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量钱途 > 章节目录 58 最后疯狂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

    第二天一早,乔直就跟着努度进入了芝加哥期货贸易大厅。

    尽管他们已经去得比较早,可是更多人比他们还早。

    大概这最后一个机会看到这样的盛况,许多人都不想错过,都和乔直、人一介的想法一样。

    人们现在都习惯了用电脑交易,以前必须起早贪黑到交易大厅去做的事情,今天宅在家里就能做了,起码在办公室里可以完成。

    实际上这个交易大厅之所以关闭,就是因为大家都不是必须来这里,让它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性。

    努度看了看交费买临时会员证的长队,摇了摇头,说,很久没有看到这种情况了!平常的交易日,别说临时会员没有,就是正式会员,也大都不来,有一半就不错了!

    三个人只好排队,一边等候,一边听努度介绍一些奇闻趣事,倒也没有觉得排队有多枯燥。

    眼看就到了他们,前面的窗口突然关闭了!

    里面的一个工作人员打开了另外一个窗口,向大家道歉,说临时会员的限额已经用光,对不起大家的排队等候了。

    为了表示歉意,给每个人发一份免费早餐卷,可以到大楼里面的咖啡馆去吃早餐,那里有交易大厅的现场直播。

    大家一阵抱怨,有人说,他是乘坐飞机,飞了几千公里,难道就是为了吃一顿免费的早餐?

    旁边就有人劝导,有总比没有强,而且有现场直播可看,赶紧去找个好位置吧,哪有时间发牢骚。

    于是大多数人都跑走了。

    努度苦笑着说:“你看这事搞的!生活总是有出其不意的惊喜!你们只好在外面看直播了。”

    人一介安慰他,不必介意,至少感触到一点气氛,在它兴盛时期,应该每天都和现在差不多。

    乔直当然好奇心很强,也有必要进去,现在没有票了,也只好作罢。

    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冠冕堂皇的青年走了过来,那身装束比努度还要整洁庄重,和三个人打招呼,非常友好。

    三个人心情这个时候就是再洒脱,也有点不爽,哪里有心情和陌生人周旋,随意点了一下头就不理他了。

    哪知那个人又靠近了一步,说道:“三位是想进去没有票吗?我有!”

    你有?乔直睁大了眼。

    在国内就听到过黄牛,专门倒腾各种票票,凡是紧缺的入场票、火车票、飞机票,他们都可以有,然后转手卖给急需的人。

    没有想到,在这里看到了!

    乔直也感叹了一下,看人家美国这黄牛,专业化程度,比你正规卖票的还人模狗样!

    这样的黄牛才让人放心!

    这时候,努度已经询问价格了。

    “如果一张的话,平价,二十万;二张,递减,第二张十万!

    但是第三张依然是平价二十万,一口价!”那个黄牛小伙子口齿清楚,蛮有行业垄断的气势。

    “你们也太黑了!二张,二十五万……”努度气愤地说。

    “对不起,买就一个字!不买,我去找别人,没空和你们耽误时间!”小伙子果然果决,转身就走。

    “给他三十万!”乔直说话了。

    他是必须进去,三十万,也就多花十万,正常票价是十万一张。

    说着,掏出银行卡给他。

    黄牛看了一眼乔直,没有想到这个小孩倒大方果决!

    他接过银行卡,掏出一个钱包大小的东西,揭开,里面是一个微型刷卡机。

    他又看了乔直一眼,说:“这位小朋友豪爽痛快,我再给你减少五万,只收你二十五万,保本而已。”

    乔直也没有客气,说道:“谢了!你是我见到的最豪爽的黄牛!”

    黄牛这时已经办完一切手续,两张票和银行卡一起交给了乔直,说时间紧迫,就不耽误你们了,有缘的话,后会有期。

    努度笑着对乔直说,这个价格绝对是最低了,再低那个小伙子就真的赔本了。

    三人一起进入大厅,然后努度就去了他的会员座位,那里是二千个委员的专座区域。

    乔直和人一介则去了自己的那个临时会员区,虽然也有座位,但是人员的装束就没有什么讲究了。

    哪里像那个会员专区,乔直还真被震撼了一下。

    一眼看去,一片明黄颜色!

    就是明黄,纯粹的明黄,鲜艳的明黄,明确的明黄!

    乔直不由冒出了一个念头,这要在满清时代,那一个区的人,都是砍头的命运!

    因为明黄色是皇帝专用的颜色。

    这个念头才过,他又想到,如果是红色革命时期,这些人也肯定是革命的对象,他们每个人的浮财肯定不少,光是会员证,就是五十万美元!

    眼看就要到交易的时间了,乔直等着那个钟声一响,就亲眼见证这新老时期交代的最后一次现场交易。

    大家大概都是这个心情,所以尽管大厅内人满为患,却鸦雀无声。

    突然一个声音出现:“下面请芝加哥交易总所董事会主席讲话!”

    显然人们既出乎意外,又不感兴趣,人群中发出不满的哼声。

    一个秃顶身材圆滚的老头出来,宽大的西装依然装不下他多肉的身躯,一根细长的领带,从他肥胖的脖子上绕了一圈,又越过他小山一样的胸腹,垂直下伸,不知去了何处。

    有个讲台在他前面,挡住了他的腿部以下部位。

    乔直真的担心这位也是冗长无味的主,那可就大煞风景了。

    正在担忧,讲话开始了,乔直刚刚集中注意力,讲话结束了!

    原来他就说了一句话!

    “一百六十七年的老人寿终正寝,我们一起为它敲响丧钟!”

    说完,交易开始的钟声大作!

    刷的一声,电子版上的各种报价充满的版面!

    然后,人们不约而同地高声报起价来!

    霎时间,如同三千最能吵架的泼妇正在进行才艺展示,交易大厅乱成了一锅粥。

    乔直保持沉默,他不需要宣泄,他也相信,那些呼喊的人,不管声音多高,也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因为大家都在说,没有一个人听。

    正在用心观察大家的神态和举止,乔直忽然听到了麦柯的声音,给了他一个放开做多的指示。

    “今天你要作一个日结交易员,上午吃进所有农产品的期货,下午卖出所有上午的进账,不留一手!”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