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神童
    待林延潮走后,林燎揉了揉眉间,想起还要和山长说收录学生的事。

    当下披上衣服,撑起伞,走到书院的西院一屋,屋上门匾上写着‘借庐斋’三大字,

    走入借庐斋,隐门之后还悬着一匾书着‘经魁’二字,右首旁落嘉靖辛丑年福州知府邬绅为,左首嘉靖辛卯科乡试第五林垠立。乡试第一名称解元,第二名称亚元,第三名至第五名称经魁。这五人也称为五经魁。第六名称亚魁,至于其余中举的举人,都可称得上是文魁。

    在一县一乡里,家里拿块举人文魁的匾额已是稀罕物,至于经魁的匾额就更是稀罕了。

    这一块经魁牌匾,是福州知府邬绅,给嘉靖十年乡试第五名的林垠立的。而牌匾上的林垠即是濂江书院山长,已是致仕十几年了。每次看到这牌匾,林燎就会无比羡慕。

    经魁牌匾下,还写两行对联,山川寄迹原非我,天地为庐亦借人。这对联想必就是借庐斋的来历了。

    而濂江书院的山长林垠,穿着一身丝绢儒生道袍,正伏在书案上挥豪。

    山长林垠见了林燎示意对方稍待,林燎也是不敢惊动,屏息静气站在一旁。

    山长林垠写完之后,林燎递上浸湿的毛巾,看着书院山长方才挥毫之作,仔细品道:“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此诗读来不仅隽永,还深得市井情趣!”

    林垠净了净手,取下胡夹,抚着额下银须笑了笑道:“万物莫不有理,道理都是在这浅显生活之中,我们才应格物致知。”

    “山长说得极是。”

    林垠摆了摆手笑着道:“又不是师生应对,不必拘束,这次弟子如何,有没有可以栽培的?”

    林燎当下毕恭毕敬地道:“山长,书院这一次收录了三个弟子。”

    山长林垠看了笑着道:“慢着,让我猜猜,看你神色,显然是有十分得意的弟子吧。”

    林燎笑了笑道:“山长明鉴,果真一点都瞒不过你,山长可记得叶桂山?”

    山长林垠想了一会道:“我记得,桂山是他的号吧,他不是你府学的同窗吗?隆庆元年天子登基,开恩科,他拔恩贡入国子监,眼下该是国子监肄业,在京准备会试吧。”

    林燎笑着道:“是啊,山长的记性真好,庆隆五年时,他龙门点额之时,还写信向我借盘缠,说还要再等三年,不中进士,绝不还乡。”

    山长林垠捻须道:“桂山此人,真是执着。”

    林垠,林燎一人是以举人出仕,一人是以贡监,但却都不是进士之身。这叶桂山执着举业,也真是令二人佩服。

    林燎道:“学生,也是这么说的,但还是借给了他十两银子,不知是否如此,良时兄看得起在下,将他的长子托付给我,委我教导。”

    山长林垠笑着道:“你何必妄自菲薄,而你是嘉靖年间的岁贡,在府学就学时,位次可是比他高啊。你来教他儿子,足够了!”

    林燎叹道:“话是这么说,但他这儿子,实是不能让他小看,你看这是他八岁时的对子!”

    山长林垠双眼一眯,他年纪大了,故而将纸拿得近一点,另一手叩着桌子合韵念道:“日长似岁闲方觉,夜永如年卧不知。”

    读完后,林垠闭上眼睛,继续轻轻击节道:“此诗清新脱俗,文意隽永,真是他八岁所作?”

    “是啊,山长。”

    山长林垠收敛起笑容,正色问道:“此子治经如何?”

    “这正是学生要说的地方,先生你看就是。”

    山长林垠看了几篇对方写的文章,诧异地问道:“此子年若干?”

    “十四岁。”

    “受业何人?”

    “无他师,师其家里大人罢了。”

    “难得,难得。”

    “此子乃神童,弟子怕教导不了,是否将他拔入内舍,山长你亲自指点?”

    山长林垠沉默了一会,惋惜地道:“不行,书院的规矩不能破,再说少年得志不是好事,要先压一压,三个月后季考,他若是能位列前茅,升入内舍,我自会教导他。”

    接着林垠又粗略看另外两人的文章。一人不置可否,待翻到另一人时,不由停顿下来,诧异道:“这林延潮于经学上的根基这么差,怎有资格入学?”

    林燎急忙道:“山长,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这个学生……”

    听了半响,林垠神色才缓下道:“原来如此,我知道了,本次院试案首林诚义,你知道吗?”

    “如何没听过。我林家已是快十年没出一个案首了,眼下两位尚书相公对林诚义,很是看重啊。听说前几日,老尚书相公与知府老爷酬对时,夸林诚义乃吾家之千里驹,这句话除了小尚书相公外,他可是从没夸过族里其他任何子弟啊。”

    “是啊,这林延潮听说就是林诚义的门生,当初若非他一席话,督学也不会赏识林诚义,不仅让他赴院试,还取了他为案首。”

    “还有这等事?他一孩童能说动督学也就罢了,更难得是这一份报答师恩之心,真羡慕林诚义有这样一位好弟子。”林燎不由叹道。

    “眼下此人不是也在你的门下,需用心关照一二,这也不辜负了老尚书相公的嘱托。”

    林燎当下道:“是,山长,我一定从严要求此子,将之栽培成才。”

    林延潮跟着斋夫来到濂江书院的书阁。

    书院,古意中院者,垣也,书院就是用墙圈围起的藏书之处。古人求知不易,一书难求,故而名士都是好书,建一藏书楼,有志于学的人来借阅,渐渐而形成了书院。

    如濂江书院这样有千年积淀的书院,藏书之多自不用多说。

    书阁乃是一小楼,里面有缮写,刻书各一人,管书二人。缮写就是抄录,修改书籍,刻书专司印刷刊印,管书则是日常管理图书,相当于图书管理员。

    那边早有两个拧着大包小包行李的学童,等候在那。

    两名学童见了斋夫与林延潮一并行礼,林延潮也是还了一礼。

    斋夫对藏书阁里的管书道:“这也是书院里新收录的学生,你点一下。”

    接着斋夫又对林延潮三人道:“你们领过书后,就回去将行李搬到学院寝舍来,。”

    “是。”

    说完斋夫即扬长而去。

    林延潮等着分书,另两名学童在屋檐下避雨。

    这时一名学童走上来向林延潮自我介绍,笑着道:“这位兄台,在下陈文才,认识一下。”

    这学童满脸堆笑,身上带着几分市侩之气。林延潮见了也是拱手道:“原来是陈兄,在下洪塘林延潮,幸会!”

    说完朝另一人瞅了一眼,但见对方透着一股高冷的气息。

    陈文才介绍道:“这位是叶兄,我们三人,正好是一起入书院的,也算是‘同年’了,要相互照应才是。”听到这三人都是会意一笑。

    “你们还要不要领书?”管书没好气地道。

    “是。”三人连忙走到藏书楼下。

    “各领四书章句一套,不可损坏污涂,学末归还书院,书院的号牌一面,凭此也自由出入书院,草席一张,另外每月可领竹纸一刀,墨一锭,来书阁借书数目不限,但一次最多三本,若无疑,在这里签领吧。”

    林延潮听书院还有纸张和墨锭的福利也就罢了,这无限借书对于看书成痴的他来说才是真正的福利,以后不是想看多少,就能看多少。

    当下三人冒着小雨,各自带着行李,由斋夫领他们至安排好的号舍。

    书院的号舍是人数不定,因为睡得是大通铺,几个人,十几个人也是睡成一排,可多可少,自我增减。

    这里早已是住得五个人,见林延潮三人,几位同窗也是一并上来。

    陈文才先是主动通报了姓名,道:“在下陈文才,家住省城汤门,父亲城门边开了间澡堂子,各位若是有意洗汤,小弟随时可以做东啊!”

    读书人对商贾子弟,是有几分看不起的,但陈文才这么一说,众人都是哈哈一笑,对此人很有好感纷纷道:“以后到省城考试时,一定要叨唠陈兄了!”

    不愧是商人子弟,十分圆滑。林延潮笑着与众人道:“洪塘林延潮,见过诸君,真是幸会。”

    看林延潮打扮,即知是寒门出身的子弟,但却胜在气度稳重,众人不敢轻慢都是一并还礼道:“幸会。”

    最后轮到叶姓士子,他只是淡淡点点头算打过招呼,然后吐出五个字:“在下叶向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