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量钱途 > 章节目录 53 一只什么鸟?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

    乔直把那些技术上、经营管理上的麻烦事,一推六二五,全都甩给了二位大叔,自己就干一些现成的事情。

    比如,捡一些感兴趣的问题,刨刨根、问问底,什么的。

    在这方面,他绝对和麦柯是大哥甭说二哥。

    现在呢,他的兴趣就盯在了那个倒霉的铜兄铜弟身上了。

    对这哥儿俩,人一介所知不多,努度则知之甚祥,谁让这二位的行为模式非常经典呢?

    当然是一个巨大失败的例证。

    这哥儿俩,居然一个是东瀛人,一个是美国人!

    他们的父亲是美国人,因为长期经营铜质产品,所以就以铜为姓了。

    这位铜老伯是一个实业家,对铜这种金属,从冶炼到最精细的产品,全都包括,都是实打实的生产和经营。

    自从有了期货市场以后,这位铜老伯就参与其中了,不过都是利用期货市场的一些最基本功能,最常用的就是保值功能。

    这个用起来也简单,就是计划冶炼一百吨优质铜,现在的价格是一个可以盈利多少的水平,这个价格,减去各种费用,就是他能赚到的钱。

    这个时候卖掉一百吨,他手里实际没有现货,只有将来冶炼出来的铜,才能让他有能力交货。

    实际上,这才是期货最本质的作用,是为了给生产者提供一个杠杆,让他在确定的利润水平上,安心生产。

    这个时候,他要卖一百吨的合同,就必须有人买。

    只有买的人觉得那个价格可以接受,这个期货交易才能成功。

    这个买的人,也是铜的使用者,他正好需要那么铜,在那个价位上,也能保证他的产品盈利。

    这样的话,他也和卖者一样,给自己的经营加了一层保险,也是利用这个杠杆,为自己的经营目标取得了保证。

    到现在为止,一切正常,卖者和卖者可以握手言欢,皆大欢喜了。

    实际上,如果这样理想和简单,就不用期货市场了,二个人一起坐下,一边喝咖啡,一边弄出个合约来,就万事大吉。

    这个时候,那些投机取巧的人进来了。

    他们说,你们太笨了,如此好的条件不好好利用,岂不可惜?

    这么多可以作文章的条件,不搅出点风雨,哪里显出我等的本事?

    更重要的,我们怎么从中分一杯羹?

    于是中间商出现了,掮客这个职业增加了一支无比生猛的新军,而且更加专业化。

    他们不是传统的一手托两家,而是既当买家也当卖家。

    也就是他们虽然没有用,却从卖家那里把东西买过来,囤积在自己手里;同时,虽然他们不是生产者,却卖给用户,把囤积的产品用更高的价格转给他们。

    这种经营的规模多大,端看他们的胆量和财力。

    其中,有时候二者有其一,就能闹出很大动静。

    铜兄铜弟的所作所为就证明了这一点。

    那个铜兄铜弟中的铜兄,有个东瀛人的名字,浜中泰男,不过基本上所有人都叫他铜先生,不知道是家族渊源,还是他的职业所致。

    他的弟弟,美国人,干脆就叫铜匠,尽管许多人叫他的名字,不管其意义,斯密斯卡珀。

    哥儿俩按铜老伯的期望,就是继承家业,老老实实地搞实业,把这个铜业一条龙稳固提高,越做越大就好,起码也要跟上时代的发展,不要被竞争者挤垮。

    这哥儿俩也是天资聪明,对自己家族企业的业务很快就精通了。

    这也难怪,世世代代传留下来的东西,远远不如一本教科书的内容多,怎么能难住受到高等教育的哥儿俩?

    于是,他们就开始研究相关的领域。

    其实,在一定的意义上,也是家族企业的内容,就是他们冶炼出来的铜卖到哪里去了。

    这一追踪,他们就发现,所有的铜,全都卖给了一个地方,就是金属交易所。

    研究这个唯一的买家,当然要涉及到价格。

    这一看价格,哥儿俩立刻看出了问题。

    家族的卖价总的来说还可以,可以保证家族的生产保持在一个比较均衡的盈利之中。

    但是一比较期货市场卖出价格,他们顿时觉得难以接受了。

    他们的盈利空间,竟然是他们家族这个真正生产者的二倍!

    而付出的努力呢,家族生产从购买原材料开始,到生产环节,到各种经营活动的努力,花费很大,风险很大;而那个掮客却只是轻轻一倒手。

    他们立刻感到了极端的心理不平衡!

    于是,哥儿俩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参与铜期货的投机活动。

    然后哥儿俩就钻研期货市场,以及如何逃避有关监督机构的限制。

    老大浜中泰男,为此移民东瀛,他的移民和改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原来他叫吉米卡珀的。

    根据以往的规律,在期货市场这一块,卖价总比买价高,尽管高的程度每年都不同。

    因此,二人的策略,就是一边倒的买进!

    绝对不卖!

    坚决攥在手里,等到最后交割的时候,才卖出。

    如果一切都正常的话,这哥儿俩还是能赚钱的,至少不亏。

    中间也有脱手的机会,可以赚到可观的利润,但是没有达到这哥儿俩的预期,所以二人无动于衷。

    到了交割月,一场突然的经济衰退爆发了。

    所有金属市场,价格大幅度跌落!

    连着一个星期,每天都是一个跌停板!

    第三天的时候,就必须平仓减少损失了。

    因为他家的所有财产,包括各种流动基金,固定资产,全部填了进去,依然远远不能满足需要追加金额的要求。

    第四天的时候,所有能卖的合同全部平仓卖掉,依然留下一百五十亿缺口!

    到了最后,还剩下二万吨铜的合同,不管价格多低,就是没有人买。

    最后,家族企业全部被拍卖抵债,只剩下一间老屋子,还有一大堆铜锭,都是到了最后砸在手里的合同,按照合同的条款,那些铜,都属于他所有了。

    铜老伯拍卖祖业的那一天,当场气死!

    老大承担了大部分责任,被东瀛法庭判了一个十年监禁。

    因为他们最终被查处犯有挟仓罪。

    竟然把世界的所有可以交易的铜,掌握了百分之八。

    在美国的铜匠,花了大钱,请了最好的律师,才摆脱了牢狱之灾。

    而现在找到的那种只准备捉的鸟,就是这铜兄铜弟的亲生儿子。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