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覆灭(求订阅)
    杨君山的话令密室之中的杨氏成员一时间陷入沉默。

    过的良久,杨君平这才道:“哥,归穹道祖不是已经死了吗,还会有谁关注撼天宗?再则说,就算归穹道祖还活着,也不可能对咱们杨氏造成什么阻碍吧?”

    杨君山摇头道:“你想的太简单了,撼天宗的背后又岂止一个归穹道祖?哪怕是归穹道祖的身后,又焉知没有其他大神通者?”

    杨君秀道:“哥哥不出手,便是要这些大神通者也跟着心存忌惮,不敢贸然出手相救么?”

    杨君山笑了笑,却也没有反驳,而是向众人吩咐道:“总之这一次行动一定要快,发动我们潜伏在两县境内的所有细作,争取里应外合,以最小的损失一举攻破元磁山,收获最大的战果。”

    众人被杨君山一句话说的各自心血沸腾,不知不觉便忘记了原本的不安。

    按照早已经不知道几易其稿的方案,将各自的任务安排下去之后,众人便纷纷离开了密室。

    颜沁曦留在最后,见得众人都离开之后,她才上前提醒道:“我们此番要覆灭撼天宗,宁斌和欧阳旭林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杨君山笑道:“能有什么想法?你以为他们就不晓得咱们的目的?早在他们脱离撼天宗选择加入我西山杨氏之后,他们心里其实便已经猜到了,杨氏家族是不会放过撼天宗的,所以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并不算特别意外。”

    颜沁曦还是有些担心道:“那他们接下来会有什么安排?他们两个可都是家族客卿长老,总不该让他们也参与到围剿撼天宗的人当中去吧?”

    杨君山想了想,问道:“宁斌的修为早就该进阶道境了,这些年之所以一直压着,便是想要走一个厚积薄发的路子,不过想来这些年来的积累已经足够用了,将西山上最好的修炼密室给他腾出来,叫他尽快突破道境。”

    “至于欧阳旭林则不必管他,大多数情况下他都在南天门坊市的烘炉斋中。”

    颜沁曦点了点头,道:“那就好,如今无论是宁斌还是欧阳旭林,再加上周毅真人,在家族的外姓客卿长老当中,他们三人都是堪称领袖的存在,若是家族不能妥善处理好与他们的关系,或许会令依附于家族的这些外姓长老离心离德。”

    “领袖吗——”杨君山低声重复了一句。

    颜沁曦似乎并没有看到杨君山脸上的表情,自顾自说道:“可惜,若是欧阳与宁斌愿意参与此事的话,或许我们覆灭撼天宗会更加的顺利。”

    “如果那样的话,撼天宗就不是被覆灭,而是被收编了!”

    杨君山的语气带着一丝别样的情绪,道:“算了,成全他们两个便是,想来事后他们也应当知晓我们的好意。”——

    夜幕降临之际,超过二十道遁光在晨瑜县与梦瑜县的边境地带腾空而去,一路朝着元磁山的方向而去。

    元磁山上,夜幕降临之际还是漫天的星斗闪烁,待得后半夜却是在悄无声息当中风云突变,天空之中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黑布,再没有丝毫星光可见。

    夜空之上,杨桦将手中之物递给了眼前的这个脸上还保留着三分稚嫩的修士,再三确认道:“你当真懂得如何操控这件秘宝?”

    杨玄机都被他问得有些厌烦了,没有没好气道:“前辈你放心便是,你这都问了八遍了。”

    杨桦又问道:“不用老夫帮忙助你激活这符箓中的手段?”

    杨玄机一把将杨桦手中之物夺了过来,然后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径直将那张封印了杨君山道术神通的符箓卷轴扔了出来。

    漆黑的夜空黑沉沉的压了下来,就像是一座飞在半空中的山峰被遮掩了一切光芒的正下方。

    而就在这一刻,元磁山上仍旧清醒着的修士一个个感觉到心头压抑,而正在熟睡的修士却在此时一个个因为噩梦而惊醒。

    元磁山上的众修便在此时突然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可偏偏又不晓得恐慌来自于何处,只能一个个如同没头苍蝇一般乱撞。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怒哼突然如同一道炸雷一般在元磁山上空响起:“是谁要与我撼天宗开这样一个玩笑?”

    是张玥铭!

    元磁山上下的撼天宗修士在听到张玥铭声音的时候,顿时发出一声欢呼,然而这一声欢呼刚刚出声便戛然而止。

    张玥铭一声怒哼发出的滚滚音浪冲天而起,瞬间便要撕裂了山顶上空的黑幕。

    却不料黑幕被冲散的刹那,在漫天星光之下所显露出来的东西却是令整个元磁山上的撼天宗修士尽皆失声!

    “动手!”

    一声大吼在元磁山之外传来。

    话音刚落,悬浮在元磁山上空的一座巨大的山尖从天而降,重重的轰击在了仓促之下全力运转的守护大阵光幕之上。

    一层层的灵光以及光幕上荡漾的涟漪来回闪烁,远远的看去,此时元磁山上空守护大阵所形成的光罩居然在瞬间被压扁成了一个椭圆形。

    “哼,道阶神通搬山术,此神通除了海外苏约道人之外,似乎也只有西山的君山道友了吧,不知君山道友今日到此所为何来?”

    张玥铭话音刚落,一道狂澜突然从元磁山中倒卷而上,一举将压在上空的一座山尖顶翻。

    这座山尖原本是杨君山施展了搬山术神通,将一座山峰的山顶部分截断,然后利用一座道阶的符箓将其封印在其中。

    不过搬山术神通到底并非是杨君山的本命神通,而杨君山的实力同样非同小可,这样一道神通在释放之后给元磁山的守护大阵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却又被张玥铭一道神通轻易破去。

    然而西山杨氏精心准备下的夜袭又岂能这般虎头蛇尾?

    原本元磁山的守护大阵光幕被一座从天而降的山顶砸下,巨大的力量几乎就要将整个守护大阵的光幕压得崩裂。

    然而事实上这一座被截断的山顶所能够造成的压力实际上也就到此为止了,一道被封印的道术神通还不至于一击便能够击碎一家宗门有着众多修士支持的守护大阵,在被强行压制到极限之后,那么接下来自然就该轮到元磁山守护大阵本身的自行反击,或者是将整座截断山峰弹飞,又或者是将其崩裂等等。

    然而张玥铭此时的反击来的却实在是“恰到好处”!

    便在守护大阵的反击之力将生未生之际,截断的山顶被击碎,发自于阵法内部的力量全力反击的过程当中没有受到原本应当存在的阻力,以至于发力过猛,使得整个守护大阵的光幕急剧向外膨胀变形,一时间便处于了失控的边缘。

    守护大阵原本因为猝不及防的袭击便已经压缩到了极致,如今又因为力量的失控而处于膨胀到极致以至于失控的边缘,这一缩一涨两个极端之间,让此时的守护大阵陷入到了最为脆弱的境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杨玄机出手了!

    一张大幕从天而降,以大地胎膜化作棋盘,蓝黑两色的棋子在棋盘上布下,数十股力道从不同的方向作用于最为脆弱的守护大阵之上,就像是一个被吹到了极致的气球被轻轻的扎了记下。

    天空之中一声声如同裂帛一般响起的声音,守护大阵的光幕已经在瞬间被撕裂了十余道空间入口,元磁山之外的十余道遁光便要趁此机会冲进元磁山中来。

    “竖子,安敢如此!”

    张玥铭暴喝一声,一道巨大的光柱已经从元磁山中某地升起,直冲粘附在守护大阵之上的大地胎膜。

    张玥铭的本意原本是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暂时拖住元磁山外试图突袭进来的杨氏修士,然后给元磁山中主持守护大阵运转的本派修士争取到修复守护大阵光幕的时间。

    然而眼见得张玥铭就要撞上棋盘的瞬间,原本粘附在守护阵法光幕上大地胎膜突然收缩成一团棋盘摸样的四方体脱离飞走,却是令张玥铭蓄势一击再次落空。

    蓄谋已久,步步算计,迄今为止,张玥铭的一切反应都几乎在对方的算计当中,以至于张玥铭虽然在入侵之敌被发现的时候便已经出手,然而从始至终却不曾起到任何作用。

    眼见得数道遁光便要从撕裂的阵法光幕当中冲进元磁山中来,张玥铭第一反应便是催促主持守护大阵运转的修士尽快修复撕裂的光幕,同时他便要再次出手准备应对入侵的西山杨氏家族的修士。

    这个时候,双方已经没有了遮遮掩掩的必要,哪怕是张玥铭,也能一眼就看出冲过来的修士都是在西山杨家颇有名气的存在。

    可偏偏这个时候元磁山之上突然爆发骚乱,一阵阵的呵骂以及惨叫之声此起彼伏,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元磁山上的撼天宗修士之间非但闹起了内讧,甚至已经到了大打出手的地步。

    张玥铭不用问都知道这个西山杨氏布下的细作在作祟。

    然而能够进入元磁山内部并执掌守护大阵运转的撼天宗弟子,哪一个不是经过精心挑选,认为定然是对于撼天宗有着极强的忠诚和归属感的修士才能够被选中。

    可即便是这样,还是被混进了西山杨氏的细作,而且看样子还不止一人,因为单单只有一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掀起太大的混乱来。

    然而此时元磁山上的混乱没有得到遏制,反而还有愈发加剧的趋势。

    回天乏术啊!

    西山杨氏此番突袭元磁山,事先定然已经做了详细的计划,否则单单是那些混入守护大阵枢纽地带的修士就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成功的。

    一想到这里,张玥铭便感觉到一阵阵悲凉,撼天宗最后的这点根基恐怕也要保不住了。

    元磁山上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西山杨氏高阶修士从破裂的守护光幕之外飞遁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