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进省城
    天未亮,洪山村即是燃起了炊烟。

    隔壁屋子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几声锅瓦瓢盆的轻响,林延潮从睡梦中醒来,心知是隔壁三婶,给种田的男人下厨做饭。

    闽地接近南回归线,日头很毒辣,就算八月马上入秋的天气,中午也能将人晒脱一层皮的。所以种田的汉子,一般是五点钟就下田,干到八九点钟,最多十点,就要返回家里,吃个晌午饭,睡个回笼觉,下午四点多时乘着太阳落山前,再干一程。

    千百年来村里的百姓都是如此干活的,所以隔壁三婶就要四点早起做好饭。

    而眼下身为家里主妇的林浅浅,也必须四点给马上起床下地的三叔做饭。以往大娘在家时都是睡到日晒三杆才起床,林浅浅从九岁起就站到灶前煮早饭了。

    林延潮也是起床,浅浅都如此,他也不能赖床。

    求学也是三更灯火五更鸡!

    要改变眼下处境,进学是晋升正途,另外保护这个家的周全,在自己羽翼未丰时,有个庇护的地方。

    谢老虎是眼下最大的威胁,此人旁窥在侧。林延潮心想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这样坐在家里,等着别人上门,被动挨打的滋味太难受了。自己要琢磨个法子,将谢老虎从里长位置上拽下马来。

    林延潮读书一直读到快晌午的时候,这时外头突然传来声音:“林铺司在家吗?”

    “他去铺里当值了,差大哥有什么见教?”门外大伯在应答道。

    林延潮拉长了耳朵,心底猜到莫非杂泛徭役的事,还没消停。谢总甲又鼓捣了其他什么办法。

    “你是他的何人?”

    “长子。”

    “也好,这里也有你的名字,这是县衙的勾票,县尊老爷有令,让你和你爹后天去县衙过堂问话。”

    “什么勾票?”大伯言语里满是惊慌。

    林延潮听了当下推门而去,但见一名帽沿插着鸟毛,身着箭袖青衣,腰悬佩刀的衙役正站在门口,与自己大伯说话。

    大伯听要见知县,腿都颤了,这个年代百姓见官先畏三分,又何况看这样子是惹了官司。

    眼下这周知县可是有破家知县之称的,大伯强笑着道:“这位兄弟辛苦了,怎么称呼,可识得黄班头。我可是在他手下的做事,平日都称他阿公的。”

    “妈的,一个帮役,也配与我攀关系?”大伯被赤裸裸地鄙视了。

    “兄弟司传案之事的,必是皂班的,每日能够侍奉县尊老爷的亲随,哪里是我攀得起的,不过小弟这不是不明白吗?向差大哥你讨教一二,不知县尊老爷传我何事啊?”

    听大伯这么奉承,又悄悄塞了点钱,那衙役的脸色顿时好多了道:“算你会说话,实话告诉你吧,你们家犯了事了!村里里长递了状子,到县尊大人面前告你们吞了他们家的嫁妆田。”

    “什么,大娘的嫁妆田?这到底怎么回事?”大伯脸一下子苍白下来。

    “你与我分说这些没用,还是告诉你爹,好好想想后天如何和县尊老爷解释。话反正我是带到了。”

    说完这衙役扬长而去。大伯拿着勾票满脸忧虑,一个劲地道:“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不行,我要去铺里一趟,将事情告诉爹去。”

    “大伯何事?”林延潮走了过来。

    大伯六神无主地将勾票拿给林延潮道:“你看看摊上事了。”

    林延潮将勾票一看,啧啧地道:“这可是知县老爷的官印啊!真稀罕!”

    大伯埋怨道:“潮囝,都这时候,你还有这闲情。”

    林延潮自信地笑着道:“大伯,你不必担心,我正愁着没得收拾谢总甲,眼下他既自己送上门来,那就是自寻死路!”

    当天晚上,林高著急急从急递铺赶回家里。

    洪山村的林家里,点上油灯。灯火微红,照着林高著,大伯,三叔,林延潮的面孔。

    林高著对着油灯,一口一口的抽着水烟,熏得满屋子都是烟味。

    三叔先道:“爹,我看谢总甲这一次栽定了。”

    众人都是奇怪,一贯没什么主意的三叔,这次怎么如此有信心?

    三叔笑道:“你们听我说来,朝廷不有律法,户婚田土这事﹐不许告官﹐要由本管里甲老人理断。不经由里老理断的﹐不问虚实﹐先将告状人杖断六十。这谢老虎找知县老爷申冤,我们就告他没找两个村老人理断,就找上了衙门,让他先吃六十板子吗?哈哈!”

    三叔自以为庙算成功,一人笑着,一旁却无人附和。

    三叔停了下来问道:“我问得不对吗?”

    林高著将口里的烟,一吐敲着桌子道:“老三,你这是什么主意?谢老虎就是里长,他家的户婚田土之事,不在此列,可以直接告官,不算越诉之列的。”

    大伯也嘲讽三叔道:“谢老虎自己是总甲,这里面的道道,他还不明白?”

    三叔一脸委屈地道:“大哥,我还不是为了家里打算吗?你这么说你有什么好主意?”

    大伯道:“爹,三弟,不就是五亩嫁妆田,那也是原来他们谢家,给她就是,我也不稀罕。此事我们私下和了,让他们撤了状子,闹大了不好看。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不能让乡邻们说我不顾念往日的夫妻情谊。”

    “老大,瞧你这样子,没半点出息,断了就断了,有什么好想的,大丈夫何患无妻,我随便给你找一个都比大娘的强。”林高著板着脸斥道。

    “爹说得是,大嫂那样子,我是一点也没觉得爹,那一天做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三叔也在一旁搀和。

    听老爹和三叔这么说,大伯也是垂下了头。林延潮也看得大伯自大娘离家后,面上不在意,整个人也是憔悴了许多。

    “十五年的恩情,不是说断就断的,”大伯难过地道,“延寿这一个月都在找娘,我都没有说辞了,爹在家里,我自个上谢家道歉去,若是大娘肯回来,我们也就算了,打落的门牙肚里吞了。”

    “不行!”三叔坚决反对,“我可不想再认这嫂子!”

    林高著叹道:“家和万事兴,我何尝不知这个道理,但你媳妇这样,若是回来,又为难潮囝,浅浅怎么办?眼下就是我们肯,他谢家也不见得愿意啊。”

    “那就把五亩地给她,我就当没这个老婆,延寿没这个娘。”大伯咬咬牙道。

    三叔听了立马道:“大哥,这话不对,这五亩地我这几年费了多少心血,粪肥就不知浇了几车,我简直拿了当自己儿子看待,交出去你舍得,我不舍得。他若要这五亩田,行,谢家将我们当初给他们家的彩礼钱退回来,大家两清。”

    大伯听了顿时脾气爆发了,指着三叔怒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样才行?”

    “大哥,你别生气啊!”三叔尴尬一笑不接话了。

    林高著拿起水烟,看向林延潮道,“潮囝这事你怎么看?”

    大伯先道:“爹,潮囝一个小孩子,懂得什么?此事别让他搀和了。”

    三叔在旁道:“老大,潮囝虽是小孩子,但你别忘了,这一次我们家是如何逃过杂役,还不是潮囝得到了督学老爷的赏识。”

    林浅浅在一旁道:“是啊,大伯,我觉得潮哥病后以后,人比以前厉害了许多。”说完林浅浅给林延潮递了一个很有信心的眼神。

    大伯听了道:“成,成,潮囝你有什么看法,就说说。”

    林延潮道:“爷爷,大伯,三叔,若是谢老虎想和我们私下和了,就不会没知会我们一声,自己向衙门递了状纸了。谢老虎这样做,是要将事情闹大,存心要打这官司,不仅仅要夺回那五亩田,还要让我们家身败名裂。你说他当里长这么多年,衙门里路数肯定是门儿清,说不定还有小吏给他撑腰呢?”

    “那我们就更不能打这官司了!”大伯苦着脸道。

    “大伯,这谢老虎既是以为自己稳操胜券,难道还会放过我们,与我们私下和调吗?就算我们将五亩奁田都还给他们谢家也是无济于事,主动说和,不仅反而被乡亲们看扁了,谢老虎还会再宰我们一刀。”

    林延潮这么说众人都是露出深思的神色,觉得林延潮说得大有道理。

    林高著问道:“潮囝,你说怎么办?”

    林延潮道:“爷爷,咱们林家的人,平素不惹事,但事情临头了,也绝不怕事!”

    林高著站起身来道:“说得好,事到临头,我林高著这辈子也没怕过谁,他谢老虎既然要斗,我就陪他斗!好了,早点睡吧,养足精神去县衙与谢老虎打官司!”

    “爹,我见了衙门的八字墙腿就软,帮不上忙,这几日地里活多,能不能不去?”三叔垂下头低声道。

    “没出息!”林高著不由骂了一句。

    “爷爷,三叔忙地里活,就让他去忙,明日我代三叔去吧!若是官司打不赢,我就去提学道衙门,请督学老爷住持公道!”

    林高著看来林延潮一眼点点头道:“好!”

    去县衙之日,林浅浅起了个大早,用水鸭母熬了汤,下了太平面,放了鸭蛋。林高著,大伯,林延潮三个人都是吃了个大饱。

    因为要见官,林高著和大伯都是穿戴十分正式,而林延潮只是穿着一件旧裳,林浅浅道:“潮哥,你怎么穿这件在社学时的旧衣啊?”林延潮笑了笑没有说话。

    林高著看了一眼,东方升起的日头,对大伯,林延潮道:“走,我们进省城!”

    PS:有书友说二十四章不见了,重新更新一下,起点太BU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