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伴当
    杨君山快步跑进了自己的小屋,从枕下摸出来一只小木盒子,轻轻一摇,里面都是“哗啦哗啦”的声响。

    杨君山将木盒打开,同样有一股不弱于之前那枚玉币的灵气散逸,不过如今的杨君山却是能够清晰的感知到木盒之中的灵气量虽不小,但比之那枚玉币却是少了一份精纯。

    里面是半盒子灵光晦暗的石币,这些石币都是杨君山这两年来攒下来的零用钱,仔细数了数总共一百零三枚,算上这块玉币也不过才相当于两百零三枚石币,统共不过两斗灵谷的价钱,不过要是只买普通谷米的话却能够买两石,够杨君山这样的半大小子半年的口粮了。

    在土丘村同龄人当中,杨君山也可算是颇有身家的,奈何如今杨君山十二岁的身躯当中盛放的是一个历经百年沧桑的灵魂,二百石币能干些什么!

    韩秀梅在催促杨君山吃早饭了,杨君山无奈只得将木盒重新收起来,待会儿去草市的时候带上看看能不能买一些用得着的东西。

    杨君山刚刚走出小屋就被二弟一把拉住了衣襟,看着杨君平有些紧张的神色,杨君山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娘叫吃饭呢,怎么啦?”

    杨君平道:“你忘了前天要帮我教训张虎子的,今天我已经和他约好啦,你一会儿去了草市,谁来对付他?我跟千海哥、宝亮哥可不是他的对手,听说他快要将第二个仙灵窍唤灵成功了,力气比修炼之前增加了将近一倍,要是第二个仙灵窍也炼化成功,他的力气会更大。”

    杨君山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思去参与小孩子打架,直接道:“找他把日期延后,待得哥从草市回了必打得他满地找牙!”

    不过说完之后杨君山却是一怔,貌似前世也有这么一档子事来着,似乎当时自己也如现在这般拒绝了二弟,可倔强的二弟最终还是跑去和人打了一架,最终却是败得极惨,之后将近两三个月兄弟二人都没怎么说过话。

    不过当时杨君山从百雀山返回之后自信心受了极大的打击,很是浑噩了一段时间,根本不曾注意到二弟的情况。

    倒是之后杨君山在土丘村同龄人当中的地位却是因为“怯战”的名声而一落千丈,而那时候的杨君山也根本顾不得那许多了。

    杨君平见得大哥不理脸上顿时急了,可又怕被韩秀梅听见不敢大声嚷嚷,低声道:“咱们可是压了钱的,要是不去就是输了。”

    杨君山闻言脚下一顿,回头道:“小屁孩儿居然敢拿你大哥赌钱,说,压了多少?”

    杨君平讪讪,谄笑道:“十个石币,加上千海哥和宝亮哥,总共三十个石币,张虎子那边也出三十个石币,谁赢了,三十个石币就归哪一方。”

    杨君山眼珠子一转,道:“拿哥哥我做赌居然一个石币也没份儿,不行,赢的钱我要一半儿!”

    杨君平神色一喜,道:“哥,你不去草市了?”

    杨君山哼哼一声,不可一世道:“收拾张虎子那个混球能用多长时间,吃了早饭你便把他约出来,一炷香的功夫就把他打趴下,回来不误跟爹去草市!”

    杨君平显然不信,道:“一炷香?”

    杨君山见不得自家兄弟这不相信的眼神,顿时不乐意道:“怎么,不相信啊,那我可不去了啊,你们自己想办法去!”

    杨君平见得大哥着恼,连忙拉出作势欲走的杨君山道:“信,信,不过大哥,你看要是赢了给你分十个石币成不?”

    “滚!”

    管饱的灵米饭和灵面饼让杨君山兄妹三个吃的肚子溜圆,饭后杨君山与杨君平两个趁着杨田刚检查驮马兽的时候从家里溜了出来。

    杨君平一边走一边抱怨道:“吃太多了,你说今天娘怎得就作了灵谷干饭,吃这么撑,待会儿怎么和张虎子打架?”

    杨君山嘲笑道:“就属你刚才吃得最多,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杨千海和杨宝亮两个年纪与杨君山兄弟相差不大,平素里是杨君山兄弟两个的玩伴,杨千海和杨君山一般大都是十二岁,资质评测得了一个五等,比杨君山还差;杨宝亮比杨君山小了一岁,资质比杨千海好一些,与杨君山一般都是四等资质,身上有两个仙灵窍。

    两人的父亲杨铁牛、杨青牛都是晨瑜县青石镇杨家的支脉族人,从小便与杨田刚交好,可算是杨田刚伴当,三年前杨田刚分家,家族中为他谋了梦瑜县荒土镇土丘村村正一职,杨铁牛与杨青牛两人一合计,便随着杨田刚一同来到了这土丘村。

    杨田刚如今能够坐稳了这土丘村村正一职,除了他武人境第二层的实力冠绝全村之外,还要多赖这两位本家兄弟的帮衬。

    四人在村西大槐树下碰头,杨千海与杨宝亮两个都已经开始修炼,不过两人修炼的功法都是杨家支脉族人才能够修炼的《覆土法诀》,与《覆土灵诀》相比都差了一筹,与杨君山修炼的《戊土灵诀》相比也是远远不如的。

    杨铁牛在杨田刚的帮助下为杨千海寻了一件下品仙灵,杨千海的仙灵窍在足底,如今正在着手炼化仙灵,因此这个时候看上去走路有些怪怪的,而且以杨千海五等末流资质,恐怕炼化的时间也不会短,这种怪异的走路姿势怕是要持续很长时间了。

    杨千海上下打量了一番杨君山,神色一喜,道:“山哥,你看上去有些不一样呀,莫不是开始用杨叔给你寻来的土黄石来祭炼仙灵窍了?要是那样可就太好了,这一次铁定能赢!”

    杨君山拍了拍胸脯道:“不就是个张虎子么,一年前能把他打哭了,现在照样能打得他满地找牙!”

    杨宝亮虽然比杨君山小了一岁,身量与杨君山倒是没什么分别,只是略显得有些瘦弱,闻言有些担心道:“山哥,那张虎子一年前败在你手下之后就开始用玄铁精祭炼右手的仙灵窍,不但力气增加了一倍,听说他的右手一拳打出去沙袋都能捅个窟窿,你可千万别让他打中了呀!”

    杨君山闻言一笑,力气增加了一倍倒是有可能,打穿沙袋就是笑话了,不过那张虎子要是冲着沙袋一个地方连续出拳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众人“会战”的地点就在村北打谷场,张虎子一伙五个人早已经等在那里了,同时赶来的还有土丘村的七八个年纪差不多的孩子,显然是听说了双方的约斗跑来看热闹的。

    见得杨君山等人到来,张虎子一伙顿时鼓噪道:“杨君山,你们几个缩头乌龟怕了吗?还以为你们不敢来了呢!”

    张虎子与杨君山同龄,但身量极大,不但比杨君山要高出半个额头,体型也比杨君山看上去壮硕了不少。

    张虎的父亲张铁是土丘村最好的铁匠,因此也被人叫做张铁匠,他拥有打制下品法器的手段,也是土丘村少有的几位武人境的高手之一,在土丘村极有威望。

    当初杨田刚来到土丘村之前,这张铁便是土丘村村正的有力人选,张铁也为此曾经四下奔走,不料中途却是被杨田刚截胡,因此两家素来不睦,杨田刚打出灵井之事,这张铁正是土丘村带头闹事的人之一。

    杨君山见得张虎子大大咧咧的站在打谷场的正中央,当下也不示弱,快步走到杨君平等三人身前,抖了抖双手,轻蔑道:“张虎子你皮又痒了,等不及了要让哥哥我再收拾你一顿不成,一年前的事情忘了?”

    张虎子脸色顿时一红,一年前也是在这个打谷场两人打了一场,起因便是张虎子得知杨君山居然只是一个四等资质之后便当众讥讽杨君山废物,不料最后张虎子却是被杨君山生生打哭了,让土丘村的同龄伙伴很是嘲笑了一通。

    此番张虎子卷土重来自然是报仇来的,他已经打听清楚,这杨君山一年来并未用仙灵祭炼仙灵窍,而张虎子三等资质并用中品仙灵玄铁精成功炼化了右手的第一枚仙灵窍,此消彼长之下,张虎子自信报仇的时刻来了。

    不料两人一照面,杨君山便把一年前的丑事当中翻了出来,张虎子眼睛顿时就红了,“嗷嗷”叫着就要冲过来与杨君平厮打。

    杨君山连忙跳了过去,道:“且住!”

    张虎子挥舞着比他的皮肤还黝黑的拳头,大声道:“怎么,杨君山,你怕了?”

    杨君山看了一眼张虎子那仿佛包了一层铁皮一般的右拳,“嘿嘿”一笑,道:“谁怕了,不过之前说好用来赌输赢的石币呢,你要是输了赖账怎么办?”

    张虎子顿时气得双眼一瞪,高声道:“我会赖账?把石币拿出来!”

    张虎子身后一个同伴马上扔过来一个小黑袋,张虎子将袋口一扯,里面“哗楞楞”直响,冷笑道:“看清楚,三十个石币,你们的呢?”

    杨千海正要将他们凑齐的三十个石币拿出来,却见杨君山神色一时间变得要多惊讶有多惊讶,道:“咦,怎么才三十个石币,不是说每个人三十石币么,你们这边五个人,应该用一百五十个石币做赌注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