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月课(第一更)
    事实上,林延潮知自己猜测是正确的,明清以八股取士,两朝科场上舞弊案,是屡禁不止,会试,乡试就不知多少,下一级没有曝光的童子试,就更不知多少了。

    这《四书大题小题文府》,就相当于后世的题库了,若是八股文换成开卷考试,四书五经,朱子集注不一定人人有带,但这大题小题文府肯定是人手一本。

    看了这书林延潮不由想到,如果我把这题库背下,赴童子试……

    林燎见林延潮略有所思,一下就猜到他想什么当下道:“不要持着自己记性好,就动歪脑筋,这些范文,你看看就好了,揣摩名家破题,承题的功夫,这才是正经,不要妄图想背下,这是屡试不第的老童生,没出息的人才这么干的。纯粹是想赌运气,想要在考场上蒙对题。你还年轻,要研习如何破题,承题,起股才是正途之道。”

    林燎的动机肯定是为自己好,他既这么说,林延潮也就是答允下来。当下他从林燎手里接过四册《大题小题文府》的书来道:“学生看完后,再来与先生借阅。”

    “好,随时都可以来,另你写的讲义,也一并带至。”林燎叮嘱道。

    于是林延潮一身轻松地返回了二梅书屋,并心情大好与人打招呼。

    众弟子纷纷诧异,此人被先生训了,怎么心情还这么好,莫非此人是个奇葩?

    林延潮没想这么多,回到案上,研习林燎给自己的《大题小题文府》。

    大题小题文府,所谓大题就是,就是四书五经章句都完整的题目,比如出题,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算是一道大题。

    如题目列出‘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一句单句,也算一道大题。

    但如果出‘学而时习之’,只有上半句,截了下半句,就是小题。还有出题‘不亦乐乎’,只有下半句,截了上半句,这也叫小题。

    简简单单说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九个字就可以出三道题,四书文最少三百字以上,遇到喜欢发挥了洋洋洒洒写个五六百字都不稀罕。

    这三篇范文就达一千字以上,还不算五经,仅仅四书合在一起总共五万多字,科考的考官可以从中取多少种组合,出多少道题目,所以要背下整个题库,果真是不现实的事情。

    而且林燎还特鄙视这一行径,称为屡试不第的老童生才干的事。

    所以即便林延潮自负记忆力惊人,也没背下《四书大题小题文府》的打算。如林燎与自己说的,仔仔细细读,揣摩名家破题,承题,起讲之道,才是正经。就如后世做题目,掌握的解题方法和思路,才是正道,整日背题,想要靠蒙题,猜题来考试过关的,实在是不现实。

    所以林延潮就照着林燎说的方法读了起来,这一幕在有心人看来,不由窃窃私语。

    “此人被先生狠狠骂了一顿后,居然还有心思读书,必有蹊跷。。”

    “定然如此。”

    “我看看他读什么书去?”

    一名弟子摇头晃脑地走到林延潮一旁,假装与一人聊天,不时探过头刮一眼林延潮手里的书。

    林延潮全神贯注读书,没有察觉,但就算察觉也不会说什么。

    那人探头探脑了好一阵,面露讥笑之意,返回众人之间,笑着道:“你们猜猜那书呆子在看什么书?”

    “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

    那人笑着道:“那书呆子在看《四书大题小题文府》呢。”

    “什么,居然还有人看这书?”

    “那可是几十册的书,当年先生也叫我从里面,揣摩名家范文,我看了几篇就丢了,实在是头大。”

    “是啊,这人说蠢也蠢,说不蠢也不蠢,他知道自己时文不行,就揣着瞎猫碰到死耗子的主意,若是县试,府试真给他碰到三四道,也说不准。”

    “哈哈,林兄,你还真信有这事,若是这方子可行,满府的老童生,也不会从城门楼子一路排到万寿桥下了。”

    “我与你说,以往就有人,拿这《大题小题文府》,不眠不休地背,熬到少年白了头。他一个书呆子要背个几年?满打满算,背下来又如何,县试,府试碰到偏题,截搭题不是一样没救。”

    说到这里,众人都是哈哈一笑。

    “唉,为何大宗师会收录此人作门生,却不是我。这真是不公啊。”

    “说的对,其中必有什么黑幕。”

    “下一次月课,我等且瞧他笑话。”

    林延潮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不读还好,一读却是吓一跳。

    连林延潮都不敢置信,书里任何一篇八股文,他认认真真地读了一遍后,合卷起来,立马就可以脱口背出。

    这不对啊,自己原来背大学,孟子,差不多读上三四遍才能背下,而读千字文,幼学琼林,大学,孟子的程朱注集时,才快了一些,读个两三遍,就能背下。但眼前这八股文范文,不用背,他只读了一遍,就可以背诵了,最多不超过两遍。

    林延潮一路读了下去,这一册读了半册,合起卷来默背了一下,竟是真的过目不忘!

    林延潮没心思读了,仔细揣摩起来,他记得林燎有说过,论经义深奥,用朱熹之言是,读四书是熟饭,读诸经如打谷取米,可见五经难于四书。

    程朱注集注解四书,所以程朱注集要更浅显一些。所以四书他要读个三四遍才会背,而程朱注集两三遍就会背了。而八股文虽是拟圣人口气答题,但言辞段落,都不出程朱注集的范畴,加上笔者自己的话,所以八股文章要比程朱注集更浅显。

    浅显的文章,比起那些诘屈聱牙的四书五经,当然要更好理解和背诵。

    当初林燎可是叫自己不要背,要揣摩名家手法,可是林延潮也没有不听他的话,有违师道。只是自己确确实实是在读,没有想去背,结果只读了一遍就会背了!

    都是过目不忘的错。这又什么办法?

    怪我咯!

    林延潮读了一册书,不,应该说了背了一册,也有些乏了,索性回到号舍。

    号舍之内,自又是另一副样子,考试刚毕,平日苦读的弟子们,也是难得放松。

    余子游考了外舍第二,自是十分高兴,其余寝友也考得不错,叶向高不用说,黄碧友,朱向文都考了前十,只是陈文才差了一些,考了二十二。

    余子游等人买了不少零嘴,与众弟子分食。

    余子游看了林延潮,打趣道:“延潮兄,怎么今日这么早回来了?”

    余子游一旁的黄碧友笑着道:“不是因为今日考得太差,所以灰了心,自暴自弃吧,林兄请恕我之言,我看你所写时文,真非读书的材料。”

    “是啊,黄兄说得有道理啊!”林延潮淡淡笑了笑,好像丝毫没有介怀。

    黄碧友却好似一拳打到空气里,反而心底一堵,当下补了一句:“林兄,你身为督学大人的门生,这一次考了二十八名,你可想知道外舍弟子是如何议论你的吗?”

    “别人看法,没必要知道吧。”林延潮呵呵笑着说道。

    黄碧友不由讥笑道:“延潮兄,掩耳盗铃,佩服,佩服!”

    “黄兄,这一次想必考得很好吧!”

    “也不佳,外舍第九,但比延潮兄要高不少。”

    “那下一次月课,我们分个高下好不好?”

    听闻林延潮这么说,宿舍里其他同寝都围了过来。

    黄碧友听了露出又惊又怒的神情,那分明是说,谁给你的勇气!

    “我若是输给你,我写一千个服字给你,贴在墙头!你若是输了?”

    “我也写一千个字服字给你。”

    黄碧友冷哼一声道:“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林延潮接道。

    PS:终于两更拉,晚上还有一更,不过要比较迟,先求点推荐票好嘛,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