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量钱途 > 章节目录 69 走人!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

    农牧酋长堪称农副产品期货市场的龙头大哥,甚至比那些大基金的影响力还大!

    他的这种影响力,绝不是凭空得来的,而是他多年在这个领域的业绩烘托出来的。

    现在,他一下子开出了八万个期权合同,赌期货市场继续爬高,即使对他很熟悉的期货老手,也不由得不震惊了。

    这要有多大的信心才敢这么干呀!

    可是,这个农副产品的权威这样有信心,别人又有什么理由怀疑?

    期货本来就是一个效益和风险并存的场所,你既然想赚钱,又不想冒险,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既然必须冒险,那么跟进这些大鳄,还是把握更大一些。

    于是,农牧酋长引领了潮流,许多基金和散户跟进,形成了一股比较强劲的竟相销售风潮。

    农牧酋长的价格还是十五美元成交价的一个卖出定价期权,要价50美分。

    但是后来跟风的人太多,很快就变成了十六美元成交价要价50美分了!

    那个铜兄铜弟中的铜弟史密斯,既然开出了十七美元成交价要价75美分的最低价格!

    而且竟然敢和农牧酋长并驾齐驱!

    也是一下子八万个合同。

    现在,农副产品期货市场,呈现了一边倒的牛市景象,几乎所有的大户都预期农副产品会继续大幅度涨价。

    这样的客观估计,加上今天是最后一天在公众面前竞价,让这些平常都算作老谋深算的资深期货玩家,都进入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

    这就是他们只顾那些牛市消息;不管那些熊市信息。

    凡是可以影响市场价格上扬的因素,他们都作为自己投资占位的依据,不但全部接受,充分考虑,而且还超过历史实际,幻想到一个新的高度。

    而那些不利于价格上升的因素,全都不理,不管是技术方面的,围观市场方面的,还是宏观大局方面,既然本来就客观存在的环境,也都被忽略不顾。

    既然有这些人热心帮忙,压低价格,或者提高预定的履约价格,乔直等人自然就大吃特吃,吃了个淋漓尽致!

    而且吃了个一干二净!

    一点钟左右,市场上再也没有一个合同可以购买。

    黄牛买下所有定价卖出天气期货的期权。

    乔直、人一介、努度拿下了所有农副产品的定价卖出期权。

    诡异的是,所有的人还都皆大欢喜。

    众大户高兴,只因为他们手中都有大量的期货合同,只要价格继续上涨,尤其是突破二十美元的心理价格线,他们具有无限的盈利空间。

    他们的高兴,建立在对预期高价的期望上,只要这个时间还没有到,手中持有合同,可以收获预期的效益,他们就没有理由不高兴。

    至于后来卖出的定价销售合同,那个等于是额外福利,是和自己手中的长线期货合同方向一致,在同一个基础上面的出物。

    也就是说,只要价格保持不变,他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卖出和合同时所得到的款项。

    而他们的预期都是价格持续增长,如果将来的实际和预期一致,那么这些钱都是额外的收获。

    即使退一步说说,市场有小幅度回落,只要不超过所卖出的价格那个幅度,就依然可以不会赔钱。

    至于大幅度回落,这个可能性当然会有,这个时候谁去考虑他,当着一个确切的决策依据?

    不利的可能随时有,但是这种百年难遇的发财机会却难以遇到!

    尤其是跟乔直有仇的人,不抓住时机狠狠地坑他一回,岂不是对不起提供这些机会的老天爷?

    乔直等四人,当然高兴。

    他们今天的目的全部实现。

    他们的高兴是有真实基础的高兴。

    他们的高兴时分两个层次的高兴。

    第一个层次,已经是事实,就是第一波,今天上午的低价买进。

    这些买进的各种合同,已经在下午市场高峰期,全部卖出!

    这个进出差价之间,虽然还没有来得及精确算账,但是单位价格赚个四到八美元还是有的。

    具体到每一个品种赚了多少,需要看到底上午买进了多少合同。

    这个已经实现的合同,有一点是非常肯定的,就是所有的合同,全部是稳赚不赔,而且已经没有了亏损的可能性。

    作为一个已经结束的日结交易,这个交易的整个过程已经完成,就剩下交易的结果继续存在了。

    这就是那轮交易的纯盈利。

    至于下午的这些交易,虽然乔直等人可以很有信心的期待得到盈利,甚至比前一轮的更加客观,但是毕竟还没有实现。

    所有四个人对这一轮交易只是保持审慎的乐观态度!

    这种乐观态度,绝对是他们的最低期待值了。

    原因是,哪怕是真的继续发疯,这些合同攀升到一个天价,他们的损失也不会在增大。

    就是他们所付出的最多一个合同五十美分。

    以大豆合同为例,就是整个合同二千五百美元。

    亏损有限,而盈利的潜力要大的多,可以是亏损的十几倍,这就是对买方的巨大吸引力了。

    虽然亏损了整个买价,也是很心疼;不过还真不是大事。

    因为他们上一轮的盈利大大超过这个数额。

    也就是,他们最坏的结局,是在上午每个合同盈利五六美元的基础上,减少半个美元,这还是最高的亏损水平。

    这个损失,当然他们都承担的起,甚至根本不会在意。

    如果赚了那么多,不去高兴,反而为小小不言的一个损失忧伤,既不是都成了葛朗台?

    这个葛朗楼肯定不同意,搁谁都一样,不可能凭空来几个祖先级别的人物。

    所以,四个人清光了所有卖方合同,果断地撤了!

    他们走后,市场在怎么折腾,都和他们无关了!

    至少今天无关!

    他们已经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可以心安理得回去休息。

    更加期待的是,最后轻点今天的胜利成果!

    那样高兴的事情,如此值得庆贺的成果,总不能在交易大厅当众做吧?

    暴露军情固然不好,他们赚钱,等于别人赔钱,当众打脸,岂不是公开拉仇恨?

    因此,四个家伙毅然走人。

    [bookid=3032268,bookname=《三栖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