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至尊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旧符
    见得众少年修士乖乖的站在围场入口处排起了队列,那熊满山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大呼小叫令众人将各自的路引凭证准备好了,而后每一个通过的少年熊满山都会发给他们一枚折叠起来的黄色符纸。

    “听着,把这张符纸收好了,一旦在这百雀山当中遇到你们惹不起的凶兽,这张符箓至少能够救你们一命,一旦符箓被激发,我等自会前往相救,不过,这张符纸虽然能够挡下致命一击,可你们也要有本事撑到我等到来才行!”

    那熊满山满脸的横肉,这般言语从他的口中说出总是令在场的少年修士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当然,若是你们能够省下这一枚符箓,出了百雀山自然也可以带走,这一张能够挡下凡人境第五层修士一击的符箓就算是我撼天宗送给大伙儿的礼物。”

    听得那熊满山之言,正在进入百雀山围场的众少年修士看向那熊满山手中符箓的目光都是一亮。

    就在这个时候,那一直与为首老者陈纪站在一起不曾言语的修士张锋意突然朝着排在队列当中的一个少年招了招手,道:“铭儿,这边来!”

    在众少年艳羡嫉妒的目光当中,张玥铭一张脸红得通透,闻言低着头向着白面修士张锋意走了过来,低声道:“族叔好,陈前辈好!”

    那陈纪微微一笑,道:“这就是本县近年来的难得的天才张玥铭?不错不错,看来张师弟的家族后继有人呐!”

    张锋意笑道:“只是稍有些天资罢了,修炼一途看重的可不仅仅只是天资,还要请师兄到时候为这孩子在宗门当中美言几句。”

    陈纪点头笑道:“好说好说,但愿这孩子日后争气,说不得日后老夫还有借重之处!”

    张锋意朝着张玥铭道:“还不赶快谢过陈前辈!”

    张玥铭连忙谢过了,却见那陈纪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锦囊,道:“这里面是宗门为你准备的一些东西,当然,还有老夫等三人的一点小意思,我等能够做的也就这些了,你且先进围场当中吧。”

    排在队伍后端的杨君山看得清楚,那锦囊与自家老爹那杆子旱烟上系的锦袋一样,都是一件可以用来存放物品的储物袋,心中不由也起了几分嫉妒的心思,想及自己前世为了一只储物袋几乎耗尽了当时身上的大半积蓄,而那张玥铭直接便得了一只储物袋作为礼物,而且送礼的人甚至还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儿,更何况这只储物袋当中还不知道放着哪些个杀器宝物,这令前世的自己情何以堪啊!

    与这些天资横溢的天才相比,自己已经在起点上输了一筹,如今人家更有高人相助,彼此之间的差距再次拉大,再想到前世那张玥铭入得撼天宗也是个知晓努力用功的,否则也不会在短短七八年当中便由撼天宗内门弟子成为第三代亲传弟子,如此一来,彼此之间的差距足够大到令杨君山绝望的地步。

    所以说,绝对要跟紧了这些天才们的脚步,绝对不能令彼此之间的差距一再拉大,而这一次百雀山围场开启,便是杨君山试图直接改变自身命运,缩短与这些天才距离的一个绝佳的契机!

    不知不觉间,杨君山随着队列已经走到了熊满山的身前,拿起自己手中的身份路引瞅了一眼,熊满山“唔”了一声,道:“晨瑜县杨家,你爹叫杨田刚,杨田臣是你什么人?”

    与前世一般的场景,杨君山神色不变,不疾不徐道:“回禀前辈,是晚辈的大伯!”

    熊满山上下打量了杨君山一眼,古怪的“嘿嘿”一笑,将一枚符箓交给了杨君山,道:“进去吧!”

    杨君山甚至都没有将手中的符箓看上一眼,便牢牢的捏在手中低头进入了围场之中。

    因为他不看也知道,这是一张不但陈旧而且品质低劣的守拙符,如果说其他人手中的符箓至少能够挡得下凡人境第五层修士的全力一击的话,杨君山手中的这张破旧符箓能够挡下凡人境第四层奠仙根修士的一击就算不错了。

    上一世杨君山在百雀山之所以最后狼狈返回,一个很重要的缘故便是他在抵挡一只凶兽的袭击时,手中这张符箓根本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守护威能,尽管最终杨君山在凶兽的爪下活了下来,但也受了很重的伤势,而且因为凶兽的追杀还逃离了激发符箓所在的位置而得不到救援,最后三天只能在百雀山当中寻了一处安全所在一边养伤一边等待围场重新开启。

    而杨君山最终受到这种特殊的“照顾”原因也很简单,有消息说撼天宗准备要从外门弟子当中择优晋升为内门弟子,而同为外门弟子佼佼者的晨瑜县杨田臣和梦瑜县熊满山便成了直接的竞争对手,于是杨君山便遭了池鱼之殃。

    将手中的这枚符箓放在了腰囊当中,不管怎么说,这枚符箓也还是有点用处的。

    眼前的情境就像一张画面陡然间破裂,杨君山四周的环境便已经彻底改变,回首望去时,百雀山前的广场早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片浓雾弥漫在身后,将百雀山彻底与外界隔离开来。

    一声长长的怒吼从百雀山深处传来,也将进入围场的少年从刚刚场景变幻的不知所措当中唤醒了过来,这才意识到此时众人已然深处险地,随时都有可能遭遇危险。

    苏宝章晃了晃有些眩晕的脑袋,抬头向着一直跟随着杨君山的方向望去时,却见杨君山已经将身后背着的雕花大弓拿在了手中,身后背着的两只箭壶之中插满了六十支铁羽箭。

    苏宝章向着杨君山走了两步,可神色间又显出了几分踌躇,颇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而就在苏宝章欲言又止之时,杨君山却是突然转过了身来,朝着他招呼道:“宝章哥,咱们一道啊?”

    苏宝章神色一松,笑道:“哦,好啊,我也正想着呢!”

    看着向着自己走过来的苏宝章,杨君山微微一笑,有过前世经历的杨君山知道苏宝章因为感激自己父亲为他求来的这一次机会,进入百雀山之后便想着与杨君山一起进山,助他猎取仙灵,不料心高气傲的杨君山最终却是拒绝了他的建议而选择了单独行动。

    要知道苏宝章虽然因为缺少玉币的缘故来到百雀山求取仙灵推辞了三年时间,但这三年当中苏宝章可依旧在努力修炼,打熬身体,论及实力远远在前世的杨君山之上。

    那个时候苏宝章主动上前却是摆明了相助于杨君山,不过这一世情况便又不同了,之前杨君山在百雀山外的广场之上连开三石强弓,苏宝章自忖自家的气力也未必及得上杨君山,更何况杨君山身为村正之子,身上的好东西定然比自己要好得多。

    此时苏宝章若是冒然上前,说不定又要被人看成是要抱村正儿子的大腿,他苏宝章自也有一身傲骨,想要报恩不假,可被人误会是要去抱大腿,苏宝章自认为没有如此强大的“自尊”,也正因为如此,他之前才会有些进退两难。

    好在这个时候杨君山主动开口相邀,这一下却是解了苏宝章的疙瘩,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下来。

    两人各自做了些准备,此时进入围场的少年修士已经走了大半,苏宝章将一把精钢柴刀拿在了手中当先准备开路,不料却听到周围突然传来一阵阵讥笑。

    苏宝章回过头来正看到杨君山也是一阵愕然,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过来,苏宝章尴尬的笑了笑,举了举手中的柴刀,道:“家中贫瘠,也只有这把柴刀做武器了,若是……”

    “无妨!”

    杨君山直接打断了他的言语,道:“再好的兵器也要看在谁的手里,真正厉害的是人,是头脑,用好了的话柴刀也能斩杀凶兽。”

    苏宝章强烈的自尊使得他极为敏感,而杨君山的言语却是直接打消了他的念头,使得他面露感激之色。

    杨君山知道苏宝章其实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当年瑜郡大变,村里面能够逃出来的人寥寥无几,其中便有杨君山与苏宝章二人,其中杨君山靠的是父母的拼杀掩护,而苏宝章便只能够依靠自己的机敏了。

    杨君山有心考校,于是征询道:“宝章哥,你打算怎么进山?”

    苏宝章将手指竖在嘴前“嘘”了一声,朝着一个方向怒了努嘴,低声道:“我一直注意着那张玥铭,之前他带着几个人已经朝着那边去了,这家伙得了撼天宗的照顾以及守山修士的指点,去的方向定然是有仙灵存在的,咱们便暗中跟上去捡漏,最好是先帮你找到一件中品灵物,我自己只需要一件下品灵物便不虚此行了。”

    杨君山暗赞了一声,前世那张玥铭的确在百雀山收获颇丰,几个与他一起的跟班也都没有空手而归,张玥铭也因此笼络了不少人,而苏宝章单枪匹马最终也能有所得,莫不就是因为他跟在了张玥铭身后的缘故?

    若是杨君山没有前世的经历,苏宝章的这个主意不失为一个极好的点子,不过如今的杨君山对于百雀山的熟悉甚至还在那张玥铭之上,那么……