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疑惑(续)
    锦瑜县东南,这里也是瑜郡与玺郡、璋郡的交界地带,同时也是当年齐楚派贾伯方道人被杨君秀等人伏击陨落的地点附近。

    杨君秀一人悬立隔空与人对峙,而包鱼儿和钟九却不知隐藏于虚空何处。

    在她对面,被杨君秀等人围攻重创之后一路逃来此地,看上去好不狼狈的张玥铭此时看向杨君秀时,脸上多少还残留着一丝心有余悸的表情。

    而此时在张玥铭的身前,正在与杨君秀对峙的却是两位分别带着翠竹和松柏面具的道人。

    “松道人、竹道人,却是久仰大名了!”

    哪怕对面两位道修,松道人修为已然达到华盖境巅峰,另外一位竹道人也是初入华盖境修为,再加上一个张玥铭便是三位华盖境修士当面,可杨君秀仍旧面无惧色。

    “不曾想,连你这妖孽也知晓我等名声。”

    过得片刻,那松道人的面具之后才有声音发出,只不过那声音听上去明显做了掩饰,显然是不愿被人通过声音得知了他的身份。

    杨君秀神色不变,反而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道:“我哥向两位道友问好!”

    两位道人带着面具,让人看不出二人脸上的表情,但听得杨君秀之言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细心的杨君秀甚至发现二人之间有个微微相互对视的动作。

    “还请阁下告知君山道友,撼天宗已成昨日烟云,得饶人处且饶人。”

    这一次开口说话的却是变成了竹道人,语气听上去倒是带了三分诚恳,似乎是想要表达不愿与杨氏为敌的诚意一般。

    杨君秀自然不会相信,脸上却是挂了笑,虚与委蛇一般笑道:“二位的意思在下自然会告知我哥。”

    那松道人与竹道人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回过头来向着杨君秀微微点头示意,便带着重伤的张玥铭同时在虚空之中向后退去。

    直待三位华盖境修士的身影彻底在虚空之中消失,杨君秀身旁不远处才传来一声叹息,包鱼儿的声音道:“哎,可惜了,煮熟的鸭子飞了,那两个人警觉的很,一直没能找到机会出手。”

    钟九的声音也从不远处传来,道:“的确是可惜,这张玥铭不死,此番撼天宗之役便远远算不得圆满,日后这张玥铭肯定会伺机报复。”

    虚空之中只听两位伥鬼的声音传来,却始终不曾见得二人显露身形。

    包鱼儿的声音这时再次响起,却是向着杨君秀问道:“那两个带面具的到底什么来路?听你刚刚说似乎认得那二人。”

    杨君秀神色微微一动,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与古怪之色,却是不曾回答包鱼儿的询问,而是直接转身回返,道:“这件事情恐怕只能到此为止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杨君山一道戊土神雷,非但破去了罗闲魔尊的魔云血浪,甚至连同隐藏在其中的欧阳佩林都被重创。

    今日虽各方势力的大神通者轮番上阵,可却并非是生死之战,更何况各方势力相互牵制,彼此之间顾忌重重,罗闲魔尊既然在杨君山手中输了一阵,见势不妙,立马便转身逃之夭夭。

    却不料重新悬立于虚空之中的杨君山却在此时突然主动出手,甚至一下子便动用了本命法宝山君玺。

    却见山君玺被杨君山抛起,径直便朝着数里之外的虚空某处落去。

    “萧巽乾,当真以为杨某没有发现你躲在那里吗?”

    杨君山的声音沉凝的几乎要结出冰来。

    虚空之中突然有一声冷哼传来,随意便见到一缕缕青色的云气开始盘旋缠绕而上,向着以泰山压顶一般从上空镇落的山君玺相反方向而起,试图阻止山君玺的降落。

    奈何那一圈圈盘旋而起的青色云气显然无法抵挡杨君山本命法宝的镇压,虽然他已经在竭力抵挡,但高空之中的山君玺仍旧在徐徐镇落。

    而就在这时,萧巽乾终于再也无法隐藏,身形从虚空之中踉跄而出,向着杨君山所在的方向狠狠的瞪了一眼,可随即又抬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山君玺,再不敢做丝毫停留,转身便欲脱身而走。

    岂料便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突然大喝一声,凌空一拳朝着萧巽乾的后辈遥遥捣出。

    而在数里之外,眼瞅着萧巽乾的身形便要没入虚空之中逃走,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发出一声怪叫,猛然回过神来,面露惊惧之色将双臂护在胸前。

    而后萧巽乾的身形在虚空之中就如同被狠狠砸了一拳一般,身不由己的向后抛飞了数十丈,这才好不容易控制好了身形,几乎是连滚带爬一般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杨君山伸手一招,山君玺滴溜溜回转,便在他的头顶上空悬浮,一圈圈的灵光从本命法宝之上垂下,而后又缓缓的消散于虚空之中。

    杨君山再次负手闭目而立,然而此番虚空之中却再未有大神通者出手挑衅。

    元磁山上尘埃落定,撼天宗原有的不足两县之地的势力范围被西山杨氏吞并,在玉州扎根数千年的撼天宗就此烟消云散,而西山杨氏也再一次向整个修炼界证明了其实力和底蕴。

    至此,西山杨氏的势力范围北至瑜城以北,与纳入玉霄、玉剑二派的思瑜县接壤;东北占据了大半了怀瑜县,与域外势力魔域血都遥相对峙;东至瑜郡与玺郡交界;南面将势力范围延伸到了璋郡的凌璋县,瑶郡的胡瑶县和大半个岳瑶县;西面则与流火谷平分了佳瑜县。

    总共算下来,西山杨氏已经几乎手握一城近七县,势力范围远超一郡之地,无论其势力范围,又或者是道境存在的数量,都已经是整个玉州名符其实的第一势力——

    西山杨氏筹谋良久,撼天宗轻易垮台,在接受撼天宗势力范围的过程当中,晨瑜、锦瑜二县甚至未曾受到太过严重的大战波及,以至于撼天宗的底蕴传承几乎毫发无损的被杨氏家族所接受消化。

    而此时的杨君山却正在西山之上听取杨君秀带回来的消息。

    张玥铭能够逃走,虽说让杨君山略微有些遗憾,但却并不太意外,他早已猜到撼天宗的背后应当另有势力存在,不会让张玥铭轻易陨落,却不曾想前来接应他的居然还是两位“熟人”。

    而此番吞并撼天宗,杨君山本身也有逼撼天宗背后势力现身的打算,至少在目前看来,战前的一切预计都已经基本实现。

    向杨君山汇报了追杀张玥铭的过程之后,杨君秀神色间略显犹疑之色,见得杨君山注意到了她的神态,这才有些不太确定道:“哥,我觉得这一次与张玥铭交手,他似乎从始至终都未尽全力。”

    杨君山神色间略带了一丝好奇和惊讶之色,道:“哦,有什么发现?”

    杨君秀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与他交手勉强能占上风,若是再加上鱼儿和钟九联手,他就只有逃命的份儿了,但从始至终我都不曾见他施展本命法宝,也就是那面地元牌宝器,倒是其他三面与地元牌相似的法宝一直在被他驾驭使用。”

    杨君山闻言神色也不由变得严肃了起来,道:“这的确是有些非同寻常啊,对了,你说他手中还有其他三件与地元牌相似的法宝?”

    “没错!”

    杨君秀点了点头,道:“如果当时他以本命法宝地元牌与我斗法的话,我也未必就能够在他身上占到上风,甚至后来也不至于被我和鱼儿、终究联手追杀的那么惨。”

    杨君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口中却道:“四张元牌,似乎是在哪里听说过的样子,应该很有名才对,或许搞明白那四张元牌的底细,便能够清楚这张玥铭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见得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哥哥的注意,杨君秀便岔开了话题问了一件其他的事情,道:“哥,我听嫂子说你打算带我们去一趟域外?”

    杨君山见得满脸跃跃欲试,一副期待的表情,故意逗她道:“怎么,不想去?”

    杨君秀顿时便急了,娇嗔道:“哎呀哥——,我是担心该怎么去,凌霄殿里会放我们出去?就算像嫂子说的那样,我原本也是出生这方世界的本土妖修,可在凌霄殿那些人眼中还是会将我视作异类吧?”

    杨君山闻言不由收敛了脸上的微笑,沉吟道:“事在人为,为兄先去试一试吧,说来此番带你们前往域外,的确是有一件颇为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两人说到这里神色一动齐齐住口,片刻之后,便听得有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

    杨君秀扬声问道:“鱼儿,什么事情?”

    包鱼儿推门进来,道:“大姐,是从炎州那边传来的消息,哥之前吩咐的事情似乎有消息了。”

    杨君山闻言连忙道:“消息呢,拿来我看!”

    包鱼儿一边将手中的传讯符交给杨君山,一边道:“那只青狐狸办事还是挺有点用的,每隔一段时间便将炎州的一些消息传送过来,前番哥吩咐下去让他注意炎州与雷州两地域外势力的动向,果然,那只狐狸传来消息说最近两地的域外势力联系频繁,朱陵光手下数位得力干将已经被秘密潜往雷州去了。”

    包鱼儿只顾着自己说,却不曾见到杨君山在看过传讯符中的内容之后,脸色却是变得阴晴不定起来,显然内心之中却是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不过这种纠结并没有持续太久,大约便在数日之后,紫苑道人却是突然找上了门来,说是凌霄殿有一件任务要派遣二人前往域外一趟。

    杨君山微微吁了一口气,他似乎明白这应当是有人怕他泄露消息,所以才故意要将他从周天世界支开——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