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量钱途 > 章节目录 60 黄牛赤膊上阵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

    大豆每桶$9.20,已经是近期最高价格,很快就会突破$10大关。

    那是一个心理上线,价格升到那个地步之前,要冲击那个价位的时候,会受到严厉阻击!

    冲击的力量,来自卖方,他们当然想卖得价格越高越好。

    阻击的力量来自己买方,他们自然想压低价格,至少不能让价格高到不能接受的地步。

    双方对立,就如同两个军队对垒,那个心理价位,就是双方争夺的一条战壕。

    买方是死守的一方,卖方是强攻的一方。

    两方都是费尽心机,杀得死伤累累。

    在今天的这个特殊日子,双方都来个倾情演出。

    因为是最后一天按照传统方式交易,交易所也放开了许多限制,比如涨停、跌停,合同量的上限,全都取消!

    放开这些限制,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一百六十七年的期货交易,已经把所有参与交易的各方,都训练得无比成熟,即使没有这些限制,也不可能乱。

    比如价格,总不能正常价格五十美元,一放开限制,一下子就做了火箭,升到一百美元去!

    比如,交易额,市场总量大概在一个范围内波动,不可能一下子就翻倍。

    不管是买方和卖方都一样。

    因为期货市场,起根基还是现货市场。

    现货市场,后面就是真实的生产能力和消费需求。

    突然一下子供应量增加了一倍,如果没有人人都知道的原因,比如生产效率一下子提高了百分之百,那么没有人相信,那个供应量真的能增加一倍。

    要做这个判断,必须对全球的经济都了解透彻才行,包括相关情报,要非常及时,相当准确。

    关键是即使。

    比如农产品,那确实是靠天吃饭的东西。

    美国的农民机械化、自动化的程度很高,许多天气变化,都可以用人工调整解决。

    比如大豆,如果在花期之前干旱,那么花蕾就不能正常孕育和生长,那么大豆,这个直接从那些花蕾上长出了期货产品,就必定受到极大损失。

    即使花蕾都很正常,也不保证就能让今后的大豆正常生产,比如花蕾开花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持续下雨的花,那么开的豆花,就会被雨水浇坏,本来应该授粉结籽的大豆但是,就会长不出豆荚,整个以前的成果都白费了。

    因此,即使美国的农业都有机械化保证,也不能保证市场稳定;因为还有许多其它国家的大豆产地做不到这样,他们都是自然的高天吃饭。

    即使美国农民,他们可以控制干旱,把水浇到干旱的大豆田里,可是天要下雨,尤其是在开花授粉时期,他们还是没有多少办法。

    火箭可以驱雹,但是不能驱雨,驱雹就是把雹子烧化或者不让它们结成雹子,但是这样做,都是化成雨水降落下来。

    因此,如果老天要和你作对,即使在美国,人力也难以抗拒。

    因此,参与农业产品期货交易,不但全球情况都要了解,而且对天气的变化,尤其对天气的预测,这些必不可少的决定性因素,都必须胸有成竹!

    正因为如此,天气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也成了期货!

    不过乔直、人一介对这个东西很陌生,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动它,即使是努度,也对这个东西很忌惮,避而远之。

    因此,别的农产品都大起大落,成了大家热烈追捧的目标,唯独天气期货无人问津。

    出卖天气期货的人,都是那些天气预报公司、电气公司、动力公司、石油公司的巨头们。

    他们不是经营天气预报这个主要产品的,就是于此有关的辅助产品。

    看着别的合同都那么火热,他们不禁齐声祷告,希望也有人来争抢他们的产品。

    他们也不求多高,就是达到他们的要价水平就行。

    乔直现在正在琢磨时候进入期货的期权市场。

    日结交易,一般不太适宜以期权为对象操作,因为期权的价值实际上就是在时间上做文章,时间以及期间发生各种事情的不确定性,构成了期权的价格,决定了价格起伏不定。

    不管什么因素,是好还是坏,都是期货期权交易的机会。

    不管市场是上升还是下降,对于纯粹的投机期货期权商来说,都是赚钱的渠道。

    情况的变化,只是决定占边不同。

    直接受影响的,就是那些直接生产和使用这些商品的人。

    因此,他们参与期货期权交易,实质是保险行为,是为了保护他们计划中的利益,而不是额外赚钱。

    买与他们实际交易的期货相反的期权,就等于交了一道保险,不幸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得到保险标的物的赔偿,损失的是保险费。

    在期货期权这个场合,他损失的是购买期权所付出的期权价格。

    这些也是乔直临阵磨枪,和努度学的,涉及到的时候,还要摆弄手指头,算算自己属于哪边的,当价格发生变化的时候,自己手头的东西,是发生反向影响,还是正向影响。

    这在忙活,一个不速之客来到他的身边。

    乔直抬头一看,愣了,黄牛?

    怎么倒卖入场票证还可以到交易大厅里面来?

    看在给他特殊减价五万美元的份上,乔直也需要和他打个招呼,可况对他还印象良好?

    “黄牛兄,怎么?你的票还没有卖完?”

    他还以为他是到里面继续找买主了。

    “哈哈,又见面了!不是,我是最后给我留了一张票,这样的历史我也想见证一下,虽然我资金有限,干不了大的!”

    那个被黄牛的绅士回答了麦柯的问题。

    “不过,你的猜测是对的,如果我还有票,确实可以到这里来拍卖,也许半价就卖了,不少人对这个感兴趣的,呵呵。”

    乔直不禁感叹了一下,美国这样黄牛,可比国内的那些舒服多了!

    黄牛问道:“为什么不买天气期货?”

    乔直正想扩大地盘,闻听大感兴趣:“你对这个有研究?”

    黄牛点头:“我最感兴趣的就是风云变幻!所以和天气相关的温度、湿度、降雨、刮风等等,我都了然于胸!

    我就敢大言不惭:我比他们任何一个气象台都更知道天气的走向!而且我有他们根本就没有的东西!”

    乔直惊奇了,问道:“那是什么?”

    “我说实话!”

    乔直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脱口而出!

    “我请你来交易天气期货!”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