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量钱途 > 章节目录 17 这仇恨拉的,可真够大!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

    定下来如何具体操作以后,乔直也给出了关于资金的安排。

    他的说法是,明天给出结果,同时在解决资金的时候,他会下第一个订单。

    他打的主意是今天夜间找哥要说法。

    把大事都定了下来,就是社交时间了,努度提议去酒吧。

    他的理由挺充分,成立了公司,该庆祝一下吧?

    还有,我努度可是从芝加哥大城市,第一次来到这偏远的塔城,你们该尽尽地主之谊是不是?

    人一介当然没有问题,可是乔直有问题!

    他还没有成年!

    进不进得去另说,他是决对不能喝酒的。

    给个十五岁的少年喝酒,那个惩罚没有人能受得住。

    不但那个经营酒吧的要受罚,人一介也跑不了。

    这么严重的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咳,你们有什么节目,不要考虑我,我不能参加你们那些中老年之友的活动,我要赴我的约会!”

    乔直突然想起玛丽娅的邀请,差一点没给忘了,赶紧声明,告诉他们他对他们的那些活动没有兴趣。

    于是,他就给玛丽娅打了个电话,当然是用手机,告诉她说他在爷爷老店,能不能派人来接他。

    玛丽娅马上接了电话,然后高兴地说:“太巧了,我去接你,我的家离那里不过五分钟!”

    于此同时,在城东一座巨大的组合宅院里,会客室正中,一老一少正在吃茶。

    老头儿正是玛丽娅的爷爷,老约瑟,也是这个家族的家主。

    那个年轻人呢,名字是葛朗楼,他管这老头儿叫爷爷,但是从说话、坐姿来看,二人倒像平辈论交。

    老头儿始终恭恭敬敬,少年人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颐指气使的气派来。

    原来这个年轻人来自纽约的一个宏大的犹太家族,从财产上说,起码比约瑟家大百倍。

    这还是明面上的差别,至于那些无人能知的财富,不知道达到了一个什么逆天的程度。

    大体上说,就是葛朗楼的家财全美第一;约瑟的家财全佛州第一。

    他们对美国的政治影响,也大体如此。

    葛朗楼的爷爷,葛朗山,可以左右全美的大局。

    而约瑟,如果他愿意的话,竞选佛州州长十拿九稳。

    二人正在谈论赚钱之道,这方面才是约瑟真正佩服葛朗楼的,这可不关年龄,而是有关天分!

    作为内定的隔代接班人,葛朗楼是天分极高,又有家庭中诸位前辈的悉心提点,那水平确实有高楼那么高!

    而且是纽约的高楼!

    忽然,葛朗楼惊讶出声:“怎么玛丽娅这个时候要出去?看她那么高兴,难道有什么大喜事?晚会不是要开始了吗?”

    这晚会时包括晚宴和慈善拍卖在一起的,因为两件事情合为一件,因此比一般的晚宴早,从六点半就要开始。

    约瑟皱了一下眉头,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是看到自己宝贝孙女那个神情,那股欢欣,他忽然感到不妙。

    原来他一直知道眼前这个潜力无限的年轻人在追求玛丽娅,他也是十分赞成!

    以他的地位和眼界,还不至于牺牲孙女去讨好那个葛郎家族,但是他也是乐观其成的,所以明确表示支持葛朗楼追自己的孙女玛丽娅。

    他甚至私下问过玛丽娅对葛朗楼的感觉如何。

    可是玛丽娅的回答,让老约瑟郁闷得差点没就地晕倒!

    “他这个人吧,我觉的还能凑合;可是,我极端讨厌他的鼻子!你说你就不能长得正常一点?整个一个教皇鼻子,我看了就恶心!”玛丽娅一边说,还一边捂住自己的小小琼鼻,唯恐一不留心会把自己的鼻子给传染了,变成同样的教皇鼻子。

    约瑟一愣,才想起教皇鼻子的意思。

    那也是委婉语,意思是说,那人的鼻子如同鸡屁股。

    委婉是委婉了,让教皇情何以堪啊。

    况且,这葛朗楼虽然鼻子是打了些,那是和你的小琼鼻比,我看也不是太大嘛,也就是比平常的鼻子大一套,顶多一套半,绝对达不到两套,我敢保证!

    可是,这样一交谈,老约瑟知道好事难成了,总不能建议葛朗楼去整容吧?

    你嫌他鼻子大,他们还一鼻子大为荣呢。

    人们普遍认为,鼻子大和性能力强成正比;性能力强和生儿育女能力成正比。

    你看那个犹太家族不是把传宗接代当作头等大事来抓?

    四十岁当爷爷奶奶的比比皆是。

    老约瑟在这里浮想联翩,葛朗楼则在那里阴晴不定。

    他心里暗暗发狠,希望你不要带一个男朋友进来吧!哪怕不是男朋友,而只是一个男性的朋友,只有在八十岁以下,八岁以上,就是我葛朗楼的情敌!我必灭了他!

    凭我第一家族第一大少,拿不下你个小娘皮,我枉来人世一场!

    从他这个想法上来看,看还没有完全成为他的先祖葛朗台那样的人,还没有彻底别金钱所俘虏。

    心里这样想的,口里就说了出来:“约瑟爷爷,一会儿玛丽娅如果带来一个男人的话,我会出头捍卫我男人的尊严!如有冒犯,我这里先告一声罪了。”

    约瑟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坏了!

    自己还真的听孙女说过,他们班里最近来了个中国男孩,特好玩,不知道怎么搞的,第一天就和班里那个刺头核桃手握手言欢了。

    还有,做一个很困难的英语测验题的时候,所有人都错了,只有他对!

    对一个男孩子记得这么清楚,约瑟的记忆中,这是玛丽娅仅有的一次。

    “你不是要追他吧?”约瑟打趣地问。

    玛丽娅脸色突然红了起来,低声说:“哪里,还有这么快的?”

    随后仰起头来说:“爷爷说好,他才有希望!因为我邀请他今晚来咱们家,我给爷爷你引荐一下,你可别吓唬他啊。”

    老约瑟突然感到自己宝贝孙女要飞走!

    心里却吐槽,我的话有用吗?我可没少说那个葛朗楼的好话,似乎适得其反吧。

    只好答应说,到时候看是否有时间吧,我可是要招呼好多人的!

    他不知道的是,玛丽娅心中正在暗乐,我的目的不过是要你不反对!至于和你见面,没人稀罕,嘻嘻。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