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比试(第二更)
    林延潮这一番话几乎直至本心,林世璧心底的些许薄弱之处。他顿时勃然大怒。

    “汝既是要试经义,我们就试经义!”林大少双眼冒火,恨恨地吐了这几个字。

    林延潮嘿嘿一笑,心道,你中计拉!

    他正要开口……林延潮却抢先道:“为表公平起见,还是请我先生来考校,先生,我五经还未学,就从四书经义里取题,然后谁先破题,破得佳为胜,先生,世叔以为如何?”

    林延潮偷换概念,将对方出题考校自己,而变成两人公平比试,这显是拿自己与对方身份平起平坐。

    林世璧自然从心底知道林延潮的打算,但是他不屑于争辩,如此失了他的风度。

    林大少将折扇噗地一声打开,指着林延潮道:“连四书五经都没学全,也来我面前放肆,不过汝当庆幸,考得是时文,而不是诗赋,否则你在我的面前,连说一个字的资格都没有。”

    “那就试试看了。”

    林延潮与林大少说话间,院门里进来一书生,这书生面容与林大少有几分相近,也是手持纸扇,仿佛是一位偏偏贵公子。

    那书生一见林世璧,即皱眉道:“大哥,我二叔从京城回来了,派人请你,你也不去,我怎地还要我三请五请不成。”

    林大少看了来人一眼道:“你等一下,眼下我没这闲工夫,等我教训完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就去。”

    那书生也是摇了摇头道:“大哥,你还是这臭脾气,别让我爹久候。”

    书生的仆人搬了张椅几来,书生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只是口里催促道:“那你快一些。”

    “放心,不用片刻,我就叫他知道什么是五体投地。”林世璧冷笑言道。

    林延潮一副不屑于争辩的样子,向林诚义道:“先生可以开始考了。”

    林诚义叹了口气,一副你们真要如此吗的表情。而林延潮,林世璧二人都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林诚义当下取了一卷论语,随意翻开一页念道:“吾十五而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两位从这句破题吧!”

    林世璧扇子轻摇,斜眼看了林延潮道:“论语我五岁时就倒背如流,七岁时即背论语章句,你几岁蒙学,几岁治经学?”

    “我指点你一番,此文是出自论语为政篇第四,再教你个乖,朱子集注里有言,古者十五而入大学。心之所之谓之志。此所谓学,即大学之道也。志乎此,则念念在此而为之不厌矣。你如果聪明,从此中破题就好……”

    林延潮看都不看林世璧一眼,脱口而出道:“破题一句,圣人所以至于道者,亦惟渐以至之也。”

    “哈哈。”一旁那书生朗声大笑起道,“有点意思,大哥,你这一次还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说完那书生就寻了张椅子坐下。

    林延潮方才说完,林世璧脸色刷地一下变了。

    “圣人所以至于道者,亦惟渐以至之也。”

    林世璧心道,圣人就是孔子,道的是,孔子才能成为圣人,乃是渐进积累。正好破去这一章的意思,可笑自己还依着老办法,去程朱集注里找方法。

    林诚义作为裁判,当下道:“此破题极于工巧而后已。”

    他也是奇怪,林延潮学了八股文不过两个月,怎么破题破得这么好。

    “敢问先生,是我胜了吗?”林延潮问道。

    林诚义点点头道:“是的,你破题,世兄还未破题,且你又破得全无破绽,世兄,是你输了。”

    不过林延潮底细,林诚义自己很清楚,他不可能进入书院才不过两个月,就强到这个地步。于是林诚义想到了一个可能,对林世璧道:“林兄,我弟子或许刚刚在书院读过此题,一时凑巧蒙对。”

    这事情也是有的,比如老师上午刚讲了这篇,就刚好问道了,或者是林延潮刚作了这个卷子,揣摩过破题,否则仔细慢慢想来是不可能如他这么快的。

    林世璧心底琢磨,不论是否这小童是蒙对的,但毕竟输了就是输了:“世兄,咱们再试一题,若是再输了,我就拜你弟子为师。”

    “天瑞,这玩笑太过了。”林诚义连忙道。

    林延潮却道:“世叔不敢当,如此乱了辈分,将我师长置于何地!”

    对付嚣张的人,你就要就比他更嚣张。

    “妙极,妙极!”林世璧这一次被气得不轻,然后咬着牙道,“世兄,赶紧出题!”

    林诚义也不想弟子压过林世璧,心想小孩子赢了一阵,沾沾自喜就不好了。既然刚才说论语,他不过恰巧碰对,孟子一书三万多字,应是没那么巧了吧。

    于是林诚义翻开孟子当下道:“鸡鸣而起,孳孳为善者,舜之徒也;鸡鸣而起,孳孳为利者,蹠之徒。也欲知舜与路之分,无他,利与善之间也。”

    林世璧眼下不敢再有小瞧林延潮之心,一听题目,立即就在心底思索起来:“这一题出自孟子尽心一篇,大意就是鸡鸣而起,就为善事之人,乃是舜一般的人,鸡鸣而起,就逐利之人,乃是蹠这等做大盗的人,欲知舜与蹠的区别,没有其他,看他到底是取利,还是取善。”

    “我若是要破题,当从义利之辨来作文章,如此我最有心得了……”

    “以善利分天下之人,而为利者庶乎其止矣!”林延潮一语道出。

    啪!啪!啪!

    林世璧感觉自己被人狠狠连抽了三个耳光,面红耳赤,愣在原地。

    “古有曹子建七步成诗,今有小顽童秒思破题,”那书生起身,笑着道,“诚义兄,这是你的弟子吗?”

    林诚义点点头,也是颜面有光地道:“是啊。”

    那书生走到林延潮面前笑着问道:“小友今年贵庚?”

    林延潮道:“回相公的话,今年十二岁。”

    “十二啊,甘罗能十二拜相,你也差不太远……”

    林诚义忙道:“世升兄,别捧杀我这弟子,他擅长背书,或许又是他碰巧罢了,少年人不足夸啊!”

    林延潮没好气地看了林诚义,心想林诚义和林燎都是一个心思,就怕自己生骄傲自满之心,自己像是那么得意忘形之人吗?

    那书生笑着道:“诚义兄,你放心我有分寸,小友我也考校你一题好吗?”

    什么?将考校人,当作乐趣?方仲永不就是成为神童后,整日被人考校,考残了吗?

    林延潮道:“多谢抬举,不过我要走了,先生要我书院闭锁前返回的,不能耽误了。”

    林世璧道:“慢着,我知你的底细了,我猜你必是将四书范文都背下了,否则不会破题如此轻巧。我问你子曰二字,怎么破题?”

    林延潮不由一愣,心道论语上虽满篇都是子曰,但是他背得名家范文里,没有一篇是讲子曰怎么破题的。此人果真厉害,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实力,看来我速速开溜,不然就晚了。

    林延潮当下道:“世叔,我问你君子如何才能言而有信?”

    林世璧脸顿时黑了,这是林延潮在提醒他拜自己为师的事啊。

    那书生上前一步,笑着道:“莫要得了便宜卖乖哦,这样吧,我出一题,若是你能答得出来,我就帮你一个忙如何?若是答不出来,方才你们二人作赌不作数如何?”

    林延潮心道,好嘛,果真狡猾,林家的昔日的神童林世璧,拜一介少年为师,传出对林家的名头着实不好。

    这书生是来找回场子的。

    林延潮看了对方一眼,用少年的口气道:“不行,不行,你们林家的人,说话不讲信用,我怎么相信你?”

    哈哈,那书生莞尔一笑。

    林诚义对林延潮这般顽劣也是没有办法,摇了摇头道:“延潮,不可无礼,这位是小尚书相公的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