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符箭
    相比于对其他讲价修士的不屑一顾,黑衣修士身上的冷傲在面对杨田刚时早已经烟消云散,甚至一瞬间还带上了一丝讨好一般的谄媚,低声笑道:“前辈说的是,不过晚辈弄这些丹药也不容易,这里终归不是县城大邑,晚辈也要承担诸多风险,还请前辈体谅一二!”

    杨君山心中冷笑这黑衣修士却是狡猾,虽然没有说自己是制丹师,但也不曾否认这丹药是他炼制的,显然是在误导杨田刚认定他制丹师的身份从未自抬身价,不过今日注定了要让这个药丹贩子吃一个闷亏。

    杨田刚显然认为眼前之人是一位制丹师,也不愿过多为难,便想着打消杨君山购买丹药的念头。

    不料杨君山在这个时候却是拽了拽杨田刚的衣襟,央求道:“爹,买下这一盒丹药好么?”

    自家的儿子却是很少这般央求自己,杨田刚低头看去时却见杨君山眼珠子流转,显然是在不断的向他使着眼色,杨田刚不由一怔,暗道这其中莫不是还有些其他的玄虚?

    将木盒拿在手中,杨田刚将盒中的丹药一粒一粒检查过了,似乎在确认这些丹药的品质,最终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因为杨君山的恳求有些无奈,道:“道友,四枚玉币如何?若是不成,在下也没有办法,着实是囊中羞涩了。”

    黑衣修士心中暗喜,这几盒丹药不过是他机缘巧合之下得来,原本就没有花费多少代价,此番能够将一盒唤灵丹卖出四个玉币已然是大赚特赚,不过他还是表现出一副为难的模样,道:“也罢,就算晚辈卖前辈一个面子,日后晚辈若是再来小镇,还请前辈多多照顾生意”

    “一定!”杨田刚从旱烟杆上绑着的锦袋当中摸出了四枚玉币扔给了黑衣修士,父子二人一人牵着一头驮马兽便离开了草市。

    “说吧,你小子是怎么发现这盒药丹里面混有三颗灵丹的?”

    杨田刚毕竟是武人境高手,见识和眼光自然还是有的,之前只是被丹药表面的相似蒙骗了,在杨君山的提示之下,只要用心查看自然能够发现这盒唤灵丹之中的端倪。

    杨君山对此却是早有准备,笑嘻嘻道:“爹,你难道忘了家里有一部家族传下来的有关灵草、丹药的书籍?孩儿就是根据那上面的提示发现了这盒丹药当中三颗灵丹与唤灵丹的不同,原本也只是想要赌一赌,没想到还当真运气不错。”

    杨田刚笑骂道:“臭小子什么时候居然对丹药谱感兴趣了,不过这一次的确让你小子捡到宝了,有这三颗灵丹在手,那四枚玉币花的不冤。”

    杨君山虽然知晓这三颗灵丹的底细,但还是假装欣喜的样子问道:“爹,这三颗灵丹都是什么名目?”

    杨田刚从烟杆上的储物袋当中摸出了一只小锦盒,小心翼翼的将三颗灵丹从里面挑了出来放入小锦盒当中,略带着一丝喜色道:“这三颗灵丹看似与那引灵丹极为相似,实则却是唤作法玄丹,乃是一种对于凡人境第四、五层修士颇有助力的丹药。”

    杨君山喜道:“那岂不是说这三颗灵丹对于娘的修为有不小的提升作用?”

    杨田刚也难掩神色间的一抹兴奋,点头道:“没错,有这三颗灵丹,大概在半年之内便能够将你娘的修为推升到施仙术的巅峰,到时候就要考虑凝灵化气开辟丹田,进阶武人境了。”

    “太好了!”杨君山自然晓得家中再次出现一位武人境修士的作用,到时候在土丘村杨田刚独立支撑的局面就将大大改观,自家对于土丘村的掌控也必然会更强。

    杨田刚将盛放着剩下七颗唤灵丹的木盒扔到杨君山手中,道:“好了,剩下的这些就是你的了,好生修炼,两天之后爹带你去百雀山围场,对了,你这一次在草市除了两壶铁羽箭之外还买了些什么?”

    杨君山得意的一笑,将怀中的护心镜拿了出来。

    杨田刚看向那镜面上的拳印先是神色一凝,紧跟着便惊讶的看着拳印上闪烁着的青红色的光芒,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青红钢?”

    杨君山兴奋的点了点头,道:“可不就是!一百六十九枚石币,怎么样,便宜吧?”

    杨田刚将护心镜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道:“的确是青红钢,而且这护心镜虽说损了法阵,可就凭这熔炼了青红钢的品质也能当下凡人境五层以下修士的一击了,单单这一点,这面护心镜就值四五个玉币。”

    “不止呢!”杨君山在杨田刚不解的目光当中又拿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正是那块红锈原石,道:“这块石头是这面护心镜的添头,爹,你不妨试着解石看看,说不定孩儿今天的运气还能让这块石头有什么惊喜呢!”

    杨田刚接过了红锈原石,神色间略带了一丝责怪,道:“赌石?”

    杨君山知晓自家老爹是个本分人,对于类似的这种赌博性质的调调向来有些反感,不过为了红锈原石的秘密,杨君山也不得不讪笑着道:“只是孩儿当时争来的添头,不要白不要,孩儿可不会去学这个。”

    杨田刚冷哼一声,道:“十赌九骗,这次就算了,以后最后不要再沾染这些东西,修炼还是一步一个脚印才踏实,只想着走捷径到头来耽误的还是你自己。”

    杨君山马上老实的受教道:“孩儿记得了,爹你就放心吧!”

    看着杨田刚面色稍霁,杨君山马上又腆着脸说:“爹,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当真从这石头里解出好东西的话,别忘了给孩儿分点好处啊!”

    杨田刚双目一瞪竖起了烟杆作势欲打,杨君山立马抱头鼠窜,杨田刚笑骂道:“你个臭小子,敢和你爹谈条件!”

    不过杨田刚还是道:“解石你爹我可不在行,所以用的时间可能长一些,不过你也别抱什么希望,就算里面当真有好东西恐怕你也用不上。”

    怎么可能用不上,那可是灵气四溢的灵玉呐!

    不过这话杨君山也只能心里想想罢了,不过脸上的失望之色这一次却多少有点看着真实了许多。

    “爹,你这次与镇里的武人境修士聚会都交换了些什么?”

    尽管有过上一世的经历,杨君山还是有些期待的看着杨田刚。

    这一次去草市,杨田刚的主要目的便是为了杨君山去百雀山做准备,为此甚至还带上了两石灵谷,如今驮马兽驮着的的灵谷已经不见了,显然杨田刚已经用来换了东西。

    杨田刚见得儿子期待的表情心中大为满足,笑骂道:“你这臭小子这一次却是让老子给你破费了不少!”

    说着,杨田刚先是从锦袋之中掏出了三枚表面上刻满了符纹的亮银色箭头。

    杨君山目光一亮,惊喜道:“是符箭?”

    杨田刚“咦”了一声,道:“你这小子最近本事见涨,看来老子收藏的那些个修炼典籍你看了不少!”

    杨君山心下汗颜,脸上却是得意道:“那是,孩儿既然要去百雀山,事先又怎么会没有准备。”

    杨田刚将三枚符箭箭头摆在手中,道:“这三枚符箭箭头上刻印的是低阶法符,一枚爆裂箭,命中目标之后便炸裂,威力不俗;一枚是寒冰毒箭,命中之后寒毒发作,就算是高阶凶兽也要吃个大亏;这最后一枚是伸缩箭,这箭不是用来伤敌,而是用来逃跑的。”

    杨田刚说到这里顿了顿,见得杨君山神色平静,并未因此而有什么不满,心中的满意再升了几分,接着道:“这枚符箭射出之后会有一道灵线牵在符箭与弓身之间,而后便会急速收缩将射箭之人带走,这可是保命的东西,你要小心使用了。”

    杨君山略带着一丝兴奋接过了这三枚箭头,前世杨田刚同样是为他换来这三枚符箭,不过杨君山当时少年心气,进入百雀山之后早早便将这三枚符箭用完,却并未寻找满意的战利品,白白浪费了这三枚得之不易的好东西。

    见得杨君山欣喜的把玩着手中的三枚符箭,杨田刚提醒道:“虽然这三枚符箭上篆刻的只是低阶符箓,但以你现在体内积存的那丁点灵力,恐怕只能勉强引动一枚符箭就要耗尽了,所以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

    杨君山闻言点了点头,然而杨田刚不知道的是,杨君山此时修炼的《戊土灵诀》与家传的《覆土灵诀》已经大有不同,尽管体内灵气因为前者而被压缩,但体内积存的灵气也要比后者凝练的多,因此要引动符箓的时候所需的灵气实际上也要少得多。

    即便如此,杨君山体内积存的灵气想要引动两枚符箭还是稍稍有些困难,不过距离百雀山围场开启不是还有两天时间么!

    杨君山摸了摸口袋之中放着的七枚引灵药丹,再想想家中的两颗法阶中品的黄玉果,这两天时间完全可以借此机会将体内积存的灵气大大增加一番,到时候连续引动两枚符箭便不在话下。

    不过杨田刚为杨君山做的准备显然不仅仅只有这些,在将三枚符箭交给他之后,杨田刚又从锦袋之中摸出了两颗指头肚大小的符石。

    杨君山看到这两枚符石目光闪了一闪,这一次却没有叫破,而是问道:“爹,这是符石吗?”

    “没错!”杨田刚看了他一眼,道:“这两颗符石一颗上刻印的是一道石墙术,使用的时候只要以灵力为引然后砸入地下,便会在你身前升起一道土墙阻拦敌人;而另外一颗上面封印的是流沙术,一旦砸入地下便会化为一滩流沙阻敌,……”

    这两样都是保命的东西,加上之前的那枚伸缩箭,杨田刚虽然没有阻止杨君山前往百雀山,但为他尽可能准备下来的保命之物却揭示了他内心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