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钱没了
    大娘走后,没有料到,不一会儿,谢总甲,谢家老三与大娘一并来了。

    谢总甲是抱着一瓶好酒,一见林高著就道:“亲家诶,我是来给你来道喜了。”

    林高著迎出门去道:“总甲客气了,老大家的,你这还劳动亲家做什么?”

    大娘笑着道:“爹你眼下你当了官,我这不是让我爹给你来贺一贺,也当作以往不对的地方,给你赔罪了。”

    谢老虎赔笑道:“是啊,亲家,咱们都是一家人没有隔夜仇啊!”

    谢家老三也是提了一条肉,一条大肠道:“是啊,亲家公,你这一高升,咱们官面上也算是有人了,以往我和我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不要往心底去啊。”

    “哪里,哪里,都过去事,咱们没有隔夜仇,这几日大娘很好,这才是过日子的样子。”林高著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大伯和大娘满脸都是喜色,以往在夫家地位低,大伯也是受气,但眼下随着林高著当了河泊所的所大使,谢家就要开始仰仗着林家了。

    说着大娘就下厨要整治谢家老三带来的大肠和肉,还温了酒,林浅浅要打下手,但大娘却怎么也不肯。

    这一番席面上,大娘可是使了全部手艺,整治了好几道菜,好大的一条清蒸黄瓜鱼,一大盘的红烧肉,酒烧大肠。还有一盘蛏干肚,这可是好菜啊,林延潮尝过一次,用蛏制成的蛏干、羊肚和老酒一起炖煮,海鲜的鲜味将羊肚的膻味盖住再配以老酒的醇香,吃得差一点连舌头都吞进去了。

    开了封的上好青红,酒香四溢,那倒出来的酒水如清清澈澈的十分好看。

    “亲家,以前的事,都不提了,咱们的交情都在酒里。老三来和我一起敬亲家一杯。”谢老虎眼下是彻底服软了。

    谢家老三也是举杯道:“亲家,来我敬你。”

    林高著笑着道:“大家别的话不说了,不醉不归。都举杯!”

    家里人都是举起杯子,林延潮和林浅浅也是倒了一点。

    林高著道:“今年家里遭了大水,大家过了好一段苦日子,这家还差一点散了,但眼下咱们苦尽甘来了,大家干了!”

    众人都是碰杯。

    林高著看向林延潮道:“这事还得多亏了潮囝。潮囝,你出息了啊。别的不说了,眼下我当了官了,家里日子好了,你就一心一意的给我们林家读书,你每月从我这拿五钱银子,若是有其他使钱的地方,尽管来爷爷这取。你考上秀才前,不许为钱的事费半点心。”

    林延潮当下点点头,自己一直窘迫的钱财问题,总算好转了。

    大娘听了脸色顿时有些不好,谢老虎看在眼底,心想这女儿怎么还这么不懂事,这谢家二郎怎么惹得起。当下谢老虎道:“亲家当了河泊所大使后,每年进项少说二三十两的银子,拿出几两银子资助孙子读书,根本不算事儿。”

    大娘脸色这才好了一点,陪着干笑了两声。

    “潮囝,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林高著问道。

    林延潮点点头道:“爷爷,延潮别无其他所求,只有一句话,家和万事兴!”

    “家和万事兴!”

    众人听了都是停杯品味起这句话来。大伯,大娘都是对望一眼。

    大伯道:“潮囝这话说的好,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

    林延潮笑着道:“多谢大伯了,我也只希望浅浅以后,不要每日每夜都打草席了。”

    “这是当然了!浅浅没出嫁前,也是咱们家的女儿,不能再让你辛苦了。”大伯开口道。

    林浅浅道:“多谢大伯的好意,浅浅打草席,也不怎么辛苦。”

    “不行,以前家里日子过得紧,但眼下家里还缺你这几个钱吗?”林高著开口道。

    “那我白天打,晚上不打可以吗?”林浅浅弱弱地问了一句。

    众人都是大笑。

    大伯则是拿着酒杯道:“潮囝,你在沈师爷那再努力努力,帮大伯说个好话,给我在六房谋个差事。此事就都靠你了,你可不能不帮啊。”

    说着大伯继续拿捏起长辈的架子。

    大娘在一旁道:“你怎么说的,都是一家人,潮囝怎么会不帮你呢?你说是不是。”

    林延寿在那一筷子夹了个红烧肉,却被大娘用筷子打掉。林延寿当下就哭闹起来:“娘,我要红烧肉,红烧肉。”

    “吃什么吃?”大娘当下夹了一筷子红烧肉给林延潮,又分了一大块鱼肉给林浅浅。

    “大娘,这。”林延潮推辞了一下。

    这一番弄得一直毫无存在感的三叔埋怨道:“大嫂,你也不能偏心啊!”

    接着三叔心底不平衡起来向林延潮道:“潮囝,你什么也给你三叔弄一个好差事啊。”

    林延潮笑呵呵地,林浅浅也是坐在一旁笑着始终没有停过。

    这一顿饭,气氛很好,桌上好酒好菜,又是一大家人。只有三叔酒量不行,早就喝高,进里屋躺着去了。。

    喝得日头偏西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人问道:“这是林大使家里吗?”

    一家人正诧异,林高著任河泊所大使的消息,才刚刚传出,怎么就有人听到消息上门来了。

    林高著应了一声,但听数人在门外向林高著道:“恭贺林大使高升,我乃是河泊所攒典,这几位都是巡拦,以后都要在老爷你手下听差,故而不请自来拜见老爷,作了恶客。”

    林延潮也是心想,事一下子都传了这么远了。

    林高著哈哈笑着道:“还什么恶客,不恶客,原来是自家兄弟,何必见外,快老大,老三去隔壁家借着桌椅,再借几副碗筷,大家聚一聚。”

    “这叨扰大使了。”

    一家人都迎了出去,林延潮当下就见到一排人,为首是一名吏员,其他都是巡拦打扮。这吏员必是攒典,没有副大使,就如同所大使的副手了。

    这几人都是很有礼数,不是空手来的。

    “这,这,这怎么好意思?”林高著看着贺礼犯了难。

    “属下一点心意啊,大人可一定要收啊!”众人一并言道。

    林高著见推辞不过当下道:“好吧,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听林高著答允,大伯,大娘脸都笑开了花,若不是客人在,早就上去拿过来了。这些贺礼都是最少一百钱以上,最多的则有三百钱,还有不少蛏干,淡菜干,鱼干,虾干等干货。谢老虎,谢家老三看得是眼珠子都要瞪下来了。

    攒典道:“一点意思,不成敬意,待大使履新后,渔民编户网首还是一封孝敬送上。”

    大伯顿时惊喜交加道:“没料到你们河泊所日子,这么好。”

    攒典笑着开口道:“比起衙门,其他司局,这不算什么,不过胜在无事责任轻。但有句话说的好,河官顿顿食鱼羮,不待侯门有铗声,往后大使家里不谈有大肉,但大鱼一日三餐都是有的。”

    听攒典这么说,众人都是哈哈大笑。

    众人入了房,顿时午饭直接转成了下午茶,大家接着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