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量钱途 > 章节目录 18 这仗不干不成!
    乔直在爷爷老店门口等了不过二分钟,一辆红色小跑车开了过来,玛丽娅一边开车,一边把手伸出来向他挥舞。

    然后一个漂亮的拐弯,停在了乔直面前。

    今天玛丽娅穿的是一袭白色的长裙,犹如洁白的荷花,红润的脸庞恰似含苞待放的花蕊。

    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神情洋溢在脸上,就是瞎子都能看出来。

    玛丽娅下了车,问乔直道:“可以走了吗?晚会六点半正式开始,我们还有点时间,要不要附近走走?”

    乔直想了想,自己是去经验一些人情世故的,还是早一点去,可以多一些接触各色人等的机会。

    于是,他就对玛丽娅说:

    “不转了,我们走吧!”

    他再一次瞭了一眼玛丽娅,看到她穿的是小礼服,突然觉得,自己就这身学生装束,是不是很不合时宜。

    于是,乔直就把自己的顾虑和她提了出来。

    玛丽娅说道:“如果你想盛装打扮,当然没有问题!今天这个场合是可以的!但是你如果不想着装赴会,也没有人能限制你!我觉的你这身就挺好,很舒服!

    你穿着舒服,我看着更舒服,嘻嘻……再说,你是我的客人,我都不说什么,别人插什么嘴!”

    乔直一听暗道,啧啧!看来这小姑奶奶在家里地位还不低!

    不穿礼服就不穿了,想当初我跟姥爷混进了国宴,都照样一身便装的。

    乔直也不罗嗦,拉开车门进了车,坐在副驾驶那个位子上。

    果然没有多远距离,大概三分钟多一点时间就到了。

    大门前有迎宾者,不知道是玛丽娅的家人还是仆人。

    他们见了玛丽娅非常尊敬的对她鞠躬施礼,却不理乔直。

    他们可以不是训练无素,而是对不知道是何人的人,不能随便表示自己私人的礼节。

    因为未经介绍之下,他们也不知道这个跟着小姐进来的小子是谁。

    有没有请柬,那是其他客人必备的,作为进入今天晚会的许可证。

    因为人数收到限制,安全措施非常严密,请柬上面都有被邀请之人的名字和职务。

    不过有小姐陪同,他们也没有阻拦,乔直得以顺利进入。

    二人肩并肩走入大门,进入内院,玛丽娅一边走一边介绍宅院布局、花花草草什么的。

    这里已经是宾客云集,因此二人就靠得比较近,否则互相说话,听起来费劲。

    二人总不能和在荒山野地一样,敞开嗓门嚷嚷吧。

    可是在别人看来,就非比寻常了。

    小姐本来就是众人瞩目的人物,自己独往独来还要广受注意,何况今天有人相陪?

    霎时间,所有长眼睛的人,都把目光唰的一声扫射了过来!

    这要是聚光灯,光亮的聚焦点,能把钢铁融化!

    其中有两道特别强劲,直接就要把二人点燃。

    不过点燃对象不一样。

    一个自己的宝贝孙女。

    另一个是自己的情敌!

    这自然就是会客室中约瑟和葛朗楼了!

    可是被众人目光包围的二人却浅笑炎炎,浑然不觉。

    这也不奇怪,玛丽娅一直的众人宠爱,自然没有什么敌对的目光,来的客人基本都是熟人,没有事干嘛和主人家的小姐为敌?

    而乔直呢,当然更无视这些,不管是敌意的、冷漠的、还是不冷不热的。

    至于友好的,那是凤毛麟角,基本可以忽略。

    可是二人还没有走出几步,一声咆哮想起。

    “兀那小子!你给我站住!”

    正是葛朗楼!

    他原来就和约瑟告过罪,说如果玛丽娅小姐带来一个男人,不关是八十岁,还是八岁,他都绝不能容忍!

    老约瑟当时也没有反对,他也势必不能反对,因此现在一见到十个年龄和自己相仿的青葱少年,顿时妒火中烧,只感觉自己的胸膛如同要爆炸一样,满腔怒火毫无阻拦地爆发了!

    乔直一看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从正房中急冲而出,口里很不客气地叫喊着,不禁奇怪,看向玛丽娅。

    玛利亚刚才还鲜花满天的小脸上,顿时严霜密布,说:“这就是那个烦人的家伙!

    不要慌,我来对付他!”

    当即一步向前,娇声呵斥道:“葛朗楼!这是我邀请的客人,你发什么疯?该着你管了?”

    乔直看的直摇头,心里话,挡箭牌好像是我的职分吧?你这样做,让我很不好意思!到底我是你的挡箭牌,甚或你是我的挡箭牌呀?

    不过心里一片安然,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不该出手的时候,当然旁观就行。

    可以葛朗楼就两种心情了。

    本来就已经满满当当的妒火,这一下就实质化了!

    好你个玛丽娅!你竟然为了一个穷小子,对我大加喝斥!以前你虽然对我不即不离,可是起码的客气还是有的吧!

    他不敢也不愿对玛丽娅发火,就把一肚子的仇恨外加一肚子的妒火,全都倾泄到了乔直的头上。

    实际上,乔直是受了无佞之灾,葛朗楼内心的那些原因跟乔直的主观完全不搭边。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哪里顾得上解释误会,是男人就得上!

    何况,他就是有解释的愿望,对方也不见得听,很大程度上,自己不过就是一个撒气筒而已。

    不过,你最好不要过分!

    我这个撒气筒,可是一个高爆炸弹!

    我一旦爆发,你吃不了兜走!

    葛朗楼这个时候哪里管得了这些,他那高得吓人的智商,这个时候降低到了一个街头混混的水平,而且绝不是大哥大,而是小喽啰的程度。

    他大骂出口:“你个混蛋!为什么不去死,到这里来添乱?马上给我消失,要多远滚多远,否则,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不得不说,他这些可比那口头厉害的混混强多了,他说的这些威胁,一个字都不是虚的,都可以在分分秒秒内实现!

    玛丽娅脸色变了变,意识到这个简单的挡箭牌举措,真的给乔直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上前一步就要进一步和葛朗楼理论。

    可是两道声音同时阻挡了她。

    “滚开!男人的事情,女人少掺和!”

    “我来吧!我怎么也要挡一挡这支箭,否则,我干什么来了?另外,我也很好奇,这个口吐狂言的家伙,到底如何叫我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