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战意熊熊
    “水涂氏,这次丢大人了……”

    更多的人涌来,凑头向水涂氏静室看去,一个个幸灾乐祸:“水涂氏可谓是踢了铁板,把脚指头都撞肿了。这些家伙欺负到蒲老的门下,却没想到惹出个蛟龙般蛮横的炼体者。”

    “那个钟山氏可并非是单纯的炼体者,他炼气手段绝对比这些水涂氏弟子还要高明!”

    黎山氏一位弟子摇了摇头,为钟岳辩解,道:“刚才静室一战时间虽短,但是钟山氏在炼体法门中夹杂了奔雷剑诀,以雷霆为剑气融入蛟龙图腾之中,雷霆图腾和蛟龙图腾结合,横扫水涂氏弟子,可见他的炼气造诣之深!”

    此言一出,不少人暗暗点头。

    毕竟黎山氏的核心弟子是经过黎山氏炼气士亲自调教的人物,眼界见识都要超出寻常的上院弟子一筹,大多数上院弟子都以为钟岳是靠炼体的法门取胜,而能够看出他在炼体之中夹杂这炼气法门的却不多。

    这多少有些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炼体和炼气这两者可以说是矛盾体,若是在炼体之上花费太多时间和精力,炼气修为便会落下,若是炼气上用功太多,身体又不可能太强。想要同时修炼两者,便会导致两者都不会有多少进步,反而实力更低。

    但是钟岳却偏偏打破这个常识,将炼体与炼气结合,齐头并进!

    “水涂氏有这么多弟子跟随炼气士修行,但偏偏将水清妍师妹召唤上山让天象老母寄生,可见对于水涂氏的核心弟子就算没有投靠魔族,其父母长辈多半投靠了魔族!”

    钟岳对于打伤水涂氏的这些核心弟子没有半分内疚,水涂氏的这些弟子实在太弱了,即便得到真传,即便动用魂兵,动用图腾柱,实力也是有些不堪入目,让他不禁对那些炼气士教导弟子的本领大是怀疑。

    他还是冤枉水涂氏的炼气士了,水涂氏的弟子实力在上院弟子之中已经属于拔尖的人物,若非如此,庭蓝月、河承川也不可能落败。

    然而,尽管水涂氏的炼气士用心调教弟子,又岂能与薪火相比?

    有薪火教导,经过十几日生死之间的磨练,钟岳修为实力大增不说,对身体、精神和魂魄的控制,也达到上院弟子中的巅峰水准。

    这还不是最为可怕的地方,最为可怕的地方是他那恐怖无比的爆发力!

    或许钟岳的修为在上院弟子中无法排到第一第二,毕竟他真正修炼时间尚短,但是他的爆发力却绝对达到其他人都无法望其项背的程度!

    薪火一直说他没有达到自己满意的程度,但是他的要求是何其之高?

    以这种要求来看,钟岳的爆发力算不得惊人,但放在这群水涂氏弟子中,他便是饿虎,而其他人都是小绵羊!

    饿虎入羊群,自然是扑杀一大片,剩下的绵羊只能咩咩做可怜状!

    传经阁上层,几位炼气士悠然饮茶,观赏下方弟子间的对决,钟岳走出水涂氏的静室,一位中年炼气士忍不住霍然起身,面带怒气,正是水涂氏的炼气士水岸山。

    水岸山正欲下楼,突然只见灰影晃动,一位皓首白发的老者挡在身前,定睛一看,不由冷笑道:“蒲老好会护短!你的门生打了我水涂氏的弟子倒也罢了,但口出狂言,便有些欠管教了。”

    蒲老先生呵呵笑道:“水师弟有所不知,这个钟山氏不是我的弟子,他开罪了田风氏,哪个敢收他?他在我门下听了一堂讲,得到奔雷剑诀的真传而已,与我没有干系。”

    水岸山笑道:“既然不是蒲老的弟子,那么我来管教管教,蒲老应该不会阻拦吧?”

    蒲老先生摇头笑道:“水师弟,年轻弟子相争,终究是小打小闹,小孩子打架,大人跳出来打小孩子,未免会让人耻笑。水师弟以为呢?”

    水岸山四下看去,只见这茶室中还有其他炼气士,都在饮茶闲聊,但目光的余光却向这边看来,不乏有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之意,当即干笑一声:“蒲老说的是。”

    话虽如此说,水岸山心中却是不爽:“这个蒲老还说自己不护短,若是不护短的话,岂会舍了老脸出来拦我……好!我水涂氏的千里驹终于到了,丢的脸面终于可以捡回来了!”

    钟岳走向河承川和庭蓝月,突然只听一个温和的声音笑道:“这位师弟且慢,打了我们水涂氏的弟子,就想这样轻易便离开?”

    钟岳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只见传经阁外突然有浪花从山上奔流而下,浪涛阵阵,有如大河倒挂,一位上院弟子站在浪尖,被水花托起身躯,闲庭信步般走来。

    他每走动一步,脚下便自动有浪涛滋生,将他的身躯托起,足不着地,潇洒风流!

    此人一出,光彩夺目,引得不知多少人纷纷看来,即便是钟岳也不得不承认,此人的确风采非凡,是少见的人物。

    “清河大师兄!”

    水涂氏静室中,一位位水涂氏弟子挣扎起身,向外看去,不由大喜:“清河大师兄到了!大师兄,此人闯入我水涂氏静室,出手伤人,还请大师兄为我们主持公道!”

    水清河面色温和,点头示意,迈步间浪涛托着身躯来到传经阁外,脚下大河流淌,化作鱼、龙、大蟒等等奇异的景象,那是图腾纹所化,河中甚至隐约可以看到冰剑在水中沉浮不定,那是一道道玄冰剑气,由图腾纹凝聚而成!

    修炼到这种程度,的确是上院罕有!

    水清河看向钟岳,目光温润,含笑道:“钟山氏?师弟,同门较量,你出手如此之重,未免做得有些过了。”

    钟岳摇头道:“水涂氏弟子出手也是很重,打伤了庭师姐和河师兄,是否也是有些过了?”

    水清河看向庭蓝月和河承川,只见两人伤势也很重,微微皱眉,随即舒展眉头道:“同门较量,有个失手也是正常。水涂氏的盛名不可辱,今日我也不得不出手,为我水涂氏讨回个面子。钟师弟,你是炼体炼气两者并行?既然这样,我也不欺负你,就用炼体之法,与你对决。”

    呼啦!

    他周身的水流凝聚,各种图腾纹结合,只见水清河双足消失,化作鱼尾,整个人被精神力笼罩,渐渐化作一尊体魄高大的异人,鱼尾人身,白发银目,气息狂野暴戾!

    他原本与寻常人差不多高,但此刻竟然身高一丈三四,筋肉盘结,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水清河相貌大变,这等战斗姿态一出,只见空气仿佛变得异常潮湿,似乎抓一把空气便可以拧出水来。

    “水神河伯!”

    钟岳面色凝重,水清河施展的手段他已经在刚才见过,水涂氏的静室中,有一位水涂氏弟子施展出河伯图腾观想诀,便是观想河伯,以精神力组成河伯图腾,助自己战斗。

    不过那位水涂氏弟子施展的河伯图腾,只是空有其形,没有血肉骨骼,远没有水清河这般真实。

    而且,水清河不单纯是观想河伯,而是化作河伯,以自己恐怖的精神力将自己化作河伯之躯!

    河伯乃是水神,渭水部落水涂氏的图腾便是水神河伯,也是万年前人族开辟大荒时水涂氏的先祖所留的图灵,水涂氏中多有人观想河伯,但炼到这种程度的却是不多!

    他已经将河伯观想出血肉骨骼,宛如一尊真实的水神!

    河伯图腾观想诀修炼到这种程度,已经变得极为可怕,非但弥补体能不足,甚至在与炼体者近战搏杀时都可以占据无以伦比的优势!

    像一尊神一样去战斗,其威力可想而知!

    “岳小子,这人是个厉害人物。”

    钟岳识海中,薪火小童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凝重:“他的底蕴极深,只要进入灵空殿,立刻便可以成为炼气士。他的精神力太强了,比你还要强,已经接近炼气士,能够做到化虚为实,恐怕是上院弟子之中,最为强大的人物之一!”

    “化虚为实?”

    钟岳心中凛然,这是炼气士的手段!

    炼气士能够做到精神力化虚为实,比如碧空堂中左相生与田风氏老者一战,那老者以木为剑气,精神力与木系剑气结合,显化出一根根万斤巨木,布成万木剑阵,这便是化虚为实,将精神力实化,如同真正的木头。

    当然,这并非真的将精神力变成了木头,只是精神力实化的表现,与真正的木头并无多少差别,不过精神力散去的话,木头也会随之而消失。

    水清河也做到了化虚为实,以自身的精神力凝聚成水神河伯,精神力的坚韧程度,已经率先达到炼气士级别!

    在所有的上院弟子之中,钟岳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强大的人物!

    “化虚为实,河伯实化,变成真实,足以让他的体魄得到十倍甚至几十倍的提升,变成炼体强者,甚至比我的体魄还要强!”

    钟岳面色凝重,这个水清河很强,比虞飞燕还要强许多,强得可怕,远非刚才那些水涂氏核心弟子所能媲美!

    虞飞燕已经修炼到鱼龙拥有血肉骨骼,活灵活现,但还差一丝才能做得到化虚为实,主要是因为她的精神力强度不够,观想出的鱼龙清晰,但还是有些不够真实。

    钟岳长长吸了口气,心中非但没有丝毫惧怕,反而甚至有些兴奋,兴奋能够与这样的高手对决!

    “岳小子,你在激动?”

    识海中,薪火小童看着波涛动荡的识海,诧异道:“这个水清河的实力比你强,你应该畏惧才是。”

    “不!”

    钟岳胸腔中战意腾腾:“对手越强,我便越兴奋!与这等强大的对手对决,击倒他,打垮他,碾压其身体,摧残其信心,践踏其尊严,这种成就感,薪火你能体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