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草市
    “杨君山,那寒光匕是我爹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你快还给我!”

    张虎子见状大急,急忙抢上前去想要从杨君山手中夺回匕首。

    不料杨君山将手中的寒光匕熟练的在手中耍了几道森森的寒光吓得张虎子连忙向后退去,再也没有人比他知晓这柄寒光匕的锋锐,这可是他的父亲以百炼精钢精心为他锻制的宝贝,仅次于法器的存在。

    杨君山一看到这柄寒光匕的时候心中便打定了主意要抢过来,他这一次前往百雀山原本就打算要找一些趁手的兵器,这一把寒光匕出现的可太是时候了,以杨君山如今用来炼化仙灵窍的那丁点灵气根本无法使用哪怕最低阶的法器,不过这柄百炼寒光匕在手,足够用来刺破大部分低阶凶兽的身躯。

    杨君山“嘿嘿”笑道:“刚刚便说了,你们打架不守规矩,身上的东西便都是我的战利品,想要得回这匕首,等你张虎子下次打败我再说吧,咱们走!”

    说着

    从神色怪异的徐磊手*张虎子的两颗黄玉果和五十个石币拿走,杨君山顺口用大人的语气奉承了这小子两句,到底是还是半大的孩子,顿时被杨君山三言两语捧得眉开眼笑,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杨君山已经出来有一会儿了,这会儿急着往家里赶,他可不想让老爹追问他干什么去了。

    不过这要先将身后眼巴巴看着他的三个兄弟打发了再说。

    “分赃了,分赃了!”

    转过一道弯,杨君山便将手中的五个钱袋拿在手中一阵摇晃,早已经等不及的杨君平顿时欢呼一声,杨千海与杨宝亮也是“嘿嘿”直笑,满脸迫不及待的神色。

    这张铁匠不愧为是全村首富,他儿子张虎子身上除了两颗黄玉果和那五十个石币之外居然还有二十来个石币,平日里出门身上都能带这么多钱,这让杨君山大为羡慕,看来以后要多打打这张虎子的主意了。

    其他四个伴当身上除了那三十个石币之外,多多少少也都带着十几个石币,这么一搜罗又是五十来个石币。

    这一战加起来总共从张虎子五个人手中抢来了一百六十个石币,再加上两颗黄玉果,这才四个半大孩子眼中已经是一笔大财了。

    杨君山直接数出来六十个石币分给三个人,道:“每个人先分二十个,我后天要去百雀山,这些钱还有急用。”

    杨千海闻言便要将手中的石币还回来,道:“山哥,你要急用就不要分了!”

    杨君山笑着摇了摇手中的钱袋和那柄寒光匕,道:“差不多够了,我心里有数,再则说这柄寒光匕至少也值一枚玉币甚至更多,这一次我可是赚大发了。”

    一旁的杨君平留着口水看着杨君山手里的黄玉果,道:“哥,我不要石币,你给我一块黄玉果尝尝行不?”

    杨君山笑骂道:“你个小馋鬼,你还没有测仙灵窍,灵气无法引入自身,这黄玉果吃到口中还不如普通苹果、黄梨好吃,等你明年测了资质,哥给你找比黄玉果还好的灵果吃。”

    杨君平眼睛一亮,道:“真的?”

    杨君山肯定道:“自然是真的,哥还骗你不成?”

    杨千海到底年岁大一些,却是知道这些灵果可不是那么好得的,更何况这黄玉果还是法阶中品的灵果,否则那张铁匠一个武人境的高手为何还会将一颗黄玉果树宝贝成那样。

    兄弟二人偷偷溜回家中,杨田刚已经将去草市的的准备做好,这个时候正在院中的石碾之上挖了一锅旱烟吞云吐雾。

    两人一进门便看到杨田刚在那里抽旱烟,杨俊平顿时被吓了一跳,不自觉的便躲在了杨君山身后,杨君山“嘿嘿”一笑,问道:“爹,驮马兽都准备好了?”

    杨田刚看了兄弟二人一眼,果真便没有询问两人之前去了哪里,而是对杨君山道:“草市还是早去早回,你尽快收拾一下,这一次骑那匹小驮马兽去。”

    “真的?”杨君山目光一亮,他早就对那匹小驮马兽垂涎三尺了,奈何杨田刚一直不允,在家中培养了整整三年,就像又养了一个儿子一般宝贝的不行,这一次却是终于答应让他骑乘了。

    杨田刚年轻的时候曾经花了不少精力收服了一头母驮马兽,如今的母驮马兽正值壮年有着不弱于凡人境第四重奠仙根的实力,三年前杨田刚担任土丘村村正不久生下了那匹小驮马兽。

    杨田刚能够在土丘村立足,这头驮马兽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其凡人境第四重的修为本身就是他的一大助力,更何况驮马兽性情温良却又颇有巨力,乃是用来耕种灵田的上好灵畜。

    这样的灵畜在整个土丘村都不超过五头,而且这五头当中还要加上杨家的这头尚未成年还不能够下地耕种的小驮马兽。

    正是因为杨田刚的这头驮马兽,再加上杨家家传的《覆土灵诀》最善打理灵田,杨田刚才能够一口气耕种土丘村最多的总共大约三亩的法阶下品灵田。

    这还是因为如今的这头小驮马兽的修为只是相当于第二重唤仙灵的修为,只有当它的修为达到了第三重启灵窍的程度,做到引天地灵气存留己身的地步,才能够拖着耕犁翻得动灵气沉积于土壤的灵田。

    而一旦这头小驮马兽也完全长成,拥有两头灵畜的杨家不但能够将自家三亩灵田精耕细作,而且在农忙时还能够给村里其他人家的灵田进行耕种来赚取石币、灵谷之类,杨家的家境势必也将进一步改善。

    荒土镇的草市是十日一集,每当到了草市之日,荒土镇周围五个村庄的村民便会涌入镇上购置生计所需,也是荒土镇最为热闹的日子。

    杨君山骑着小驮马兽随在杨田刚的大驮马兽之后,一路小跑向着荒土镇的集市上走去,大约半个多时辰,荒土镇便已经遥遥在望了。

    杨田刚的驮马兽背上驾着两只大竹筐,里面盛满了灵谷,大约有两石左右,按照一枚玉币两斗灵谷的价格,这两石灵谷也值十个玉币,相当于杨田刚作为村正一年的俸禄。

    杨家虽然家境殷实,却不像张铁匠那般手中零散的钱币多,杨家的家底儿主要便是灵谷,只有到急用的时候才会拉到镇上草市换取玉币,而这个时候杨田刚显然是为了杨君山去百雀山在做准备。

    杨家在土丘村的三亩灵田,一年收获的灵谷也不过六石左右,这还要得益于杨家家传的灵耕秘术以及那一眼灵井中蕴含灵气的井水,不过这每年的收获都要向镇上上缴五分之一作为粮税。

    此时路上已经有不少荒土镇各村的灵耕农去赶草市,一路上不少灵耕农见了杨田刚都要带着一丝敬畏之色与他打招呼。

    杨田刚作为一个外来者,当年从晨瑜县来到梦瑜县荒土镇做土丘村的村正,不服的可不仅仅是土丘村的村民,同样还有荒土镇其他四个村正对他怀有敌意,就算是荒土镇的镇守也不待见他这样的外来者。

    在土丘村灵井事件之后,杨田刚虽然在土丘村再无敢于冒犯之人,但在荒土镇上依旧受到了其他几位村正以及镇中几位武人境高手的排挤和非难。

    然而经过彼此间的一番明争暗斗,杨田刚一举战败了向他挑衅的众多武人境高手,即便是修为同他相若之人最多也只能在他手下保持不败,最终还是镇守亲自出手这才稳压了他一头。

    这一战的结果很快便传遍了整个荒土镇,杨田刚修为虽然不是荒土镇第二,但实力却隐然已经是荒土镇仅次于镇守的第二高手的位置,整个荒土镇再没有一人敢小看这位外来的村正。

    荒土镇的草市极为热闹,不仅仅是镇上的商铺以及周围村里的灵耕农,还有不少荒土镇之外的流商赶来贩卖各种灵耕农日常所需之物。

    杨田刚进了草市之后便让杨君山自己在镇上转悠,而他则牵了驮马兽向着镇守所在的公衙去了。

    杨君山知道,镇守所在的公衙其实是荒土镇武人境高手的聚集之地,每当镇上草市之日,便有荒土镇的武人境修士在镇守公衙互通有无,交换些修炼所用之物,交流一些有用的消息以及修炼心得等等。

    没有了杨田刚在身边,杨君山一时间更感到自由,此时他的身上带着两百石币和一枚玉币,正好买些东西为去百雀山做准备。

    杨君山年纪虽小,可却有着前世武人境百余年的阅历,再加上身后牵着一头半大的驮马兽,一看便知道是有身份人家的孩子,镇上的坐贾忌惮他背后的大人没人会想着赚他的钱,不过那些个行商可就不一样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杨君山想着的同样是这些个行商,因为只有这些行商因为四处游走,反而手中会有一些杂乱却稀奇古怪的东西,而杨君山便是想要从这些行商的手中碰一碰运气,看看能否凭着前世的见识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