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林高着当官
    林延潮坐船到了洪塘渡后,下船步行回家。

    天色已是渐渐晚了,风轻轻吹着,林延潮望见那江边堤坝的轮廓,知已是离家很近了。

    省城的繁华如同烟云般打眼而过,而回到了自己小山村,闻鸡犬之声,见炊烟人家,心底却有种踏实之感。

    林延潮走到村口却到堤坝上,有一个俏生生的身影,迎着江风立着。

    “浅浅!”林延潮不由吃惊道。

    对方听到叫唤看了自己,从堤坝上飞奔下来,不是浅浅还能是谁。

    林浅浅提着裙子,跑下堤坝,见了林延潮就是大嗔道:“你这没良心的,走了这么多天,也不差人给家带个话,你不知我和爷爷多担心你吗?”

    见林浅浅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来,林延潮连忙道:“好了,好了,浅浅,我错了。”

    哪知自己这么一道歉,林浅浅却是哭得更厉害了道:“大伯还以为你被胡提学留住了,但去提学道衙门问了,你根本没在,你这几日到底去哪了?”

    林延潮笑着道:“我与你说,这几日我见得人可多了。住里了县衙里的寅宾官,还有县太爷的师爷,胡提学的幕客都说过话,喝过茶。”

    每个男人都喜欢在自己喜爱的女人面前吹嘘,林延潮也不例外。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回家再与你说,江边风大!”

    “回去老老实实与我说,不许不许骗我,知道了没有?”林浅浅认认真真地与林延潮说道。

    “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骗浅浅你啊。”林延潮笑着哄着林浅浅。

    “我这一次进了城,可是救了好多百姓呢?”

    “胡吹,我不信!”

    林延潮笑了笑,见林浅浅已是破涕为笑,满是笑靥,这哄女人的本事,他本就不高,所幸经过上任女友多番培训,对付没见过世面的小萝莉还是可以的。

    两个人快到家里,村里都是人。

    浅浅为了避嫌,不愿意和林延潮一起走,而是先一步跑回了家里。

    “潮囝,你这一次打官司的事,四叔都听说了,谢总甲都被你打得没脾气了!”

    “还是读书人好,连县尊老爷也得给你面子。”

    “咱们村以后就看你了。”

    见一堆叔叔婶婶辈都在夸自己,林延潮也是应对着道:“哪里,哪里,运气而已。”

    “这后生,真谦虚!谢总甲,眼下不敢为难我们村!”

    “来,捎上这蛋,算是三姑一点心意!”

    “这是昨日烟丝,回去给你爷爷解解瘾。”

    “潮囝,不要推脱,你是能人,将来中了秀才,不要忘了你婶娘就好了。”

    林延潮推不过,将东西带回了家里。

    推开门林延潮就见大娘在灶前煮菜,一见林延潮却是脸色一变,但没说什么继续掌勺。外面村民的言语,大娘想必都听见了。

    爷爷抽着水烟,大伯,三叔在坐在一旁见到林延潮回来都很高兴。

    大伯笑着道:“潮囝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几日可把浅浅急坏了,三天两头往堤坝上跑,见提学没有太多事吧?”

    林延潮看了林浅浅一眼,林浅浅害羞地低下头。

    爷爷将水烟一放道:“大伯说你这两日不在提学道里,你是去哪里?”

    三叔立即满是计较地道:“潮囝,听说省城繁华,可是好玩了,你年纪轻轻,经不住诱惑,可没乱花钱吧。”

    大伯道:“你不知潮囝这一次多厉害,还是本省督学的门生,就算花钱应酬一些也没什么,你说是不是。”

    听家里人你一言我一句,林延潮不由道:“你们都问我,我可只有一张嘴,没办法都答得过来。”

    众人都是一笑,林浅浅看着林延潮,如小媳妇一般站在他的身后。

    林延潮笑着道:“爷爷你明日要去铺里吗?”

    “嗯,”林高著将水烟放下问,“有什么事?”

    林延潮道:“县衙里的沈师爷请你过衙门一趟,准备和你商量任河泊所大使的事?”

    “吓,这是怎么回事?”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不是爷爷,而是在一旁掌勺的大娘。

    大伯也是道:“河泊所大使,专课鱼税,算得上是官了,沈师爷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将这好处落给咱们家。”

    林延潮道:“我只是顺手帮了师爷一个忙而已,沈师爷不过投桃报李罢了。”

    大伯听了道:“这是真的吗?你小小年纪,能帮沈师爷什么忙呢?”

    “是真的,但不方便说。爷爷明日去了就知道了。”

    “好,我去一趟!”林高著开口道。

    大伯连忙道:“爹,小孩子说话了,你怎么也信了?你这几日没去铺里,事都耽误万一问责下来,怎么办?”

    林高著道:“潮囝虽是小孩子,但办事比你稳重。”

    林浅浅在一旁道:“我信潮哥的。”

    第二日中午,林高著从城里回来了,林延潮看见他脸上皱纹道道都舒展开来,人仿佛也年轻了十岁一般,而身上也是穿着崭新的公服。官服俱用直纽,还有练鹊补子。

    大伯到了门口,不能置信地道:“爹,这事是真的啊?”

    林高著笑着道:“是啊,成了,印用条记都带回来了。”

    大伯看清了林高著手上的代表官家身份的铜条记,大喊一声道:“我的老天啊,是真的啊!”

    家里人都是围了出来,林高著笑着道:“你们看我这衣袍合身吗?”

    “合身,合身!”大伯顿时哈哈大笑,看着林高著的公服,眼底露出羡慕的目光,“爹,你也借我穿几日成不成?”

    “好了,别扯了,把爹的衣裳扯皱了。”大娘在旁说道。

    三叔也是笑得合不拢嘴:“这么说以后,我们家至少每日新鲜的鱼虾可就不愁了。”

    “何止是鱼虾啊!爹往后这十里水上的人家,都不是要听你的吩咐吗?”大伯在一旁道。

    林高著笑了笑道:“别说大话,还是要多谢潮囝给我打通了关节才是。若非如此沈师爷也不会替我做主应承下来。”

    林延潮笑了笑,没说什么。

    大伯可是忍不住了上来道:“潮囝,你真厉害啊,上了县衙一趟,就替爷爷落了这么好的缺,你什么时候也帮你大伯一把啊?”

    一旁大娘也是震惊过了,在一旁对大伯道:“是啊,相公,你就算给黄班头帮役一辈子,最多也就当个衙役出息了,但朝廷有规定,娼优隶卒,三代不得科举。你当了衙役,延寿就没办法参加县试了。”

    大伯脸一红道:“婆娘,我哪里稀罕当皂隶了,我想是入衙门当书吏啊,就算不是经制吏也成,潮囝,能进衙门当差是你大伯一辈子的指望,你就帮帮我。”

    “大伯想多,我哪里有那么大能耐,这一次也是巧合罢了。”

    大伯道:“你别谦虚啊,你能认识沈师爷,这可是多粗的一条腿啊,人家可是绍兴师爷,多少年的案牍之吏。县尊老爷的第一心腹,你只要替你大伯说一句话,进六房当差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大娘也是喜滋滋地道:“相公,当年算命说我是有官人夫人的命,你若进了衙门,我看我爹,我大哥他们以后还敢不敢瞧不起你。”

    吏员虽然不算是官,但在老百姓的眼底已是不得了。听了大娘这话,林延潮和林浅浅都是一个劲想吐,当初家里最瞧不起大伯的人,可就是大娘了。

    “婆娘,说这些做什么,赶紧的煮几个好菜,想想你以前是怎么待人家的,你先给潮囝赔个不是。”

    林延潮道:“大伯,大娘,这我可不敢当啊,过去的事,都算了。”

    大娘赔笑道:“你这死鬼,你看潮囝多大度的人,过去的事提了作什么,我给潮囝,浅浅认错还不行吗?这几日家务我可是碰都不让浅浅碰一下,我全包了不是。我看潮囝这么出息,我们浅浅将来才是官人夫人命!”

    林浅浅听了大娘的话,顿时心花怒放,那喜色是想怎么遮掩也遮掩不住。

    “别说了,快整几个菜,再去弄点好酒来,最好是藏了三年以上的青红,我们中午好好闹一闹,先恭贺爹去河泊所新官上任!”

    “好的。”大娘顿时温顺地离去了。

    ps:今天还是两更,求下推荐票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