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面试
    林延潮身上虽穿着浅浅刚给他做的长衫,但一看布料,就不甚名贵。斋夫难免有些衣冠取人的看法。

    “你要入书院附读?”斋夫上下打量林延潮。

    林延潮道:“正是。”

    对方又问道:“你姓林,那么是濂浦林氏子弟?”

    “不是。”

    “不是?那可你府上有人在朝中做官?”

    林延潮点点头道:“算是吧。”

    斋夫脸色露出释然的神色道:“原来是官宦之后,失敬,失敬,敢问一声官居何职,不是冒昧打探,但我总要记录一下,还报给山长讲郎知晓。”

    林延潮善解人意地道:“当然,我爷爷是本地河泊所大使。”

    斋夫神色一僵道:“河泊所大使那是几品?”

    “杂职,不入流。”

    斋夫听了不由失笑问道:“唯一只能是你家财丰厚了?不过看来不像的样子。”

    “爷爷没成为河泊所大使前,家里勉强只在温饱。”林延潮如实答道。

    斋夫点点头,当下拿着林延潮荐信仔细地看起了第三遍。

    林延潮开口道:“敢问我还能入书院读书吗?”

    当下斋夫道:“河泊所大使不算什么,你也差不多算是寒门子弟,按道理来说,书院是不会收录寒门子弟的,但除非你学业实在太过优异,或是有族里宗老,给你写的荐书。”

    林延潮看向对方手里拿着的荐书问道:“可我的荐书可以吗?”

    斋夫道:“我也就诧异了,你身为寒门子弟,居然有资格让老尚书相公,亲自给你写荐书,这实在是搞不懂啊!”

    老尚书相公???

    林延潮来之前,仔细打探过濂浦林氏的底细。濂浦林氏出了四位尚书,除了两位已是过世外,还有两位都是健在。

    一位是前南京礼部尚书林庭机,现在已是致仕在家,另一位则是现南京工部尚书林燫。林燫眼下身在南京,自不可能是他,写信来推荐自己。

    所以只能是在家休养的林庭机了。林庭机历任南京国子监祭酒,太常卿,南京工部尚书,最后官至南京礼部尚书,后因为儿子林燫升任北京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学士后,为了避嫌,提前致仕。

    林延潮也是搞不清楚,但想来只也能叹服林诚义太强大了。他说是向族里宗老要求自己入濂江书院读书,但是没想到竟然是向林庭机请求的,这大腿未免也太粗了点吧。

    正待林延潮沾沾自喜时,这斋夫将信纸摊到桌面道:“不过老尚书相公,只是在信里说,给你一个进书院面试的机会,却没有说要录取你。”

    “什么意思?”

    斋夫嘿嘿笑了两声道:“也就是说,虽然你错过了报名时间,但看在老尚书相公的面上,我就替你报上了,但是三日后录用考试,能不能过,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本事。要不然外人还以为我们这濂江书院,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读的。”

    最后还是要考试,不过也好,至少林诚义让自己至少有了一个参加考试的机会。

    当下斋夫拿着了笔墨给林延潮道:“将你姓名,籍贯,年庚,几岁发蒙,几岁读经学,蒙学读过什么书,又治过什么经,都写下来,另外三日后,再拿一篇你最得意的文章,对了,里面必须附一篇策问给讲郎看,什么不懂什么是策问,我等会再与你说。写完后,我带你去吃饭,再给你在村里找个房间先住下。”

    林延潮一边写一边问道:“敢问三日后讲郎会考我些什么?”

    “你管那么多,我们濂江书院收取学员,也自有一套章程。总之你有才华,都不用担心就是,没有才华,趁早走人,也别浪费功夫。”

    林延潮不由腹诽几句。

    写完之后,斋夫看了一遍道:“好了,我先带你去用饭。”

    这斋夫领着林延潮穿过学堂,来到后寝的食堂,对一个膳夫问道:“中午还剩些什么吗?”

    那膳夫道:“还有些牡蛎粉干。”

    “先将就一下吧。”说完斋夫走出门去了。

    见林延潮没说什么,膳夫当下从锅底里舀了一大碗牡蛎粉干给林延潮,然后就出去忙了。

    虽是剩饭,而且粉干也干了,没有汤底了,但林延潮早已是饥肠辘辘,拿起筷子就往嘴里扒去,一吃下虽有点冷,但是味道还是很不错。里面芹菜的味道恰到好处,牡蛎也很新鲜,但是如果有一点老干妈就更幸福了。

    嘘嘘几下,就是半碗粉干进去。

    “吃慢点,粉干坏胃!”

    斋夫不是什么时候又回来好心劝道,林延潮笑了笑,当下放慢了速度捡起芹菜吃,还是有点美中不足遗憾问:“你们这都没有番椒吗?”

    番椒也就是辣椒,这个时候应是传入中国了吧。

    林延潮这么问,斋夫,膳夫一并摇了摇头道:“听都没听过。”

    林延潮一碗吃完,将碗一举道:“再来一碗。”

    一旁膳夫也摇了摇头道:“我倒是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学童。”

    林延潮嘿嘿笑了两声,终于吃得饱腹肚圆,吃干抹尽后才罢了手。

    等了许久的斋夫,在一旁看了也是没好气地道:“走吧!”

    三日后,林延潮再度来到濂江书院。

    天正下着蒙蒙细雨,昨夜秋雨袭来,打下不少枯叶在地上。

    阁楼前的水池上挂着一层青苔,在书院的台阶上,几名仆役正在打扫,林延潮拾阶而上。

    这里到处透着一种古朴的味道,书院是唐朝时建的,南宋时朱熹来福州讲学,在书院传道,开创闽学。

    南宋灭亡后,张世杰、陆秀夫护着宋帝在福州登岸,以此为行宫,书院见证了南宋的落日余晖。

    元灭之后,国朝鼎立,濂江书院随着林家的辉煌,出了八个进士,四个尚书。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但见三日前空旷的小楼里,已是坐满的学生。

    郎朗读书声传来,穿越千年,无数士子曾在此头悬梁,锥刺股。

    林延潮驻足在外,不由心底有了几分敬意。

    走到昨日的耳房,那日接待自己的斋夫,正在那看见林延潮后道:“等你有一段时候了,跟我来吧!”

    “是。”

    林延潮当下跟着斋夫从小楼旁绕过对林延潮,对着小楼道:“这是文昌阁,当年朱子讲学的地方。”

    然后他又指着一厢房道:“这是右厢,当年朱子所住的地方。讲郎正在里面考校学生,你先在厢房等候一阵。”

    说着斋夫走进了厢房,林延潮左右看了下,但见文昌阁前平台上,类似笔洗的石臼,一旁石栏正面刻着文光射斗四个大字。

    此地的一景一物,都是满满带着书院,悠远传承的气息。

    无人闻之时,韦编三绝,读书进取,国家危难之时,投笔从戎报国,都说书生误国,逢国难之时,如文天祥之辈的读书人,何尝不曾为国奔走,死于社稷。

    由宋,明以来,就是士大夫与天子共天下,国家以科举量才取士,如王守仁,张居正般胸怀天下之志的雄儒,正是我辈读书人。

    撑着伞,下着小雨,耳旁回响着阵阵读书声,林延潮不由道:“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这一声激得一旁经过的几名学生不由驻足。

    林延潮暗道失言,竟是将东林党党魁顾宪成的名言给窃取了。

    林延潮立即转过身去,装着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般,打量起四周来。

    正好这时右厢的门打开了,抽咽声从里面传来,但见一名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童,走了出来。

    一旁一名四十多岁穿着圆领襕儒生对一名穿着绸衫的中年男子道:“令郎根底还算扎实,但还需再打磨一下,回去读书,待明年开春了再来试试。”

    那男童听了哭得更是伤心,一旁穿着绸衫男子道:“还是多谢先生指点了。”

    说完中年男子将男童领走,这时一旁斋夫指着林延潮道:“林先生,这是从洪塘乡来的学生。”

    林延潮心知此人就是书院讲郎林燎,贡监出身,但见他穿着玉色布绢的衣裳,宽袖皂缘,头上皂条软巾垂带。这是标准的生员衫,举人监生也经常穿。

    这个时代,一介秀才都可能有后世国学大师的水准。

    林延潮向林燎行了一礼道:“林延潮见过讲郎。”

    讲郎林燎点点头,对林延潮道:“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