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无不散之宴席
    “你的学业已是有很好的根基,若是按部就班,或许不出几年,你的课业就可以胜过你的先生,甚至于我。”林诚义徐徐言道。

    “若是你想要的功名只是秀才,甚至廪生,那么在这小山村蛰伏下去,或许有一日你会达到的。”

    “或许有一日?”林延潮目光一凛,“那是什么时候,五年,十年或者是二十年?学生不愿蹉跎岁月,要争就只争朝夕,学生要参加后年县试。”

    林诚义目光一亮,点点头道:“我果真没有看错你,你方才说本朝有十八岁中状元,那是记错了,本朝最年轻的状元是成化年间的费宏,年二十岁,曾三度入阁。”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属猪的吧,明年就是鼠年了,要十三了,后年童子试就是十四了。奸相严嵩五岁发蒙,九岁进学,就以本府来说,十二三岁,蒙童进学为生员,甚至三试案首的也不少,所以你十四岁赴童子试也不算太小,难就难在一年半内,你要将四书五经融会贯通,就是严嵩,费宏复生要做到这一点也是不易。所以你不从现在开始发奋,是不行的,不可有半点心存侥幸。”

    “是,先生,敢问先生,我何日可以去书院读书?”林延潮正色言道。

    林诚义点点头道:“你拿着我的荐信,随时可以,先在书院之中,与立志赴举业的同济切磋,授山长讲郎的指点和教导,当然你先将此事告之夫子,再去告诉家里人。”

    “去书院求学,身在异乡,难免艰难,若是嫌苦,也可以不去。一切你自己拿主意。”

    “学生明白了。”林延潮目光中露出坚决之色。

    社学里。

    老夫子筷子夹着藕片,一面吃着,一面喝着小酒。

    听林延潮说完,老夫子点点头道:“我早料到有这么一日,我也没什么好交代你的,去吧!去吧!”

    林延潮向老夫子郑重行了一礼,当下告退。老夫子默默看着林延潮背影一眼,淡淡道了句:“浅水难养蛟龙!”

    回到讲堂间,徐风吹过。

    林延潮抬起头来,眼前大榕树沙沙响动,自己在此发蒙,三年之久,一景一物难免有几分感情。

    这一刻林延潮不觉得想起了高中离校前,与同学高谈阔论,想着他日放飞的心情。活过一世,这些心境不免还是影响着他,多了几分惆怅。

    “延潮,先生找你说了什么?”张豪远本来笑着向林延潮问道。

    侯忠书也是过来,笑着道:“先生,是不是鼓励你,让你好好读书,将来也如他一般做个案首啊!”

    “嗯,先生入了府学了,我等也不能堕后才是。”张豪远笑着道。

    “哼,案首?”张归贺本是要去找老夫子的,听到这句话停下脚步看了林延潮一眼,“延潮,你还是在社学,先胜过我再说吧!”

    众人都知道,张归贺自从林诚以中秀才后,也是拼命读书,倒真有与林延潮一较高下的意思。

    “归贺,你要胜过延潮,还是先赢了我再说。”侯忠书上前言道。

    “就你,还从来不放在我的眼底。”张归贺仰着头。

    “你,我还没将你放在眼底呢?”侯忠书气道。

    “那我考你,子曰,吾不试,故艺,何解?”

    侯忠书愣了道:“吾不试故艺?我不是故意?这很难吗?子曰,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故意的!

    哈哈,大家都是捧腹笑了起来。林延潮也不由莞尔。

    张豪远笑着道:“归贺,忠书还未读论语呢?你别捉弄他。”

    张归贺笑了笑,看向林延潮,一副斗志昂然的样子。

    “各位同窗,我不日要去濂江书院读书。”

    林延潮说完,场上一下子静了下来。

    侯忠书一愣道:“书院?延潮你要离开我们了吗?”

    林延潮点点头。

    “濂江书院,是濂浦林氏开设的,专课童生,不说全府,就算放在全省内,也是第一流书院,”张豪远言语里有几分萧瑟,“延潮,真要恭喜你了。”

    “那也未必。”张归贺牙齿紧咬似憋出了这几句话。

    一旁其他社学同学听了,也是围了过来。

    “什么延潮,要去濂江书院?”

    “延潮,在哪里读书不是一样,何必要舍近求远?”

    “是啊,大家都舍不得你啊。”

    “大家有你在,故而才有准头和方向在,你一走了,恐怕大家就懒散了。”

    “是啊,归贺不是放下话说要胜过你,也比以往用功了许多啊。”

    “胡说,我哪里有讲过。”

    “好了!”老夫子走了出来。

    老夫子道:“你们在吵什么,延潮要去濂江书院,是他的造化,你们怎可以情义捆绑,若是你们有本事,也去濂江书院啊!”

    林延潮道:“各位,这三年来同窗相伴,延潮足感谢大家的照顾,在此谢过!”

    当下林延潮长长一揖,众人也是连忙作揖,纷纷道:“延潮,不敢!”

    “先生讲过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相离乃是为了下一次相聚,但盼再见之时,同窗之情,长存心底!”

    “不错,同窗之情,长存心底!延潮,我等就在此先祝你宏图展翅了。”社学学童们纷纷言道,与林延潮说一两句道贺的话。

    “延潮兄,苟富贵勿相忘啊!”

    “是啊,以后小弟去你那打秋风,不要装得认得啊。”

    哈哈!

    闽水涛涛,奔腾流淌入海。

    自古闽地的地势,高低起伏的山脉,犹如一张圈椅上高立的椅背,三面包围整个闽中盆地圈在其中。

    古代想离开闽地不易:东南面是茫茫大海,风波不定,其余三面山脉耸立,想要进入闽地深处,闽水一道算是最方便的。但即便如此,闽水也不容易走,号称路远、山高、坡陡、谷深、流急、滩险。

    一辆牛车,行向洪塘集镇的埠头上,天没有大亮,但闽水上已是一片繁忙。

    水上早有放排工,驾着长长的排厂沿江而下。先是毛竹制成的排钉将砍下的大树钉成木排,然后五六个木排钉在一起,上面用竹子搭成小屋,屋顶覆以多层茅草,以防晒避雨,排厂里可以住人,也可以烧水做饭。

    林延潮提着大包小包,背上还有重重行囊,从牛车下来后,林浅浅怕林延潮背不过来,也帮他提着几样。

    林延潮不愿意其他人来送的,但林浅浅还是坚持要来,稍带上张豪远,侯忠书两个小伙伴。

    “大家留步吧,别舍不得我!”林延潮开玩笑说道。

    “我们想跟着也没办法,先生照顾你只推荐了你一人进书院,我们要去都没办法。”张豪远有点酸溜溜地道。

    林延潮笑了笑。

    “还说呢,你爹不是打算,将你换到城里的沙合社学去吗?就我了,还是只能留在洪塘社学里,看老夫子的脸色。”侯忠书埋怨道。

    林延潮道:“老夫子的学问,已是很好了,你可要用心。”

    侯忠书点点头道:“好吧,听你这一次,潮哥。”

    “好。”

    “浅浅,你要和我说什么?”林延潮看向林浅浅。

    张豪远,侯忠书都识趣退开。

    林浅浅嗔道:“不过是去濂浦读书而已,又不是背井离乡,你记得三个月回家一趟就好,不然我不给你钱花!”

    林延潮笑了笑道:“知道,知道。”

    “第一不许乱花钱!”

    “第二将心思放在读书上,别乱交狐朋狗友!”

    “第三要记得我,就算林家尚书相公的女儿,哭着求着要嫁给你,你也不能答应。”

    听到这一句一旁侯忠书,张豪远捧腹笑了起来。林浅浅拿眼睛一瞪,侯忠书立即道:“我们肚子疼,肚子疼,你说什么我们都没听见。”

    张豪远道:“我们去看看船来了没有。”

    两人一并离开。

    林延潮道:“别理他们,你说的我都照办就是了,还有第四,第五呢?”

    “暂时没有了。”林浅浅垂下头。

    “那你也保重自己,别编草席了!眼下家里日子不是好了,别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买点好看的衣服给自己。”

    埠头上熙熙攘攘,人潮涌动,两人分别在即,但又不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