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疑惑
    虚空之中,杨君山负手闭目而立,微风徐来,飘飘如羽化之仙。

    淡淡的云气在其身后虚空之中勾勒,渐渐形成一只硕大的狼头,无声无息之间从虚空之中跃起,向着他的背后扑来。

    原本闭目而立的杨君山这时豁然睁开双目,口中发出一声冷哼,仿佛虚空都跟着有涟漪震荡出来,那云狼尚未临身,便在虚空之中被震散化去。

    杨君山双目转向南方,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轻蔑之色。

    而便在此时,杨君山身后的虚空悄无声息的开启了一个小小的通道,一枚小巧的玉剑从中钻出,却没有急着向杨君山袭来,而是在半空之中划开一道剑花,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而后便见得虚空震荡的幅度陡然增大,仿佛有比那玉剑笨重的东西要降临一般。

    杨君山感知到动静转过身来时,正见得一尊三尺高的玉楼挣脱虚空,不由笑道:“非晓、临霄二位前辈也要来称量杨某一番么?”

    那玉剑在虚空之中一振,剑尖遥指杨君山,却有金石之声发出:“却应当是我等向君山道友讨教才是!”

    话音刚落,那玉楼之中也有声音传来,道:“玉州格局再变,杨氏一意孤行,我等虽未必有阻拦之力,却也不能无动于衷。”

    杨君山松开了负着的双手,正色道:“请赐教!”

    话音刚落,西面的虚空却有一块如同烧红的琉璃一般突然破碎,一道声音从中传来:“老夫先来!”

    却是七阳道人到了,并率先招来一片火海向着杨君山这边席卷而来。

    与此同时,临霄道人的玉楼也腾空而起,向着杨君山头上镇压而来。

    非晓道人的玉剑在虚空之中忽隐忽现,让人捉摸不定他的行迹。

    而就在杨君山的注意力被三位道祖吸引的刹那,东面虚空的云层之中突然凝聚成了一道云符升起,露出了原本被云层遮挡的日光。

    光芒散落之时,却又有一丝金芒隐藏于其中,让人肉眼难以觉察。

    瞬息之间,玉州五位道境存在联手,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向着杨君山围攻而至。

    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突然动了。

    却见他先是一道两仪微尘光,将卷来的火海于半空之中收摄成一团火球,紧跟着双手结出一道番天覆地印,将临霄道人的玉楼镇压在半空之中不得动弹,而后回身一指点出,非晓道人的玉剑当即被天宪指崩飞。

    而后却见杨君山站在原地未动,身后却又戊土之气凝聚,而后九仞真元散逸而出,于虚空之中勾勒出一道金色的城墙,非但挡住了尝醴道人借助日光掩护直袭而来太白金光斩,甚至连颜大智一道剑符瞬间发出的密密麻麻的剑光也尽数挡了下来。

    固若金汤诀,在此时杨君山的手中施展出来,其威力甚至可以用来抵挡道术神通而有余。

    五位玉州道祖同时出手,杨君山的应对似慢实快,从容淡定之间将五位道祖的神通手段或镇压,或破解,或阻拦,任凭五位道祖如何随机应变,都始终无法在他手中占得丝毫便宜。

    双方交手看似激烈实则极为克制,彼此之间都是点到为止,眼瞅着杨君山轻描淡写之间应对五人联手,五位道祖心底明白对方已然手下留情,便也再没有了斗下去的必要,准备同时收手离开。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传来一声朗笑,一道听上去有些温和的声音透过虚空传来,在斗法的轰鸣声当中清晰的传到了在场每一位道祖的耳中。

    “难得有与君山道友切磋的机会,老夫也来凑个热闹!”

    一道狂澜突然在虚空之中涌来,直接介入到了杨君山与玉州五祖的斗法之中。

    原本玉州五祖在与杨君山的斗法当中已生退意,但到底还未罢手,纵使杨君山未出全力,却也足够牵扯他部分精力,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极为强势的大神通者突然介入出手,这个时机选择的实在“高妙”!

    “呵呵,想来君山道友不会介意吧!”

    狂澜用来,当即冲垮了杨君山的固若金汤诀。

    然而来人想象当中的慌乱并未出现在杨君山脸上,却只听他一声朗笑,道:“原来是展域道友当面赐教,君山幸何如之!”

    话音未落,杨君山突然转身向着身后一推,虚空之中一道道无形的沟壑成型,那狂澜分明一再席卷,仿佛下一个浪头便能够将杨君山卷入其中,可偏偏两者之间却始终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那道狂澜无论如何扑击,却始终无法缩短与杨君山之间的距离,可按照周围其他参照物推算,杨君山所在的位置分明没有丝毫移动才是。

    “咫尺天涯?”

    虚空之中展域道人惊疑不定的声音传来。

    杨君山此时却是突然回头朝着虚空之中某一处所在发出了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轻笑道:“展道友还是谨慎点好,小心被仇家悄悄摸上门来!”

    展域道人的笑声顿时从虚空的四面八方传来,道:“哈哈哈哈,若是有哪位道友赐教,那么展某不甚荣——是谁?出来!桑无忌,居然是你,你居然还敢出现?噗——,黄庭,你居然进阶了黄庭境!”

    紧跟着数十里之外的虚空某处顿时传来连珠炮一般的爆鸣声,彼处的高空顿时风起云涌。

    而此时杨君山周围的狂澜自然难以为继,被杨君山随手一挥便即散去,而同时五位玉州道祖也各自偃旗息鼓,虽未退走,却也只在远处徘徊,静观事态发展。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片白汽从虚空之中蜿蜒而至,沿途顿时形成一条冰路,那冰路一路延伸,却是直冲着杨君山而来。

    杨君山神色略微有些讶异,脚下凌空轻轻一踏,顿时虚空动荡,一道道无形的空间涟漪扩散开来,将延伸而至的冰路一路粉碎至数十里之外。

    一道幽幽的声音从虚空远处传来:“妾身不愿万里前来,却不曾想西山杨道友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

    杨君山神色微微露出思索之色,随即微微一笑,道:“原来是有名部落的大巫,敢问可是从冰原而来?”

    那一道幽咽的声音再次传来,道:“杨道友杀我黄庭大巫,祝融、幽冥虽为不同部落,但到底同为巫修,妾身添为首领,却是说不得要与道友做过一场。”

    话音刚落之际,杨君山的身周却是突然传来一连窜密密麻麻的支离破碎的声响,随后便在日光照耀只有可以看到反射着光华的细锐冰晶在杨君山身周“哗啦啦”掉落了一大片。

    隐隐约约间,杨君山的身周仿佛有青金色的光华在日光之下一闪而逝。

    那幽咽的声音不再传来,倒是杨君山嘴角一掀,浮现出一丝嘲讽般的笑容,开口道:“不知大巫如何称呼?”

    过得片刻之后,就当杨君山以为那大巫不会再开口之际,那道幽幽的声音却是再次传来,道:“妾身凤珑,手下曾有一个小妹妹叫做九离,却是调皮捣蛋的很,喜欢四处乱跑,也不知道会不会遇上危险。”

    杨君山心中微微一跳,神色虽然不变,可双目却是霎时间阴冷了许多,目光向北望去,仿佛直接穿透了虚空,看到了北方某处隐藏着的一位大神通存在。

    “凤珑不是杨道友对手,就此告退!”

    这位幽冥部落的大巫分明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她虽然明白如此远的距离杨君山不可能看得到她,就算看到了也不可能上来找她的麻烦,可在那一瞬间,她便是感觉到了杨君山那如有实质一般的目光注视,而在这种感觉注视之下,凤珑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说话之时都带了颤音。

    凤珑大巫尚未退走,便见得北方清冷的天际已然先行渲染了一层浓重黑红之色,就仿佛腐败的淤血在天际之中流动。

    “呵,魔域血都,不曾想罗闲魔尊也要来凑一凑热闹!”杨君山神色淡淡的说道。

    一声阴冷的笑声响起,罗闲魔尊的声音传来,道:“你杨氏家族要灭撼天宗道统,本魔尊要是不现身来打一打秋风,那也实在太说不过去。”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那倒也是!不过单凭魔尊一人怕不是杨某对手,不知其他几位何在?”

    罗闲魔尊闷哼一声,显然因为杨君山的轻视而大为不满,沉声道:“想要其他几位道友出手,还是先让本尊称量一下杨道友的道行深浅再说吧!”

    罗闲魔尊话音刚落之际已然是黑云遮天,隐约之间似乎还有暗红色的血浪翻滚,那声势看上去颇有遮天蔽日的感觉,而且在瞬间便将杨君山整个人吞没进魔云血浪之中。

    罗闲魔尊得意而轻狂的大笑声响彻天际:“杨君山,你太自大了,没人敢轻易深陷我魔族的魔云血浪之中。”

    而就在罗闲魔尊话音刚落之时,杨君山平静至极的声音从魔云血浪之中清晰的传了出来:“哦,是么?是凭着魔云的阴气,还是血浪的污浊之气?又或者是藏在血浪之中正缓缓接近杨某,准备偷袭的欧阳佩林?”

    “你——”

    “啊——”

    罗闲魔尊的声音尚未说完,便已经被一声惨叫声打断。

    一道道金黄色的电芒突然在魔云血浪的中心“盛开”,杨君山将新练就的宝术神通太清玄黄宝气,与雷术神通戊土神雷相结合,使得施展出来的神通或许品质上的提升有限,但神通覆盖的范围却是几乎增加了一倍。

    一片巨大的雷网从魔云血浪的中心向着四周蔓延,就如同在一片沸油之中加了一瓢冷水,霎时间电芒四处飞溅,遮天蔽日的魔云血浪顿时被消融的千疮百孔,同时遭殃的还有藏身于其中准备伺机偷袭杨君山的欧阳佩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