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寒匕
    “哈哈哈哈……”

    围观的土丘村少年见得张虎子摔得狼狈,尽皆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徐磊笑得尤其幸灾乐祸。

    杨君平同样在欢呼,但不是因为张虎子的狼狈,而是叫道:“赢了,大哥赢了,五十个石币,两颗黄玉果,赢了!”

    “这次不算,重新比过!”

    到底只是十二三岁的小少年,那两颗黄玉果和五十个石币足够令他们心疼的反悔了,不等张虎子从地上爬起来,跟着他一起来的四名伙伴当中的一个便大声叫嚣起来。

    其他人闻言也是纷纷鼓噪,大声嚷嚷:“再战!再战!”

    杨千海和杨宝亮顿时大骂:“说话不算话,好不要脸!”

    杨君平更是上跳下窜,直接朝着观战的几名本村少年叫道:“快看快看,张虎子他们自己说话当放屁!”

    杨君山看着张虎子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的吐了一口泥水,满脸羞恼的看着杨君山。

    “张虎子,你怎么说?”

    众人纷纷看向站起来的张虎子,却见他大喊一声,张牙舞爪便向着杨君山再次扑了过来。

    他身后的四个同伴见得张虎子要打,顿时也叫嚷着扑了上来,要仗着人多势众打垮了杨君山四个。

    杨千海和杨宝亮见状马上撸起袖子上前助拳,杨君平年纪最小,但这小子也最是精灵,顺手从怀里逃出一把弹弓,随便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子儿便朝着对方跑在最前面的家伙射了出去。

    如此近的距离断然没有失手的道理,石子儿打在额头上顿时鼓起一个紫包,那家伙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杨千海上来趁机就是一拳,这小子“妈呀”一声,捂着撒血的鼻子便倒在了地上。

    可另外一人这个时候却趁机弯腰低头冲了过来,一把抱住杨千海的腰,两个人便一起滚翻在地上。

    另外一旁,杨宝亮也与一个少年厮打在一起,而之前被打得鼻血眼泪横流的小子嘴里“呜呜”叫着,也不知道是哭还是恼,连滚带爬便朝着杨君平窜了过去。

    杨君平人小腿却快,不等他窜过来便已经跑远了拉开距离,又是一弹弓射了过来,不过这一次却被这小子连滚带爬躲过去了。

    眼见得打谷场的一场约战变成了混战,一旁观战的同村少年尽皆叫好,那徐磊举着手中的两只钱袋高声道:“咱不管他们打成什么样,但方才那张虎子是败在杨君山手里,这个大家都看见了,所以这两只钱袋都是杨君山的了,现在我徐磊代为保管,待他们打完了,这两只钱袋就还给杨君山。”

    徐磊虽然因为方才张虎子的犹疑令他很是不高兴,不过这个时候看着张、杨两家混战,徐磊也不会这个时候去帮杨君山,能够给他保管钱袋就已经是给他面子了,毕竟这场混战杨君山一方可是少了一人输面较大,到时候张虎子耍赖,可就要徐磊来面对张虎子几个人了。

    不过徐磊身后也跟着几个伴当,他的修为甚至还在张虎子之上,自然不怕,更何况双方这么一打,张虎子几人就算胜了还能有几分力气?

    徐磊小算盘打得精,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是在面对张虎子与他的一个伴当的联手厮打。

    眼前这两个人都是已经测了仙灵窍开始修炼的,而且除了张虎子之外,另外一个应当也是修为最高的一个。

    原本杨君山以为有了前世的历练,这些小孩子打架的事情他完全可以轻易搞定。

    然而杨君山却是忘了他自己本身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而且步入修炼之途后的人便不能以常理度之,之前杨君山虽然一招便制住了张虎子的经脉,可张虎子体内的灵气反震,也令杨君山的手指酸疼,说到底,杨君山此时的修为差得张虎子可太远。

    更何况此时的杨君山面对的可是两个人,张虎子虽然之前被自己打的狼狈,可身上却没有受什么伤,唯一有利的便是这个时候的张虎子显然有些失去理智,只知道一味的狂冲猛打,想要将杨君山撞翻在地饱以老拳。

    杨君山侧身让过张虎子的冲撞顺势一带,张虎子虽然极力稳住身形没有摔倒,但却也被杨君山一下子踉踉跄跄甩出了三丈远,而张虎子的另外一个伴当则趁机朝着他的背后打了一拳。

    杨君山已经在极力躲闪,但之前虽然甩出了张虎子,却也被张虎子身上的力道带的身形一滞,背后这一拳实实在在打在了肩膀上。

    杨君山疼的呲牙咧嘴,这伴当显然也已经开始修炼,虽然不及张虎子仙灵窍都已经快要唤醒了两个,但力气却也不在杨君山之下了,若非杨君山的莽牛拳练得皮肉结实,这一拳就要让杨君山跌个跟头。

    身后的伴当见得一拳打了杨君山先前跌出两步,顿时伸出双手想要将他拦腰抱住。

    不料杨君山似乎早已经料到他会如此,就在身子向前跌出的时候突然伸腿向后一蹬,这一下可是结结实实踹在了伴当的肚子上。

    伴当大叫一声弯下腰来,钻心的疼痛让他的脸色都开始扭曲。

    杨君山可不管这些,一边的张虎子又要冲上来,他连忙一转身,一招莽牛拳当中的“甩角”,一拳砸在伴当的头上,伴当哼也不哼一声便摔在了地上。

    冲过来的张虎子眼见得杨君山的狠辣心中就是一虚,到底还是半大的孩子,身形紧跟着就是一顿。

    杨君山觑得破绽,踏步上前,一招莽牛拳中的“撞角”,一拳捣中张虎子的胸口,张虎子就感觉胸口一闷,一时间有些喘不上气来,就看到杨君山紧跟着一脚飞踹,张虎子肚子上突遭重击,整个人一下子便向后摔了一个屁股蹲,捂着肚子在地上嚎叫起来。

    杨君山转眼放倒了两个看上去都要比他自己壮实的对手,尤其是这一伙少年们的头领张虎子此时正躺在地上哀嚎,其他三个伴当顿时吓坏了,连忙叫着:“不打了不打了,认输了!”

    杨千海和杨宝亮趁着对方士气跌落马上拳脚相加占足了便宜这才停手,而另一边的杨君平则还在拿着弹弓追着打,被他打得那个张虎子的伴当都快哭了,直到杨君山走了过来杨君平这才停下来。

    见得杨君山他们停下来,三个伴当赶忙上前要将地上的张虎子拽起来,却见杨君山一把拦住道:“慢,把你们身上所有的石币都交出来!”

    那个年级大一些的伴当脸色一变,道:“杨君山,我们有赌注的,都在徐磊那里,你自己拿走就是了!”

    杨君山“嘿嘿”一笑,道:“赌注那是我和张虎子约战的,早就被我赢了,可你们刚才又想反悔群殴,你看我两个兄弟被你们打得鼻青脸肿,不把你们的石币拿出来怎么去看大夫?”

    杨君山可是看得清楚,那两颗黄玉果和五十石币都是张虎子自己拿出来的,之前的三十石币可还在他的伴当手中,除此之前,这五个人身上应当还有一些零花的石币才是。

    杨君山现在就想要石币,他要为去百雀山做准备,就是一个石币也要计较一番。

    杨千海与杨宝亮两人与杨君山配合默契,听得杨君山这般说,两人马上就“哎呦哎呦”大声叫了起来,捂着屁股却说肚子疼。

    张虎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肚子还在钻心的疼,冷汗都冒出来了,大声道:“杨君山,你不要欺人太甚!”

    杨君山“呦呵”一声,笑眯眯道:“还懂得‘欺人太甚’,你们刚才人多欺负人少的时候怎么不说,少废话,不拿出来每个人再打倒两遍!”

    张虎子等人脸色一变,就看到杨千海与杨宝亮两个人一左一右已经站在了杨君山两旁,明显就等杨君山一句话便要再打。

    张虎子马上就感觉自己的肚子好像又要痛了,于是咬了咬牙,道:“给他!”

    杨君山怪笑一声,道:“这才对嘛,每个人都把衣兜翻出来给我看,对,说的就是你,还想藏,往那里藏!”

    杨君山刚刚与张虎子厮打时便已经摸到这厮胸口内衣有一根硬邦邦的东西,上前一把拽住张虎子的衣襟,伸手便向他的内衣里面掏去。

    “你干什么!”张虎子脸色一变,连忙要挣扎,却被杨君山一拳掏在肚皮上顿时弯下腰狠命的咳了起来,而杨君山则趁机将张虎子内衣藏着的物事抓了出来。

    “好家伙,没想到你身上还有这物件儿!”

    杨君山从张虎子的内衣兜里掏出来的是一柄连鞘匕首,加上青铜柄足有六寸长,握住刀柄向外一抽,一股森冷的寒光顿时从鞘中爆射而出,就是杨君山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好匕首,这怕不是一柄百炼寒光匕!”

    杨君山满脸的赞叹,这应当是张铁匠亲手为他儿子打制的宝贝,虽比不得低阶法器,却也是削铁如泥的宝物,得亏这小子之前没有把这匕首拿出来,否则想要把他打趴下还要废些周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