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量钱途 > 章节目录 63 史密斯也来搅局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

    努度是一个好员工,他坚守岗位,抓住一切机会,贯彻乔直的指令。

    就是不管价格,吃进一切农副产品的卖方订单。

    他也没有统计究竟买进了多少,更不计较是否赚了钱,还是赔了本。

    这个时候,他就把自己当作一台机械,机械地执行下命令之人交给他的任何指令。

    其实,这种情况,在经纪人那里是司空见惯的交往形式。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一切责任都是那个下达命令的人承担。

    当然今天的情况,还是有所不同的。

    简单的执行客户的命令,和他没有什么经济纠缠,他只是收取一切规定的费用。

    但是乔直这个不同,他执行的所有交易,盈亏都要作为基数,按规定的提成比例,付给他。

    所以看到那些合同,如果是他自己决定的话,他就绝不会吃进,而是等待价格降低的时候再动手。

    因此他就很纠结,感叹人还是不如机械。

    机械也是执行命令,从来不会比人差,而且不会纠结。

    离努度不远的地方,坐着两个人,都是身穿明黄颜色的会员服。

    这一点和所有其他两千会员一样。

    只有一点不同,他们都带着大号墨镜!

    引起周围的会员一通吐糟!

    你们又不是影视明星,难道还怕什么曝光?

    突然,努度注意到了有人说话,正提到刚才那些农副产品交易。

    “葛朗楼!你说坑了你一把狠的那个小孩,他今天也来了?还买了不少合同?要不要你我合作一次,坑他一把?”

    由于交易大厅很嘈杂,这两人虽然正在搞阴谋诡计,声音却不小,加上他们和努度的距离很近,竟然一个字不漏地落人努度的耳朵里,听了个真真切切。

    竟然要不利乔直?

    努度立刻绷紧了所有的神经!

    他微微测过脸去,就看到了那两个说话的人。

    他们也是穿着与会员一样的明黄颜色的上衣,与众不同的是,他们都带者墨镜!

    仔细一看,认识!

    虽然不熟。

    后面二人的交谈即使降低了声音,也还是被他听到了。

    “我说史密斯!你别掉以轻心!他虽然外表是小孩子,可是内心比大人还强大!你是没有我的经历,否则你就会收起轻视之心了。”

    原来这两个人一个是葛朗楼,另一个竟然是铜兄铜弟的老二,史密斯!

    今天芝加哥期货交易大厅最后一次全功能运作,是经济生活中的大事件,更是这些有钱人的大事件,说不定几十个亿美金就入账了,他们焉能缺席?

    即使不做什么,只是看看,也不能不来!

    这样的事情,如果缺席了我等大人物,那它的成色就会大大不足!

    是不是?

    没有想到,今天这么火爆!

    就想战略决战的战争大片,各方都在大规模出兵作战,到处都是战场,到处都燃气冲天的战火。

    最精彩、最火爆的,就是农贸市场板块!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注意到了,所有的购买都进入了三个账户!

    更有意思的是,这三个主要购买者中,还有那个乔直!

    乔直!这个名字成了葛朗楼的梦魔!

    这个名字让他念念不忘!

    况且时间也不长,才短短的一夜!

    即使葛朗楼的调整能力非常强,那二十亿美元的损失,也会提醒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提醒非常强烈!非常固执!

    二十亿美元,是他作为家族接班人活动基金的百分之二十!

    他虽然有足足一百亿美元,可以随便花,这样花的话,也很快就会花光的。

    只需要五次,一百亿美元,就一个子都剩不下了。

    因此,他要找机会报仇,把那二十亿连本带利捞回来!

    不加倍回收,他都不爽!

    今天,他是和史密斯联袂而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一起发财。

    两个的家庭,弄个会员证轻而易举,五十万美元的年度会员费,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

    葛朗楼意外见到乔直,还真是又怒又喜。

    怒的是,睹人思钱,见到乔直,就好似看到二十亿,山那么高的一堆!

    他的怒火,比山还高!

    喜的是,见到了你,就有了报酬的机会!

    在佛罗里达,那不是我的地盘,几个好家伙护着你;到了这里,就是我的天下了!

    谁不知道这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是我家老祖宗一手操办起来的?

    你这不是一头撞进了我的罗网?

    不过,他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虽然满腔怒火,却也没有失去理智

    不能直接和他干仗,最好脸面都不要见,就把他灭掉!

    于是,他眼睛一转,计上心来,就把乔直的事情和史密斯说了。

    果然,史密斯兴趣立刻就高涨起来!

    三言两语以后,史密斯就决定和乔直对着干了!

    这个时候,史密斯还不知道他的铜王国已经被乔直盯上了,不但没有意识到任何危急,还找上门去与之对敌。

    这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所决定。

    既然决定和乔直对着干,那就是抢购农副产品合约了!

    于是,史密斯专门研究了乔直何以取胜的方法。

    凭他的消息渠道,他很快知道,乔直用的是随行就市方式,因此所有的卖方期货合同都归了他,还有另外也用同样价格方式的买方。

    史密斯老狐狸一般嘿嘿一笑,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看我的!

    不得不说,期货市场上,只要你有钱,只要你舍得花钱,许多事情都可以办成的!

    这史密斯财大气粗,主要精力在铜和铜制品上面,对农副产品,就是玩票性质,赚了更好,赔也无所谓!

    他的策略就是按价格分级下订单!

    比如大豆,现在不是在冲击十美元吗?

    他的订单就是十美元买!

    十美元还不保险,他定在十一美元!

    不得不说,这个正好破了乔直的随行就市策略。

    因为期货市场虽然一般来说,先拣价格一样的双方订单成交,然后就是随行就市。

    当时有一个前提,就是市场上没有比卖方要价还高的买方出价!

    一旦有买方出价高于买方的要价,这个卖单自然让满足那个出高价的!

    价高者得之,在期货市场一样是起统治作用的规律!

    斯密斯这样横插一杠子,让乔直的吞噬凭空出现了变数!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