,不愿意去。林浅浅数度想开口和林高著说大娘要林延潮退学的事,但都被大娘借话打断。

    一桌子坐得满满当当的。桌上的菜还算十分不错,一盘豆芽菜,一盘酒糟蚬,一盘蛤蜊汤,最要紧的就是一碗流着油的红烧肉。

    众人看着红烧肉都是留口水,爷爷还没动手,大娘一口气就夹了五六块的红烧肉,放在自己儿子,也就是林延潮堂兄的碗里。这仿佛是天经地义一般,家里谁都没有异议。

    红烧肉本不过十几块,每人两块都不够,堂兄一下占了这么多,剩下的人一人一块都不够了。林浅浅见了露出心疼的神色。红烧肉就那么多,众人一人夹一筷子就没有了。

    一块肉还没有吃完,大娘给三叔使了眼色。三叔开口道:“爹,地里的稻子马上就要黄了,家里少个人,正好潮囝也回家了,就让他来帮我吧。”

    爷爷问道:“潮囝,你书读怎么样了?”

    林延潮道:“爷爷……”林延潮刚开口,大娘就打断道:“还能有什么长进,这几日都病在那呢,能读到千字文就不容易了。”

    “才念千字文,我四书都是读完了。”许延寿一边吃着红烧肉,一边得意洋洋地说道。

    "就知道你最有出息。"听许延寿这么说,大婶的脸上洋溢出自豪的笑容。

    “我的小祖宗,知道你读书用功,来,吃口菜。”大伯笑容可掬地给儿子夹菜。

    可许延寿却摇头晃脑地道:“不吃,我要吃红烧肉,!”

    “瞧你这嘴巴刁的。”

    “不行,不行,我要吃红烧肉,红烧肉!”说着许延寿当场撒泼起来。

    大伯无可奈何当下道:“下次我从城里回来,给你带点安泰楼的荔枝肉。”

    “哦,哦,有荔枝肉吃了,有荔枝肉吃了。”许延寿手舞足蹈起来。

    “手里有几个钱,这么花?”爷爷斥了大伯一句。

    大伯唯唯诺诺地道:“爹,教训的事。”

    爷爷这时候放下筷子,看向林延潮道,“潮囝,你读书两年了认个字就成了,也不指望你当相公,明日下地帮你三叔如何?”

    爷爷,三叔这一起头,当下关于林延潮是否继续读书的争议,在家庭饭桌上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