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章节目录 第12章 怒打薛文龙!
    柳擎宇可不是傻瓜,他始终相信老爸经常说的一句格言:“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每一个看似不正常事件的背后,肯定隐藏着非同一般的动机。”

    所以,对于夏正德的做法柳擎宇一边往县长办公室走,一边在飞快的分析着其中的种种动机。

    很快的,柳擎宇来到县长办公室外面,被县长秘书潘红杰领进了县长办公室内。

    此刻,县长薛文龙正坐在办公室内批阅着文件,虽然听到了柳擎宇的脚步声,但是他却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依然在批阅着文件。

    柳擎宇只能坐在薛文龙对面的椅子上默默的等待着。而潘红杰把柳擎宇领进县长办公室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至于茶水,柳擎宇更是没有办法享受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薛文龙依然在忙着。不过偶尔之间,他会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一下柳擎宇的状态。

    然而,整整半个小时过去了,柳擎宇居然就那样默默的坐在椅子上,没有露出任何不耐烦的表情,更没有任何焦虑和急躁的情绪。柳擎宇的表现让薛文龙十分吃惊。他没有想到,柳擎宇这个小镇长居然有如此修养,这让原本对柳擎宇有些轻视之心想要通过此举煎熬一下柳擎宇的薛文龙不得不放弃这个计划,他放下手中的笔,轻轻抬起头来看向柳擎宇说道:“你是哪位?”

    柳擎宇表情显得十分平静:“薛县长,我是柳擎宇,之前已经让潘秘书通知过您了。”

    薛文龙点点头哦了一声道:“哦,这样啊,我太忙,给忘了。怎么,找我有事吗?”

    看到薛文龙这种态度,柳擎宇的心中便多了几分不满,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显露出来,而是沉声说道:“薛县长,这一次我们关山镇洪灾过后,损失惨重,老百姓的生活物资十分紧缺,您看县里能否拨给我们一些救灾款……”

    还没有等柳擎宇说完呢,薛文龙便直接打断了柳擎宇的话说道:“哦,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柳擎宇同志啊,你应该知道的,这一次洪灾过程中,全县受灾的可不止你们关山镇一个地方,还有好多地方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灾情,而我们县又是一个贫困县,县里的财政是有限的,僧多粥少啊,而且就在你来我这里之前,你们镇委书记石振强同志又打电话从我这里软磨硬泡的要走45万的救灾款,说实在的,这一次给你们关山镇的救灾拨款已经相当于其他乡镇的两倍都多了,柳擎宇同志啊,你要知足啊。如果再给你们胡乱拨款,县里的干部们恐怕连发工资都会成问题了。我也知道,你跑项目跑资金的目的是为了关山镇的老百姓好,但是呢,凡事都得有个度不是,总不能把钱全都拨给你们关山镇啊,这样别的乡镇也会有意见的。身为县委领导,我必须要考虑各方平衡不是。所以啊,柳擎宇同志,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再想想办法吧,我这里是真的没有办法在支持你了。”

    听到薛文龙这样说,柳擎宇的脸色便开始难看起来,尤其是薛文龙刚才说石振强刚刚要走45万,这明显是在刺激自己啊,这是在告诉自己,自己从他这里毛都别想捞到。只不过话说得十分婉转而已。不过柳擎宇是一个不服输的主,他非常了解关山镇的情况,就算石振强在弄回去45万,对于关山镇的灾情来说也是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多大的问题,所以他再次拿出县委书记夏正德签字的批条说道:“薛县长,这是夏书记的批条,您看您是不是给签个字,我去县财政那里在去领一下,薛县长,说实在的,我们关山镇老百姓的损失很严重啊,现在很多老百姓都在等着米下锅呢。”

    看到柳擎宇居然拿出了夏正德的批条,薛文龙的脸色当即便立刻阴沉了下来,声音也变得更加冷漠起来:“柳擎宇同志,我已经跟你严正的声明过了,现在县财政上根本就没有钱了,别说是你拿着夏书记的签名批条,即便是你拿着市长的签字批条,县财政没有钱,我也没有办法给你签字啊。柳擎宇同志,没事你就先回去吧,等县财政有钱了我会让我秘书通知你的。”

    说着,薛文龙便低下头开始批阅起文件来,再也不看柳擎宇一眼。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他现在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县委书记夏正德这么痛快的就给自己签字批条了,而且还是两份,原来夏正德早就预料到自己根本不可能从薛文龙这里拿到钱的,而且他左手给了自己一份从县委书记基金里面拿出来的20万,向自己示好,表现了拉拢自己的诚意,而右手又再次表示诚意,给了自己一份40万字的陷阱批示,让自己到薛文龙这里来碰壁,两相对比之下,自己就不得不对夏正德充满感激了。而且与此同时,自己对薛文龙肯定充满了不满,这样一来,自己只能加速向夏正德靠拢了。想明白这个问题,柳擎宇心中暗道:“看来虽然很多人都说夏正德被薛文龙压制着无法掌控景林县大局,但是这个夏正德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这种拉拢分化的手段运用的真是炉火纯青啊。不过即便是自己明白了夏正德的用意,却也不能不对夏正德多了那么一份感激,毕竟,他是真金白银的拿出钱来帮助自己了。

    看到薛文龙彻底低头不搭理自己了,柳擎宇琢磨着自己该离开了,在耗下去恐怕也没有什么收获了。就在这个时候,县府办主任左明义推门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份材料来到夏正德桌前,淡淡的看了柳擎宇一眼,然后把材料放在薛文龙桌子上说道:“县长,这份材料您签下字吧。”

    薛文龙拿起材料看了两眼,毫不犹豫的在后面直接刷刷点点的签了字。

    而这个时候,本来正准备离去的柳擎宇的目光在那份文件上无意间瞥了一眼,随后眼神立刻定格在文件上面的标题上——景林县公务用车批示单,随后,就在薛文龙看材料以及签字那短短的几十秒的时间内,柳擎宇以特种兵特有的速读本领一目十行的从那份材料上一扫而过,很快便把上面的意思看明白了八、九分,原来,这是县府办准备给县长薛文龙、县政府办公室以及县财政局采购5辆公务用车,还有就是县长办公室要装修一下,添置几样新家具,这些加在一起差不多要200万左右的样子。而柳擎宇可是清楚的记得,贾新宇曾经告诉过自己,薛文龙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玩汽车,而他现在用的那辆汽车可是去年春节才买的啊,没有想到,这才一年左右的时间这位县长大人居然又要换新车。尤其是当柳擎宇看到薛文龙毫不犹豫的在意见栏上签署上同意两个字的时候,柳擎宇的怒火彻底爆发出来了。

    柳擎宇猛的狠狠一拍县长薛文龙的桌子,双手撑在桌上,探着身子怒视着薛文龙说道:“薛县长,你太过分了吧!你刚才不是告诉我说县财政上没有钱吗?为什么县府办还可以拿出200多万采购汽车和装修?薛县长,我非常不理解,在你这个县长的眼中,到底是你购买汽车着急、装修办公室着急,还是对关山镇、对全县那些受灾的地区进行赈灾着急?薛县长,你可知道,现在仅仅是我们关山镇有多少家庭因为这次洪灾失去了他们的房子和所有的财产,你可知道现在关山镇有多少人正在忍饥挨饿,等待着县里和市里运输各种救灾物资过去?薛县长,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关系到老百姓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你要有心情去购买公务车,难道老百姓在你的眼中连一辆汽车都不如吗?薛县长,你有钱买车装修却没钱赈济灾民,你的党性何在?你的良心何在?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一问自己,你还配当这个一县之长吗?你还算是一名合格的党员吗?你的良心被狗给叼走吗?”

    柳擎宇以及其愤怒的语气把这番话一股脑的全部问了出来,随着柳擎宇的这一番怒斥之语说完,县长薛文龙的脸色已经黑得犹如猪肝一般,他猛的一拍桌子,怒视着柳擎宇说道:“柳擎宇,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镇长罢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我薛文龙!我薛文龙做什么事情还需要你来指手画脚吗?你给我滚出去!左明义,把他给我轰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允许他到我的办公室来,一点规矩都没有的狗东西!”说话的时候,薛文龙用手一指大门,狠狠的瞪着柳擎宇。最后一句他更是爆出了粗口!对他来说,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在对下属进行批评责骂的时候,骂娘也是常有的事情。

    然而,他却不知道,他这句粗口算是彻底捅了马蜂窝了。柳擎宇虽然在怒斥薛文龙,但是其中没有一句脏话,而他最讨厌的也恰恰是脏话。尤其是薛文龙居然骂自己是狗东西,这岂不是连着自己老爸老妈也给骂了,而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这是他的逆鳞。

    所以,当薛文龙刚刚骂完,左明义过来想要拉着柳擎宇出去的时候,柳擎宇突然伸出手来,左右开弓给了薛文龙两个大嘴巴,直接把薛文龙和左明义全都给打得呆立当场。

    这时,柳擎宇一边轻轻从口袋中拿出一张面巾纸擦拭着手掌一边冷冷的说道:“薛文龙,你跟我耍什么心眼我都可以容忍,你不给我们关山镇拨款我也可以容忍,但是你竟然骂我是狗东西,我不能容忍,这两个大嘴巴就是你骂人的代价,不要以为你是县长就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在我的面前,没门!”

    PS:梦梦新书上传,急切需要大家的支持!大家的每一朵鲜花,每一个收藏和点击、每一张贵宾票和凹凸票都是梦梦冲击新书人气榜的关键。大家也可以顺手点击一下正文最下方的顶踩按钮,这个点击的人多了也是能够上首页顶踩榜的,梦梦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