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量钱途 > 章节目录 61 搅风搅雨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

    “你请我来交易天气期货?”

    一向淡定的黄牛愣住了!

    “没错!敢不敢上?”

    乔直怂恿到。

    霎时间,黄牛变成了红牛!

    年轻人谁没有热血?

    黄牛意识到自己的梦想就要实现,瞬间热血沸腾,热血上涌,小白脸一下子进化为红脸关公。

    “没有限制?”

    黄牛需要进一步确证。

    “只能买进,其它没有限制!你可以在数量上、价格上自行其是!”

    乔直把基本原则交代给黄牛,意思就是把麦柯给他的那些指示,以及他自己制定的一些详细规范,都告诉了这个看来兴奋不已的新雇员。

    “交易资金你来解决?”

    “自然!这是账号——所有的交易,都用这个账号进行。”

    乔直把自己的账号给了黄牛。

    “耶!”黄牛极度兴奋地喊了一声,双手颤抖着接了过去。

    多年的梦,就要在眼前实现,他岂能不情难自禁?

    接着,他用最谨慎的订单,把价格最低的一个订单买走。

    终于有动静了!

    那些眼巴巴看着别的农副产品赚钱的天气期货持有人,顿时激动了!

    都是期货,凭什么你们供不应求,我们无人问津?

    凭什么你们那里门庭若市,我们这里门可罗雀?

    由于买方寥寥可数,虽然黄牛得到了乔直的允许,可以用随行就市的价格条款下订单,他却没有用这种方式,而且采用了钓鱼法。

    这就是稳坐钓鱼台,愿者上钩来!

    他就是他的冷静,他的明智!

    黄牛一边等着鱼来上钩,一边给乔直介绍有关天气期货的基本知识。

    乔直对这一块,就是小白中的小白。

    随着黄牛有一搭无一搭的介绍,乔直逐渐对这个东西有了一些了解。

    天气期货,说到底,是一种和金融指数一样的产品,实际上没有任何实质的东西支撑它,只是一组数据。

    因此,天气期货的合约数量,是没有限额的,只要有人买,就可以无限增加!

    当然,这种有人买,必须是在一定的价格基础上,否则增加合同数额,结果是造成价格降低,等于是自己拆自己的台。

    这样的蠢事是没有人干的!

    对,是没有聪明人干!

    当然,这不包括新的竞争者。

    他们来是为了分一杯羹,当然对价格就无所谓保持什么水平。

    只要大于费用,有利可图就行了!

    因此,谁能进入这个市场,是一个特殊权在起作用,并不是谁都可以进入的。

    这个天气期货,也可以叫做天气指数期货,主要有两种期货产品。

    这两种产品都是以一个叫做温度指数的东西,当作标准确定的。

    温度指数就是衡量一天的平均温度与华氏65度,相当于摄氏18.3度,偏离程度。

    每日平均温度是从开始的午夜到结束的午夜二者之间每日最高温度与最低温度的平均值。

    比如某一日最高温度是华氏100度,最低是华氏80度,那么这一天的温度均值就是华氏90度。

    知道了日温度均值,就知道了温度指数,因为它就是日温度均值减去一个常数值,华氏65度,也就是25度。

    有了温度指数,这一天的天气指数合同价格就出来了。

    根据期货交易所的规定,天气期货的价格就是温度指数乘以$100。

    那么,那一天一个合同的价格就是$2,500。

    例子中的价格只是一天的,而实际的天气期货合同是月合同。

    那么一个月的温度指数,就是当月每天的温度指数简单相加。

    还是以这一天的数据为准,如果一个月每天都是如此,就是把这个25度,连续加三十次就行了,得到总数750度。

    这个数字,再乘以$100,那么这个月的合同价格就是$75,000一个。

    这是一个价格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期货交易所推出了两个主打商品。

    一个是制热日指数,一个是制冷日指数。

    这两个指数都是以华氏65度为标准,衡量实际温度比这个标准高还是低。

    如果实际温度高,就需要控制高温,因此超过华氏65度的任何读书,就是需要控制的度数,就是制冷日指数。

    刚才的那个例证,就是高于标准25度,那么那一天的制冷日指数就是25;那一个月就是750.

    制热日指数则相反,它是通过日平均温度与华氏65度的比较来测量寒冷程度,也就是需要采暖的指数。

    制热日指数的最大数0,也就是那一天的温度是华氏65度。

    如果日平均温度是华氏40度,那么制热日指数就是25,如果日平均温度是华氏67度,那么制热日指数就为0。

    刚才的那个例证,如果每天低于标准25度,那么那一天的制热日指数就是25;那一个月就是750.

    两个月合同的价格一样,但是所买的天气,恰恰相反,一个是高温,一个是寒冷。

    黄牛一边介绍,一边指着电子显示牌,告诉乔直芝加哥的这个交易所,不同月份有不同的合同。

    它所推出制热日指数的合约月份从十月到三月。

    制冷日指数的合约月份从五月到八月。

    四月和九月则有双向月份的期货合约。

    乔直现在再看电子显示板,那些密密麻麻的天气期货数据,都变得富有意义,他大概算了一下,那里大约有一万个合约在等待出售!

    但是价格都比刚才黄牛买的那个高!

    依乔直的想法,全他娘的吃进!

    不过他示意给黄牛,黄牛摇了摇头,无动于衷。

    既然交给了他,乔直就不管了。

    他还有农副产品需要操心呢。

    突然,天气期货发生了变动,一笔五百个合约的卖方订单出现,价格就是刚才的水平!

    有人耗不住,开始降价了!

    黄牛正在那里等着,一口吞下!

    看到降价以后,立刻交易成功,从众心理在那些观望者心中大起作用,立刻就有三五家跟了上来!

    他们本来不是同一个月份,但是市场的规律是一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采取了同样幅度的降价策略!

    这个时候,黄牛反而不着急了!

    着急的还是那些卖家。

    一个人沉不住气,在已经降价的基础上,进一步降价,起码比别人先脱手!

    黄牛马上吃掉!

    这种鼓励行为立竿见影,一霎时,天气期货市场风起云涌,降价竞销蔚然成风!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