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章节目录 第1357章 略懂
    斩杀一位可以与自己称道友的存在,对钟岳来说更多的还是心痛。

    玄机也知道自己并非是死在葬灵神王手中,而是死在钟岳的刀下,看似是葬灵神王祭刀,实则是钟岳祭刀。

    那一刀惊艳绝伦,让自己无从抵挡,所以他才会说终于胜过我这种话。

    他是与钟岳同时代的强者,是少数能够追上钟岳的存在,钟岳历经生死磨砺,自斩两百年才修成帝境,而他也在不知不觉间成帝。

    他虽然默默无闻,但他的战力甚至还要在葬灵之上,精通历代各族大帝的神通功法,同时代的强者中,能够胜过他过他的,恐怕除了钟岳,也唯有风孝忠了。

    即便是华倩玟、阴燔萱,比他也要逊色一两分。

    钟岳心头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亲自斩杀道友,让他很是不舍,但也不得不为。玄机最后说出的那句话,大概也有一种闻道而死的感觉,并没有遗憾,这或许对钟岳来说是个宽慰。

    “我的道友,还能有几人……”

    钟岳喃喃道:“除了风师兄,大概只剩下你了,穆先天……”

    玄机之死便是破局的关键,有玄机在,钟岳的大军很难有所作为,即便有墨隐调度战阵也是无可奈何,但是玄机一死,便打破了平衡。

    四十九口天道之宝错落有致,在六十四城大军之间穿梭,天威爆,让碧落先生等人节节败退。

    穆先天的天庭主力大军已经被钟岳亲自率领祖庭大军击破在天庭中,死伤无数,而今的军队不过是先天神帝和先天魔帝召集的古老宇宙各族神魔,没有经过战阵厮杀,没有上过大规模的战场,只要败退便开始混乱起来。

    神魔二帝召集的神魔数量虽多,但是有时候多也未必是件好事,各阵军队相互冲突,相互踩踏,乱作一团,甚至不知多少神魔是死在自己人的手中,被逃路的同伴踩死撞死不计其数。

    墨隐在瞬息之间便抓到这个机会,转换战阵,不再防守,而是换成全力进攻的阵势,收割敌方神魔性命,务求最快最大的杀伤对手!

    却在此时,嘟嘟的号角声响起,穆先天麾下紊乱的战阵渐渐稳住,一支由辟邪神族组成的大军从神帝宫冲出,一支支战争号角吹响,鼓荡各军战意,让散乱的军心稳定下来。

    “辟邪神族!”

    墨隐惊讶,立刻调动神魔太极城的人族和伏羲神族大军,从两翼绕过,直奔敌军后方,准备去斩杀辟邪神族的神魔。

    风无忌催动天意大脑,调动天狱之主和荼郁拦截,墨隐立刻调动逴龙以及赑屃、狴犴十军,渡劫天狱之主和荼郁,两位智者手段百出,各自调动战阵,斗得天昏地暗。

    穆先天见状,看向百草先生,道:“百草先生可以去收割你的果实了。”

    百草先生正是逃脱祖庭大战和天庭大战的两尊上古大帝之一,闻言哈哈一笑,身形遁去,潜入战场,不断接近狴犴帝。

    而另一侧,轩辕、风怀玉、钟孝文、刑天等年轻将领率领人族神人奔向辟邪神族,而战场另一边则是风纪开、风常泰所率领的伏羲神族,从两旁夹击,向辟邪神族攻去。

    突然,数十尊祭祀先天神杀出,冲向战场。

    “碧落宫的那些祭祀先天神?”

    墨隐皱眉,立刻传令,让风纪开、风常泰等人转而去围杀那几十尊祭祀先天神,又随即从华胥氏十军中调出三支大军,围剿这些先天神圣。

    “武都郎,认得我么?”

    武都郎也在那些祭祀先天神之中,正在厮杀,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急忙循声看去,只见华胥氏一支大军的领乃是一尊女帝君,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怒火。

    武都郎微微一怔,冷笑道:“我与华胥神族无冤无仇,岂能认得你?”

    那尊女帝君挥手,大军掩杀上前,将武都郎团团围住,冷笑道:“我乃华胥氏女希,前世乃是祭祀先天神,叫做黎阳神君!你现在应该认得我了吧?”

    “黎阳神君?”

    武都郎呆了呆,不由哈哈大笑,笑得眼泪直流:“黎阳,你转世成了女子?可笑啊可笑,没想到你竟然成了女子!我还一直以为你就是易先生呢,害得我几次三番追杀他,又险些被他杀掉!”

    女希催动七道轮回杀阵,身后神魔组成她的第七轮回,武都郎喝道:“你我是生死大敌,斗了无数次,你上次败落我手,而今要借战阵来杀我吗?”

    女希七道轮回催动,一击落下,武都郎元神瓦解,肉身直接被磨灭成灰,不复存在。

    “你与我有灭族之恨,真以为我会与你公平一战?”

    女希冷笑,催动杀阵转而向其他先天神魔杀去。

    辟邪神族为的乃是一尊帝君,威风凛凛,冷眼看轩辕、风怀玉等人杀至,突然身躯一震,身后出现一尊尊辟邪帝君,顿时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迸出来,引动天地大道。

    轩辕、刑天吃了一惊,失声道:“圣灵体?”

    那股引动天地大道的气息,与圣灵体极为相似,他们曾经在阴燔萱身上见过这种独特的气息,阴燔萱对天地间一切大道都极为亲和,调动任何天地大道都信手拈来,而这尊辟邪神族的帝君竟然也能做到,真是出乎他们的预料!

    “假的!”

    风怀玉笑道:“他若是真的,我也是圣灵体呢!”

    他体内的气息迸,竟然也流露出与圣灵体仿佛的气息,脑后七道光轮,光轮中各自站着一尊风怀玉,像是分身又不似分身!

    钟孝文笑道:“我也可以!”说罢,也是身躯一震,竟然也有圣灵体般的气息迸出来。

    “老师教的?”

    轩辕呆了呆,懊恼道:“老师可没有交给我。”

    他口中的老师便是风孝忠,风孝忠对于圣灵体有着极深的研究,甚至有些造诣还在阴燔萱之上,显然风怀玉和钟孝文都得到了风孝忠的传承。

    “没传你,因为你学不会。”

    刑天冷笑道:“学会伪圣灵体,需要的天份太高,你差得远了。”

    轩辕大怒,冷笑道:“你自幼追随老师这么多年,你便学会了吗?我也是帝君了,境界已经追上了你,千年之期,我必回成帝,一举过你……不对,对方用战争号角影响我们的道心,让我们道心紊乱,自相残杀!白师叔,打乱号角魔音!”

    人族大军突然一片混乱,一尊尊神人相互厮杀,向同伴痛下杀手,毫不留情,有如生死大敌一般,这正是被战争号角控制了心智的表现!

    一尊白泽帝君从战阵中站起身来,身躯伟岸,一身雪白,脑后有第七轮旋转,却是咒灵秘境,提着一根玉笛便吹,阵阵魔音向辟邪神族掩去。

    战争号角的魔音与咒灵魔音碰撞,两两抵住,以音律为神通,杀得交织难下。

    这尊白泽帝君已经到了帝君境界圆满的水准,极为厉害,正是白沧海,因为与钟岳平辈,所以轩辕称其为师叔。

    白沧海的修为进境之所以如此之快,却是因为云卷舒、墨隐和天丝娘娘三位智者造下的杀孽太重,厄运太深,白沧海、妃烟夫妇竭尽所能化解厄运,以至于夫妻修为突飞猛进,都到了帝境边缘,但还是难以踏入帝境。

    轩辕见军心稳定,七道轮回杀阵又恢复运转,这才放下心来,挥军掩杀过去!

    “咒灵体。”

    辟邪帝君冷笑一声,调动辟邪神族的神人也组成一座七道轮回杀阵迎上,手段百出,冷笑道:“你也是我的后辈!钟山氏竟然让你们这些后辈前来与我为敌,真是小觑我了!”

    “我父曾经与你有过约战对不对?”

    钟孝文杀至跟前,笑道:“不过曾经你极为强大,但是现在你已经远非我父敌手,对付你何至于我父亲自施为?我们几个小辈便可以将你拿下!”

    风怀玉从一侧杀至,两个小将围战辟邪帝君,辟邪帝君一分为六,那两个小将则一分为七,十四尊神人围绕他团团厮杀,一尊尊辟邪帝君被斩。辟邪帝君心中慌乱,奋力杀出重围,却在此时白沧海脑后咒灵秘境旋转飞起,向下一套,将他套住。

    辟邪帝君浑浑噩噩,眼不见,心不明,不分敌我,一通乱打,然后被十四尊神人合力绞杀,死于非命!

    “穆先天!你毒杀人皇,今日要你偿命!”

    轩辕正在调动大军绞杀辟邪神族的军队,突然听到一声大吼,心知不妙,急忙看去,果然见刑天怒吼连连,一手持盾一手持斧直奔神帝宫而去。

    “混账!”

    轩辕不禁大怒,连忙腾空而起,向刑天追去。

    “不能带着军队去,带过去的话,就全军覆没了!”他脑中轰然,突然身躯身躯化作一头神龙,度大增,与刑天越来越近。

    刑天魁梧万分,肉身之中越来越多的太阳大道复苏,矫腾烈焰,熊熊燃烧,向高高在上的神帝宫扑来。而在神帝宫最高的地方,穆先天脚踏无数星辰,与天、神魔二帝等人站在一起,正在观望战场。

    “无知小辈。”

    穆先天向下看来,帝气氤氲,不予理会。

    而在对面的高台上,钟岳总览全局,见到刑天与轩辕一前一后直奔神帝宫而去,也不禁轻轻皱眉。

    突然风孝忠道:“我带出来的,我带回去。”说罢走下高台,进入战场。

    天露出笑容,看向明夷帝等人,道:“诸位,你们可以去杀小道尊了。”

    另一边,钟岳皱眉,向身边的佝偻着身子的小老头道:“罪,你去,跟上风师兄。”

    伏殇纵身而去。

    天看向地师神王,笑道:“地师,你也率众前去,只需要你们击杀敌军脑。看了这么久,你们应该知道敌军的脑是谁了吧?”

    地师神王点头,率领二十尊先天神魔走下神帝宫。

    “神魔二帝,待地师神王和明夷帝冲入战场,你们便立刻操控神魔大道,让敌军的七道轮回大阵失灵!”天悠然道。

    先天神帝和先天魔帝对视一眼,走到前方。

    刑天呼啸冲来,明夷帝等上古诸帝从他身边经过,对他不闻不问,地师神王等先天神魔对他也视而不见,任由他冲向神帝宫。

    “确立了七道轮回的小道尊,竟然如此年轻……”

    明夷帝等人突然停下脚步,以一种奇特的阵法站立,每个人的位置各不相同,看着从战场中走来的风孝忠。尽管战场杀伐迭起,但是走来的这位中年男子却仿佛如入无人之地,没有被战场影响到分毫。

    诸位上古大帝都是露出异色,明夷帝赞叹道:“风氏天才辈出,伏旻道尊在你这个年纪,可不曾确立六道轮回。”

    风孝忠停下脚步,打量他们的位置,也是目露异色:“道解神通?”

    明夷帝眼睛亮了,赞道:“你也知道道解?”

    “略懂。”风孝忠淡然道。(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