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林府
    叶向高与余子游剑拔弩张,令林延潮感觉到这位未来的首辅大人,好像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林延潮心想是不是要帮一下叶向高呢,这可是与他拉好关系的机会。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他与叶向高的交情本来就不深。

    余子游与叶向高当下一副要拳脚相向的样子。当下同寝之人一并上前七手八脚地拉住二人。

    "福清囝,我今日就好好教训你。"

    "来啊,试试看啊。"

    人家都说书生打架,只会对骂,不过这两位主,却丝毫不是这样角色。

    叶向高更是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个木棍来,瞪着眼。

    林延潮吓了一跳,此人竟还是早有准备,丝毫不吃亏。看来一进号舍起,叶向高与余子游结下梁子,他就有准备了。

    从叶向高身上,他终于知道后世他家乡的地方社团,为何能称雄海外了。

    除了林延潮外,号舍里五个人都上前去劝,却丝毫没有效果。

    陈文才眼见推不动叶向高了,当下对林延潮道:"延潮兄,别坐着,快来帮帮忙啊。"

    林延潮没心没肺地道:"他们要打就让他们打去好了。"

    于轻舟挡住余子游,他这边显然比陈文才那边轻松,顿时没好气地道:"延潮兄,你还在说风凉话。"

    林延潮笑嘻嘻地道:"你让他们闹嘛,闹出事来,山长知道了,少说也会革去他们参加季课资格,我等不是得了好处,大家不如学我坐山观虎斗好了。"

    林延潮此言一出,众人都是愣住了,叶向高余子游是外舍第一第二,他们若是失去参加季课资格,当然是便宜了其他人。

    方才还拉不动的叶向高立即就将木棍丢在地上,余子游也是收手,整理衣裳。

    朱向文喘着粗气道:"延潮兄,你不点早说,我们几个人累得半死。"

    余子游不是不知好歹,当下上前抱拳道:"多谢延潮兄好意提醒,我差一点做错了事。"

    林延潮笑了笑道:"应该的。"

    叶向高也是向林延潮道:"多谢延潮兄了。"

    林延潮笑了笑。

    于轻舟拍了下林延潮的肩膀道:"你这小子有一手,我们五个人都办不到的事,你一句话就行了。但是刚才在那看戏实在不该。"

    于轻舟这么一说,号舍里众人都是大笑。

    托小冰河期的福,林延潮见到了书院入冬的第一场雪。

    雪很小,望在空中的白花花的,飞入手心却化成了水,唯有远山上树梢淡淡的粉白,才清楚见证了大。,雪过来。

    外舍的弟子们呵着手,提着书袋。

    书院的日子,一直如此,读书,朔望课,读书,月课,读书,朔望,月课,读书,朔望课,季课。

    连林延潮刚进书院时,新鲜感也是完全磨灭,每日不是看书,就看卷子,背范文。

    林燎教得很用心,林延潮可以感觉自己每一日都在进步。

    这一日林燎将林延潮召至书屋,对林延潮交的讲义讲解了一番。

    从你记得讲义来看,这两个月来,着实进步不小。"林燎欣慰地道。

    "都是老师对弟子的栽培啊。"

    林燎呵呵地笑起道:"少来给为师来这一套,不日就要习五经了,想好以何经为本经了吗?"

    林延潮听了道:"学生还没有决定。"

    林燎道:"怎么没想好?我不知你之前所学的功底,不好替你决断,不妨请教下你的蒙师,让他替你判断。"

    "是。"

    听林燎这么提醒,林延潮也是想到,自己来书院求学,还是多亏了林诚义的推荐。这一次自己在书院安顿下来,正好也是要登门拜访一下。

    过了两日,林延潮找个了空闲向林燎告假。

    书院是封闭式管理,不告而出,会被处罚的。林燎听林延潮说要去拜见林诚义也是一下同意了,只是让他在闭锁前返回书院即可。

    当下林延潮回号舍换了一身新衣裳,还取了上一次月课第二,书院奖励自己三两的助学银,这才出门去了。林延潮先去买四色点心,又想到林诚义刚娶了一房娇妻,又去布店,买了半匹布,加上一些零碎,差不多将三两银子都花完才行。

    上一世林延潮是对别人大方,对自己也大方的人,刚穿越时,环境窘迫,不免束手束脚,但现在身上有些钱了,不免就想让身边的人,过得更好一些。

    何况又是栽培老师,他收拾妥当后才动身。林延潮照着林诚义给自己信里所说的地址,找乡人一问,才知是在林家尚书祖宅的隔壁。

    林延潮听了感叹不已,濂浦林家对林诚义还真是不赖,连祖宅都给他住了。

    林延潮在一乌木门前敲门后,一个老仆模样的人开了门。林延潮通报后,老仆领他走进宅院。

    林家的祖宅在林庭机进尚书时,重新翻修过了。

    走入乌木大门,右手边即是轿厅,达官贵人家中必备,平日落轿,轿夫下人喝茶的地方。

    轿厅下一条直道通到底部,左三间右四间院子。仆人不用多言语,林延潮从院子门前的抱鼓石,那高书着累世一品的门匾上,也可以感觉到数代显贵的富贵。

    路上不少丫鬟下人,屏息静气地走过,一个个挨着向林延潮行礼,这高门大院的规矩,自是不一般。

    老仆领着林延潮到西北角一院子前,即是停步,示意他进去。林延潮走进院门,绕过照壁走入右侧的回廊。

    此刻有些细雨,雨水顺着屋檐上的黛瓦滴落在天井里。天井里的石缸,正承着雨露,这石缸是整块石头凿空,不仅可以用水,还可预防走水,乃是大户人家民居必备。

    从天井旁的屋檐下走过,就是三间屋子,左右间应是厢房书房之类,中央则是正堂,正堂之后还有居处。

    正堂上书着‘中和‘两字。

    但见一个穿着青衣直缀的男子,一旁的屋子推门而出,走到正堂。不是林诚义是是谁。

    “拜见老师。”

    林诚义刚才书房里读完书出来,陡然见到自己的学生,一时还没缓过来,待真见到林延潮后脸上露出喜色来,但又收敛起来淡淡地道:"啊,是你来了。"

    随即林诚义看见林延潮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板起脸来道:“怎地乱用钱,到为师家里还买这么多东西,快拿回去。”

    林延潮不由赧然道:“先生娶亲,学生未具贺礼。”

    林诚义听了脸一沉,再要教训林延潮一番,林延潮立即岔开话题道:“敢问师母在哪里,学生要前往拜见一下!”

    林延潮是林诚义的得意弟子,算是半个家人,自然不避内眷。当下林诚义当下带林延潮见了自己妻子,林延潮但见这位师母,年方二八,知书达理,一见就知是出身教养俱佳的女子。

    林延潮也不由感叹林诚义好福气。

    师娘见了林延潮带着的礼品,亦是笑着道:“这半月来,那么多学生来看望你,就这弟子最有心意。”林诚义听娇妻陈赞,当下微微一笑,对于让林延潮将礼品拿回家的话,是再也不提了对师母道:“知会厨房说我有客人,加几个菜。”

    “是。”师母温顺地道了一声。

    “叨唠先生了。”

    “与我到书房说话。”

    书房里林诚义问了几句林延潮读书进度,并将自己治经的一些心得,毫无保留地告诉给林延潮。

    林诚义说,林延潮认真地记。林诚义一讲起来,就一如继往地滔滔不绝,林延潮连插嘴的机会也没有,连询问选经的事,也是耽搁了。

    待到了晚饭时,二人才从书房出来,师母已在天井里摆桌。

    这时外面突传来一声长笑,人未到声先闻:“林兄,请恕我不请自来,作了恶客!”

    那人说了不请自来,但言语间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林延潮看去但见来人,三十岁,身穿宽袍大袖,手里提着一壶酒,头发不羁地别在脑后,倒有几分魏晋名士的风范。

    林诚义见了来人,当下站起身来,林延潮也是一并起身道:"世兄来做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还有个小友嘛。”那人打量了一眼林延潮。

    林诚义道:“这是我的弟子林延潮,正在濂江书院求学。延潮,这位是你林世叔。”

    林延潮听了知此人来头不小,他是替自己在引荐,当下叫了一声道:“世叔!”

    “林兄你……,你这也是,知我冒然前来,也没带什么东西,怎好平白被小辈叫一声世叔了。”

    当下对方拿了一锭状元及第的银锞子,对林延潮道:“讨个吉利。”

    “你这是埋汰我,我还嫌拿不出手呢。”

    林诚义当下点点头,对林延潮道:“手下吧,你世叔为人豪爽,若是不收,一会他要朝我翻脸了。”

    说着两人都是大笑,林延潮也笑了笑称谢收下,心道这一趟来实在不亏,花了三两,收了五两,还净赚二两。

    ps:今天有事,明天继续两更,再求一下推荐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