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敢要多少?
    夜幕降临,戊初三刻一过。

    一发晚梆响起,侯官县衙内外闭衙,各处司官带着衙役开始查守仓库、监狱。

    仆役爬上梯子上灯,一盏盏的灯光从高低错落的屋房间,长廊间由远及近的亮起。

    外署已是闭衙,外署即大堂及厢房。大堂白日审案地方,左右厢房是典史厅,库房,那是六房书吏办公。眼下这些书吏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都回到官舍休息去了。

    闭衙落锁,内宅宅门上锁,间隔了内外。外署内署泾渭分明,晚梆一响,典使书吏衙役需经门上通传后才能入内,内署内只有县官,师爷,长随,家眷。

    在侯官内署内的重中之重的签押房,就在后堂之侧。眼下房内,灯火亮堂堂的。签押房分内外屋。外屋是掌印,签押各自坐在桌上不言语,身旁一名茶房伺候。

    签押房内屋里,现在周知县铁青着脸坐在塌上,摇曳的油灯照的他脸阴晴不定。

    一贯深受器重的沈师爷,此刻不在签押房。只有徐师爷侯在周知县的身旁,徐师爷是广州南海人,读过几卷《钱谷备要》,《刑钱必览》,因为是老家人的关系,充作钱谷师爷。而沈师爷则是周知县从绍兴重金聘来的,专治刑名。

    屋内地上跪在三个人,都是周知县的长随。

    徐师爷端了杯茶给周知县道:“东翁,下面的不会,慢慢教就是了,别上了肝火。”

    周知县将茶举起又放下,脸上肉一跳,不知又想起了什么,指着中间一人骂道:“你是不是饭桶?叫你去巴结贺知县的身边的陈师爷,使银子请客吃饭也就罢了,你呢?巴结到潭尾街的粉头身上去了,你是给我当长随,还是给妓院当帮闲的?要嫖拿别人孝敬你的出息去嫖,费得是老爷我的银子,你是不是觉得我傻?”

    那人委屈地道:“老爷,我不是去闽县县衙里打听到,周师爷好这一口吗?我就投其所好。”

    “那周师爷应承你了吗?”

    “他说叫我等回话!”

    周知县直接抓起茶碗砸在了长随的头上,破碎的瓷片满地都是,茶水和鲜血是混在一处。这长随哀嚎痛哭了起来。

    “亏的几十两银子,都记在自己帐上,滚下去!”

    那长随头上痛心底更痛,这银子自己出,自己在一年来在衙门内就白做了。

    徐师爷在一旁劝道:“东翁,和这般人有什么好见识的。”

    周知县对另一人问道:“府台衙门那边怎么说?”

    另一个长随乃是长班,专派往府台衙门里,探听府内事务的长随,因为长年在府台衙门地探听,称为坐府长班。此外还驻巡抚衙门的长随,称为坐省长随,这相当于后世驻省办的。

    平日里周知县,给知府三节两寿水干礼物,都由此人转手,知府衙门喜庆大事,打点知府身旁长随,提供人、财、物,而与府署,也是由他一手包干,是个精干人物。

    这长随道:“老爷,府台大人的态度,十分暧昧,听说府台那边,贺知县也没少上眼药。我疏通了半日,府台衙门回话,府库常丰仓里的粮草是留着备倭的不能动,要想贺知县答允借粮,要老爷自己想办法,府台大人也不好有所偏移。”

    周知县恨声道:“不用求了,我早看出来了贺知县与府台衙门,是穿一条裤子!”

    长随道:“这贺南儒依仗是隆庆二年的进士,处处要压过老爷一头,所以这一次故意按着粮不发,就是要为难我们。听说那姓贺的都放出话来了,叫老爷不出三个月,必丢乌纱帽。”

    周知县冷笑道:“他要帮得到才是,我翻过身,就要贺南儒死无葬身之地。”

    “东翁眼下闽县衙门,府台衙门是都没指望了,也只有抚台衙门这最后一条路了,若是沈师爷能说通胡提学向抚台大人递话,那么这此事就有眉目。”徐师爷道。

    周知县摇了摇头道:“难。”

    徐师爷道:“他与胡提学都是湖广同乡,只要胡提学能说动抚台大人,贺南儒敢不答应?”

    周知县又端起一杯新茶呷了一口道:“且不说胡提学是否答允,抚台大人履新不久,威信未立,也很难插手此事。”

    说话间,外房脚步声响起。

    帘子掀开,沈师爷走了进来。

    周知县一见沈师爷,就起身问道:“沈公,莫非胡提学答允向抚台大人说话?”

    沈师爷摇了摇头,笑着道:“东翁!喜事,喜事!”

    周知县知沈师爷不会无的放矢道:“沈公,你就直说吧。”

    沈师爷笑了笑,当下将一张纸递给周知县。

    周知县将纸接过看起,徐师爷亦是贴在一旁看去。

    啪!

    周知县伸指一弹纸页,仿佛看到一篇好文章般道:“好文!”

    徐师爷看后,对着沈师爷也是一揖到地道:“苏秦,张仪复生,也不过如此。沈公真乃大才!”

    沈师爷汗颜道:“不敢当,不过是案牍之劳罢了。”

    徐师爷道:“就算衙门里几十年的刀笔吏,恐怕也没有这等见识,沈师爷实不必过谦。”

    周知县微微点头道:“当得!”

    徐师爷道:“东翁,事不宜迟,我立即就以衙门的名义,草拟文书,投至闽县衙门去,看贺南儒这匹夫如何下台!好一句今皇上为天下之共主,岂忍闭闽县之粜,以乘侯官之饥!仅此一句,足可叫贺南儒吓出屎来,哈哈,痛快,痛快!”

    说完徐师爷大步离开了,其余长随也是一并向周知县贺喜。

    周知县怫然道:“有什么好贺喜的,我就从来没怕过。”

    众人也知这知县喜怒无常,讨了个没趣就只怨他们自己摊上了这极品县令,当下一并退下。

    沈师爷跟在周知县犹豫是否把林延潮的事隐瞒下来,自己窃居其名,但想想对方身后有提学道的后台,这事恐怕瞒不住,反而成为官场上的笑柄。

    于是沈师爷道:“东翁,其实这计策并非是在下想的。”

    周知县看向沈师爷道:“我就猜得,若是沈公你想到了,也不会提学道一来人就提出来了。胡提学,我真小看你了,本以为你不过一介书生罢了。只是……”

    周知县皱眉道:“我们欠下胡提学这么大人情,恐怕不易还之,你看是不是先派几个家人去湖广收些田产宅子,再去扬州杭州买几个瘦马船娘?”

    沈师爷连忙道:“东翁,你误会了,出此计策的,也并非是胡提学。”

    “哪是何人?”

    沈师爷低声东:“东翁,还记得今日告状之少年。”

    周知县一愣:“怎么是他?笑话,非久历宦场的人,怎能明白其中关窍?就说你在衙门治了二十年的刑名,也是毫无办法,他一个小孩子就能想得到?”

    “东翁,我也是不敢相信,但千真万确啊。此子真是聪颖,洪塘社学也就罢了,今日县衙之上,我就感觉此人非池中之物,而今……”

    周知县皱眉问道:“此子现在在哪?”

    “被我安排在寅宾馆住下了。”

    周知县脸上惊讶的神色已是过去,捻须道:“我看没什么的,不过一时运气,再说了少时了了,大时未必的人多了去了。”

    沈师爷不好说什么,他知道周知县的脾气。

    沈师爷只能顺着周知县的话道:“东翁说得是。”

    周知县走了两步道:“这样吧,赏这少年五两银子打发了就是。”

    沈师爷听了脸色一变,上前一步道:“东翁,这太少了吧。”

    “一个读书郎哪里有使钱的地方。五两银子不少了。”

    沈师爷道:“区区一个少年没什么,但他也是许先生荐来的,是胡提学的门生。”

    “那就叫他不要将此事泄露出去好了。”

    “这恐怕……”

    周知县怫然道:“一个孩童,也担心这,担心那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与许先生都是绍兴人嘛,此事也托了不少关系。这样事情一成我亲自见见他。如此你也不会失望吧。”

    “至于那少年报酬的事,就看他敢与我要多少了?”说到这里周知县浮出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