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量钱途 > 章节目录 1 哥哪儿去了?
    乔直,是麦轲的表弟,

    比麦轲小整整十岁!

    他和麦轲的关系比较特殊,虽然应该管麦轲叫表哥,可是他从来都直接管麦轲叫哥。

    麦轲曾经笑话他,说女孩子卖盟才单字嘣呢。

    乔直不理睬,说多了,他就来一句,反驳麦柯说,本来就是一个单字,偏要叠字出口,才真正是女孩子卖萌呢。

    麦轲一听,也有道理,也就不理他了。

    小孩子脾气,树大自然直。

    除了这个,其实的事情,麦轲的表现,就是一个正经八板的大哥,只是比一般的大哥厉害了七八倍,恐怕还不止。

    麦轲对别人还算随和,可是对乔直,简直就是另眼看待!

    虽然,缺什么东西的时候,该给他从来不小气;有人欺负乔直,那他很讲哥们义气!二话不说上去帮忙。

    从另一方面来说,麦柯对乔直也从来不客气,该打就打,该骂就骂!

    打起来那真是一个狠啊!

    哪怕是乔直以为自己是大小伙子了,每次被打之前,他都心里发誓,大丈夫死则死耳,绝不痛哭流涕!

    可是一打起来,还是禁不住鬼哭狼嚎!

    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搞来的打人花样,打起来就是忍不住疼痛,不鬼叫都不行!

    还有那骂,更过分,每次都骂得乔直止不住的热泪长流!

    按道理说,这样的哥,乔直应该是避之唯恐不及,跑得要多远,有多远!

    可是也就怪了,知道办了错事要挨打,他就跑了。

    可事情一过,他又粘了上来,打都打不跑。

    即使哥去了美国,乔直也是一天一个电话追过去,哪怕只叫一声哥!

    可是除了对麦柯,他是很粘乎,对别人就很反叛了。

    唯一他愿意粘乎的大哥,最近有点情况不妙。

    差不多四五个月时间了,却一直断了联系!

    开始,他还以为哥有什么特殊任务,顾不上理他。

    虽然不知道哥具体都干了些什么,他却知道哥是一个重要人物。

    这重要的人物一大特征,就是似乎很忙。

    经常到处跑,不仅是国内,还要到国外。

    其中去最多的地方,就是美国。

    因此,哥以前也有经常失踪的时候。

    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不过最长的时间也就一个月!

    可是这次明显不同,一个月已经过去,还是不见个人影。

    电话,乔直打过了几十次,全都打不通。

    甚至,他还窃用了姥爷的那架红色电话,也依然还是打不通!

    乔直觉得事情不妙!

    他也一天比一天烦躁!

    第四个月头上,他终于忍耐不住,愤怒地闯进了姥爷的书房!

    姥爷的书房可不是什么人都敢闯的!更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可是乔直就这样闯了进去!

    他不知道麦轲的消息,简直有点生不如死的滋味!

    所以姥爷的禁令他也不顾了!

    “姥爷……”他一头闯了进去,一边快步如飞,一边大叫。

    可是,没等他说话,那里一个威严的老头,就掉过头来,肃声说道:“给我一个乱闯禁区的理由,否则绝不轻饶!”

    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麦轲的姥爷洪伟国!

    乔直和麦轲之所以成为表兄弟,还得从这个老爷子说起。

    因为老爷子有两个女儿,两个女儿各嫁了一个男人。

    这两个男人又与自己的夫人一起,各生了一个儿子。

    这两个儿子一个是麦轲,一个是乔直。

    因此,二人就表在了一起。

    “姥爷!我找麦轲哥!您肯定知道他在那里!您不告诉我,我今天和您没完!别看您是姥爷,我也不怕!我哥那些比满清十大酷刑都厉害的惩罚,我都挺了过来,还怕您的那点玩儿艺?您的那点玩儿艺,我老爸都能挺过来,我怎么会放在心里?”

    乔直噼里啪啦就是一顿,不管不顾了!

    咳!别说他呀,我不也是同样的没有消息?

    今天早晨还跟麦轲的爷爷老约翰通过电话,问有没有麦轲他们的消息呢。

    回答说没有。

    现在怎么回答这外孙?

    总不能告诉他真相吧?

    但是真相是什么呢?

    真相就是中美两国成立了一个特种兵联合大队,任命了为麦轲大队长,成员只有二十三个。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个大队成立以后,还没有执行一次任务,只是开了一个会,就全部失踪了!

    为此,老约翰、洪伟国动用了各方面的力量,搞得鸡飞狗跳,人乱蹦的也不少,愣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二位老人现在倒是希望他们是被国际上那几个著名的异动组织所劫持,至少那样还有线索可查!

    可是,等了几天,没有一个异动组织宣布为这件事情负责。

    两家也各自通过自己的秘密渠道,进行了了解,也没有发现有任何征兆,能够提供证据显示,这几家异动组织干了这样的事情。

    不过,两国有关方面,还是借着这个机会,对这些异动分子采取了打击措施,而且是近年来罕见的果决狠辣!

    打得他们纷纷告饶服输,一再保证今后绝不乱说乱动!。

    他们还以为是两国有关当局对他们前一段时间的表现不满意呢。

    到此,无论是老约翰,还是洪老爷子,都知道这件事情跟这些异动分子无关了。

    于是,只好停止了继续打击的行动!

    既然行动不起作用,就只好继续等待消息了。

    从那以后,二位老人也不再奢望什么好消息了,转而希望没有消息了,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不是。

    二人都深怕突然听到一个坏消息!

    一直到今天,还是杳无音信!

    所以,听到这个外孙气急败坏地询问另一个外孙,洪老爷子沉默了。

    他竟然无言以对。

    当然也更顾不得惩罚这个外孙了!

    看到姥爷不说话,乔直更着急了,带着哭音说:“你们还不跟我说实话?他不是到了美国吗?是不是一直在美国?为什么就断了消息,如果再不告诉我,我自己去美国找他去!”

    姥爷子只当这外孙在说气话。

    十五岁,你就想独闯美国?

    你可真敢想!

    麦轲十五岁的时候,也没有那么胆大!

    “咳!你去好好读书吧!有消息我告诉你,不要异想天开了。”

    洪老爷子让他出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